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引魂问鬼
    ,!

    其实黑檀香并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里面含有的一丝犀牛角的粉末。

    老牛泪,黑狗血,灵猫眼,犀牛角。

    这是动物中可以算是通灵的圣物了。前两个好得到,因为老牛泪是能让普通人开眼的东西,黑狗血则是驱邪的,灵猫眼则是能够吸引鬼的玩意儿,犀牛角则是能与鬼沟通的东西。

    我这些东西很大一部分都是为了能让面前这两个警察看到鬼,这样才能洗清我的嫌疑。

    柳树叶,根黄未落,是因为其中含有大量的阴气,泡在井水中能够暂时降低这间屋子警察局的浩然正气对鬼魂的影响。

    趁着黑檀香燃烧的空挡,我画了几张符。

    引魂符!

    打开档案,里面是那几个需要找的人的资料,还有一些头发。

    根据那些人的资料知道了生辰八字,然后拿木糯米在桌上为了一个圆圈。

    在圆圈中间撒了一点泡了柳叶的水,然后有取了一些水和了黑檀香的香灰,给他俩抹在眼皮上,这样应该能看出一些鬼的影子。

    当警察的最难看见鬼,身上自带的正气会让鬼避开,我这法子也不知道好不好用。

    最后便是将其中一个人的头发放进了米圈之中。

    紧接着将那人的生辰八字写在符纸上。

    引魂决!

    嘴里呼唤着那个人的名字,手中的符纸扔在米圈之中。

    毫无反应!

    我也是第一次亲自施展,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难道这个人还没死?

    随后又拿了一个,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正是今天刚刚被警察们发现的第一个失踪者。

    如炮制法,趁着黑檀香还没有灭。

    这一次刚把符纸接触到米圈周围,那些米居然一个个全部立了起来。

    而且手上也传来一丝丝的阻力。

    有门!

    米圈中的米立了起来顿时让小周和小吴两位警官睁大了眼睛,这个不是魔术,这时真实的发生在面前的事情。

    符纸接触到圈中水的瞬间,符纸就燃烧了起来,伴随着黑檀香的烟气围绕着米圈这中。

    “陆光达!”我呼唤着死者的名字。

    连声呼喊了四声。

    带到符纸燃尽,纸上的朱砂画的符就留在桌子上的水迹中。

    “速速现身!”我提高了音量喊道。

    这时一个模糊的影子出现在水迹之中,像是一个倒影。

    密封很好的审讯室中突然刮起了一阵风,吹得烟气到处都是,周围有些雾蒙蒙的。

    黑檀香燃烧的极快,很快就只剩一点了。

    “我死的好冤啊!太痛苦了!”四面八方传来空洞的声音,带着一些回音。

    “你在何处!”我赶紧问道。

    “疼!疼!疼!我冤,我恨!”那鬼只是在一个劲的哭诉,根本不回答我的问题。

    “你现在在何处!”我有些着急,要是还不说出来我就摆脱不了嫌疑了,立刻抓了一小撮糯米洒进圈中。

    那鬼传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宾馆….宾馆….”那鬼说着。

    “哪里的宾馆!”我又问。

    “….”那鬼不再说话,反而发出了阵阵哭声。

    看样子他应该是死了之后被人移动过,不然不可能只记得周围的事物而不记得自己干过什么。

    我总算是一口气,问出来在宾馆就不错了,有些时候引魂符引来的鬼魂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其实就在四周传来宾馆的声音时,两个警察就相视一眼,眼中都是骇意。

    我看着黑檀香似乎有些动静,本来还有拇指长大小的香居然不在燃烧,香头也逐渐暗淡了,我知道我的能力也就到这里了。

    我拿手一抹桌子,将糯米圈拢到一起,捏成一个糯米团,放进了泡着柳叶的井水盆中。

    糯米一沾水,迅速的变黑了,浮在水面上。

    我刚打算将黑檀香也放进去清理最后一点痕迹。

    手中刚拿着香头,本来灭掉的黑檀香居然复燃了起来。

    这一幕不管是两个警察吓坏了,连我都感觉有些惊奇。

    我开了眼,所以我能看到黑檀香上的烟气已经不是淡白色的了,而是黑色的烟气。

    这是鬼气,难道那个死了的人已经是变成鬼了?

    我将黑檀香扔在水盆中,结果连水都浇不灭香头。

    相反的是水中的糯米快速的聚集在一起,居然慢慢托起那一点黑檀香。

    坏了!

    香不灭,鬼不走!

    这里还有两个人,他们出了危险我就百辞莫辩了。

    还好我的雷击木剑还在这里。

    我赶紧走到他们身边,拿起审讯桌一旁装着雷击木剑的档案袋,用力的狠狠咬了一口舌尖,一口舌尖血喷在了剑身上。

    我冲着那根香斩了过去。

    还好雷击木剑是鬼怪克星,一剑过去没有斩空,而是将香头砍断了。

    随着我斩断香头,那一盆水哗啦一下就撒了一地。

    那警察还好,能稳住心神,那警花则是惊声尖叫了一声。

    因为那地上的水居然直直的冲着我们流了过来。

    我自知能在警察局搞出这种大动作的鬼我也是无力收拾他,只好催促小周警官赶紧打开大门。

    小周不愧是训练有素的警察,顿时回神,在门前拧了半天门把手。

    “不行啊!打不开!”小周脸上也是焦急的厉害。

    “起来,让我来。”我一把推开小周,趁着嘴里还有一丝舌尖血,喷在手上,在门上画了一个镇煞咒。

    “开!”我低吼一声。

    我从小跟着酒叔喝酒,酒里的配料中就有朱砂,所以我的血液中含有朱砂的成分,用血画符也是万不得已。

    还没等我打开门,门就自己打开了。

    一个中年警官一脸铁青的看着我们。

    “胡闹!”那警官一声怒吼,我随即感觉眼前清楚了不少。

    我回头看过去。

    坏了,我开着眼居然也能中幻术,桌子上水盆依旧平稳的放在哪里,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很快进来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将我手上的雷击木剑夺了下来。

    我又被押到了桌子面前。

    “小周小吴,你们俩简直是胡闹!这里是警察局,不是戏班子!”那中年警察训斥这那两个人。

    “王队!我们…..”吴警花立即就要开口狡辩。

    “别!”小周警官一把拦住了吴警花。

    “王队!我要看审讯室的录像。”小周一脸正色。

    “你看看你们到处胡闹,看完了就回家休息几天,手头的案子分给别人吧。”王队长认为是最近这两个新人工作强度太大,所以产生了幻觉,就想给他们放一天假,必竟这两个能吃苦还很机灵的警员很有前途,至少自己很看好他们俩。

    小周和吴警花离开了审讯室,我则是坐在椅子上思考了半天,我不明白我刚才开了眼怎么连征兆都没有就中了幻术,看样子那两个警察也中了幻术。

    而且这里是警察局,怎么会有人能在警察局施展幻术,而且东西都是警察准备的,难道说那个吴警花有问题,可是看起来不像是啊。

    我低着头趴在桌子上回神。

    这!

    脚底下居然有用香头写的一串字。

    为了欢迎你,特地准备了一份大礼,希望你喜欢。

    这是谁写的,我中了幻术,屋子里只有三个人,是小周还是小吴,我感觉小吴的嫌疑更大一点,东西都是她准备的,至少她有能力做一些手段。

    不过这一切也有些晚了,因为唯一有些相信我的小周警官好像遇到困难了,我听他那个队长的意思就是给他放长假的感觉,要是因为我毁了人家的前程,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办。

    没想到的是,在不久之后,居然来了两个警官告诉我我居然被人保释了。

    辛月也一同被保释,只不过我们暂时不能离开中城。

    我的雷击木剑等东西都被还了回来。

    一出警察局,卫忠那巨大的身高一眼就看出来了。

    保释我的可能就是卫忠,还算可以,至少我为卫小小闯了一遭死城没白闯。

    “谢了!”我对卫忠说道。

    结果卫忠一脸神秘的带着我要去一个地方,我将警察退回来的铁剑还给了卫小小,她很需要这个,不然控制不住体内的三只鬼会出大事的。

    我们三转两转的来到了一个小区之中。

    卫忠一脸紧张带着我去了一栋楼中,电梯上到了六楼。

    卫忠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没一会,门开了,一个睡眼朦胧的酗子出现在我的面前,正是小周警官。

    “你怎么?”我很惊奇。

    小周警官回了回神四周看了看没有被人就让我们进去了。

    小周警官的家里很是整洁。

    “你稍等,还有一个人要来。”小周给我们倒了水。

    一旁的辛月捅了捅我,指指自己,我发现她头上满是汗珠,顿时想起来她还没有吃解药。

    赶紧借了个隐秘的地方给她配置。

    等到她吃完了解药之后才好受多了。

    我看到她这么难受心里也是有愧疚感。

    本来还想再和她强调一遍等我解决完事情就给她解毒的。

    还没等我说话,门铃又响了。

    这次来的也不是外人,正是在审讯室中训斥小周的王队。

    “什么情况?”我挠挠头,这是要在家里审讯我?

    “杨大师!我相信上午发生的一切。”小周一脸的正色。

    “我们希望你能帮我们,因为审讯室的录像被人删除了,所以这警察局中可能有内鬼,而且这牵扯着一桩人员大量失踪案件。”小周说道。

    “我们还在案发现场发现了这个!”一直没说话的王队突然说话了,递给我一个东西。

    我看了一眼,顿时睁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