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小霸王卫小小
    ,!

    我将手机放到一旁,实在是不想理她,自从白夜城的事发生之后,我就知道她终究是鬼不能轻易相信,而且还骗过我,所以我对充满了戒备。

    我将手机放下,看着卫小小抱着的包里都是零食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咕噜直叫。

    拿过一个面包,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下去,从卫忠口中得知,我昏厥了整整一周,还好有张红派过来的医务人员帮我打了一些营养类的东西,不然我也不可能醒过来就能站起来,所以不敢多吃。

    没事就坐在沙发上恢复力气,等到了第二天早上,我感觉身上除了虚弱一些之外几乎没什么问题了,看样子张红的医术确实厉害。

    辛月在床上睡了整整一天一夜,起来睡眼朦胧的看着正在盘腿打坐的我,立刻又缩进被子里。

    我摇摇头站起来,好像打坐的时候抱元守一都做不到了,感觉老是有些别扭。

    “起来了就去吃点东西吧。”我对辛月说道。

    “恩!”被子里传来蚊子哼哼一样的声音。

    今天我是打算去找张红的,一来是因为那天她对我施展的散阳之术我实在是不清楚缘由,对于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也是不清楚,所以我得去找她了解一下,再来就是她知道张锦的事情,所以我有没有办法重新修炼道术也得问她,而且她是政府里的人,政府可是整个国家最大的资料汇聚地,我觉得可能有关于那张纸的一些资料,说不定对于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会有记载。

    大约到了九点多,卫小小拖着铁剑从房间里被卫忠拽了出来,一步一椅的走过来,看见我房间的床就咕噜一声滚了上去,缩到了被窝里。

    我在沙发上躺了一宿,心里压着事情也睡不着,本来心情有些压抑的,看到卫小小的萌态心情好了不少。

    卫忠手里拎着一个小书包,赶紧进来看见露在被子外面的铁剑,一把就把被子掀了起来。

    半个小时左右,我们一行人出发去了张红哪里,卫小小今天要上课的,卫忠找了个借口说要找个工作交代我带着卫小小去上学就离开了,也得亏辛月是穿着衣服睡得,不然他就有可能化成卫小小的保身鬼了。

    走到了张红那座商务楼下,卫小小小手一挥就要请我们吃包子,我只能吃几个素的,倒是卫小小一口气吃了一笼,嘴里还不断地念叨着:多吃一会,不要上去,多吃一会,不要上去。

    我和辛月很纳闷的看着她。

    先是送卫小小去二楼报道,发现这里除了卫小小早就有三个孝子规规矩矩的坐在小板凳上等着了。

    “卫小小!一周你要迟到几次?”一个倩影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提着卫小小的衣领就将她放到了空座上。

    卫小小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手里的铁剑不小心落到了地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旁边一个小男孩吓得猛地一哆嗦,漆黑的眼珠猛地变成竖瞳。

    妖?

    我现在阳气停留在眼中,被强制开眼了,所以一下就看出来他眼睛有些不一样。

    周围几个孝全部死死的盯着这个小男孩。

    啪!

    “瞪什么眼珠子啊?我大哥哥在这呢,你不听话我就让他揍你。”卫小小在我和辛月目瞪口呆下甩手就是一巴掌甩到了那小子头上,顿时竖瞳就不见了,眼里的委屈流成河。

    看到这里我也就放心了,本来担心卫小小没有势力在这里会被欺负,没想到她居然在家那么乖出来就变成了小霸王。

    只有那个快看起来还没有我大的老师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惊讶,看样子卫小小不是一两天这个样子了。

    那老师心里也在叫苦,自己是这个幼儿园的老师,哪里不知道这个小班里面都是些什么人物啊,虽然凭借自己的实力对付这几个小屁孩那是绰绰有余的,可是就刚才那个卫小小,是自己的上司付九儿亲自领过来的,付九儿还不算可怕,问题是天瞳有意无意的总是照顾她,要知道天瞳可是老大红姐的亲传弟子,惹不起惹不起。

    “那个…老师是吧?我想问下一怎么找到红姐。”我挠挠头还是打算逃离这里。

    “老大现在应该还在十八楼吧。”那个老师本来就陷入对未来职业生涯的黯淡的幻想,就直接告诉我了。

    安全送到卫小小之后我就能放心的去找红姐了,辛月则是不太想去,就留在这里给卫小小压阵。

    我知道辛月不想去的原因,发丘一脉被政府里的人当初宠物一样锁在笼子里,当然不想看见这管理自己的人。

    我独自一人上了十八楼。

    因为整个十八楼都是张红的办公室,打开电梯门就进去了,我刚打开门就看见张红正对着一块绿色的玉牌发呆。

    “咳咳l姐。”我轻咳几声将她喊醒。

    她慢慢的将玉牌收起来,看着我的样子点点头。

    “恢复的挺快的啊。”张红说道。

    “红姐,我想问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您给我施展的到底是什么术?”我讪讪的说道。

    张红起身意识我坐在沙发上,还给我倒了一杯水,我赶紧接下来。

    “红氏十三针。”张红冲着我一笑,没想到还有孝子的心性。

    然后她慢慢给我解释。

    原来她是用针强制堵住我体内的经脉,延缓三字言吸收阳气的步伐,然后通过金线控制银针,感受我体内阳气的走向,强制阻断我心脉,让我进入假死的状态,人死道消,更何况是区区三字言。

    而且她使用自己的阳气生生满足了三字言的需求,才让它加速爆发最后消失的。

    当然她施展的不止这些,还有一些她的秘密就不方便告诉我了。

    “小子,十三针我最多施展三次就会死,这是起死回生的办法,三次已经是极限了,倒是我自己没用一次,反而便宜了你们师徒俩。”张红说着,好像是平常的抱怨。

    但是听到我心里却是翻起了惊涛,施展三次就会死,那不就是拿命施展吗,且不说她和张锦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就是我只不过是承蒙的张锦的一句话让她好好照顾我,结果她就对我施展了这个,这样的人情怎么还都不为过。

    还没等我继续发问,她就把我的情况告诉了我。

    她最多只能让三字言散去,当然三字言吞噬的东西也会随着散去,也就是说我身上黑老太太用来蒙蔽天机的烟气也跟着烟消云散了,所以我寿数又变的明显了,不出俩月,阴差必定会来索我。

    而且我现在浑身毫无阳气可以使用,眼睛里的不过是些残留,也就是说碰见阴差,除了束手就擒之外别无他法了。

    她也想保我,但是谁也不敢惹阴间的事物啊,再说她也受制与组织上的条例不能动手。

    我听完之后悄悄算了算日子,差不多就是元月之后,也就是说我还有机会。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知道张锦究竟是怎么恢复实力的,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将这个问题问向了张红。

    她却摇了摇头。

    “你师父已经十年没有联系我了,只是最近联系我让我照顾你。”张红起身站在了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

    我感觉她好像还有什么要说的。

    “你师父希望你能加入我们组织。”张红回头看了我一眼。

    什么?

    张锦居然想让我加入这个特殊案件调查组,为啥?

    这怎么说都是政府部门,加入进去之后肯定就不能自由的行动了,而且最主要的就是我要去给奶奶报仇,加入这个组织就没办法报仇了,只能交给上司决定。

    还有现在的我那什么加入这个组织,出了一个随时会消失的开眼术,我就是一个正常人了,正常的连朱砂酒都没办法喝,没有阳气喝了就中毒。

    “为什么?”我问道。

    “你师父没说,但是我能猜出个一二来。”张红说道。

    “看给你治疗的时候你因为要散阳结果怒火攻心,差点导致失败,这样看来你需要用你的道术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看你的样子也不是那种为了追求道术极致的人,应该就是仇恨了吧。”张红猜的差不多了。

    “但是凭借你刚来的时候的实力,九儿连三成实力都没有用出来你就要拼命开三言了。”

    “所以,你师父想让你通过我来给你上上课,让你知道知道现在还有什么势力,凭借你的势力在这些势力中能够达到什么位置。”

    “甚至你师父想让你结交一些势力,能够助你一臂之力,只不过你散阳的事他还不知道,恐怕知道了之后他的愿望就要落空了。”张红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好像在告诉我你没有实力之后这些事就全部都干不了了。

    一定有办法的,我绞尽脑汁的想。

    木签!

    木签!

    我灵光一闪,这木签中应该是有大秘密的,说不定木签的用法就能弥补我不能施展道术带来实力上的缺失,而且根据三叔所说,就连发丘天官的发丘印都是从这木签上得到的,那么肯定就有别的用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