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雷击木剑
    ,!

    我醒来之后,看到一旁的张锦和酒叔这才放心,本以为自己又要被抛弃了,不过看着他们在一旁点起的篝火就知道一时半会不会离开。

    “醒了?”酒叔看了我一眼,摆摆手让我过去。

    我从车上下来,看到他们三人在那地图标记。

    “你小子不好好生活。四处瞎跑什么?”张锦板着脸就要教训我。

    我低下头不敢言语。

    “放屁!你都把道馆烧了,你让这小子去哪?”酒叔则立刻反驳他。

    “你别说话,我教训徒弟关你什么事!”张锦也瞪着眼看了酒叔一眼。

    “白夜城是你能进去的吗?还好你去的是外城,要是进了内城你早就被撕碎了。”张锦说着把插在火堆旁边的烤饼递给了我。

    “秋白也是,非得吊你的胃口,让你被那鬼迷惑了。”张锦低头思量了一会。

    “我…我真的不能使道术了吗?”我抬起头问张锦。

    “暂时不行,确实是黑老太太的烟气帮了你一把,我没想当我离开之后她也会走,是我们把事情想得简单了。”张锦微微摇了摇头。

    “师父,你是说糖糖吗?她到底是什么人?”我问道。

    “不该知道的你别问,你没有实力让你能够知道事情的原委,所以对你来说知道的越多,死得就越快。”

    “哦。”我低下头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饼。

    酒叔就好多了,把我拉到一旁就开始问我这段时间都干了啥,然后他告诉我这次在白夜城要不是碰见他们,差不多就变成那些鬼的口粮了,这次他们准备了进出白夜城的通道,这得多亏了旁边那个中年人才行。

    这时候我才发现旁边这个中年人长得有些奇怪,手臂很长,站起来几乎能垂到膝盖了,一双眼睛向外鼓起来,头发乱糟糟的好像是从来没有洗过一样。

    酒叔告诉我这个人让我称呼为三叔就行,是走地下的行家,也可以说是一个摸金校尉。

    摸金校尉啊!

    我在道馆的时候就买过几本摸金校尉的书,感觉他们经历的那些都很神奇很吸引人。

    听到我们在讨论他,三叔走过来,解下脖子上的挂坠给我看。

    “小子,给你开开眼,这可是摸金符,一寸长的穿山甲爪子,浸染嶲蜡七七之数,然后埋在龙楼百米深的地下,借取地脉灵气八百天才能得到雏形,而后还要经过能工巧匠雕琢,怎么样?”三叔冲我眨眨眼。

    我仔细摸着这摸金符,啧啧嘴,一上手就知道不是凡物啊,上面古朴的韵味让人似乎能感觉到肃杀之意。

    “喜欢就送你了。”三叔说完一脸的大义凛然。

    我当即就要点头。

    酒叔一把按住我说:“说你傻吧,摸金符人在符在,他才不会给你呢,别看他顶着摸金校尉的幌子,就是个铁公鸡,一毛不拔,就守着那些陈旧的规矩。”

    一提到规矩三叔立刻瞪得眼提溜圆,在一旁争辩,摸金校尉一斗不二进,明器不多拿这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

    至于说他是铁公鸡,这好像是激怒了她,非要带着我去车厢里找东西,只要是我看中什么就拿什么,他但凡眨一下眼就是酒叔他孙子。

    在酒叔的窜蹬下,我也就跟着来到了车的后备箱,三叔一把掀开一个牛皮盖着的箱子,打开箱子一股子土腥味就传到了我鼻子里。

    里面都是些金银首饰,古董铜器的东西,满满的堆了一箱子。

    “挑吧!使劲的挑!挑中那个叔亲自给你驱邪。”三叔扶着箱子对我说道。

    从地底取来的东西要是不驱邪的话卖出去的东西都是要打折扣的,而驱邪的手段也是摸金校尉的吃饭家伙。

    “额…这里的东西,好像…都…不太…名贵吧。”我不找借口不行啊,酒叔捏着我肩膀,舌头舔着嘴唇,这是我们在道馆里的暗号,意思是继续宰他。

    “恩?”三叔睁大了眼睛。

    “别看这娃娃有点傻,但是眼光可高。”酒叔一脸玩味的看着三叔,好像在说你不是能耐吗?有本事接着来啊。

    看样子三叔就是一个受不了人激他的,拉着我的手就走到了车前,一把掀起座椅,地下放着一个小木盒,大约两尺长,半尺宽。

    “这玩意儿!这是我指着养老的,还入不了你法眼?”三叔冷哼一声就拿出盒子递给我。

    我打开盒子立刻倒吸一口凉气,里面是一把断剑。

    通体漆黑剑身上有金线压得花纹,剑柄长就一尺了,半截剑身也长一尺,拿在手里有些不伦不类。

    我仔细看剑身顺滑无比,摸上去也没有金属制感,居然木头的。

    “好一柄雷击木剑!”酒叔哈哈大笑。

    “还回去!”张锦这时候不合时宜的声音又出现了。

    “雷击桃木,金丝压线,这剑太过珍贵了,给他也没用。”

    我一听居然是雷击桃木,顿时明白了这把剑的价值,桃木属阳,天雷基本上是不会劈桃木的,所以这样一把剑可谓是千金难求。

    “别说了!我还能不清楚这老酒鬼的意图,不过他连自己的酒葫芦都送给这小子了,我要是压不过他心里头也不舒服。就这样吧!”三叔说完了就回到了篝火旁取暖。

    张锦看这事情自己也没办法阻止,只好作罢。

    酒叔则和我说不要有心理负担,三叔和他们是过命的交情,不会因为这样一把剑就难受的,就是想借此告诉酒叔自己送的礼比他大。

    很快我就明白了,三叔这人虽然长得和常人有些不同,但是浑身的气势则是高人一等,有那种快意恩仇的感觉,据他说要是碰见看上眼的孩子,别说桃木剑了,那一箱子明器说送就送了。

    我不会怀疑他说的有假,刚才要是我同意,那箱子里的明器喜欢什么他就一定会送我什么。

    接下来他才告诉我这把剑的来历。

    这把剑是他无意中发现的。

    据说当时他寻着龙脉而行,却发现在龙脉的后颈之处居然有一座墓,龙后颈之处有逆鳞,龙脉也是一样的,在这个地方建造墓穴基本上就是后世子孙要造反而且杀虐不断的风水,三叔自然是起了大兴趣,早的时候凡是能建造墓穴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平常人家找个风水好的地方挖个坑也就埋了。

    但是越是富贵的人,墓穴就应该约为子孙谋阴福才对,带着疑问三叔立刻就分金定穴。

    越是定位就心里头越惊奇,那墓穴的墓室居然像是一把刀直直的插在龙脉上。

    这是要断脉啊。要知道每一条龙脉都是此地气运所在,要是此墓穴是为了斩龙脉所在,那么不就是将此地的人命都视若草芥嘛!

    三叔下到墓室中去,里面既无棺椁也没有陪葬的器物,就是一把剑,当时剑还是完整的,三叔点了蜡烛,,反正据三叔所说蜡烛的火光蹭的一下就烧了起来,大约有一尺来高。

    单看那个器物就知道此地不同寻常。

    然而就在三叔打算去查看一番的时候,一声龙吟之声从四周响起,龙吟中带着祈求的味道。

    三叔说当时自己一看就知道是那条龙脉在求他,所以他上前去要将这把剑拔出来。

    这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立起来的了,但是剑身上却没有丝毫的灰尘,越是锋利的剑就越不会被灰尘所侵扰,所以单看此剑光亮如新就知道不是凡品。

    剑身刚刚松动了一丝,周围就开始坍塌了,这时龙脉翻身,三叔当时猛地用力,就将剑拔了出来。

    顺着自己挖下来的洞口就上到了地面上,剑身在阳光下映着金光闪烁。

    就在三叔为自己得到这样一把宝物开心的时候,一道土黄色的光破土冲出来,三叔习惯的用这把剑一挡,剑身立刻断裂了。

    断下来的剑身落地之后居然直插进地中不见踪影。

    那龙脉也安静了下来。

    说到这里三叔拿出一瓶白酒抿了一口。

    我听着这故事都惊呆了,看着手里的剑越看越觉得厉害。

    一把能将龙脉逼到这份上的剑怎么可能是凡品呢?

    三叔还告诉我,这次把剑交给还是因为他们时间紧迫,不得不带着我继续走,而这把剑本身的雷击木就是辟邪的好材料,到时候顾不上我凭着这把剑也能化险为夷。

    我一听张锦这次不抛下我了,顿时心里开心极了,只要是不抛下我就好。

    休整一夜之后我们继续出发。

    这时候我想起还在酒叔身上的葫芦,里面似乎装着一个鬼将。

    我很疑问的问向酒叔为啥要抓一个鬼将。

    酒叔笑笑之后回答我。

    原来鬼到达鬼将这个级别,胸口处就会凝结出一颗晶石,称之为鬼心,他们的目的就是得到鬼心去找一件东西,这东西据说对张锦的用处极大,甚至可以帮他恢复到巅峰的实力。

    找来三叔就知道去的地方是什么了。

    就是一处古墓,据说三叔这种老手从蛛丝马迹中才发现其中的踪迹,所以此去可能是危机重重。

    我紧了紧背在身上的木盒,跟着张锦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