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永战存魂
    ,!

    我快速的冲回城中。

    又迅速的经历了一边。

    还是没有办法。

    辛月也有些绝望了,面对这么多敌军根本无法挡住,要是想逃脱这种循环简直是太难了。

    “完了!这次是交代在这里了。”辛月一脸的沮丧。

    发丘天官虽然走墓穴如同家常便饭,但是面对这种情况还是头一遭,直到我们跑的筋疲力尽之后,仍然没有任何用处。

    “不对!肯定是哪里错了!一定有办法的。”我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蹲在墙角思考。

    其实慢慢的我已经不再将这些作为一个任务来做了,那些左军的人,即便是便对多过自己几千倍的人,仍然看不到半点的退意,好像是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就是勇武无敌的感觉。

    视死如归,就是对这些军人的写照。

    哪里不对?

    我不断的在脑海里将整个过程细细的梳理了一遍又一遍。

    “你别想了,赶紧找退路吧!你死了我也会死的。”辛月拉下脸来对我说道。

    “你没发现我们已经出不去了吗?”我苦笑道。

    刚才我冲出去的时候因为胆小也想过当逃兵,结果却发现自己连门口的护城河都走不到。

    “你看看你!都是因为你非要去找什么小女孩,要是咱们走了现在也不会困在这里,我宁愿不去管那个女孩了。”辛月没好气的说道。

    “你说什么!”我突然感觉我好像快要想明白了,但是就是隔着一道很避薄的窗户纸。

    “我说你非要管那个孩子,还不如不管。”辛月又重复一遍。

    “还不如不管9不如不管!哈哈!”我大笑起来,那层窗户纸已经捅破了。

    我笑着猛地抱了辛月一下,她反应不及被我搂在怀里。

    然后我立刻的走到城里。

    “你们是谁?敌军的细作?”岑峰还是那个样子。

    我依旧是跟着他去往酒馆。

    我倒了一杯酒递给岑峰。

    “不必了,大战之前我身为指挥官不可饮酒。”岑峰拒绝道。

    “快喝吧!根本没有什么大战!”我微微一笑,将酒递给岑峰。

    “你说什么?”岑峰猛地站起来,蹬着我。

    “你在城里找什么?”我笑着问道。

    “我自然是在城中巡视一番,找一找城里有没有敌人的细作。”岑峰说道。

    “为什么找细作?”我又问。

    “因为大战在即,双方必定会派人来探视敌情。”岑峰一本正经的回答。

    “哦?大战?什么大战?”我问道。

    “自然是….是什么?是什么来?”岑峰脸色一僵,对着我说道。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摇摇头。

    因为辛月的一番话,让我顿时想明白一个问题,就是人们在失败后总想着不是起来继续战斗,大多数人都是选择逃避,越大的失败就越选择逃避。

    “你大战之前在城中乱晃什么?”

    “你大战之前却在酒馆内是为什么。”

    “你说大战之前,却不记得是什么战斗,是为什么?”我一连串的发问让岑峰脸色逐渐的难看起来。

    “不!不是我的错!”

    “为什么!”

    “我宁愿战死!”

    “左军战士,永战存魂。”岑峰眼中消失了神采。

    “你怎么做到的?”这故事的发展已经逃脱了原来的无限循环,进入了一个新的地方,辛月眼神里闪过一丝惊奇,似乎重新认识了我。

    我自见到岑峰就感觉不太对,这周围的人似乎只在这里出现过,在酒馆中大家也都展露出应有的气势和私欲。

    却在战场中奋勇杀敌,简直是军人中的典范,甚至连新兵都不怯场,这就很奇怪了。

    就算是刚才一起喝酒的都是精兵悍将,也不见得没有一个小兵会害怕吧,而且新兵在战场上怎么会与老兵配合的那么默契,这又不是演电影。

    所以,从酒馆出来的瞬间,就都会别人为了逃避内心的谴责所幻想出来的,幻想众人奋勇杀敌,幻想众人死而后已,而自己却要逃避面对选择一死了之。

    这岑峰,就是罪魁祸首,中间几次尽力这种循环,我尽全力拖住他,但是到最后他还是死了。这就是问题。

    也就是说岑峰这本就是求死,也幻想这队友能够完成自己没有完成的事情。

    看样子他的队友也没有上阵成功。

    “都死了!因为我都死了!军力十倍多余我,打不过,不能退,难道连投降保护城里的百姓都不对吗?屠城!屠一座降城!”岑峰手握的紧紧的。

    我看到岑峰一旁的铁剑缓缓渗出血迹,滴落在地上,慢慢的流了一地。

    “岑将军,你不已经为大家报仇了吗?”我反问道。

    “我?报仇了吗?”岑峰看着自己的双手,现在这双手上染满了血迹,鲜血不要钱一样的从他手掌渗出来。

    “岑将军,门外便有敌军,可否一战。”我轻轻推了推面前的酒樽。

    沉默,死一样静寂。

    “哈哈哈!”岑峰暴戾的笑声传来。

    提起剑就冲了出去。

    我和辛月紧紧地跟在他后面,直到城门处,他才停下。

    “小子接着!”岑峰将剑上绑着的玉坠接下来丢给我。

    “这玉坠,跟随我杀将十余位斩首一百三十节!我为兄弟报仇了,除了我自己,哈哈!”岑峰说完,拿手在嘴里吹了一声哨子,一匹白马从身后冲出来,翻身上马,没有再回头。

    “真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辛月一脸不明白。

    为人,他手中的人命不止这一百多,所以称他为杀才也不足为过。

    可是他却统领一方军队守护百姓。

    为将,他遵守旨意不退兵,宁愿身败名裂也愿意投降来保护百姓,可是却因为投降被敌军凶残的屠城。

    为兄弟,他因为投降导致兄弟被斩首,却自己斩敌将为兄弟报仇,单单少了自己。

    战也不是不战也不是,因为对方屠城的心思早就定下来了。

    所以他做什么决定都是错的,只是他心中的战魂不灭。

    “这么说,这座城就是他的执念?就凭他自己就能够通过执念造就出这样一座城池。”

    辛月更加不明白了。

    “不!不止是他!”我摇摇头。

    “左军战士,永战存魂!左军战士,永战存魂!左军战士,永战存魂!”

    三声聚集的怒吼响彻天空。

    这一刻仿佛一百三十位战士站在城墙上为自己的主将呼喊。

    周围的一切就像是遇见火星的纸,顿时有消散的感觉。

    我拉着还在那里思考为什么的辛月往城外跑去,这虽然是岑峰的执念,但是我们俩要是在里面也会跟着一同消散的。

    跑到城门口,我就停下了。

    门口处卫小小一脸正色的盘坐在地上,手里还拿着一把剑。

    周围是两个人在守护他,正是那黑袍男子,和旗袍女子。

    “你们还是追过来了。”黑袍男子问道。

    “我答应她爹要帮忙治好她,就不能食言。”我说道,辛月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

    “我们不想和你战斗,只不过小姐身子太过虚弱,无力支撑我们三个魂魄寄宿,所以需要沾满人血的血兵来帮助她。”黑袍男子似乎一改之前的样子,对我很是尊敬。

    “哦!看这样这死城就是这血兵上的执念了?”我问道。

    “正是!”黑袍男子对我说。

    “那这个呢?”我扬了扬手里的玉坠,这东西没有随着死城的消失而消失。

    “这个是你得来的,自然是归你。”黑袍男子笑了笑,

    “那行,替我谢谢岑峰将军吧!”我点点头,黑袍男子脸色则是一僵。

    到现在我还能再猜不出来第三个鬼就是岑峰?

    “对了把我的木签还给我吧!”我又问道。

    “我们没有拿!那东西对我们无用。”黑袍男子看了看旗袍的女人,得到对方摇头的答案之后便对我说道。

    “恩!”我点点头,

    心里却满是疑问,是谁趁着我晕倒偷走了木签,知道我有木签的也就几个人。

    这时我怀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看样子刚才在河里也都是幻境了,手机都没事。

    “该见一面了!”那个房产的微信!

    难道说是他拿走了我的木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