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木签被盗
    ,!

    卫小小刚才的样子着实让我吃了一惊,她眼中的颜色更是骇人,不过除了我却没人发现异常。

    卫小小现在还一旁拉着我的衣服,但是此时我内心也在不断地思考,卫小小本身应该会说这种话的,那么说控制她说话的就是她身上附着的鬼了,而且那鬼居然能破除我的符纸,甚至连雷击木剑都不害怕。

    还有自始至终只有两只鬼出现了,那最后的一道白光应该就是另一只鬼了。

    如果单打独斗,我肯定连一个鬼都打不过,更别说三个鬼了。

    就算那辛月还有后手的话,也不一定能打得过两个鬼。

    卫小泄在我身旁似乎在等着我回答。

    “我…”我刚刚张开口就感觉腰上一凉,卫小小的手正放在我腰椎的地方,似乎我只要是不同意就会立刻被打断腰椎的样子。

    我低头看了看,卫小小此时手上长出鲜红的指甲,正停在我腰椎上方。

    面对这样的威胁,我不得不低头,走到卫忠面前拍拍他肩膀。

    “卫大哥,我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给你女儿施咒。”我对着卫忠说道。

    卫忠顿时感激的不行,立刻同意了。

    “你来给我打下手吧!”我转脸对辛月说道。

    “你怎么还叫别人!”卫小小猛地抓在我腰上,我能感觉到指甲已经进入肉中了。

    “我们本来就是一起的,要是我过去她不过去的话会让卫忠起疑心的。”我强忍腰上的疼痛对卫小小说。

    等到我感觉那指甲离开了我的身体,我才松了一口气。

    没办法不叫辛月,她比我厉害,要不是有毒药牵制她我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而且她还留有后手,不知道能不能面对那几只鬼,不过也得试试我总感觉这里面有什么蹊跷。

    辛月本就不愿意让我指挥她,要不是身中剧毒,我这种人早就被她弄死好几次了,这次也就是看在卫小小的面子上,因为看到她总会想起自己小的时候,所以才忍住气没有反驳我。

    顺着刚才卫小小指的方向走去,车上的人和卫忠都在路面等候,没想到在一个坡下看不到车上的人的时候,卫小小突然拉着我加速,远远地绕开了车子,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大约跑了一个多小时,我感觉这时候卫忠应该是等的不耐烦了,毕竟我和他认识才几个小时而已。

    身后的辛月也是不解的跟着,因为不屑于和我说话,也就没问。

    一直到来到了一座山下,我跟辛月都累的不行了,但是卫小小却没有丝毫累的样子。

    “不行了!别跑了,我知道她身上的是什么,别跑了!”辛月也是跑的服了气,气喘吁吁的说道。

    “恩?”我猛地一顿,好像之前她就说过知道卫小小是怎么回事了,我没注意所以都忘记了。

    “她是…”话音戛然而止,辛月瘫软的倒在地上,身后卫小小瘦弱的身子出现了,手成刀状脸上闪着寒芒。

    “你!”我顿时有些着急,要是辛月直接被解除了战斗力我那什么和卫小小继续争斗。

    “小道士!你们俩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等我们回来,自然会跟着你去找卫忠,无奈卫忠怎么都不肯相信我们几个的存在,只好委屈你了。”卫小小身上一震,两个身影出现在我的身旁,一个是之前见过的穿着黑袍的男子,另一个则是一袭红色的旗袍,手上还拿着一个铜镜,说话的正是那个女的。

    “你们什么意思啊?”我当即问道,听她话里的意思好像是就是借用我名头用一下,然后她要带着卫小小出去办一件事。

    “不行!”我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拒绝,这不是闹着玩的,且不说卫忠要是知道我没看住他女儿还不得和我拼命吗,再者说两个鬼,你说的再怎么天花乱坠的我都不会再相信了。

    可惜的是还没等我做出回应,就感觉肩头一痛,就昏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衣服凌乱,好像是被人翻遍了一样,我立刻大惊,起身查看。

    我身上的两片木签消失了。

    一旁趴在那里的辛月还在昏厥之中,我赶紧掐她人中。

    得知我身上的木签消失之后,她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对我说道“活该被人偷,像你这种人不被人偷才怪了呢,哼!留着小命就很好了,还想着宝物?”。

    “不过!你给我解毒,我就告诉你那小女孩去哪了。”不过辛月除了嘲讽我,随即眼珠子一转,对我说道。

    我愤恨的用拳头捶着地,她自然不知道这木签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了,糖糖精神本就不好,现在对木签上心,所以只有木签才有可能让她告诉我那张纸的秘密,从而给我一个活下去的机会,现在木签居然被卫小小带走了,难道说她身上的鬼也对木签感兴趣?

    “赶紧带我去找她,不然我不会给你缓解毒性的药剂!”我立刻抓住辛月的肩膀。

    辛月怒视我半天,还是选择隐忍下去。

    我看着辛月似乎同意了,就松开了她,我也不想威胁她,但是实在是形式所逼。

    辛月拿出之前见过的青铜尺。展开一尺来长。

    也不知她在上面捯饬了些什么,居然用一根绳子将青铜尺吊了起来,然后掐了一个印。

    “青铜尺之前接触过那黑衣鬼的阴气,自然能够感应出他的位置。”因为我看着她拿着一个小木棍挑着一根绳子,绳子下面绑着青铜尺,怎么看怎么简陋,不像是有用的样子,所以她才向我解释,虽然她非常的不愿意和我说话,但是却不允许我诋毁她们发丘天官的手段。

    很快在我睁大的双眼下发现青铜尺似乎向着东方偏移了一下位置。

    这时候我才看懂,这东西就像是罗盘里的风水气针一样,通过感知风水来寻找东西。

    我跟在辛月后面,顺着山坳往里走。

    “你之前说知道卫小小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辛月那边沉默了一会,然后便没好气的对我说。

    “鬼护身!”辛月话里带着气。

    鬼护身?

    慢慢的思考着,要是鬼护身的话应该不至于被鬼赶出体外啊。

    等等!鬼护身!

    莫非她是,天胎?

    所谓天胎就是生下来就与寻常人不同的,有些是出生不会啼哭,也有出生之后学习能力很强,也有气运加身顺分顺水的,这些都是天胎的一种,这些人生辰八字都是极好的,祖上的风水也是极好的,甚至出生的地方都是风水眼,但是这些都是少数中的少数。

    而卫小小应该不出意外就是天胎中比较偏门的一种,出生之后便有三鬼附身,从此之后应该是三鬼处处帮助她,能够让她驱害避祸。

    传说黄巾起义的张角便有撒豆成兵的本领,其实根据酒叔给我讲的故事,张角本身出生就有六鬼附身,其中有三只鬼能施展召唤鬼兵的法子,所以张角借用撒豆吸引注意力,暗地里让三只鬼施展秘术,才有了撒豆成兵的典故。

    但是眼前的卫小小似乎还和他们不太一样,这跟着你出生的护身鬼是不会轻易上你的身的,除非是危险关头,所以更别说会在每个月都上身让你发狂了。

    想到这里我就感觉其中一定是有缘由的,还有他们带走我的木签,说不定他们想利用木签做点什么。

    又走了很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此时应该卫忠已经发现了我和她女儿不见的消息了吧,也不知那个大汉会怎样的发怒,而且他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女儿身上的鬼做到。

    我想到这里又赶紧加快了脚步,要是先一步被卫忠追上了我这小身板还不被他活劈了。

    想到这里一抬头,发现辛月已经是停下了脚步向前看去。

    我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我去!这是什么玩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