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九尸迎宾
    ,!

    “小周你们去找那个位置,我去解决跳楼的人。”王队说道。

    自从我拉着他上了车,告诉他这个位置可能有意外之后他就一直很紧张。

    我们点点头,我和小周就去挨家挨户的敲门了。

    还好基本上都有人在家,所以一路把这一栋楼上的所有的房间都进去找了一便。

    丝毫没有收获,难道是我手机定位定错了?

    直到王队打电话给小周警官。

    我们上了天台,果然那个跳楼的家伙旁边有一块手机。

    但是那个家伙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脖子微微的歪着。

    顺着晚霞看过去,他居然在落日中发着光辉。

    楼下的围观群众看到这个都惊呆了,纷纷拍照。

    王队立刻打电话给警局让他们来帮忙。

    这是失踪的众多人中被找到的第二个,那人脸上满脸的哀伤之意,让人看了之后心底里泛出酸楚。

    王队吩咐的一拳打在墙上。

    “他们是要干什么!”王队怒吼的说道。

    小周也是一脸的愤恨。

    我静静地分析着,这个人脸上也是一种情绪,而且动作也变了,不再是那种盘坐的姿势了,已经是站立的姿势。

    难道下一个也会是另一种情绪和另一种姿势?

    我跟着警察取证结束之后就回到了小周家里。

    等到了半夜才传来检验结果,和之前的那人一样,身上插满了针。

    而且从他的身上也检验出了黑檀香的香灰。

    现在我基本上能够明白黑檀香在他们身上的作用了。

    黑檀香点少许就能与鬼通,吸多了就容易使人陷入恍惚中,所以利用这个让他们失去痛觉然后在下手。

    可是耗费这么贵重的黑檀香这样奢侈的用不说,这两具尸体到底要表达什么样的意思呢?

    我想到这里,不免头痛,实在是没有头绪。

    这时候我猛然听到一声声的唢呐声从楼下传来。

    我看了看了看表已经是一点多了。

    谁会在这个点在楼下吹唢呐啊,我打算从窗户哪里瞧一瞧。

    这个点没有人在小区晃荡。

    楼下也是空空荡荡的我出房间门,发现辛月他们也在窗户旁四处张望。

    “应该是孝子晚上练乐器吧!”小周挠挠头。

    “不对!这么吵的话应该早有人把灯打开了,你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开灯。”王队扫视一眼之后便说。

    “而且就这个小区的主户年龄来说,不可能一到晚上一户人家都不亮灯的,哪怕是一点多,也应该有熬夜的人开着灯才对。”王队又说道。

    我听完之后顿时看出来警察之间的差距,细致入微啊,王队是个好警察。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香味。”辛月突然说道。

    我仔细一闻果然,腥味中带甜,是黑檀香!

    这时候门口传来走过的声音。

    王队和小周相视一眼,拿着枪就冲了出去,我和辛月也跟上。

    刚一出门,顺着楼梯就看见有一个火星在楼梯下方一闪一闪的。

    王队立刻跟紧。

    我也顺着楼梯往下走。

    王队虽然年近中年,但是身体素质依旧很好,我和小周还有辛月也是勉强跟上。

    走了没一会,辛月一把拉住我们。

    “别走了!绊脚了!”辛月一开口就是黑话。

    她所说的绊脚就是鬼打墙的意思,而我们停下之后,虽然王队在前面蹬蹬蹬的下楼梯,但是声音却没有丝毫的走远。

    没一会,王队举着枪就从我们上方的楼梯处冲了出来。

    王队差点开枪,我们赶紧大声的证明自己的身份这才稳住王队。

    “我刚才在你们前面的!”王队脸色有些发白,显然是现在的事情已经是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我意识王队别着急,解开鬼打墙的方法有很对,可以用符纸破开,也可以停下等到鬼打墙结束,当然介于我尽量不施展道术还有时间紧迫的条件下,我只能选择第三种。

    我抬起右脚,嘴里用力压了一口舌尖血。

    一口吐在前方,随即右脚脚尖着地在地上画圈,然后右脚重重的踏下去。

    “破!”

    这是用自身的阳气破鬼打墙,但是我自身的阳气不太够,只能借助舌尖血让我能够借阳气。

    要是一般的壮汉不经常干那种偷鸡摸狗丧尽天良的事的人,只让是阳火够,能感受到自己阳火的人,都是可以用这个法子从鬼打墙中走出来。

    还好这一次成功的走出去了,我们赶紧到了楼下,发现前面确实是飘着一个香头。

    而且唢呐声来的更为的大声了。

    王队刚要冲出去看看是谁装神弄鬼就被我给拦住了。

    虽然他是警察,碰见厉害一点的鬼也是得歇菜。

    这时候天空中零零碎碎的往下飘落了不少的纸钱。

    我抬头看上去,就连小周家的灯也是关着的。

    这时候在口口旁边缓缓走出来几个人。

    肩膀上还抬着一个硕大的红彤彤的轿子。

    等他们接近了,小周倒吸了一口凉气。

    抬着轿子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件件衣服,那些衣服也像是挂在轿子周围的,但是走过来的时候兜着风所以就像是一个个人一样。

    周围气温越来越低,应该是有厉害的鬼在轿子里。

    那轿子也不像是普通的轿子一踮一踮的过来,而是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候就会离得我们近一些,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轿子已经停在了我们面前。

    轿子四周挂着的衣服也没有因为轿子停下而憋下去,相反的就真的像是四个人站在轿子四周等我们一样。

    一阵风吹过,轿子四周的四根木棒上忽的一下就燃起了四根蜡烛。

    我之前分明没有看见有蜡烛的痕迹。

    而这四根蜡烛的火焰也是诡异的厉害,幽蓝的火焰一闪一闪的,好像是这轿子就是从阴间被抬上来的一样。

    我向后退了几步,却发现那轿子一直在跟着我,不管我怎么移动,总是在我面前。

    “我想起来了!”辛月猛地说道,然后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你把解药给我,我立刻就告诉你这是什么。”辛月话语中慌乱的意思很重。

    我从辛月的样子里也感觉出这件事似乎要比想象中的棘手。

    “你快点说,我肯定会给你解药的。”我立刻回应她。

    “你!”辛月指着我气冲冲的说道。

    “红轿接人,九尸迎宾。天地下还没听说过有人能活着接下这么重的礼节呢。”辛月还是选择告诉我,而且还着重的说了后果。

    我听完之后脑袋里也快速闪过了酒叔曾经跟我说的话。

    宁上地府,不做红轿。

    除了结婚这种喜事能够冲破红轿之外,其余别的事情没有再坐过红轿的了,因为在阴间的交通工具就是红轿子,红轿子在以前称之为阴车。

    早的时候结婚之所以坐红轿子是因为轿子底下是女方家的各路祖宗,随着轿子来到男方家里吃一顿之后就会离开,谁听说过轿子会在男方家里赖着不走的。

    所以红轿子除了有祖宗庇佑的新娘子之外,别人是万万不能坐的。

    红布围起来之后,外面根本感觉不出里面的东西,结果你遇上巡视的阴差之后,想到阳间还有阴车,顺手给你带回去,到时候你也就只能认栽了。

    而九尸迎宾这个词我也不陌生。

    提到九尸迎宾就不得不提到昭武九姓了,最早的九尸迎宾的法子就是他们那群怪异的族氏发明出来了,当时九尸迎宾是迎接贵宾的至高礼节,有五步一俾,十步一僮,二十步一仆之说。

    当时的九尸迎宾就是单纯的在你过去的瞬间便会有婢女或者小童或者仆人自尽在你面前,直到你来到我的面前。

    但是昭武九姓被灭之后却还有一股更为残暴的人活了下来,他们便以昭武为姓,将九尸迎宾这种礼节改变了不少,化为多种多样的方式出现,但是结果都是凡是经历过九尸迎宾的人,全部都魂归天国了。

    所以九尸迎宾也可以说是迎宾归天了。

    怪不得我乍一看那些尸首都是这么奇怪的样子,不过还好现在才出现了两个,还有机会救下别人。

    “不对啊!九尸未成,怎么会有红轿子来接你?难道你已经看见了九个尸体了?”辛月问道。

    “没有,只有两个!”我摇摇头。

    “那就奇怪了,难道说他们出了什么新的变化?怎么会这个样子呢?”辛月很不解,毕竟我出了事就代表她也会出事。

    我盯着红轿子看了很久。

    “我知道了。”我立刻抬脚向前走去,打算坐到红轿子中。

    既然九尸迎宾的礼节不成,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他们并不希望我死,而是希望让我知道我能得到他们最高的礼节而已。

    现在来接我已经是他们极大地让步了,不然可能王队和小周警官都会因为我拒绝上轿子而死的,我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他们对礼节看的这么重,不一定不会因为我薄了他们的面子而将这两个知情人灭口。

    况且有知情人才能将自己的礼节传出去,自己说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没想到这轿子就像是有人控制一样。

    我刚走到前面,轿子就微微前倾让我好跨过去。

    其实真正让我放心下来走过去是在楼梯处他们给我发的微信只有两个字:来吧!

    可是辛月却不知情,只好狠了狠心,因为我和她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所以硬着头皮跟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