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蛊尸
    ,!

    酒叔见状一脚踢过去那女天官直接昏死。

    “倒行逆施!”三叔低喝一声连忙退到我们身边。

    那金棺剧烈的抖动起来,大量淡红色的烟气从金棺中涌出。

    四条铜链也跟着剧烈的颤抖,顿时粉尘飞舞起来。

    那淡红色的烟气中夹杂着一丝丝腥臭的血腥味,烟气沾染到铜链上的时候铜链的铜绿如同潮水般消失,变得金光灿灿。

    “捂住口鼻,这烟气有异!”三叔连忙递给我一块黑乎乎的布条。

    我学着他们的样子将布条绑在口鼻出,布条散发着恶臭,不知道上面粘的是什么东西。

    张锦持剑而立,站在棺材一旁似乎在等待着棺材中的东西出来。

    轰!

    铜链终究是没能抵挡得嘴烟的侵蚀,齐齐断裂,金棺重重的落到了地上。

    奇怪的是金棺落地的瞬间,那些红烟却齐齐融进棺材中,周围安静的可怕。

    铛!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棺材中敲击。

    铛!

    整个棺材随着敲击震了一下。

    铛!

    棺材盖猛地掀起,一条暗红色的光朝着张锦激射而去。

    “师父!”我担忧的喊了一声。

    张锦手中的剑突然一转,对着来的暗红随手劈下去,那暗红色的东西就落在了不远处,仔细看过去才发现,这正是三叔之前倒在棺材上的血。

    一个面目狰狞,身体有些腐烂的怪物从金棺中猛地立起,双眼通红,重重的呼了一口气红烟从它鼻子里喷了出来。

    “照顾好自己!”三叔在我耳边低声说道。

    话音刚落,张锦就已经冲着那个怪物冲过去了,铁剑劈下去之后,带起一阵的火星。

    这时我才看到那怪物身上布满了铁链,有些已经长在肉里了。

    这时候酒叔也冲了过去,酒叔虽然体态肥硕,但是此时却轻盈无比,或是拳掌,或是腿鞭,一股脑倾泻在那怪物身上。

    三叔也遁行而去,借助自己修长的手臂在四个石像之间游走,不时拿着一双寒光四射的匕首攻击在它的身上。

    我此时有些诧异,不管是张锦还是酒叔,甚至是三叔都是采取近身肉搏的方式,却没有一个人使用道术或者符纸。

    躲在角落中继续探查。

    那怪物显然是刚清醒,一时间被三人打的有些摇摆,但是很快就恢复过来,一醒来就被人疯狂的攻击肯定是不高兴的,从它那声充满愤怒的嘶吼就可以听出来。

    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同,他们每一次攻击开始还有火花出现,后来基本上就变成酒叔贴身肉搏,张锦和三叔则是找机会攻击那怪物身上剩下的腐肉。

    张锦的铁剑刮过腐肉之后便留下一道伤口,腐肉中便渗出淡红色的液体。

    那怪物一甩身子,其中几滴淡红色的液体被甩了出去,落在一旁的金棺声便传出刺啦刺啦的声音。

    金棺出现了一块块的黑斑。

    这东西能腐蚀金属!

    不对!

    黑斑呈现的是放射状,不像是腐蚀的样子。

    “离得远些,这是蛊尸!”就在我想要上前仔细观察金棺的黑斑时,张锦看到我的动向,对我说道。

    蛊尸?

    南疆有蛊,数虫厮杀,剩最后一只吞噬其余的毒虫可称为初蛊,取七七之数的初蛊继续厮杀,得最后一只,方可称为蛊虫,用心血喂之才可操控。

    后来因蛊术所死之人可得尸蛊虫,以尸养虫,以虫养尸,周而复始,可得蛊尸。

    所谓的蛊尸并不是一具尸体,而是不断地喂之以尸体使得各种蛊虫聚集形成的一种虫人。

    据说这东西最早是用来保存炼蛊之术的秘密,后来也被用来参与南北之间的争端,才被人所知。

    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心头猛地打了一个哆嗦。

    本以为这就是个古墓,可偏偏是个蛊墓。

    虽然说见蛊虫者死,观蛊尸者富,知道这蛊尸所在定然有宝物,可是你也要有命取啊。

    怪不的张锦他们不用道术,虽然蛊虫也怕道术,但是要是不能保证蛊虫会被杀死的话,道术就会激怒所有的蛊虫,谁知道这蛊尸中含有多少种蛊虫啊。

    饶是三人小心翼翼的攻击这只蛊尸,但是好像还是将那些红烟激怒了,那蛊尸身上的腐肉大量的脱落,化成阵阵烟气,我现在知道这烟气都是蛊虫之后,立刻躲得远远的。

    庞大的烟气在三人身旁盘旋,三叔双手一扬,一阵白烟也从三叔手中洒出,那红烟里的蛊虫仿佛有些惧怕这些白烟,立刻散开,张锦则是铁剑舞的密不透风,烟气暂时也奈何不了,只是一直在赤手空拳战斗的酒叔则是速速后退。

    一股烟气朝我冲过来,但是却围绕在我身旁不敢近身。

    我很奇怪这些蛊虫为何不敢近我的身呢?

    “娘的!拼了!”酒叔咒骂一声,猛地捶向自己的胸口。

    一口殷虹的血喷了出来。

    “老子三十年的童子血,还挡不住你们这些小杂虫?”酒叔喷了一口血之后脸色有些发白,但是效果确实是极好的,血雾与那些红烟融合之后,地上渐渐布满红色的粉末。

    我此时发现我身边这些红烟似乎不是惧怕我,而是我手里拿着的雷击木剑。

    也对!雷击木剑势至刚至阳的东西,这些蛊虫自然是惧怕的。

    可是此时张锦手中的铁剑几乎要被蛊虫腐蚀殆尽,原来白皙的铁剑现在黑黝黝的。

    终于!铁剑不堪重负,断裂开来。

    没了趁手的兵器,张锦有些难受,不得不一拳一拳的轰击,使得拳风暂时将红烟逼开。

    我一看张锦有危难,心里一狠,拿着木剑挥舞几下将眼前的红烟打散,然后拼着用尽力气将剑朝着那个蛊尸刺了过去。

    既然这剑能克制蛊虫,那么蛊尸是有蛊虫聚集形成的,肯定是一样害怕这木剑的。

    甩剑过去之后,我就感觉整个右臂疼痛难忍,伤势复发了。

    不过这雷击木剑并没有让我失望,直直的插在蛊尸的头上,顿时那些红烟迅速的聚集在蛊尸的身旁,蛊尸胡乱的扭动着想让剑脱落下来,而且还不敢自己动手拔。

    “好机会!”张锦看到所有的白烟似乎都聚集在蛊尸旁边了,手里掏出一沓符纸。

    我一看张锦要动用道术了,赶紧找了个角落躲起来。

    张锦随手将符纸扬起,符纸顿时围绕了蛊尸。

    左手变换手势呈现引决状,右手立刻掐剑指。

    “赦!”随着张锦的一声怒吼。

    符纸顿时燃烧起来,猛地扑向那血红烟。

    看到红烟燃烧的差不多了之后,张锦松开手上掐的决。

    张锦拔出雷击木剑看都不看的朝我扔过来。

    “管好你自己!”张锦说道。

    红烟逐渐消失,落在地上红红的一片。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可是三人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那蛊尸现在虽然没有了腐肉显得并不那么恶心了,但是却还是站原地。

    身上的铁链已经完全显示出来了。

    三叔小心翼翼的上前查看。

    突然三叔快速后撤几步便不动弹了,脸上出现了一个伤口,血迹流了出来,但是没有落到地上,而是就像在空中漂浮一般。

    “红烟为肉,铁线为筋!蛊尸果然名不虚传。”酒叔虚弱的说道。

    不知道酒叔刚才喷了几口血,现在脸上浮现出病态的苍白。

    三叔拿出匕首在面前轻微的晃动了几下,我才看到在酒叔脸上连着一条黑线,从那怪味身上连在三叔的脸上。

    三叔的匕首刚刚碰到那黑线,那黑线猛地一卷匕首,带着匕首回到了蛊尸的体内。

    张锦向前一步,不知道打算用什么手段。

    “师兄!我来吧,下一个交给你。”酒叔难得的喊张锦一声师兄,在我记忆中也没喊过几次。

    “老酒鬼!你行不行啊!”三叔担忧的看着酒叔。

    “不行也得行啊,师兄得留着力气找那东西。”酒叔说完将那个装着鬼将的葫芦抛给张锦。

    “小子!看清楚了!”酒叔冲着我一挤咕眼。

    “开!”

    酒叔低吼之后,脸色出现一丝红润。

    “生!”

    “休!”

    两字连吐,我看到酒叔浑身肌肉都在抖动。

    这是!

    八门遁甲!

    开!生!休!三门。

    八门遁甲,休、生、伤、杜、死、景、惊、开。

    开、休、生乃是三吉门。

    杜、景为中平门。

    死、惊、伤为三凶门。

    酒叔教过我这个,但是由于我体质偏弱,阳火不足,导致连一门都开不了,这是一种体术,三吉门开,身上所有的反应速度和力量,甚至皮肤的防御都会增加一倍,对自己肌肉的控制也会增强。

    酒叔这时候本就吐了几口心血,现在又开三门,看样子是铁了心要打败面前的蛊尸。

    正在我正惊讶于酒叔现在施展的八门遁甲时。

    刚才落下的青石板处传来动静。

    看样子另外的发丘天官已经到来了,正在想办法开门。

    “老酒鬼!速战速决!”三叔立刻冲酒叔喊道。

    张锦则是在一旁休息恢复体力。

    “三叔!酒叔能打过它吗?”我看着酒叔现在腾挪移闪还没近了那蛊尸的身就问到。

    三叔掏出另一把匕首,在自己脸上滑了一下,用刀生生挑出一条黑色的线。

    三叔看着那条还在扭曲的黑线,用匕首猛地割断。

    “老酒鬼的八门遁甲乃是用阳气冲门,拿下区区铁线蛊肯定没问题,只是时间问题,你赶紧休整一下,到时候打起来就背着那个女天官先离开。”三叔抽了抽挣扎几下不再动弹的黑线对我说道。

    “什么?”我很诧异怎么还得带着这个女天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