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断指赔礼
    ,!

    我摸了一下腰间,该死!雷击木剑被他们收走了。

    不过就算我有雷击木剑我也不是鬼将的对手。

    “把他交给我们。”那鬼将瓮声瓮气的说道。

    “先来后到这么简单的礼节都不懂,真是失礼啊!”玄奕捂着脑袋说道,好像以为他在自己面前失礼是对自己莫大的侮辱一样。

    话不投机半句多,二人没有任何征兆的交手了。

    看到玄奕的身手,我连最后意思想要拼着重伤逃走的念头都消失了。

    他居然一个人生生拖住了鬼将,而且还显得游刃有余一样。

    他每一步落地似乎都迎合这周围音乐的节奏,不像是打架更像是迎宾的舞者。

    另外的鬼将迟迟没有现身,看样子白夜城只是派了它自己带着鬼兵来的。

    “回去告诉你主人,昭武玄奕的客人,你们就不要插手了,不合礼节。”在玄奕又一次逼退鬼将的时候,玄奕说道。

    那鬼将向后撤了几步,思考了一会便消失不见了。

    楼下的鬼兵也撤退了,留下的人赶紧收拾房间,只是我们从二楼下来的时间,他们居然已经是把这里收拾的干干净净了。

    “杨兄弟,我们接着谈。”玄奕似乎刚才和鬼将的战斗就像是现在正在做的倒了一杯酒那么简单,继续和我说。

    “我是在禁忌之中出生的,不过禁忌没有成功。”我认真的说道,我现在只能全部说出来,不然我敢保证自己在他那里走不过一招。

    况且,一个比刚才弱小的新晋鬼将都需要酒叔三叔还有张锦合力抓捕,现在一个比那个鬼将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鬼将居然被玄奕自己挡住了。

    我不敢说谎,因为他们实在是太诡异了,保不齐知道些什么,要是看出我撒谎之后,我肯定就完蛋了。

    “不止这些!”玄奕继续说道。

    我这下也蒙了,奶奶就告诉我这些。

    玄奕看到我的样子,心里也明白了。

    “原来你也不知道,不过你应该会慢慢知道的。”玄奕脸上有些落寞。

    我从没见过他又落寞的时候,从刚才到现在,他那种自信的气场就一直很强大。

    “是我着急了,给你添了麻烦。是我给昭武一脉丢人了。”玄奕脸上变化很是明显。

    直到他拿出一个匕首生生将自己左手的小拇指割断。

    “此指,是我昭武玄奕给你道歉用的。”玄奕割完指头之后就恢复如常,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很疑惑,他怎么动不动就割自己指头啊。

    “我本来以为你已经知道了那个秘密,就自作主张请你前来,现在看来我破坏了协议。”玄奕说着。

    “什么协议!”我问道。

    “这个?”他好像有些犯难。

    “哈哈!我十指不全,无法行十全十美的礼仪,早就不算是昭武一族之人了,可是我也不能全部告诉你。”虽然他在笑,但是眼中的落寞却明显。

    我明白他的意思了,他这种怪人,将礼仪看的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刚才他得知我没有知道秘密的时候,已经破坏了他口中那个协议,好像是昭武一脉和别人签订的,破坏完了之后,他就是逾越了礼数,应当赎罪。

    所以他割一个指头给我赎罪,然后估计后面他还要付出更大的代价给另一个组织赔罪。

    而且礼仪本就是手眼身形的配合,他十指不全,哪怕再怎么准确都只能是九个指头的礼仪了,对于他来说,自己就在家族中没有任何价值了。

    我不免对他产生了一些同情。

    不过想想他之前对那些人做的事也算是报应吧。

    但是接下来他告诉我一个让我无法平静下来的秘密。

    当时我奶奶确实是在他们的阴谋中施展了死胎成活的术,但是正如奶奶所说,我的术并没有成功,当时生出来的确实是个死胎,我都被奶奶埋到了后山上,就在他们那些观察的人打算放弃然后将那张纸拿回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奶奶居然双眼无神的跑了回来,而且手中还抱着我,抱着活着的我。

    当时奶奶就被他们用术带回去审讯了,但是好像奶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死胎成活之术失败了,但是我却活了下来,关于去埋我的记忆都消失了。

    而且跟去陪同奶奶埋我的人,也没有回来。

    所以他们认为控制住我就能找到当初发生的事情,以至于我时时刻刻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

    直到去张锦的到道馆之后,我就脱离了控制,但是最近我出现在秋白哪里,让我又进入到那些人的视野,而且我居然还学会了道术。

    然后他们就不允许我逃脱他们的视线,所以在我去长白山的时候才极力的阻止我,因为那里他们也下不去手。

    等我回来之后,他们就更感到奇怪了,我居然得到了黑老太太的烟气,要知道我的命理一算便能看出是禁忌出生,谁沾谁死,可是向来与世无争的黑老太太居然帮我,这就让他们更感到奇怪了。

    所以玄奕坐不住了,家里的人本来签订了协议,要动手就全部集合起来动手。

    玄奕从小受这种礼仪的教育,认为只要是大礼就能邀请我将我的秘密问出来,因为在他看来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这种超高礼仪的优待,所以就偷偷这样做了。

    不过他告诉我,接下来各方势力都会想办法和我接触,因为不敢直接囚禁我,会遭到别的势力联手的打击,只能通过光明正大的接触才行,毕竟关于禁术他们知之甚少,不得不引起重视。

    我看着手里还回来的木签一头雾水的走了出去。

    回回头就发现这别墅隐入雾中不见了。

    我看着手里的木签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玄奕说的话让我半信半疑,而且他居然不知道这木签就是其中记载禁术的载体,而且就连辛月和三叔都知道这东西,没道理作为隐世的大族昭武一脉不可能不知道啊?

    难道他们并不关心禁术?

    还是说三叔知道的太多了?

    但是辛月也知道啊。

    不对不对!

    我又细细的回想了一遍刚才发生的事情。

    玄奕从和那个鬼将交手之后就变得怪怪的,根本不是他的性格,而且后面的话就好像是他特意被指示告诉我们一样,就是从那白夜城的鬼将交手之后,好像他直接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到底是谁呢?会来帮我解围,甚至说是能够威胁到昭武玄奕的人,能让昭武玄奕甘愿割下自己手指头的人。

    而且这个人似乎对我很了解,不然怎么会将我出生的时候发生的事告诉我呢。

    到底是谁?

    难道说这个玄奕只不过是个幌子而已,真正想见我的人并不是他,而是他身后的人,利用玄奕将这件事告诉我?

    我甩甩头不想再继续思考了。因为这件事给我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

    不过从那个真假难辨的事情中我知道奶奶的死可能牵扯甚广。

    这也是给我提了一个醒啊,我居然在别人无时无刻的监视之中,而且就玄奕的身手来看,我现在想要报仇就是螳臂当车。

    我将奶奶留下的那截黑绳子绑在腰间。

    这时候我才发现辛月此时一直在盯着我看,发现我回过头来看她之后她就说道。

    “和人家一比,你就是个土鳖。”我知道她是说的玄奕,也是!他的魅力确实是不同凡响。

    不过眼下有一个更加棘手的问题,就是罪魁祸首玄奕逃跑了,那么城里面的人口失踪案件就没了凶手。

    我不知道怎么回去跟王队还有小周警官解释。

    那人怎么不喜欢善后啊,还要把这样的难题最后交给我。

    不可否认的是王队和小周警官都是难得的好警察,为人民操碎了心,但是我要是回去告诉他抓人的是已经在历史上消失很久的昭武九姓他们会怎么样,然后告诉他们我去了一个能藏在雾里的别墅之中?

    等我们出来了雾中,发现还在小区中,看样子这也是昭武一脉的手段之一吧。

    嘭!

    一阵枪声传过来。

    怎么回事?枪战?在这个小区之中?

    “快跑!”卫忠抱着卫小小跑过来。

    我看到他后面有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正拿着枪在追杀卫忠和卫小小,女的则是跟一团黑烟战斗在一起。

    同道中人?

    因为那团黑烟我也认出来是卫小小的护身的黑袍鬼。另一只红旗袍的正守护在卫小小一旁。

    我赶紧过去接过卫小小就要拉着受伤的卫忠跑掉。

    那个男的居然几个腾转趁着卫忠停在原地直接追上来一脚踢飞了卫忠,卫忠怎么说也有二百多斤,居然被人一脚踢飞了。

    我抬起头和那个男的对视的时候,我看到他居然是双瞳。

    这时一旁的辛月也反应过来了。

    不问缘由的拉着我就跑。

    “天瞳!是天瞳!快跑!”辛月眼中出现从未有过的慌乱。

    “为什么?”我知道那人在追杀卫忠和卫小小,但是为什么辛月也这么慌乱的要逃跑,难道是害怕他的追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