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木签的来历
    ,!

    “三叔!你认得这个吗?”我将手中的木签递到三叔面前。

    一声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传来,巨大的惯性使我重重的趴在副坐的靠背上。

    “哪里来的?”三叔充满严厉的眼神扎的我眼睛生疼。

    “这…”我被三叔严厉的目光吓到了,定了定心神将这两片木签的来历全盘托出。

    不过我却隐瞒了糖糖手中的还有一片的事,因为我看三叔脸色有些不好看,所以比较担心这木片其中隐藏的秘密。

    三叔坐在驾驶位上思绪了良久,又拿过木片仔细端详了半天,点燃一根香烟重重的吸了一口。

    三叔拿出打火机似乎要烧掉这个木片,我来不及阻止火焰已经接触到了木片上。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打火机黄色的火焰接触到木片的时候,火焰猛地变成了绿色,顺着初生的朝阳显得有些怪异。

    当三叔将打火机拿开,那木片丝毫没有变化,甚至连烟火接触的黑圈都没有。

    “果然!”三叔拿烟的手攥成拳头,丝毫不在意烟头烧灼在手上产生的阵阵青烟。

    “难怪张五亮纵横南疆,看样子他是找到了这东西的秘密吧!”

    “小子,你知道贝叶经吗?”三叔回过头对我说道。

    贝叶经这个典故我自然是清楚的,当初玄奘西行,在天竺求取真经,用贝叶为纸,抄写的经文防水防腐,可以保存数百年之久。

    “贝树一声只开一次花,结果后便会死亡,它不是那种一岁一荣枯的植物,积攒数十年,在世间绚烂一次,随后结果而亡,留下传宗接代的种子,正暗含佛教轮回之意。而这木签就是贝树的树干所致。”

    “你刚才也看见了,这木签折不断烧不毁,想来一定是那个东西了。”

    三叔继续说。

    这木签的来历最早便是倒斗之人所发现,可以追溯到三国时期,而且!那些盗墓的人似乎勘破其中的秘密。由此形成一脉,名曰发丘。

    这就难怪为何摸金校尉和发丘天官的手段一模一样,却为何单单加了一尊发丘印。

    我听完之后顿时醒悟过来。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百无禁忌,诸邪回避。

    都占了一句百无禁忌。

    “三叔,难道发丘印上的话也和这个有关?”我试探的问道。

    三叔将木片交还给我。

    三叔接着说,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其中天官赐福只不过是个幌子,百无禁忌才是关键所在,发丘印三百三十三尊,代代传承,人换印存,因为当初只能造就这么多,多一个都造不出来,而手持发丘印的人,在墓穴中几乎畅通无阻,各种墓穴里的冤魂、厉鬼、粽子、甚至是尸虫,都对这发丘印避而远之。

    有如此秘宝,各路从地下讨饭吃的人自然是眼热的厉害,所以爆发了剧烈的争夺之意,曾几何时发丘天官也是官职,而后居然销声匿迹,后来才知道发丘一脉当时几乎被斩杀殆尽,得到的人想将发丘淤灭,投入炭火之中煅烧了足足七天才化为铜水。

    据说煅烧之时,居然有鬼怪来贺,送来大量的财宝,几乎所有的发丘印都被毁坏了。

    我很疑惑的问三叔这和木签有什么关系。

    三叔意识我别急。

    发丘印损毁殆尽,只能重新锻造,这才牵扯出这木签的来头。

    原来这木签本是一卷木简,乃是用贝树所制。

    上面篆刻了禁忌之术。

    生老病死,天纲五常,都是交替轮回,逆而为之则为禁,破而取之则为忌,人生则有百年寿数,小恶则去数日,大恶则去数年,直到寿数去尽,便化为鬼魂。

    “我没见过有人能起死回生,或者枯木逢春,但是却又口口相传说禁忌之术能够办到。”三叔说。

    多少年来不知有多少人苦心钻研,终究不知其踪迹,可是居然发丘印就是从记载禁忌之术的木简上得到的。

    “小子!我看你很顺眼,要不是老张抢先我肯定也会收你为徒,你记住,禁忌不可沾染,这东西如蛆附骨,一旦沾上就永远甩不掉了。”

    我听完之后如同当头棒喝,我就是死胎成活,奶奶虽然说禁术未成,但是我还是活了下来,而且当时据奶奶所说就有好几股势力一直盯着我,难道是那些研究禁术的人?

    “况且,你….”三叔还打算继续说下去,但是被一阵咳嗽声打断了。

    “老三慎言!”是酒叔醒了,酒叔昏倒的时候身上几乎被铁线虫刺的满身是血,让三叔简单的包扎之后三叔就没有管他。

    “酒叔!”我眼中泛起泪光,酒叔一直照顾我十年,练功累了都是他给我打掩护让我偷懒,平时吃喝也从不缺我。

    “哭丧什么?我又没死!”酒叔洋装发怒,但是脸上一阵红晕闪过咳嗽了几声就说不出话来。

    我一边照顾酒叔,一边思考三叔说的况且什么?但是看到三叔继续开车丝毫没有想要说话的样子就知道他应该是不想接着说了。

    不过我也从三叔的嘴里知道了关于这木签的来历,屹立上百年的贝树已经是奇珍了,积攒数百年的养分才能勉强篆刻禁忌之术,看样子糖糖应该知道这东西的来历,不然怎么会这么急切的想要得到,但是她得到这个究竟是要干什么我却不知道。

    还有,那张现在在糖糖身上的纸,奶奶说上面就记载了我死胎成活之术的秘密。现在那纸在糖糖手中,但是她约好了元月要让我去北新桥,到时候问她就是了,哪怕她不肯说我用这手里的两根木签作交换也应该能让她开口。

    本来我还想和三叔说我是死胎成活,问问他见多识广的有没有什么法子救我,但是还没出口就被酒叔用目光制止了。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一直在一旁偷听的还有那个女天官。

    “三叔!这女天官怎么办?”我问道。

    “天官,你们处处阻拦我,忘记了校尉天官互不相杀的祖训了吗,我将你的性命留到这里,你听见了不该听见的话,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事,让我怎么还能留你?”三叔一边开车一边说话给她听。

    我看到那女天官脸上阴晴变化极快,额头冒出了汗。

    “杀了她!”酒叔冲着我虚弱的说。

    确实,之前不知道我手中的木签对于发丘天官来说有这么重要,现在知道了要是放她离开恐怕我就不能安定下来了。

    可是我看着她死活下不去手。

    “有啥不能杀她的法子吗?”我挠挠头问道,让我杀人我确实做不到,要是一个鬼的话还好说。

    “有两个法子,一个让她死去活来,一个让她生不如死。”三叔好像从刚才严肃的态势里走了出来,打趣道。

    “死去活来是啥?”我问道。

    “你娶了她,给她就地正法,天官一脉要是婚丧嫁娶就会自动脱离,她就算再拼命都联系不上其他的天官了,这样你的秘密就透露不出去了。”三叔从后视镜里对着我笑道。

    我吃惊的看着三叔,这算是什么法子?开什么玩笑,修炼道术的都要坚持童子之身,再说了虽然她长得还行,但是这么做太禽兽了。

    “不行!生不如死呢?”女天官看到我拒绝好像也松了一口气。

    “你带着她!”三叔又说道。

    我天!这不是让她生不如死,是让我生不如死啊,她之前眼里对我就有了杀机,这要是带着她我恐怕立刻就变成鬼了。

    “等到了地方我给你一个毒药,你给她喂下去,她要是敢杀你保准她活不过明天,她应该知道摸金校尉会制毒吧,就这样吧,把她的发丘印给我。”三叔直接替我做了决定。

    我只能将女天官的发丘印给他。

    却见三叔摇下玻璃,看着对面来的货车一扬手就将发丘印扔到了货车上。

    那女天官都要哭了,脸色难看的厉害,她本来就是想让同伴能通过发丘印找到她,现在愿望落空了似乎要落到面前这小子的手中。

    我看着她脸上痛苦的表情只好安慰她。

    “那什么我叫杨长命!你叫辛月来是不?你放心,等我办完事我一定给你解毒,然后你想干啥就干啥。”我指的当然是等到元月和糖糖接上头,然后知道我怎么样才能活下去的秘密然后自然就不用在让她跟着我了。

    到了一个民办的小旅社,下车第一件事三叔就神秘的给我一个药让我给辛月灌了下去。

    然后开了三间房,辛月一间,我和酒叔一间,三叔照顾张锦。

    自从张锦昏倒之后便没了动静,我很担心可是三叔却说没事。

    这旅社的老板是个大妈,好像跟三叔认识,看到我们的惨状也没说什么,只是给我们挑了个隐蔽的房间。

    老板大妈这段时间去照顾辛月,我那一拳至少让她一周不能动弹,就算能动弹了也用不上力,而且我需要每两天给她喂三叔的特质缓解毒素的药剂,自从知道了三叔所谓的解毒办法的时候我就很难堪,因为解毒的办法实在是太恶毒了。

    辛月能站起来之后立刻就要逃走,但是三叔却说不用找她,果然第三天的下午她就趴在了旅社的门口,身上汗水湿透了,就像是从水里打捞出来的一样。

    就在第二周快结束的时候,张锦醒来了,而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找我谈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