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天师服
    ,!

    说话间酒叔已经近了那蛊尸的身,一拳轰过去那蛊尸也倒退了几步,那蛊尸身上不断地有黑线射向酒叔,但是都被酒叔躲开了。

    门外的发丘天官撞的青石板上尘土飞扬。

    张锦还是坐在原地没有动弹,我很气愤他为啥不去帮酒叔。

    要不是我功夫不到家我肯定去帮酒叔的忙了。

    这时候酒叔已经扯断了不少黑线一样的铁线绳了,看着一地都是在不断扭曲的铁线绳心里就有些心悸。

    而且刚才三叔还从自己的脸上挑出来一条。也不知酒叔怎么样了。

    随着轰隆一声,青石板生生往外移了一寸,三叔立刻在青石板前面挖了一条又一条的沟壑。

    这样一来虽然青石板往外移动,落入沟壑中还是为我们能多争取一些时间的。

    这时候铁线虫形成的蛊尸已经被酒叔蹂躏成一团。

    酒叔拉着一根铁链,拼命地往外拉,也不管身上已经缠了多少铁线虫了,我甚至看到不少铁线虫已经刺穿酒叔的皮肤深深的扎进酒叔的血肉中。

    酒叔现在涨红了脸,可是张锦和三叔全然没有帮他的意思。

    三叔尽力的拉住想要去就酒叔的我,我慌乱中挥舞的雷击木剑似乎在三叔身上还留下了伤痕。

    啪!

    张锦快步过来一巴掌就把我打愣了。

    “想帮忙就留下,不想帮忙就滚蛋!”张锦脸上铁青,恶狠狠地冲着我说道。

    我被这一巴掌大的冷静下来。

    看着张锦紧握着拳头看着那堆铁线虫哪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三叔也是紧紧盯着青石板,看样子一旦青石板被打开他会第一时间冲出去拼杀,纵观现在墓室中,只有我自己无所事事,操着自己所谓的心却在给大家添麻烦。

    我取下口鼻处的黑布,将雷击木剑绑在手腕上。

    会剑术的人都知道,将剑绑在自己手上是最不明智的选择,这样做会影响剑的招式走向,可是我并不会剑术,也就学过几招和符纸搭配的驱邪术,但是对于用剑劈砍来说,这样做却会让我的剑不会被别人挑飞,更别说我现在手上有伤,根本拿不稳剑。

    嘴里的用力的冲着舌尖咬下去,含了一口舌尖血,刚才和天官交过手,似乎他们的发丘印能够将我的雷击木剑打回原形,所以多含一些,到时候立刻在喷一口也还能挡住。

    嘴里充斥着血腥味,但是我眼里全是酒叔苦苦坚持的样子。

    我不知道张锦接下来会做什么,但是似乎要用尽全力的样子,所以挡住天官的任务就落在了我和三叔身上。

    酒叔的苦苦坚持让我似乎心境也有些变化,我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之战,但是知道要是挡不住的话,所有的一切就白费了,更别说以后我还要给奶奶报仇。

    “杜!”酒叔的声音落到我耳朵里。

    酒叔已经开了第四门了,八门遁甲虽然能使自身的身体素质翻倍,但是消耗也是极大的,一个不慎也会将自己活活累死。

    酒叔拉了几下铁链,一个黄黄的布条样式的东西刚刚露出一点。

    还没等我仔细看清楚,青石板嘭的一声就碎开了。

    三叔什么也没说,趁着碎掉的青石板扬起的尘土一下就冲了过去。

    我看了酒叔一眼,立刻跟了上去。

    对面足足五个发丘天官,高矮胖瘦的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就是手里拿着的发丘印。

    面前还有几个鬼兵,不过这些鬼兵手里扛着木头看样子是他们撞开的青石板。

    “天官给我,你挡住鬼兵。”三叔说道。

    五个天官有一个正盘坐在地上,看样子召唤鬼兵来的就是他了。

    我一点头,就朝着鬼兵跑过去。

    一口鲜血喷在雷击木剑上,不负我期望的金线顿时从灰暗中亮了起来。

    一剑劈向面前的鬼兵,我之前就用完了符纸,只能肉搏了。

    鬼兵被我一剑劈的倒退几步,然后周围的鬼兵一窝蜂的冲过来。

    刚才一剑过去我手已然是握不住剑柄了,还好刚才绑住了。

    劈了几下,这面前的鬼兵和之前见过的不太一样,面对雷击木剑还凶狠万分。

    躲闪不及,我被其中一只鬼兵挠了一抓,顿时一阵冰冷的气息充斥我的身体,是我更加虚弱。

    鬼兵好像是被人指挥着,呈现一种合围的姿态过来。

    我一口要在手臂上,沾了一些血就没在了之前肖玉送给我的纸手链上。

    那手链迎风见长,化作一个纸人,脸上表情严肃,手里还拿着一个哭丧棒。

    那纸人扑向鬼兵。

    纸人身上画上了花花碌碌的衣服,居然一个纸人能够打三四个鬼兵不落下风。

    怪不得肖玉说这东西能救我的命。

    有了纸人解围,我轻松不少。拼尽全力的阻挡鬼兵。

    一旁的三叔一人打四个天官很是吃力,就一会功夫已经是挨了好几下的发丘印。

    这群天官拿自己的发丘印用的就像是流星锤一样。

    我抽空回头看了一眼,酒叔已将那东西拉出大半,好像是一块黄色的布料。

    张锦焦急的看着,手里的葫芦口已经打开感觉,手上青筋暴起,感觉要把葫芦捏碎了。

    刚一走神就又被挠了一下。

    我阳火弱,所以被鬼兵挠了之后感觉得寒冷就更厉害,现在已经有些色色发抖了。

    “景!给我开!”酒叔暴怒的吼道。

    我知道五门已经是酒叔的极限了,开了之后全身流出来的都是血珠子。

    不过拉动的力道也大了不少。

    身上越冷,力道就不足,力道不足就逼退不了鬼兵,逼退不了鬼兵就会受伤。

    我陷入一个死循环中,身上早就不知道多了多少伤痕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坚持下来的。

    “师兄!”酒叔的声音如同炸雷。

    我回头看过去,张锦脸上一喜,张开嘴就把葫芦里的东西喝了下去。

    要知道里面锁着一个鬼将,这是要干什么?

    我似乎看到鬼将的鬼晶被张锦吞下去了。然后整个人剧烈的抖了两下,冲着铁链的那头冲过去。

    我这才看清楚原来铁链的那头是一件衣服,好像是一件黄色的天师服。

    道门能穿上天师服的只有几个道法高深的老骨头,我不知道张锦够不够格穿天师服,但是听说这东西能让张锦恢复巅峰水平。

    “这是!天师服!那是!蛊尸!难道这里就是当初…”其中一个像是领头的发丘天官颤声道。

    “哈哈!没错,身披黄甲便步南疆!这就是张五亮的衣冠冢!”三叔狂笑着。

    “挡住他们,我去散布消息,道门弃子倔师坟!”那个领头的猛地向后退去。

    “走得了吗?”张锦阴着脸说道。

    此时张锦浑身剧烈的抖动着,身上的天师服好像闪着黄光在争斗着什么,要知道刚才张锦可是生生吞下了一只鬼将,就算是被葫芦里的朱砂练成了水,那里面的阴气也是无法估量。

    而且更让我惊奇的是,张锦居然能吞下去。

    张锦反手一挥,一张符纸落在酒叔身上,此时的酒叔已经被铁线虫覆盖了一层又一层。

    那符纸落在地上,没有激发的样子,但是我却感觉此时符纸有些不一样。

    那铁线虫好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迅速的从酒叔身上离开了。

    不需要将符纸点燃就可以激发,难道张锦巅峰的时候就已经到达了这种水平了吗?

    这时张锦猛地冲向想要跑开的发丘天官的领头人,一掌劈下去,那领头人吐着鲜血就到了下去。

    “老张!留手!”三叔赶紧吆喝。

    张锦看到那领头的人失去战力了,就不在继续下手。

    张锦来到我面前,几张符纸落在周围的鬼兵身上,顿时鬼兵消散了,甚至那纸人都瘪了下去。

    “我!张锦x来了!”张锦一字一句的说着,整个人气势攀升的,甚至让我感觉心头都有些压抑。

    那几个发丘天官拖着那领头的人迅速的跑了。

    张锦等到那些人离开,猛地一口血喷了出来,那血喷在地上居然发出阵阵恶臭。

    这时我才看到张锦浑身颤抖的厉害,好像是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我还没去扶住张锦,张锦就按着我的肩膀。

    “赶紧离开。”

    三叔提起昏迷的女天官,将她放在我背上,然后自己背着酒叔,我们赶紧顺着来路爬了出去。

    一直跌跌撞撞的回到了车里,三叔将车开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这才作罢。

    这时候张锦也已经晕了过去了。

    但是他身上的天师服却还在闪着光辉。

    我刚要帮张锦脱了它,却被三叔拦住了。

    “这衣服,穿上就脱不下来了。”三叔此刻脸上都是被发丘印砸的伤。

    我听完之后只能作罢,但是手上却摸到了一个东西。

    我将那东西拿出来,浑身一震。

    又是这个!

    我又掏出原来装在身上的。

    两片木签,这木签是在张锦天师服里装着的。

    还有纸钱糖糖在长白山得到的,这几件事都和这个木签有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一旁不知何时已经醒过来的女天官看着我手中的木签,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