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辛月的变化
    ,!

    我跌跌撞撞的冲进每一个房间找镜子,终于在厕所看到了一面镜子。

    镜子中我的脸色有些发白,也瘦了不少,但是双眼中却有金光闪烁,对视的时候更是金光直射我的眼睛。

    这是开眼的征兆!

    能开眼!

    这就证明我还有阳气!

    “哦?在自欺欺人是吗?扔了小小的糖葫芦以为就算完了吗?”付九儿站在厕所的门口对我说道。

    “是你!”我看了她一眼,眼中露出杀机。

    我是真的动怒了,要不是因为她的玩闹,我能被迫用出九字真言?也就不会出现现在的样子,都是因为她!

    我就要冲过去打她,结果因为脚步虚浮摔倒在地。

    “那个,我听说你醒了来看看你。对不起了哈!”付九儿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心里也有愧疚,说破天也是因为自己孝子的心性导致他一声阳气散尽,而且还让老大损失元气救他,导致整个十八组因为一周时间没有老大的领导人心涣散,连四眼看见自己都不愿意理会自己了。

    付九儿想到这些心里也都是委屈,她哪里想到会因为自己看到用符的就一时手痒想去试探一下,结果闹出这么大的事了。

    辛月听到了我摔倒的声音,赶紧过来,看到我趴在地上挣扎的站不起来之后也爆发了,一把推开付九儿。

    “这里不欢迎你,赶紧离开。”辛月照顾我一周的时间根本坚持不下来,还好付九儿有事没事的总来,开始还对她有敌意,后来看到她可怜的样子也就同意她照顾我了。

    自从我拼命让辛月逃走之后辛月就对我的感觉发生了变化,看到我摔倒在地还以为遭到了欺负,这一周付九儿用尽力气帮助辛月照顾我的功劳全部功亏一篑。

    就连看着地上和毛毯和糖葫芦纠缠在一起而伤心的卫小小也冲过来踢了付九儿一脚,虽然她年纪小踢不疼,但是讨厌的样子很明显,付九儿想到就在昨天她还和卫小小一起去买了一件衣服送给卫小小,就是她现在穿着的这件,那时候还一口一个九儿姐姐叫的亲昵。

    “老大让我告诉你,别妄想拼命施展道术了,散阳就是散阳了,你眼睛的变化老大说是正常,因为眼睛乃是人体之灵,老大帮你开了三字言才散的阳,大量的阳气停留在你的眼中,被迫开眼是正常现象,一两个月眼中阳气散尽就没事了。”付九儿一板一眼的将张红交代她的事说了出来,自己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停留了。

    “是这样吗!”我有气无力的说道。

    身上的力气也被消耗干净了,辛月抱着我的脑袋跪在厕所的地板上,听着我嘴里喃喃自语的重复这句话。

    一个道士被散去了修为,那么他还能称作一个道士吗。

    我现在就是这个情况,兜兜转转一大圈,结果最后还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付九儿看到我的样子也是心里压抑的厉害,自己族里的表兄曾经斗法的时候被人砍断了拇指,从此没办法画符,结果第二天自尽在家里,身上缠了三根麻绳,就是为了不让别人就回他来。

    而且那个表兄只不过是没办法画符,施符什么的都不受影响,就这样都接受不了,更何况面前的杨长命,他是空有一身本事因为自己全部被废了,听老大说他想为家里人报仇的,那么自己不就是断了他报仇的念想吗。

    越想心里越难受,卫小小已经打开门指着门口让自己出去了。

    捂着鼻子匆匆跑出去,不敢回头,心里愧疚和委屈充满了全身,不就是阳气散尽吗!我就不信家里的爷爷没有办法!。

    付九儿一路上没有停歇,一直来到工作的地方,找了代理组长的天瞳,请了一个假期要回家里。

    “别再惹事了,我和你共事这么年了,知道你的心性,希望这一次你能接受教训安稳一些。”天瞳一边说一边在请假条上盖上张红的印章。

    付九儿一声没吭,拿了请假条就走了。

    倒是当天的工作天瞳处理的很差,差到连财务预算都算错了。

    “担心就去看看,别杵在这装不在乎,你这孩子就是这样,一板一眼的看的我心里都不舒服,给你这四眼的外号是那丫头说的最对的一次了。”张红休息了一周勉强可以走动了,只是头发上多了一缕白发。

    “她任务完成率这么低,总是自己瞎想,所以总把事情处理的背道而驰,每次都是我给她处理尾巴,姐你要接手工作了吗?”天瞳赶紧起身让张红坐下。

    “恩,你还是不够狠辣,所以才弄着组里事情乱糟糟的,以后要改改性子了。”张红摆摆手让天瞳下去休息了。

    当天天瞳去接了一个很远的任务,任务远的要去三江口的付家。

    张红拉开抽屉,看到抽屉上的玉牌,上面刻着一个张字,她眼中露出嗔怪的意味,用手点了点玉牌。

    “真是冤家!”

    付九儿走了之后,辛月扶着我回到了床上,我一句话都不想说,也不想听。

    辛月给我做了一碗粥,强制给我喂下去之后也不再管我。

    卫小型地上的糖葫芦较劲半天无功而返,到楼下发现买糖葫芦的人已经走了,就哭闹了一会趴在卫忠身上睡着了。

    “听说你师父也散过功阳气,在墓里的时候不也是把我师兄们打趴下了吗。”辛月给我掖了掖被角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说给我听。

    “既然你师父有办法,那么你也肯定有办法才对啊。”辛月又说道。

    我浑身一震,对啊!我只是陷在自己失去了所有的道术那个牛角尖中出不来,却忘记了张锦最后的身手依旧厉害。

    而且给我治病的红姐也说过有失才有得,她肯定知道一些什么。

    我猛地想要坐起来,缺一阵头晕。

    “你先休息一会,等恢复一些元气再说。”辛月赶紧过来扶住我。

    “谢谢!”我看着辛月,发自肺腑的说了一声。

    “恩!”辛月低着头,发出蚊子一样的声音。

    “那个之前你的毒确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我那个时候也打不过你,不过这毒我昏倒的这段时间你挺过去一次之后就不会再复发了,那缓解的解药只不过是压制毒性,那毒性对人没什么大的坏处,就是难受一些,忍两次让毒挥发了也就没事了,真正的解毒之法三叔没交给我,就是说没有毒,自己扛两次就好…..咦?”我自己说了一会,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辛月已经抱着我的胳膊睡着了。

    我小心翼翼的将被子给她盖好,自己扶着床坐在地上盘坐希望能感受到一些阳气。

    试了很久,依旧是没有感觉,不过却恢复了一些力气。

    我看到地上的糖葫芦才想起来这时卫小小给我带的,我刚才好像对她有些激动。

    我将糖葫芦拿起来,挑了一会粘在上面的地毯上的毛,却发现已经拿不下来了。

    没一会卫忠抱着熟睡的卫小胸来了。

    卫小小进门之后就醒了过来,卫忠在下面抱着她转了好久,自己心里因为帮不上我的忙也有些愧疚。

    卫小小睡眼朦胧的看着我拿着那串糖葫芦。

    我冲她一笑,没有嫌弃糖葫芦上的毛,一口就咬了一个,在嘴里咬得咯蹦咯蹦的。

    糖葫芦有些酸,刺激得我胃里直冒酸水。

    “大哥哥!我爸说掉在地上的东西就不能吃了。”卫小小冲着我说道。

    “可是我有些饿啊,你买的糖葫芦这么好吃,实在是忍不住。”我笑着说。

    辛月说的对,总会有办法的,我之前居然和卫小小都耍脾气,不过现在我想过来了,正如张红所说,有失才有得。

    卫小小听说我饿了,啊哈一声就就挣脱着要下来,哒哒哒的跑到屋里,翻出自己的包里面全是零食。

    我看到她房间里放着的那把铁剑。

    “卫大哥!怎么样了?她还有没有犯病?”我问道卫忠。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忙自己的事,也没有问过卫忠关于卫小小的事情。

    “杨大师,没事了,你就是这孩子的贵人,现在她跟着那天救你的那个女长官学习呢,年纪这么泄给她开工资,哪里不少人都很照顾她,我看得出来她很开心。”卫忠虽然才三十多岁,显然一副有子万事足的态势。

    其实我现在也大约知道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听了卫忠说女长官之后我更加确定了,我相信跟着红姐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毕竟这里是政府部门,这里这么多人才肯定有能够系统的教授卫小小关于控制自己体内的三个保身鬼的办法。

    再说了,卫忠是徐混出身,自己的孩子能够进这里也是他很开心的事情,俗话说得好,学成文武艺,买与帝王家。

    “大哥哥,你的手机响了哎!”卫小小拿着我的手机哒哒哒的跑过来。

    卫忠抱歉的解释这段时间卫小小在这里很无聊,就拿我的手机玩。

    这我倒不在意,只是我看了一眼,有两条微信的消息传过来。

    “怎么感受不到你了,你不是死了吧?”这是刘宣宣的微信发过来的,听语气就知道是那个女鬼。

    第二条还是她发的。

    “你没死?赶紧回话,有急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