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师徒之间的谈话
    ,!

    我端着旅社老板熬的米糊糊进去,张锦此时浑身都用不上力气,不过那天师服却恢复了正常衣服的样子,虽然感觉传出去一定会吸引眼球,但是至少不像是刚出来的时候那样熠熠生辉了。

    “师父!”我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以为我自从见到张锦之后,就感觉和他之间似乎产生了一道隔阂,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恩!来了?”张锦抬着眼皮看着我,话音里透着虚弱。

    “自从看见你之后,我们师徒俩还没好好地说过话呢。”张锦脸上没有表情,但是声音好像有些颤抖。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张锦瞟了我一眼之后就盯着前面不在看我,似乎在等着我发问。

    “你为什么要抛下我离开?”我张张嘴,努力了半天才问了出来。

    “你有你自己的事,我也有我的事,你拜我为师,我守护你十年,这都已经是两清了,所以我自然要去干我自己的事情。”张锦淡漠的说道。

    “糖糖呢?她到底是谁?”我又问道。

    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不过却被张锦一脚给憋回去了,随后很长时间里我都没有再问过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尤其糖糖是我第一个朋友,我自然是选择无条件的相信她。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糖糖对于木签如此上心,甚至专程跑到长白山取得了一支木签,而且最重要的,是糖糖似乎知道那张纸的秘密,不然怎么会一开始就死活抱着那张纸不松手呢。

    而且我的性命,我以后能否帮奶奶报仇,这都关系到那张纸的去向,所以我想知道糖糖的来历。

    “她比你早来一年,不过她来的时候就已经是那样了,是她自己将自己锁在把草屋里的,我试探过很多次,发现她的来头诡异,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现在你应该知道她应该是和你那张纸,还有你手里的木签都有关系吧。”

    张锦的知无不言让我很奇怪,我不知道他突然把这些都告诉我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还没等我问张锦知不知道竹签有什么秘密的时候张锦抢先问了我一个问题。

    “活下去,然后找到当初杀我奶奶的凶手,给奶奶报仇。”我坚定地说道,我一直就是为这个而努力的。

    “早就教过你不要被仇恨蒙蔽双眼,那我告诉你要是我能帮你报仇呢?你会怎么做?”张锦一句话将我愣在原地了。

    是啊,我报完仇之后呢,活下去,可是活下去会干什么?

    “你天生阳火只有一个,就算是你已经是用了十年修道术,可是现在是什么水平?对付一个鬼兵还吃力地厉害,要是没有雷击木剑你能不能打得过一个鬼兵?”张锦说的有些着急了,导致自己咳嗽了几下。

    “你应该看到我吞噬鬼将的样子了吧?”张锦说。

    我点点头,这也是我不敢相信的一点,张锦是教我修炼道术抓鬼的,但是从来没提说过道士会吞噬鬼的,这恐怕就是张锦不得不隐居在二虎山的秘密了。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让你说是道门弟子,却不告诉别人是我张锦的徒弟了吧。”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说实话,我这几天接触的只有这么多人,而且都认识张锦,不认识的只有肖玉姐弟还有吴倩,她们从没有问过我师门,甚至在长白山也只是称呼我是道士而已。

    但是我明白他这样做应该是为我好。

    “好!我来告诉你现在的事实是怎么样的,你修炼道术,哪怕再修炼三四十年也顶多能和我交手十几招,至于之前参与杀你奶奶的事的人,对你来说你最多也就是收拾几个残兵而已,真正的管事的人一只手就能捏死你,而且你能报仇的办法就是活下去,一直熬到幕后主使死在你前面,可惜你死胎成活,寿数飘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

    我听见张锦这样说,心里难受的厉害,确实是这样的,我从小就知道我不是学道术的料,似乎学简单的施符之术就让我学了五年,而张锦说过正常人一年就能做到。

    “你不光自身限制了你,你一心的报仇念头也让你的心根本平静不下来,驱鬼道术修炼讲究的就是平心静气,你根本做不到。”张锦说话的声音大了不少。

    “除非你抛下报仇的念头,那样还能快一些,不过要是没有报仇的念头你还会学吗?”张锦又说。

    是啊!我跟着张锦一开始学习道术,脑袋里就是奶奶被那群人杀害了的事情,甚至再多的艰难和痛苦也都是这个支持着我继续走下去。

    要是报仇了之后,我甚至不愿意用道术了,因为我出生就和这种莫名其妙的事纠缠不清,我全家人更是因为这个死了个干净。

    看到我低头沉思,张锦觉得差不多了。

    “这样吧,我帮你报仇,然后想办法给你续二十年的命,这样一来咱们就断绝师徒关系,你去好好的生活怎么样。”张锦的声音好像是充满了魔力一样。

    对啊,我既然自己报不了仇,让张锦帮我报仇就是了,然后我去找个工作结婚生子,让我家的血脉延续下去,这也是奶奶的愿望不是吗。

    我去报仇9是别人帮我报仇!

    我要通过自己的力量报仇,根据张锦所说就是天方夜谭,可是面前能帮奶奶报仇的只有张锦了。

    要么我拼尽全力,有可能报不了仇,最后死在别人手中。

    要么和张锦断绝师徒关系,他会帮我报仇,奶奶能够安息,甚至我能完成奶奶的遗愿好好活下去给我们家开枝散叶。

    一边安逸,一边战火,一边大仇得报,一边有可能我死不瞑目,我脑袋在天人交战之中,手里的米糊糊早就撒了一地。

    奶奶带着我在全村人的冷眼中保护我娘的棺材,然后带着我去城隍庙,最后仍然逃不脱别人的掌控,让我逃跑自己却葬身在哪里。

    李爷爷带着我夜袭百里几乎要累死,面对满山的魑魅魍魉无力的垂下手臂。

    火车站里的小饭馆,老板二人热情的招待着满屋子的阴魂却不知什么时候会被阴气取走性命。

    王萌对为自己丈夫甘愿面对肖玉的铁链,却不知道背后被江北尸族当做了棋子。

    这些片段都如同魅影一般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那种无力感,那种急切的想解决但是无能为力的感觉,一点点从我尽力隐藏的内心暴露出来。

    是为了报仇而报仇吗?

    我只是想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我只是想掌握事情的发展。

    我抬起头,眼中闪过不曾闪过的精芒,看着张锦。

    我重重跪了下去。

    “不!师父,我要自己报仇,我不想再像之前那样被动了,我既然身怀禁忌,我既然总是经历这些,我就不想做别人的棋子,我想自己冲开一条路。”我看着张锦。

    “你决定了吗?”张锦看着我说道。

    “恩!”我点点头。

    “你和我去取天师服的时候应该被那些发丘将消息散播出去了,而且白夜城里大闹一番的消息应该这时候也传播开来,我本不想让你掺和进来的。”张锦说道。

    我跪在地上没有动弹,我也知道这些事是瞒不了的,而且还有一点,就是那些找不到我的人现在听说我还活着,应该会更加重视我了。

    “可以了,别跪着了,我就问问你的意愿,你要是不想干了就能放弃,而且你不能一直跟着我,对你来说太危险了。”张锦脸色有些缓和。

    “去给我再倒一碗米糊,你看看你撒了一地,想挨踹了不是?”张锦说。

    我赶紧起来去给张锦再倒一碗,还没出门。

    “长命!你记住,你是我张锦的徒弟。”

    我没有回应,出了门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我才发现之前我并没有目标,整日将报仇挂在嘴边却没有丝毫的进展,现在终于明白了,我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哼!”转脸就看见辛月抱着手在楼梯口看着我,自从那次她逃跑以后又回来了,每到吃药的时候总是按时出现在我的门口。

    在我走后,屋里走出两个人,正是三叔扶着刚能下床的酒叔。

    “你这样激他是不是太狠了?”三叔一脸担忧的说。

    “放心,这小子皮实的厉害,这样说不定能让他知道自己该干什么。”酒叔摸了摸自己的酒葫芦,现在的伤势他还不能喝酒,只能看看过过眼瘾。

    “他才多大,就逼着他做决定,万一他后悔了怎么办,我看着这孩子是个好孩子的。”三叔还是有些不忍心。

    “咱们…谁不是被逼出来的?”张锦眼神放口盯着天花板上的灯,慢慢的说道。

    众人陷入沉思。

    “你怎么样?天师服的效果我也不把握。”酒叔沉吟了一会说道。

    “名不虚传!”张锦眼中闪过一丝炙热。

    “只是再也脱不下来了。”三叔则是摇摇头看到自己帮忙之后老兄弟现在的样子难免心里头有些不对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