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笑脸尸
    ,!

    笔杆子粗的黑檀香。

    我拿过来闻了闻,除去檀木的味道,还有浓重的腥味,腥味中还夹杂着淡淡香气,是加了犀角不假。

    而且不光这一根,还有些细的,怪不的在警察局中我要黑檀香时那么快就能拿过来,感情是证物啊。

    而且就这一根粗的黑檀香,估计没个几千块钱都拿不下来。

    “就因为我用这黑檀香,所以你们才想让我参与?”我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小周。

    小周一脸正色的起身,把窗帘全部拉上,打开了电脑,里面是犯罪现场的照片。

    我看完了不由得冷汗直流。

    一地的黑檀香灰,这得烧了多少!

    黑檀香的灰很好辨认,淡紫色的。

    紧接着小周继续给我看。

    现场应该是在宾馆中,房间整理的很是整齐,而且周围的器具也都没有动过,显然是没有打斗的痕迹。

    最为关键的是那个死了的人,我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我引魂成功的那个人,他的资料我看过,是一个健身房的陪练,身材健硕。

    但是最关键的就是他死的样子实在是太渗人了。

    整个人**着盘坐在床上,身上金光闪闪的好像是涂抹了什么东西,最关键的是他的表情,是一副喜笑颜开的开心像,虽说已经死了,但是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尸僵带来的生涩感,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正在笑的人。

    “你们确定他已经死了?”我疑惑的问道。

    “你说的对,我第一眼看见之后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他身上已经僵硬了,法医坚定说死亡时间超过十个小时了。”王队低声说道。

    照片继续往下看,我看了一眼赶紧喊小周停下。

    这张照片上是尸体对面的电视墙,电视的上方用鲜红的东西写着一串笔记。

    “这是礼物,有缘来取。”

    这字迹!

    我顿时脑门冒汗,这个和我在审讯室的地下看到的笔迹几乎一模一样,像是一个人写的,尤其是礼物的礼字,有一个不太寻常的连笔,和这个一样。

    冲着我来的?

    我这时候想起手机微信的那句话。

    是时候见一面了。

    难道是他!

    我立刻打开手机,手机中除了那句话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事情发生了。

    “是不是你干的!”我快速的打字发过去。

    但是没有回应。

    这下我想脱身就有些晚了,很明显这件事和我有关系,而且还死了人,我就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了。

    于是我询问王队我能否去看看尸体。

    引魂咒是不能施展了,一个魂魄只能使用一次引魂咒,我用完之后他的魂魄应该是回到了身体所在的地方了。

    “杨大师,你能否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其他人?”小周对着我说道。

    “周哥,你叫我小杨就行,我能找的只是死人,所以我们还是赶快去看看吧,我总觉得尸体身上有线索,早日掌握主动权也能少死几个人。”我的话说完,博得了王队的同意,赞赏的点了点头,

    王队打了个电话之后,就有一辆越野车来接上我们。

    卫小小他们让辛月陪着呆在小周家里。

    我还有王队和小周警官一起去警察局的停尸房。

    因为尸体地处闹市区,所以为了不引起轰动,采集了大量的现场样本之后就被运了回来。

    看手停尸房的是一个老警察,腿有些瘸,但是王队和小周警官对他都是很恭敬。

    “那是我的老队长,身上功勋很多,但是却无妻无子,受了伤之后局里就让他退到后备了,没想到他自己请求来所有人都不愿意来的停尸房。”王队看到我疑惑之后就解释起来。

    原来是老警察,闻到他一身的酒味,就知道他在工作的时候喝了不少酒。

    也是,在这种阴气聚集的地方,谁都会感觉阴冷,尤其是这里的死尸基本都是横死的,恐怕晚上也会出来游荡,没有这种浩然之气的人恐怕会看见一些看不见的东西。

    老警察带着我们往里走,这里不管阴气很重,里面也很冷,几乎都是冰柜。

    不过刚进去就看见一个最在那里的身影,上面罩着白布。

    其实罩白布这也是有说法的,白布过脚不出寸,白布过头不进尺,盖白布本来就是让阴气有节制的散发出去,使得尸体不会轻易尸变。

    罩白布就像是裹尸布一样,不过裹尸布要求缠身上三圈三寸,罩的白布则是根据尸体的样子有不同的尺寸。

    就像旁边的一具尸体上的白布就罩错了。

    白布在脚上多了很多,头顶上则是刚刚盖住,这样和不盖没什么区别。

    不过在警察局这样的地方它也翻不出什么花来。

    走进了那个罩着白布的坐立的尸体。

    小周警官在这里显得有些不适应,其实我也好不到哪里去,这里不管有阴气,还有死气,长时间呆在这里会让人心里压抑,最后疯了也不一定。

    我拿出葫芦,喝了一口酒才好多了,递给小周警官让他也喝一口,被他婉拒了,上班时间不能喝酒。

    这是他的规矩我也不好破坏。

    白布被王队扯了下来,一具完好的尸体出现在我的面前。

    所谓完好,是真的能称得上是完好的尸体,没有死人僵直的感觉,他盘坐在哪里似乎每一块肌肉虽然紧绷,但是还有一些放松,尸体本该有的浮肿或者是干枯都没有。

    而且他的笑脸很诡异,我盯着看了一会之后居然心底中涌上一股子开心,好像我也想跟着他笑一样。

    我围着尸体转了一圈,感觉有些奇怪,这尸体根本不像是死人,尤其是他的眼珠,我感觉就像是紧紧地盯着我一样,只不过不能动弹而已。

    尸体的身上被人刷了一层金粉,刷的金粉很精致,几乎是非常的平滑,就像是一个金人一样的。

    老警察看着我们围着尸体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门道,直摇头。

    “小王,亏你还当警察这么久了,啥也看不出来吗?”老警察恨铁不成钢的说。

    “老队长?您看出门道了?”王队长一脸的奇怪。

    “你看他的嘴,是不是感觉有些不对劲。”老警察从怀里拿出半瓶二锅头,轻轻嘬了一口。

    我顺着老警察的指示看过去,果然看出有些不对劲,好像是腮帮子有些鼓鼓的。

    王队长带上白手套就去摆弄死尸的嘴巴,结果掰了半天都没有变化。

    不过王队长还是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咦了一声,吩咐小周递过镊子去。

    没一会他从死尸的下巴用镊子夹出来一根细细的针,像是中医针灸的那种。

    王队长思考了一会,打了个电话,几个穿着白衣服的法医没一会就赶了过来。

    我看着法医们在尸体面前摆弄了很久很久。

    那尸体也渐渐被放平。

    其中一个法医给王队汇报情况,听完他的汇报着实让我们心头都泛起一阵寒意。

    那尸体身上一共插进去四百多根针,而且都是顺着肌肉和骨骼间的缝隙。

    而且最惊人的就属最后一个结论了,从肌肉的刺激性来看,这个人在被插入四百多根针的时候根本就没死,直到最后一根插入心脏的针进入之后才被迫进入深度休眠,这种休眠能够持续三个小时,而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他死后十个小时的时候了。

    甚至,他那三个小时时间自己都能感受到身上的四百多根针对他身体的作用。

    我可是亲眼看到为了保持他眼睛的灵动,居然从眼球中还取出三根针来。

    想想他有三个小时的时间来感受自己慢慢死亡,脸上还被迫做出笑脸的样子,我就难受。

    很快一个懂中医的拿着一根断掉的针来到我们面前,这就是导致尸体脸上有些不对劲让我们认为他下巴有问题的原因。

    经过法医的解释,我们也明白为什么尸体会保持这么有灵动样子的感觉了,那些针封住了他的血管,使得充血的肌肉不能松弛,这样一来就会使得皮肤出现黑斑,所以才刷上金粉。

    而且年纪较大的一个法医说,能做到在一个人活着的时候插入四百多根针的人他认为是不存在的,这个尸体的怪异超出了学术范围,他想请大城市的专家来看看。

    王队同意了他的请求,反而是看着我。

    “小子,我不信鬼神,但是为了人民的安全你得帮助我。”王队真挚的说道。

    我点点头,看到这个人的惨状我也是于心不忍,再说对方这么残忍,我必须牢牢地和他们站在一起才能想办法自保。

    我趁他们不注意开了眼,却发现那死的人身边并没有他魂魄的影子,看样子是被别人抹去了。

    这时候我手机响了。

    是一条微信,正是那个房产的家伙发过来的。

    是一个共享定位。

    我拉着王队和小周警官急冲冲的赶往那个共享的定位。

    刚到地方,眼前的却全是人。

    我们下车跑过去,发现是有人在跳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