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强开三言
    ,!

    嘭!

    一声枪声传来。

    拉着我的辛月生生停下了脚步。

    我没感觉疼痛,怀里的卫小小也没事,辛月身上也没有飙血,卫忠除了累的喘粗气之外也没倒地。

    我一回头,就看见那穿旗袍的女鬼已经是现了身,正捂着腹部躺在地上。

    枪能打到鬼?

    我脑子里全是疑问。

    这时候那个被称为天瞳的男子看到我们停下,嘴角微微上扬。

    “谁是杨长命?”拥有两个瞳孔的双眼在我们身上扫视一圈。

    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因为总是会有一种眩晕感。

    地上的女鬼还想站起来继续保护卫小小,可是还没爬起来就被天瞳补了一枪,顿时化作红烟回到了卫小小的身体中,怀里的卫小小一阵的颤抖。

    护身鬼受伤,卫小小也会受到一定的波及,这时候一团黑烟也融入进卫小小的身体中,本就是孩子的卫小小眼皮一翻就昏睡了过去。

    卫忠看到卫小需倒,还以为是刚才天瞳的一枪打中了她,双眼立刻泛起了红光,冲着天瞳就冲了过去。

    卫忠看样子是真的发怒了,脚落在地上咚咚咚的直响。

    可是这样的冲锋在天瞳眼中就像是孝子的玩闹一样,一个侧身,拿着枪柄冲着卫忠脖子就是一击,卫忠立刻倒在地上。

    这时候之前与黑袍战斗的女子也走了过来,也就十**岁的样子,穿着一身的运动装,将手揣在兜里。

    “四眼?你说这里面有杨长命?老大说要活的还是死的来着?”那个女子一脸好奇的打量了我和辛月一眼看得我心里有些胆寒。

    “这么土的名字肯定是这个男的,女孩子家家的要是被叫这个名字,那还不如死了算了。”她说着,又瞅了瞅趴在地上的卫忠。

    “这个大块头,和老熊有一拼啊!应该也不是吧,要是我起名也得叫大壮什么的。”

    这个女的像是个话痨,无视了我和辛月戒备的神态,不断地给卫忠换着名号。

    “我觉得还是叫战熊比较好,光名字就秒杀老熊,你觉得呢四眼?”

    “闭嘴!消停一会。”天瞳实在是无法忍受这话痨姑娘。

    “你是杨长命吧?跟我走吧。”天瞳走上前来,就要带我走。

    我之前看到辛月慌张的样子,知道面前这个男子不是善茬,又看了看此时双手紧握成拳的辛月。

    “等会,我拖住他,你跑就是了,你的毒三个月就能自己解,毒发的时候忍一忍就行。”我低声说道。

    我实在是不太忍心再让辛月跟着我,虽然她知道我身上有木签的事情,但是刚刚见过的昭武一脉让我知道我现在似乎是很多势力眼中的肥肉,她跟着我晚不了会被我连累死的,昭武一脉都不会轻易地动我,现在这个势力居然问要死的还是活的。

    可是看到他们的身手,我就明白了背后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倒不如我自己孤身一人,连累别人这种事我还是做不出来的。

    我看着辛月听着我的话明显的一愣,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本着能救一个人是一个人的态度,

    “走啊!”我将怀里的卫小小往她怀里一塞,掏出雷击木剑,一口血就喷了上去,随即拿出张锦交给我的保命雷符。

    “五雷咒!起!”我将符纸一抛,用剑穿透激发符纸,冲着他们两个就甩了过去。

    晴空一声惊雷直直的冲着他们劈了下去。

    辛月回头看了我一眼,咬着嘴唇跑远。

    五雷咒,极限是五雷聚顶,而我拼尽全力也只能勉强召唤出一道雷。

    雷劈在地上震得我脚都麻了。

    地上尘土飞扬,看样子经过雷击木剑中的雷气激发之后,比平时施展的要厉害的多。

    我有些站不稳,但是就算是他们实力深厚能挡住也应该能为辛月争取出逃跑的时间。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从烟尘中激射出一道黑色的影子,笔直的冲向我。

    “四眼你去追逃兵,这个玩符的小子交给我。”那女的声音也跟着传过来。

    天瞳在我面前一尺的位置停下,手需握呈爪状,要不是那女的阻止我估计已将掐到了我脖子上。

    天瞳一个转身就追向辛月逃跑的位置。

    我尽全力拿着木剑劈向他。可是他的速度太快,我劈了个空。

    “喂,你这道术明显的阳气不足啊,五雷符的空有架子,后继不足。”那女子从烟尘中走出来,身上贴着一张符纸。

    与我的道符不同,她的符纸上面画的东西我丝毫没有见过,既感觉有些接近道符,但是实际上却有很大的不同。

    “符师付九儿,请赐教!”她一脸正色的冲我拱手施礼,然后手中一松,两张黄澄澄的符纸从她的手中飘落下来。

    “千里神行!”那符纸居然落在她的腿上紧紧地贴在上面。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笔直的冲着我冲过来,比刚才那个天瞳还要快一些。

    我感觉腹部一痛,立刻就横飞了出去,嘴角传来一阵腥味,居然伤到了内脏。

    “额?我忘了将保身符撕下来了,你没事吧?”付九儿满脸的歉意,看了看自己的拳头,然后不好意思的将之前身上贴着的黄符撕下来。

    那符纸撕下来之后接迅速的燃烧,化成了飞灰。

    我擦干净嘴角的血迹,心里头仿佛又一团怒火一样。

    刚从昭武玄奕哪里出来,见识到自己被玩弄于鼓掌之间,现在还没停下,就又碰见这样两个怪胎,我似乎看见了以后被各种势力抓来抓去的样子,我再这样下去,拿什么去救我奶奶?而且已经临近元月,我得去找糖糖,不能再被他们纠缠下去了。

    张锦的话在我耳边响起,保命的符纸用完了,就用这个,虽然会损伤一些根基,但是保命的都解决不了了还怕什么?

    “临!”

    我手掐剑指在胸前。

    九字真言,道门九字真言,施展的时候都需要大量的阳气消耗。

    我喝的酒都是加了朱砂的,常人喝一点没什么事,喝多了就会中毒。

    都知道朱砂有毒,但是朱砂却是至阳之物,酒叔独家秘方的朱砂酒更加能够将朱砂藏入身体中。

    我先天只有一团阳火,自身阳气不足,所以体弱多病,喝点朱砂酒能够让我有些舒服的感觉,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习惯,也就是这个习惯让我有了最后的一张王牌,就是借助朱砂的阳气能够勉强施展九字真言的前三言。

    之前张锦也用过,不过那是他尽力的压制过之后才用的,所以当时看不出有太大的变化,直到我用过一次之后,虽然在床上躺了一周,但是施展出来的道术已经和常人无异了。

    也就是我自己实力要翻了三倍。

    刚才的雷符我就算是用了九字真言也施展不出来,雷符是张锦画的,我要是用了最有可能的就是阳气消耗殆尽而死。

    我这些年喝的酒积攒出来的朱砂也不少了,不知道现在施展会有什么奇效。

    道门的术精髓就在于不断地积累,都说越是年纪大还不轻易出手的道士就越不能小瞧。

    “兵!”

    我立刻用诫字手决施展第二言。

    这时候我能感觉到我的心脏跳动的就像是刚刚跑完一千米的加速跑一样。浑身的血液流动迅速,就连身上也都出现了潮红色。

    我咬了一口食指,在雷击木剑上画了一个阳符的印。

    不是我不想用符,而是在死城就已经把所有的符都用了个干干净净,刚才还拼命施展了保命雷符,只能用雷击木剑作为载体,将身上朱砂的阳气激发出来,希望能有些用。

    保命雷符还剩最后一张在怀里,要是这样不行我就拼命开第三言,拿命赌了。

    看到我的样子,付九儿眼中也闪过一丝的精光。

    “保身符!金光咒!”她娇声轻呵,两张符纸被她贴到了身上。

    我浑身被朱砂激发出来的阳气充斥,双眼都不自觉的开了眼,就看到她整个人都是金光灿灿的,犹如神抵。

    开了两字之后,身上的疼痛都减轻了不少。

    先下手为强,我立刻朝她冲了过去,连劈带砍,没有任何招式,不是我不想,是我根本不会剑术。

    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我拼命一样的劈砍一时间居然站了上风。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这句话似乎有问题。

    因为等付九儿适应过来之后,我就占不到任何便宜了。

    基本上每劈一下就会挨上一拳,每砍一下就会被踢一脚。

    过了一会,我感觉身上阳气升腾的感觉慢慢减弱了,几年的积攒居然只坚持了这么一会,回头看了一眼,辛月被天瞳拉着扭摆着走过来,看样子想挣脱都挣脱不开,卫小小也被天瞳夹在怀里。

    拼了!

    我又掐印。

    “斗!”最后一搏了。

    可是不知为何,好像是失控了一样,身上的阳气大量的流逝,不知道去了哪里,甚至连雷击木剑被阳气充斥闪耀的金光也不见了。

    怎么回事?

    我立刻就想收术,可是浑身却动不了分毫。

    “坏了!这小子被反噬了!他体内有异!四眼快来帮忙!”付九儿原本就想试探我身手,何德何能让老大居然让自己来请他,不服输的性格让她不断地刺激我出手,之前说的要死的还是要活的就是她为了吓唬我才想出来的法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