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发丘天官
    ,!

    一路上三叔一个劲的跟我讲关于摸金校尉的东西,告诉我跟着张锦没有前途,打打杀杀的,哪有下墓来的实在,一趟下去逍遥几年不成问题。

    摸金校尉出自战国,真正兴盛在东汉末年,由曹操设立官职,他们这一门有四个门派,摸金校尉、发丘天官、搬山道士和卸岭甲士。

    四个门派各有手段,发丘有印、摸金有符、搬山有术、卸岭有甲。

    就拿三叔来说,摸金校尉流传最广,凡是守规矩的都可以成为摸金校尉,但是最正牌的就得是有摸金符的那些了。

    三叔说自己这一脉找墓都是用老辈的法子,观山脉、看风水、寻水像、摸土气、闻阴阳。

    不过现在很多人就都不守规矩了,有些人进墓地将里面的东西一卷而空,要知道摸金校尉本来就是拿一两件,给后面再来的同行留些吃食,还有的还吃回食,一个墓进去一次带不走,还要进去好几次。

    三叔越说越气,一直等到了目的地都没缓过来。

    到了所在的山丘,三叔提了一把奇形怪状的东西就走了,本来我也想去看看的,但是一向大方的三叔却不许了,要是我不拜他为师的话是不能看的,所以我只好作罢。

    快日落的时候三叔回来了,告诉我们差不多定好了位子,等晚上就能进去了。

    大家修整了一会,打算进去。

    我们此时的位置不在戈壁滩那里,连续走了三天,中间还穿过了一片草地,才进入一个山群中,这里不同于长白山,每一座山都是竖立的,像是一根根巨大的柱子。

    这里的气温还是很暖和的。

    做了这么久的车让我落地之后一阵瘫软,好不容易休息好了,这又要进山了。

    三叔进了山才是真正的鱼归大海,随手就抓住一条刚刚打算咬向他青色蛇,看着那三角头就知道毒性猛烈。

    三叔不管这一些,借着月光拿出一把匕首一下就划开了蛇的肚子,取出蛇胆一口吞下。

    我则是拿着雷击木剑紧紧地跟着三叔,这木剑虽然是木头的,但是似乎更像是玉石,我狠狠心试过,一般的藤蔓或者手腕粗的树一剑劈过去,几乎感觉不到阻碍,就如同切豆腐一样。

    这样的利器我本想交给张锦,不过被他拒绝了,他身后也背着一把剑,不过被布条缠着,我仔细看了好久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酒叔则是左手提着葫芦右手拿着酒瓶子,一摇一晃的走着。

    大约走了几里路,山中没有灯,但是借着月明也能看得清楚路,走了一会,除了偶尔发出怪叫的各种鸟类之外什么都没有。

    “三叔?还有多久才能到。”我问道。

    “这么点路就累了?还有…小心!”三叔话还没说完,一掌就把我劈了出去,我重重的撞在一棵树上,感觉腰都要断了。

    不过却是因为三叔的一掌救了我,因为在我刚才所站立的原地猛地跳起一个人影,现在已经和三叔交手不下十几招了。

    那人影回头望了我一眼差点把我吓死,双脸花白,鼻子是红色的,尤其是两只眼在晚上还发着绿幽幽的光。

    “没事吧?”酒叔过来看我是否受伤。

    我摇摇头没有,现在张锦也加入战局了,解开布条里面是一把铁剑,看不出什么来头,但是击打在那个怪物身上居然泛起阵阵火花。

    “这是啥啊?”我问道。

    “鬼魈!”酒叔警惕四周,似乎在防备隐藏的敌人。

    鬼魈就是山魈的一种,鬼魈善于隐藏,躲在暗处给敌人致命一击,不过鬼魈和山魈最不同的一点就是,山魈喜欢将敌人撕碎之后吃下去,而鬼魈则不同,它一击之下将人杀死,便会隐藏才黑暗中,等到那动物逐渐产生阴气,然后先是吸食阴气,最后才会吃掉肉。

    而且鬼魈都是阴阳眼,并且力大无穷,白天杀活物,夜里噬阴魂,这样的它变得模样很难看,最关键的是它浑身充满阴气,被攻击到了要是不赶紧救治,阴气入体一炷香就会死。

    还好刚才关键的时候三叔救了我,不然现在不说开膛破肚也差不多缺胳膊少腿了。

    宁杀山魈,不遇鬼魈。

    这一次鬼魈杀不掉你,那么你就等着吧,它不论你到哪里都会悄悄跟着你,就等你放松警惕然后杀了你。

    张锦祭出了几张符纸,顿时四周火光大作,甚至犹如白昼一般。

    看到这么强的火光,那山魈显然是有些害怕了,但是刚才一击没有成功就是被眼前这个人所阻止的,它狂怒的嘶吼一声,震得四周的鸟都顾不上黑暗猛地冲天而起了。

    “不好!暴露了!”酒叔看着天上不断飞起的黑影子,拉着我就要离开。

    我不明白暴露什么了,难道说还有别人?

    就在我跑神的时候,我猛地有一种危险的感觉,还没等我做出反应,酒叔抬手一拳就朝着树干上打去。

    碗口粗的树干被酒叔一拳打折,树后面飞出一个身影。

    那身影还没等站稳,张锦几个箭步冲过来一道金光闪闪的符纸对着那道身影就轰了出去。

    那身影没有反应过来,被张锦的符纸实打实的打在身上。

    噗!那人猛地吐了一口血。

    随后张锦打算过去拿住他询问一番的,结果那人从怀里掏出一个黑布隆冬的东西,往地上一放,顿时间地上出现了一个四方的金光。

    那个人念叨了几句话之后顿时隐入黑暗。

    阵阵风吹来,猛然间我闻到了一丝血腥味,这血腥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的。

    这时候三叔已将鬼魈打跑,看到这里有动静也没有继续追击,等我简单的将那个人做的事情告诉他的时候,他明显的喘气声音都大了不少。

    “发丘一脉!”三叔说着。

    三叔抬手拿出一个布条然后掏出一个续在里面沾了一下,在纸上画了一些我也看不懂的符号。

    随后将这布条扔到了那金光的上面。

    布条猛的发出红光,但是没有一会就被金光吞噬了。

    “不止一个!快走,他们这是在借鬼兵。”三叔说完就带着我向一旁走去。

    “三叔!你们不是和你这种摸金校尉是同宗的吗?”我疑惑的问到,发丘天官,也是和三叔是干一个活计的,此时干嘛要见面就要想办法杀我们。

    “不一样!”三叔拉着我跑的又快了几分。

    “我们摸金校尉,从来就是自由行动的,就算是合伙也不会超过三人,但是发丘天官不同,他们基本上都是成群出没,一队一队的,他们的分工更加明确。”三叔说道。

    “但是!他们却喜欢听命与别人,没事总是接取任务才会行动。”

    我听完三叔的话就明白了,三叔这种摸金校尉就是游侠儿,而发丘天官则是军队。

    怪不得要杀我们。他们的目标看样子和我们是一致的,既然不想让我们得到那最好的方法就是杀了,果然够狠。

    但是我看到那人在张锦手底下似乎有些不堪一击。

    “那人好像打不过我师父,咱们跑什么?”我问道,因为在这种视野不够明确的地方最忌讳的就是快速的移动,搞不好就会中什么圈套。

    “你们看见的是斥候天官,负责侦察敌情勘探四周视野的,所以不善于战斗,再者说了,摸金一脉和发丘一脉术士相同,但是他们却比我们多了一样法宝。”三叔说。

    “什么?”我很纳闷。

    “发丘印!”

    面前的树林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三叔停下了。

    “出不去了,他们开启的发丘阵法。”三叔说着,四处查看。

    三叔说着发丘阵法本来就是为了掩护自己进墓穴才发明出来的,施展之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人在干什么,里面的人看不到外面的人。

    这种阵法反着施展就变成了一种困住人的绝佳手段了。

    这时候周围人影重重,不一会许多穿着带有兵字的衣服的鬼兵就出现了。

    三叔看了看周围,张锦和酒叔好像没有跟过来,只能一拍我肩膀。

    “娃!帮我守住,我想办法破阵。”

    三叔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碗,里面抓了一把地上的土之后就蹲在那里不知在干啥。

    我被三叔的一句嘱咐就弄得有些慌神。

    这么多鬼兵冲我走来,我还不能用道术,这可怎么办。不过我想起来手中的雷击木剑似乎是驱邪的利器。

    不管三七二十一了,面前的鬼兵已经冲着我跑过来了,我硬着头皮拿出雷击木剑一剑劈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