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反噬
    ,!

    “让你别玩!你看看!”天瞳脸色也是一变,自己可是上百任务没有一次失误,这次带着这个成功率只有三成的话痨本来就有些不爽,可是人家毕竟官比自己大不少。

    不得不说付九儿的符是很厉害的,可是现在碰见这种情况一时间也手足无措,站在原地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天瞳走过来在我面前看了又看,我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邪魅的绿光,可是他居然摇摇头。

    我这时候也是有些后悔了,之前自己也就开过两言,第三言是因为开过两言那之后还没昏倒感觉应该能够开三言的,这次大胆冒险一试,没想到居然出了问题。

    倒是辛月此时脸上哭的跟花猫一样,在我身上上下的大量,想帮我把掐印的手展开。

    “你怎么回事啊?你说话啊!”辛月带着哭声说道。

    她直到我刚才让她离开之前都是对我抱着敌意的,以为这辈子就会因为毒牵制她让她一辈子任由自己使唤。

    可是在刚才那种场景之中,我居然让她先走,自己一个人扛,这让她感觉有些不一样。

    抱着逃出生天的想法就带着卫小小离开了。

    可是辛月不傻,傻子怎么能当天官的?

    等她反应过来才知道我从头到尾也没有想借毒威胁她的意思,这毒三个月就能自己解掉,凭自己的实力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所以我对她说办完事就将她毒解开的事其实是真的,而且她也没有感觉出我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倒是我总是摊上这样或那样的事情。

    在碰见卫小小之后明知自己不能够大量的施展自己的术,却偏偏要帮忙,明明实力低的不能再低了,居然昭武一脉也对我虎视眈眈,让辛月更加的不解的是,刚才我让她逃跑之后显然就开始和对面拼命了。

    这样的想法一旦开头就停不下来了,之前的受到过的各种委屈也都浮现在眼前,辛月忍了很久,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脚踹开了正在查看我出什么问题的天瞳,辛月就不允许人再靠近我了。

    其实辛月是知道天瞳的,一双重瞳看透世间,就职在专门处理圈子里事物的相关部门,也就是特殊案件调查组,前身是灵异调查所,后来因为需要隐藏这种事情不让正常人有什么惶恐,所以改成了特殊案件调查组,而灵异调查所的前身,就是大名鼎鼎的悬镜司,不知道悬镜司的肯定应该知道锦衣卫吧,他们就是现代的锦衣卫。

    辛月这种走地下生活的人虽说顶着发丘天官的名号,但是每次行动也得报告给他们,这次突袭张锦他们本来就是秘密行动,要是被抓了指不定会给发丘一脉带来什么样的灾难,毕竟现在倒斗就是犯罪。

    “谁敢动他!”辛月披头散发的就像是地狱中跑出来的恶鬼一样,紧紧地护在我面前。

    我此时说不出话来,有口难言的感觉真不好。

    我真的很想对辛月说别拦着他们,他们不可能让我死的,要不然刚才趁着我不能动早就弄死我了,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怎么了,正想让他们帮我,你这一拦万一救不回我来怎么办?

    现在我感觉不到体内的阳气升腾,反而是不断地消失,至于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但是我身体里的血却还在不断的沸腾,好像是要讲我炸裂开一样。

    而且我掐的决却没有停下,好像是开到一半生生卡住一样的。

    我知道现在消耗的还是我血液中朱砂的阳气,等到朱砂阳气消耗殆尽,就是燃烧我自身阳气的时候,我体内的阳气只有正常人的三分之一。

    等等!

    我想到这里,似乎明白了我出现什么样的问题了。

    我只有常人三分之一的阳气就是因为我只有一团阳火,所以就算我喝酒积攒的朱砂能够同化阳气,因为阳火的缘故也就只留下了三分之一。

    我开了临字决之后,强行将自己提升到正常人的阳气需求量上,可是我没有三团阳火相辅相成,这不就是一味地硬消耗吗!

    阳气储备的不足,加上朱砂阳气也不够,我开了兵字决就是翻了六倍,第三个斗字决那就是九倍!

    可是我积攒的阳气是远远达不到这个程度的,那么它接下来会消耗什么?黑老太太的烟气?这可是保命的东西啊。

    怎么办!这三个字在我脑海中一直回荡。

    天瞳虽然被辛月一脚飞,但是也没有生气,而是打了一个电话,将我的样子说给电话的那头听,也不知得到了什么指示,兴冲冲的走过来就要扛着我走。

    辛月还想阻止,就被他轻易地打昏了。

    “那什么!你收拾残局,我带这小子先回组里了。”天瞳扛着我一路飞奔。

    在小区的外面停着一辆轿车,他将我横放在后面,便发动了车子。

    我此时已经确定了它在消耗我体内的烟气,因为似曾相识的烟气在我身边围绕,而且还越来越淡。

    车子停在了一个高大的办公楼前面。

    天瞳扛着我飞奔进电梯,一直到了十八层。

    “组长!人带来了。”天瞳笔直的敬了一个军礼。

    面前站在窗户边上的是一个身穿工装的女子,转过脸对着我笑了笑,我看着这个笑容有些不好的感觉,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

    “杨长命,身子骨挺不错的。”她走过来捏了捏我的肩膀,看着我依旧保持掐诀的手势微微一笑。

    “你知道吗,你这种状态能救你的不超过一手之数,而我就是其中一个。”她声音柔美,虽然看上去有三十来岁了,但是一颦一笑之间也有些大家闺秀的气势,长相算不上绝顶,但也比一般的女的强的多,就是明晃晃的胸牌刺得我眼睛生疼。

    “第十八组组长?”我在心底里念叨着,什么十八组啊。

    不过听到她能有办法救我,我还是眼中闪过一丝的亮光。

    “你猜猜怎么样我才能救你呢?”那个女子像哄孝子一样的拍拍我脑袋。

    我心里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什么人啊都是!之前碰上一个要理不要命的玄奕,现在面前这个又是个喜欢卖关子的。

    “哦!你不能说话是不是?”那个女的像是想起什么来一样,猛地拍拍自己的脑袋。

    “你看看,我忙的脑子都有些乱哄哄的了。”她说完在我脖子后面不知道做了什么,我感觉自己的嘴能动了。

    “额…你是谁?”我张了张嘴,适应了一下问道。

    “你不关心关心自己的小命,却来问我是谁?”那女子指指自己然后问道。

    “你又不会杀我,而且你说能救我肯定会救我的,还不如问问你是谁,也好知道自己是栽在谁手里的。”我说道。

    “别的不好好学,倒是学了一身倔驴一样的脾气,还想装傲骨?”那女的没好气的点了点我脑袋。

    这让我更加疑惑了,看样子她是认识我的?学?难道是和张锦有关系,不过张锦没记得有啥女道友啊,难不成是酒叔的“老朋友”?我飞速的思考,却发现她在我的记忆中一点关系都没有,那她是干啥的?

    “我叫张红,你可以叫我红姐,有人托我照顾你一些时日,所以!你还死不了。”张红抱着手看了看我,然后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一个钥匙一样的东西。

    “小四眼,带着他,咱们去底下。”张红随意的说道。

    天瞳立刻扛起我来。

    “我那几个朋友呢?卫忠他们,还有王队和小周警官呢?”我赶紧说道。

    “你啊9是管好你自己吧。”张红在我脖子上摸了一把,我紧接着又不能说话了。

    “你放心,有话痨在哪里看着没事的。”天瞳悄悄凑到我耳朵边上说道。

    这天瞳似乎在张红面前也没有之前那副冷酷的样子,殷勤的帮着张红按了电梯。

    我看到是地下一层。

    但是到了地下一层之后,他们却没有丝毫出电梯的意思,而是张红拿出钥匙在电梯的一个小口上伸了进去,电梯居然从侧面开了一道门。

    门打开之后,里面都是人,各样的打扮,有的打扮的像是小商小贩,也有像是商业精英样子的,甚至还有几个街边算命的老头子。

    不过他们看见张红之后都是恭敬地打招呼,喊一声:“红姐!”。

    这女的是这个地方的老大。

    她带着我来到了一处房间里,里面全是一些假的人体,上面还插满了各样的针。

    “给他脱了!”张红指示下达。

    天瞳立刻就实施!

    我本来就已经感觉一些昏昏沉沉的了,现在只能强撑着看她到底要对我干什么。

    “加油!”天瞳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声,就退出了房间。

    我脑子里一直在回荡,什么加油?

    直到一阵痛苦传来,我看到似乎灯光映照的张红身后的影子有些不一样,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只是她手上半米长的针看得我有些心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