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审讯室
    ,!

    等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吧,卫小小才从地上站起来,看了我一眼之后茫然的看了看四周。

    “大哥哥!你看见我爸爸了吗?”卫小小冲着我笑了笑。

    不得不说,这个年纪的小女孩自带萌属性,辛月过去和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两个人居然成了好朋友一样的。

    我不知道此地的方位只能按照原路返回。

    一出山口,就看见外面满满的围了好多人,闪光灯就没有停下,尤其是看到卫小小这样一个孩子手里居然拖着一把铁剑,迅速的围了上来。

    “您好!我们是中城记者,你们是来玩的吗?刚才的蜃楼就发生在这座山上,请问你们看到了什么?”一个女记者迅速的将话筒递到我面前。

    乌压压突然围了一大帮人,卫小小年纪太小了没见过这种场景,撇撇嘴哭了出来,说是要找爸爸。

    完蛋!他们一看我不是孩子的家长,顿时警惕了起来,最近发生了很多人口消失的案件,周围几个警察也都围了上来。

    我还没等解释什么,就被几个警察押着上了警车跟着警车回去了。

    人生第一次进拘留所,刚进去木盒就被警察扣下了,甚至连卫小小的铁剑,还在辛月身上搜出了一大堆东西,在警察目瞪口呆中把我关进了拘留室。

    过了不知道多久,卫忠就来了,接走了卫小小,我趴在门口问他怎么回事。

    “大师!我也无能为力了,他们说你涉嫌倒卖古物,我尽力帮你活动活动。”卫忠仗着人高马大后面的警察推不动他才在我门口匆匆说了几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不去冒险做火车或者大巴就是为了不让警察盯上我,现在好了一不小心就进了局子。

    不一会一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年轻警察带我去了审讯室。

    “姓名。”

    “杨长命。”

    “年龄。”

    ….

    一串毫无营养的问话。

    “这东西是哪里来的。”那警察举着我的雷击木剑问道。

    “从市场上淘的。”

    “你不是中城的人,来中城干什么?”那警察问道。

    “旅游。”我只能不断的说谎。

    没有办法,且不说我说我经历的事会不会有人相信,就单单是我说刚刚去了蛊墓,也估计难逃倒卖古物的罪名。

    “你还要继续狡辩吗?和你一起来的哪位小姐已经招了,要是你们俩的口供对不上….你知不知道撒谎会重判!”那警察一拍桌子。

    “你并不是中城的人,而且我们在你身份证上丝毫没有查到你有任何旅游门票的购买记录,就连宾馆的登陆记录都没有,你说来旅游?糊弄鬼吗?”那个年轻的警察提高了音量。

    “鬼?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我试探的问道。

    “你是骗子吧?我在你身上发现了不少符纸,还有一些朱砂。”那警察没有抬头继续说。

    “我是道士!抓鬼的那种!”我赶紧说道。

    “切!连铜钱都没有还抓鬼?别糊弄我了,我们可是警察!”那个年轻的警察像是看笑话一样的看着我。

    “你把我符纸拿过来我给你演示一下!”我必须尽快的证明自己的身份,不然在这里拖得时间越长留给我的时间就越短。

    这时候年轻的警察一脸嘲笑的看着我,取出一个档案袋,带了白手套拿了一张符纸递给我。

    我拿着符纸,看清楚他在看我,就运用道术,手腕一扬,整个符纸就自燃了起来。

    那年轻的警察脸上并没有多少惊奇,反而是拿起电话。

    “210审讯室,杨长命,那些符纸拿去技术科鉴定有没有易燃易爆的化学元素。”那警察说完又看了我一眼。

    “等检查结果出来,你就多一条携带危险化学物品的罪名了。”

    “你好好想想吧!想说实话了再说。”

    说完那警察就离开了,只留下我自己在审讯室中。

    那年轻的警察出了门伸了伸懒腰,一个中年警察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周,累了吧?怎么样?”

    “王队!没事,一个江湖骗子,涉嫌携带易燃易爆物品,好像还和古玩走私有点联系,不过应该也有诈骗,得晾一晾他,他同伙那边吴莉在跟进。”那个叫小周的警察露出一些正色,向着那个中年警察汇报。

    “恩!骗子而已,有的是手段,失踪人口调查的怎么样了?有没有进展?”王队长问道。

    “毫无进展,感觉像是团伙,但是还是空间上不科学。”小周也是一脸的惋惜,自己刚进警队没多久就摊上这样的大案子,而且还进展缓慢。有些不自信。

    我坐在审讯室冰冷的房间里努力的寻找对策。

    我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他们连手机都已经带走了,我也联系不上能帮我的人,难道说只有等吗?

    怪不得张锦说必须我决定才能走这条路。

    暗里要小心各路的牛鬼蛇神,明里还要小心警察跟上。

    问题是他们根本就不会相信这些,就像那个年轻的警察,问我没有铜钱怎么抓鬼,我也是一脸的无奈,谁说抓鬼必须要用铜钱了,术式的不同需要的器具也就不同,我要是和他说这些恐怕得送去做精神鉴定了吧。

    现在我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木签消失不见了,而且微信上那个房地产的还在联系我,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结果在这样的当头我居然被抓进了警察局,这不是添乱吗。

    不过也还好,等以后我给奶奶报仇肯定也会接触警察,现在有些经验也是好的,关键的是我该怎么解释我的来历?

    漫长的等待会容易困倦,尤其是我刚刚从死城的幻境中脱身,本来就是身心俱疲,不一会就睡着了。

    一旁的辛月也不好受,胡乱的聊天把那个警花气走了之后,心里也是着急,因为明天就是问我要延缓毒性的解药的时候,现在估计一时半会也脱不了身。

    我虽然睡得难受,坐在审讯室里又冷又硬的,但是整个中城的警局却一夜没睡,因为在市中心的一个宾馆中,一个失踪的人口被人找到了,但可惜的是已经死了,而且死法尤为的残忍。

    小周已经两天没睡了,最近失踪的人口又增多了不少,而且自己还要处理很多零散的案件,那种偷鸡摸狗的小贼也要询问。

    尤其是最近碰见了一个难啃的骨头,就是那个装作道士骗人的我,已经快两天了我一直把自己知道的东西试探性的告诉他,结果每次都是不欢而散,我也总等着有人来询问我。

    因为在询问室中压抑的厉害,周围隔音更是完美,没有一点声音发出,这样会让再冷漠的人都会变成话匣子。

    小周拿着化验报告,一脸倦容的走了进来。

    “周警官?你来了?”我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杨长命。你还不打算开口吗。检验报告已经出来了,要是我打开了可就没有你自己交代才能争取的宽大处理。”小周机械式的发问。

    其实我一听心里也是有些期待的,我只知道画符,但是却是不知道符纸中含有什么东西。

    小周打开档案袋,看了一眼,顿时揉揉眼睛又看了一眼,不太相信,借着又跑了出去去鉴定科核实。

    因为鉴定报告上除了木质纤维和朱砂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别的东西了。

    难道说那个人真的是会抓鬼的?

    小周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走了进来。

    “咋样?”

    “你真是道士?”小周问道。

    “我真是,第一天我就告诉你了。”我点点头。

    小周靠在座椅上思考了很久,今天王队出警巡逻了,这里没有他可以请教的人。

    “我问你,你能找人吗?”小周试探的问道。

    “找谁?找鬼?死了的人好找,活着的人可找不到。”我说着。

    “怎么找!”小周猛地站起身子,双手拍在桌子上震得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嗡嗡的声音。

    “一根头发,一盆清水,二两糯米,一根黑檀香,当然还有黄纸和朱砂。”我摊开手说道。

    寻鬼问踪之术,当然是人死了第七天是最好找的,距离这个时间越远就越困难。

    “你真能找到?”小周脸色变幻的厉害,很明显自己在天人交战之中。

    “我都说了,是死人。”我说道。

    小周思考了一会,猛地拍了自己大腿一下,好像是发狠了。

    没一会,十六个档案袋摆在我面前。

    “这是最近失踪的十六个人的资料,你要的东西一会就送过来。”小周说完了就在门口等。

    果然过了一会,一个女警花背着一个包袱进来了。

    根据我的指示又拿了一盆清水进来。

    “是井水吗?”我问道。

    “对!你知道井水多难找吗?”那女警花显然是不太看好小周的主意。

    “那什么!我来的时候发现门口有几棵柳树,你去摘几片根部泛黄但是还没有落下来的柳叶。”我又指示那个警花。

    在小周苦苦哀求的姿势中,警花又离开了。

    等她回来之后,我点点头,让小周给我解开了手铐。

    本来不用这么麻烦的,可是这里是警察局浩然正气长存,一般的鬼魅是进不来的。

    “把门关上吧。”我说着。

    点上黑檀香,黑檀香很难买到,里面加了犀牛角的粉末,一根香也得有几百块钱的样子,真不知道这些警察是什么来路这都能搞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