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金棺铜栓
    ,!

    女天官瘫软在我后背,我甚至能感受到她充满怒火的气息喷在我的脖子上。

    这种人最难背,用不上力气,我本来就和鬼兵战斗了不少时候,现在力气也所剩无几,不能浪费。

    只好将她身上的天官袍子扯下来把我和她绑在一起,这样能省下不少力气。

    行进过程中我猛地感受到危险降临,往边上一闪,之前被赶跑的山魈出现在我面前。

    可惜我忘记了此时身上还背着一个人,巨大的惯性使我向一旁的坡下滚去。

    还好有这个女天官当肉垫,我躺在她身上浑身没觉得疼。

    赶紧起身,山魈的身手可不止如此,在此地是它的底盘。

    头上的树枝猛地被扒开。

    我向后靠去,屏佐吸,也顺手按住女天官的鼻子。

    巨大的紧张感让我有些颤抖,只能拼劲全力靠在身后的山坡上,。

    人一紧张就会激发出更得的力量,我不断的挤压让这个女天官几乎被我挤到了山坡里,身后软软的给了我不少安全感。

    好在那个山魈似乎没有察觉到我们在山坡下面,过了一会就走了。

    我这才放心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担心刚才屏佐吸会憋死她,赶紧给她放开嘴里的布条。

    她也在剧烈的喘息。

    过了一会,一声玉器的敲击声音传来,我一听就知道是酒叔的酒葫芦,因为里面装着一个鬼将,就放在了酒叔的身上。

    我赶紧爬了出去。

    冷不丁的肩上一痛,那女天官一口咬在我肩膀上。

    你说你一个发丘天官,不玩印,玩什么牙口啊。

    还好她力气显然不够,咬得我并不疼。

    我只好又将布条塞进他嘴里。

    和张锦他们会合之后,三叔看看天上的月色,说现在时间太过紧迫了,要是现挖墓道绝对来不及了,只能铤而走险走天官的路。

    进去墓穴从岔路分开就是了。

    好不容易从一处杂草丛中找到了那些天官的墓道,三叔进去瞅了几眼出来点点头,我们才进去。

    走过一处狭长的隧道,从一个被破开的洞口进入了墓穴。

    墓穴里面点着火把,看样子他们来了不是一会了。

    顺着走了一会,我感觉中给我们就像是在不断的兜圈子。

    但是三叔一直摸着墙壁走的不急不缓,好像胸有成竹。

    “好地方,好地方,这地方雨水充沛多还能建造这么干燥的坟地,大手笔!大手笔!”。三叔一边走一边抚摸着墙壁,感觉就像是在摸三婶一样的。

    突然三叔停下了,连带着我们都不敢继续行走。

    “我打算给他们来个开胃菜。”三叔说完一拳轰击在墙面上。

    墙上的青砖居然被砸到了里面,伴随着一阵阵机械式的声音,头顶上不断有土落下。

    然后我们往回撤,大约走了几十步左右,三叔拿出之前的怪异工具在墙上敲敲打打了一番,然后一块块的青砖被他拿了出来。

    里面还有一层砖,如炮制法,直到里面出现了一个洞口。

    “哈哈!你们总想探墓,但是不知道我已经找到了当初修建这座坟的图纸了吧,虽然残旧,但是我却发现了墓匠们逃生用的大门。”三叔到了墓下面就像是得了宝贝的孩子一样。

    这时洞口直通墓室。三叔说能把时间追回来。

    三叔打头,酒叔第二,张锦押后。

    我们到达墓室的时候里面还没有人来的痕迹。

    酒叔快速的来到墓室门口,将立在两旁的石像中的一个向右掰了一下。

    一道青石板从上面落下,重重的封住了墓门。

    随后酒叔才一脸恭敬的在墓室东南角点了一支蜡烛。

    墓室很大,我们从南边的一处洞口里出来的,墓室中间是一尊棺材,上面覆盖着厚厚的尘土,几乎看不出棺材的样子。

    棺材的四周用链子拴住,使得棺材距离地面大约一尺的距离。

    仔细看过去棺材四个角都是在一个平面上的,不得不佩服墓匠的巧夺天工,就这一招纯靠手工完成,都能做到这种程度。

    棺材四个角分别立着四个石像,链子则是从石像中延伸出来。

    看过去就好像是四个人用链子生生将棺材拉起来一样。

    我上前看了看链子,本以为是铁的,但是擦干净之后发现上面布满了铜绿,居然是铜链。

    三叔掏出一个小刷子清理了一会尘土。

    棺材的本来面目才出现在我们面前。

    棺材居然是金子做的,四个角用铜链穿透拴了起来。

    “金棺铜栓不沾地!”三叔吃惊的说道。

    三叔为难的看着张锦。

    “老张!开不开?这棺材可够邪性的。”三叔说道。

    “老三,怕个鸟啊。赶紧开!”酒叔摇了摇酒葫芦。

    三叔点点头,掏出了一只黑驴蹄子,在棺材上巧了一下。

    然后第二下。

    第三下。

    正在三叔即将放心的敲地四下的时候,棺材中传出了一阵笑声,听不出男女,但是感觉出它好像笑的很开心的样子。

    第四下应声落下,但是却没有响起来。

    按理说驴蹄子敲击在金棺上怎么也会发出一声动静的,但是这第四下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一点声响都没有。

    “鬼笑不如听鬼哭,里面的东西不好对付。”三叔一边警告我们一边拿出一个黑漆漆的东西,里面有水声。

    啪!

    三叔将这东西摔在棺材上,黑乎乎油腻腻充满了腥臭味。

    我对这个味道很敏感,就是血,还是动物的血。

    至于是不是黑狗血我不清楚,黑狗通灵,黑狗血能压制僵尸,这墓里的东西应该也是僵尸吧,我心里想着。

    那个血液顺着金棺流动,但是金棺好像光滑到血液都无法停留在上面,没一会就顺着金棺缓缓流了下去,落在了地上。

    血液好像是带走了金棺最后的一点尘土气,染过血的金棺似乎更加的绚烂,和周围满是灰尘的地方格格不入。

    “牛血不沾棺,看样子好像是没事大的毛病,可是刚才?不应该啊!”三叔说道。

    就在三叔趴在棺材上继续观察的时候,将女天官放在一旁的我失声尖叫。

    “三叔!你看下面!”我冲着三叔喊道。

    所有人一起低下头看下面。

    本来落在地上的血液居然逐渐凝聚在一起,一个个血珠子往上翻涌,就像是沸腾了一样。

    终于一滴鲜血被吸到了棺材底下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东南角的白蜡呼的一闪,黄色的火焰突然变成了蓝色,而且原本平稳的火焰猛地向着棺材靠近,好像是被棺材吸引一样。

    三叔倒退几步,拿出一张布条在上面写着什么,然后扔向那支诡异的蜡烛。

    布条刚接触那蓝色的火焰,立刻就燃烧了起来,就像是干柴碰见烈火一样。

    不过燃烧之后蜡烛的颜色也变了回来。

    “大凶!”三叔喃喃说道。

    “是凶也得开。”张锦低声说道。

    三叔有些犹豫,大凶不宜摸金,可是看到张锦的面孔中露出坚定就觉得不能食言于自己的兄弟。

    三叔拿出一枚铜钱,一下投出去,那铜钱在棺材上转来转去,三叔说这叫做投钱问路,是摸金之术,单看铜钱的路线就能看出里面的东西大体是什么样的。

    但是那铜钱却在棺材上转着圈,而且越转越快,越转越快,蹭的一下,铜线飞了出去,射入墙壁中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边缘。

    我咽了一口口水,那铜线就从我一旁飞过去的,要是击中我身上,估计我早就死了。

    “来人不拿买路钱?”三叔皱了皱眉。

    可能是三叔来回的试探耗尽了张锦的耐心,张锦当即决定要暴力破拆。

    张锦铁剑一挥,寒光闪过,那条手臂粗的铜链哗啦一声落在地上。

    三叔赶紧过来拦住张锦。

    “老张,地上你万夫莫当,可这地下可是我这一亩三分地!别冲动。”三叔一边安慰着张锦一边眼珠上翻来回思考。

    三叔目光落在那个在地上目睹这一切的女天官身上。

    “娃子!去将她的发丘印取来。”三叔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发丘印上八个字,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在墓穴中横行如同得到官家的手令,古时官家乃是天子,万物统帅,自然能在各种凶险的地方行动,现在此地大凶,正是用发丘印削弱它的时候。”三叔越说那女天官脸上越难看。

    我赶紧过去找发丘印,刚才就嫌拿着坠手就给随手放在地上了。

    此时女天官眼中闪过一丝焦急,我没理她就拿着迂去了。

    这印上铜绿明显,一看就是古物。

    我递给三叔,三叔点点头,将印扣在棺材中心的位置。

    “发丘印的激发我曾经看到过,应该是可以激发成功的。”三叔说着掐了一个印。

    顿时就听到一声低沉的金属碰撞的声音。

    发丘印本没动,但是却有这种声音传来,不由得让我对这发丘印有些好奇了。

    然而声音刚落,棺材中传出一阵剧烈的抖动声,随后大量的白眼从棺材中涌出来。

    “怎么回事!”三叔猛地回头看过去。

    那女天官本来就只能动脖子,可是她居然拼尽全力用嘴咬着手指结出了官印,她手上布满了鲜血,看样子为了定住手势已经自己将手咬伤了。

    “死吧!”女天官躺在地上看着我,嘴唇微微动弹几下,我看出了这个嘴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