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三个阴魂
    ,!

    大汉名字叫做卫忠,那个孩子叫做卫小小。

    众人见状纷纷停下了手。

    我看见卫小小蜷缩在座椅上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太舒服,这孩子太可怜了,应该是外邪入体,因为孝子幼年的时候身上火气太轻,能看到一些大人看不到的东西。

    就像是孝为什么喜欢玩过家家,其实并不是玩,而是真的能看到一些阴魂,加上父母没有时间陪孩子,和这些阴魂接触的时间长了之后,总会沾染阴气,导致体内气息不稳,会有难受的感觉,而且被阴魂的情绪所侵扰,自然会夜夜啼哭不止。

    她眼框的黑色就是阴气上浮的征兆,加上手上出现紫色的血斑,看样子阴气骚扰她不是一两天了。

    “她平时是不是能见到一些你看不见的东西?”我问道。

    周围的人听了,无不倒吸一口凉气,自己看不见的东西,不是鬼怪是什么!

    “她总是说有三个人陪她玩,我一开始以为是她动画片看多了,后来她越说越邪乎,等我重视起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卫忠懊悔的说道。

    因为自己是个混子,常年和别人打架,不敢回家怕吓到孩子,再加上妻子生下小小之后就离开了自己,所以陪伴孩子的时候就更少了。

    我思考了良久,虽然我不能轻易施展道术,可是卫小小这孩子是无辜的,被外邪侵扰,如果不及时驱邪,后果不堪设想。

    “你就没带着她去看看嘛?”我问道。

    “看了,什么大医院,什么中医,甚至道士和跳大神的都看过了,这次就是去中诚去找一个据说很有名的大师。”卫忠说着。

    这时候在哪里睡着的卫小小突然腿抽了一下,卫忠整个人脸色大变,赶紧起来招呼司机停车,还让大家都下车。

    我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卫忠看到大家不为所动,急的就要过去找司机让他停车。

    司机老陈一直在听这件事,觉得卫忠不像是说谎,自己原来的外甥就是半夜啼哭,后来被一个大师治好了。

    老陈找了个路边将车停下,卫忠则是把窗户全部关死,留下卫小小一个人在车里,把其余的人都轰下了车。

    “卫大哥!你这是干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还没等卫忠说话,车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怪异的嘶吼,紧接着像是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但是说话的声音很乱,听不清是什么。

    周围的乘客也都听见了,脸上露出异色。

    “不光你说的那些,小泄会发狂。”卫忠无奈的扯开自己的衣服,发现身上全都是伤疤,有牙咬得,也有指甲抓的。

    “后来又一次她发狂受了伤,我才发现她受伤之后发狂的力气减弱了不少。”卫忠难为的说道,自己也不想给自己孩子身上来一刀,可是每次发狂她会因为力气太大把自己弄伤,所以他渐渐的试探出在孩子发狂之前稍微的放一些血,让她虚弱一点,这样的话孩子就会少受伤。

    我顿时有些疑惑,这不可能啊,按理说外邪入体最多就是昏迷不醒,怎么会被控制发狂呢?难道是阴魂夺体?

    有些阴魂会在孝子年纪小的时候强行吞噬孩子的魂魄,这样一来就能占据孩子的躯壳,能自己在人家行动,但是最多也就保持七天左右,七天之后就会魂飞魄散。

    但凡是用这个的鬼魂无不适有巨大的冤情,冤死的鬼为了给自己报仇什么都能做出来。

    “她发狂已经多久了?”我问道。

    “半年左右了吧。”卫忠沉了一口气思绪了一会说道。

    半年?这更不可能了。

    不行我还是得看看,我顾不得他们的阻拦,走进车里,手上掐诀开了眼。

    辛月也跟了上来。

    “你找死啊?你这点道行能干什么事,你死了我的毒怎么办?”辛月气呼呼的说道。

    我此时开着眼,自然是得减少开眼的时间,保证消耗的烟气少一些。

    客车上阴气弥漫,刚才还感受不到阴气,现在居然浓烈到这种程度。

    三个外邪就有这个多的阴气,难道是大鬼?

    卫小小坐在座位上,嘴里哼着歌谣,声音变成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但是左手在拿着包里的镜子照自己,右手则在把玩着之前卫忠给她放血的小刀。

    “哥哥!你的眼睛会发光哦!”这个清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猛地回头,却发现驾驶位上多了一个小女孩,长得跟卫小小一模一样应该是卫小小被挤出来的魂魄,正在学着司机的样子把玩方向盘,嘴里发出嘟嘟嘟的声音,好像在模仿开汽车一样。

    看到我不做声,卫小小的魂魄从司机的座位上跳下来,走到我面前抬着头看我。

    “你的眼睛不一样啊,好像有金光!”卫小小继续说着。

    “你在这个姐姐身边玩一会好不好,等会我告诉你我为什么眼睛会有光。”我对卫小小说道。

    卫小小是个听话的孩子,果然一点头就在辛月周围晃来晃去的。

    辛月虽然是发丘天官,但是她却没有发丘印帮不上什么忙,况且卫小小是魂不是鬼,做不到想让谁看见她就能看见她的程度,但是还好她经验丰富,当即就装作和卫小小玩的样子。

    接下来就是那几个侵入卫小小身体的阴魂了。

    不过此时卫小小身体里的阴魂似乎不在意我,还在继续玩。

    我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符,舌尖血对我的体力消耗非常大,而且这种冤魂又不是鬼兵,不会轻易让常人看见,所以我才用道术开眼,然后这几天练习画符的符纸也被我装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我激发符纸,两张驱邪用的镇煞符捏在手里,燃起一阵火焰。

    我本想借助符纸将她身体里的外邪逼出来,然后再收拾他们。

    可是还没等我将符纸打出去,一阵黑烟猛地分成两团扑向我的双手。

    符纸上的火焰顿时熄灭,符上也变得黝黑。

    “道士?”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出现。

    那团黑眼悬浮在我面前不断地翻涌。

    黑烟的出现辛月也看见了,自然是挡在了卫小嘘魄可能在的位置。

    “这样一个孩子你们也下得去手?还不速速离去,别逼我将你们打的魂飞魄散。”我往前踏了一步,拔出雷击木剑,此刻运用道术在含一口舌尖血这雷击木剑的威力我还是有信心的。

    “雷击木?不错,但是你还管不到我们的事情。”那烟气猛地冲向我。

    我一剑劈开烟气,但是很快那烟气就聚集在一起了,而一旁卫小小的身体也朝着我扑过来。

    我担心手里的剑会伤到卫小小的身体,赶紧躲开,不想卫小小身体的手中拿着一把小刀,在我脸上留下了一道细长的血口子。

    “有啥保命的手段就用出来,我打不过。”双拳终究难敌四手,跟别说还有一只阴魂没有出现,我只能向着辛月求援。

    辛月眼里也闪现出一丝怒意,当即拿出一块一扎长的青铜,青铜折开居然有一尺长,上面还标着刻度,应该是一个尺子。

    “住手!”这时候卫小小突然当在我面前。

    “你被打这个大哥哥!他还没说为啥他眼睛会发光呢。”卫小小张开小手挡在我面前。

    哎!我暗道不好,这小妮子这时候窜出来万一对面的阴魂发狂,到时候我木剑伤到她怎么办。

    可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扑向我的卫小小的身体缓缓向后退了几步,那烟雾也是向后飘洒了不少。

    “黑大叔!你要是再打大哥哥我就不带你玩了。”卫小小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还抱着手将头扭到一边。

    翻滚的烟气猛地落到地上,凝聚成了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

    “啊l姨姨!别在我脸上乱画了!”卫小小张牙舞爪的冲着自己的身体扑过去。

    这是什么情况!

    我一头雾水,怎么看都是卫小忻像认识面前的阴魂,而且还很熟的样子。

    这时候面前的黑袍男子突然身体前倾,离得我很近。

    “你敢伤害小姐,你就死定了。”

    小姐?

    这时候一阵白色光突然从外面涌进来,融入到卫小小的身体里,随后那个黑袍男子威胁似的看了我一眼,才抱起正和自己身体做对的卫小携成一阵黑烟也融入进卫小小的身体。

    车里的阴气突然消散,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解了眼,站在那里思考了很久,辛月脸上也变化明显。

    很显然我从没见过这种事,辛月也没有见过。

    外面的卫忠看到车里安静下来,第一个就冲上来了,看到躺在座位上的卫小小赶紧检查有没有伤痕。

    “酗子!额!大师!你真的能救我女儿,这一次小轩本上没有闹过,想来一定是你有什么办法了。”卫忠一脸的狂热。

    我没有回应,一直在想刚才是什么情况,为何这两个鬼仿佛很听卫小小的话一样,而且刚才的那道白光是什么?它一进来这些鬼就赶紧回到了卫小小的身体。

    “我好像知道这孩子是什么了。”辛月皱着眉头思考了好久,对我说。

    我眼里一亮,看样子辛月知道。

    这时候卫小小醒了,看见我就开心的笑起来。

    “大哥哥,你眼睛为啥会发光啊?”周围人听见卫小小的声音顿时感觉很奇怪,就都盯着我眼睛看,发现没啥不同的。

    “大哥哥!我得去那边一趟,你跟我爸爸商量一下好不好?”这时候卫小小过来拉着我衣服说道。

    我低头看过去,她眼球一红一黑,眼瞳则是白色,不过一闪就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