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城门浮尸
    ,!

    就在我们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东西时。

    整个中城的新闻都炸锅了,纷纷报道直播,有些人甚至偷偷想过去看看,只有几个老人站在家门口,看到家里的子侄要出门观看立刻就给踹了回去。

    “据报道,中诚今天下午五点左右,天空中突然出现蜃楼奇观,甚至到现在七点整,蜃楼上已经点起了灯火,感觉如同仙城般的美妙绝伦。”

    而在山里的我和辛月则是疲于奔命。

    因为刚才我们看见的就是那蜃楼的城门,甚至城门上铁链的锈迹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就在我啧啧称奇的时候,那城门突然向着我们开始移动。

    本来我就看出这是蜃楼,看着距离很近实际上可能里的我们得有十万八千里。

    可是在我看到面前一株大树被碾压倒地,树枝抽在我一旁时,我就知道这根本不是蜃楼。

    面前的东西只不过是像而已,不管是什么东西,最怕的就是像了,既然不是却还要伪装成其他的样子,其中定然是有古怪的。

    虽然辛月也说那卫小小应该是进入了蜃楼之中,但是看着这个蜃楼摧枯拉朽的朝着我们移动,还是不由自主的后退。

    最终我们还是没有跑过它,猛地周围变换,脚下变成了水地,前面不远处又一座桥。

    看样子我们是掉进了护城河之中,还好我水性不错,那辛月水性也是不错的,已经顺着河水往桥面游去了。桥面距离河面很高,至少我凭借水性也够不到,只好去城门方向的桥边,那里有一根垂下来的铁索,应该可以爬出去。

    天空灰蒙蒙的不同于黑天,就像是有大量的云彩即将压下来一样,虽然天色很暗,但是还是看得清东西的。

    这时候河面飘过来一个东西,像是一个枯树干一样的。

    我游了半天也很累了,就像等它飘过来的时候我能借着枯木休息一会。

    前面的辛月则是停下了,似乎她也发现了那枯木,打算也停留在上面休息一会。

    这可不能被你抢先,我赶紧游了过去,没几下就到了枯木旁边。

    有枯木借力自然是不用费很大的力气的,要是辛月拿到了枯木肯定不会让我也休息一会的。

    不过我看到辛月此时也是有些累的,就带着枯木过去想让她也休息一会。

    没想到我一往哪里游辛月居然花容失色的向后躲。

    我这就感觉很奇怪了,我赶紧回头看向后面,发现后面也没什么不对啊。

    “怎么回事?”我一边朝她哪里游过去一边高声问道。

    “你别过来!你扶着那尸体干什么?”辛月回应着我但是还是有一次的离得我远了一些。

    我低头看过去,明明是一个枯木树干,怎么会是什么尸体呢,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会,这木头确实一人多高,但是……

    我越看越感觉这木头奇怪,甚至有些地方确实就像是一具尸体,眼睛传来刺痛感,我再睁看眼,眼前的木头确实变成了尸体。

    这具尸体穿着像是现代的人,脸上一惊泡的有些浮肿,甚至有些地方的肉也烂掉了,我赶紧将这浮尸推开。可就在这浮尸离开我之后,它居然猛地挣扎起来。

    就像是在水中的落水者一样,我心里一惊,难道是还没死?不可能啊,尸体都泡成这个样子了。

    但是作为一个人,看到水中一个人在不断地挣扎,好像是溺水了,怎么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我顾不得它是不是死尸的问题了,赶紧又过去查看。

    没想到游过去之后,那死尸居然一把抱住我的腰就要往水里拉去。

    我被他这一拉难免有些呛水,也跟着挣扎起来。

    它从后面抱着我,这个位置让我怎么都奈何不了它,只能任由它把我拽下去。

    就在我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一个温热的怀抱抱起了我,将我拉了上去。

    我重重的咳嗽,刚才的溺水感已将让我失去好很多力气。

    这时候辛月刚刚跟那尸体搏斗过,又把我拖上来已经是筋疲力尽了。

    我赶紧一把托住她。

    “还有力气能上去吗?”我冲着她问道。

    “恩!”她虚弱的点点头。

    虽然她现在很虚弱,但是从来我都不会怀疑她求生的能力,在蛊墓中我就已经见识过了。

    这时候水流突然变得很急了我赶紧尽力带着我们往哪个铁索的地方游去。

    突然,河面的尽头出现了很多水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好多木头啊!”辛月喃喃的说道。

    我一看!哪里是木头,分别是一群泡的已经有些腐烂的尸体,就像是刚才那个一样,现在居然在水里冲着我们这里游过来。

    我好不容易将辛月推到了铁索的地方,一把托起她让她抱住铁索。本来我打算接着爬上去的,结果被一个死尸扑到了水中。

    还好那死尸过来的速度很快,所以并没有抓牢我,我在水下打了转就浮了上来。

    看到密密麻麻的死尸冲着我游过来,我就感觉头皮发麻。

    “你给我解药,我就让你上来!”辛月抱着铁索冲着我说道。

    我一把拨开冲过来的一个死尸,没想到她会在这里发难。

    “我死了你可就拿不到解药了。”我赶紧说道,来的死尸已经是越来越多了,我有些吃力。

    “告诉我解药怎么配我也会救你。”辛月继续说道。

    我才不信,既然她能够在这里向我发难,那么我说了解药的事情她一定会让我死在这里的。

    电光火石之间,我感觉脚下似乎有一个死尸过来了。

    我也不管这一些,用脚一蹬,极力的抓着铁索。

    还好绝境之中人的潜力是无限的,我抓到了铁索,但是脚下的死尸却越聚越多了。

    我顺着抱着铁索的辛月的身体往上爬,在她耳边说道。

    “你想要解药,我解决完自己的事情就会给你的,我不会食言。”

    说完我继续爬,一直爬到了桥上,这才将辛月也拉上来。

    “你为什么连死都不肯告诉我解药怎么作?”辛月似乎有些崩溃,躺在桥头哭的厉害。

    我没有管她,我不想告诉她原因,现在虽然我借着毒药让她变成一个帮手,但是终究感觉上是我欠她的。

    还好城墙的周围没有人,就连河中的死尸也都在我们到了桥上之后便悄悄沉到了河底。

    我做起来拧了拧衣服上的水,仔细的观察起这座城。

    感觉这里就想是电视剧里演过的城池一样,外面是青石砖垒起来的城墙,上面还有烽火台,不过此时全城都被火把点亮,但是我环视一圈却丝毫没有一丝人气,连个人都没有,这火把是谁点亮的?

    “辛月!你知道这城是怎么回事吗?这里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奇怪的城。”我看着辛月也已经坐了起来,就凑过去问道。

    “哼!不知道!”辛月幽怨的看着我,好像怪我之前没有给她解药她很生气一样。

    热脸贴了冷屁股,我查看了一下,自己身上所有的符纸全部都被泡毁了,不过还好雷击木剑暂时还没有事。

    辛月站起来也在观察周围情况,被水打湿了全身,才露出较好的身材,我看了一会都感觉嘴唇发干。

    盗墓的生活使得她皮肤白皙,身上连赘肉都没有,比电视上的明星好看多了。

    “你看什么9不赶紧想办法出去。”辛月看到我在看她,立刻冲着我吼道,然后转身过去。

    “不行!我们得找到卫小小,木签还在她手中,这东西对我很重要。”我坚定地说。

    辛月则是白了我一眼然后自顾自的去找出路了,作为常在地底下讨生活的发丘天官,未有危险先找出路已经是骨子里的习惯了,但是这个地方诡异的厉害,自从我和她过了桥就发现我们回不去了,那座桥感觉长的很厉害,往回走走了很久都没到头,可是往城门的方向走过去三两步就过桥,这让辛月很是失望,自己看不出来门道就不指望我了,因为这几天的接触下来发现我基本上除了会些道术而且还不能经常用之外就是一个拖油瓶。

    就在这时,城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