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木签开花
    ,!

    我掏出木签递到张红的面前。

    “红姐,您认识这个吗?”我对她说道。

    她眉毛不经意的一动,暴露了她对这个东西是认识的。

    “你居然有两片。”张红好像有些不可思议。

    我挠挠头,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两片都是不经意间得到的,没费多大的功夫,所以我虽然知道这东西有些珍贵,但是还没怎么放在心上,就把这个当做和糖糖交换的筹码而已。

    “贝树签!”张红一下就点穿了它的来历。

    我一看她居然知道。

    “红姐你知道这东西怎么用?”我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十三组哪里得到过一个,不过研究了大半年也没见什么用处,就每个组相互的传递着研究,今年正好在我这里。”

    张红说着,走进了一个房间中,随后过了一会,她捧着一个木盒,我打开木盒之后里面确实放着一个。

    我拿出来相互比划比划,样子都是差不多的,也是一样的木签,没有任何字迹或者是花纹。

    不过我发现了一丝不对劲,三个贝叶签上纹路有些不太相同,我那两个基本上都是竖向纹路,而这个新的则是横向的纹路。

    难道横竖之间有什么不同的?

    张红看到我还是不断地比划之后,就对我说让我拿回去研究一下,只要是别弄丢了就好。

    “既然你师父让你加入我这里,那么给你办个入职手续吧。”张红对我说道。

    我本来想拒绝,但是不知道张锦的真实用意,前面只是猜测,而且现在多方势力都对我虎视眈眈,我现在连道术都用不了,没有了自保的能力,相对于别的势力来说,政府部门还是比较放心的。

    张红把我安排在档案室,一边恢复体力,一边工作,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档案室旁边就是各种文献和搜集到的诡异怪术。

    接下来几天,我就逐渐的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每天都是整理档案,然后去旁边看一些诡异怪术,有些时候也跟着施展一些,有些能成功有些也会失败。

    辛月则是彻底的赖上我了,每天中午都来给我和卫小小送饭,当起了家庭主妇。

    今天下午来了一批新的档案,要尽快规整入库,卫小小早就放学了,趴在我一旁的桌子上摆弄那三根贝树签,因为看我经常玩,所以她就很感兴趣。

    我拿过手头上的一份资料。

    杨长命。

    上面三个字,居然是我自己的资料。

    本着好奇心是进步的动力这句话,我瞅瞅四下无人就打开了档案袋。

    杨长命,男,出生时被异所侵扰,天生一团阳火。

    其祖母,杨李氏,杂门弟子,在杨长命八岁身亡,死因….

    我赶紧翻开这张纸,发现下面的纸居然是空白的,这是什么?为什么是空白的。

    我又继续翻找,发现了其中居然还有一张档案纸。

    上面写着我出生的时候就死了。

    两个不一样的档案,我跟着原来的档案馆的老家伙这几天也能看出点门道了。

    写着我死的那一张上似乎字迹有些不太一样,而且纸也有些泛黄了,看样子是很久之前的了。

    难道说之前是旧档案,现在才是真档案,还是说我出生的时候是死了,但是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奶奶知道,但是奶奶已经过世了,还会有谁知道。

    李爷爷!

    我一拍自己的大腿,李爷爷!

    他送我到二虎山之后就离开了,期间也没来看过我,就连奶奶去世的时候他都没有在场,他到底去哪啦?

    李爷爷的档案不在这里,我只能通过计算机调取,还好张红给我开绿灯,让我能够调取档案,虽然很机密的档案我不知道,但是调查一个人我还是可以看到的。

    李爷爷的真名肯定不是李老赖,我只能在我村里的人员名单中一个一个的看,姓李的本来就很多,而且这些年也有孝子出生,结果一直查到了晚上。

    终于找到了李爷爷的档案,发现他之前就是杂门的人,不过现在所在的岗位居然是第三组。

    也就是说,李爷爷就在和我一样的地方,第三组居然是在帝都北京,那么我过几天去找糖糖的时候也能找到李爷爷了。

    到时候问出来我身上到底发生什么之后,就好办了,肯定有办法解决的。

    想到这里我真是心情舒畅。

    “开花了!”这时候卫小小这小丫头在桌子哪里手舞足蹈的说道。

    我被她的声音吸引了,过去看了一下。

    那三片木签被卫小小插在了一个花盆中,周围还有水迹,好像是她在把他们当花种起来一样的。

    不过这个地方正好是窗户,月光顺着窗户打进来,我在档案室是不能开灯的,所以月光就很亮。

    尤其是现在是十一月中旬,天气已经很冷了,今天的月亮却是格外的亮。

    那三片木签此时身上长出几个小小的白骨朵。

    好像真的要开花的样子,不过我此时眼里的阳气还没有消失,所以能够清楚地看到那花骨朵中似乎有个孝子的身影,就是那种襁褓中的孝子。

    借着月光那几个花骨朵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没一会就长得有拇指大小了。

    木签上慢慢泛起一阵的红光,仔细看去是有淡红色的水迹渗出来。

    空气中多了一丝丝血腥味,这红珠子居然是血迹。

    我没看到卫小小突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样子,我的注意力全被这神奇的一幕所吸引。

    不单单是枯木逢春,居然木签还会流血。

    我感觉那花骨朵要开了,白色的花骨朵居然在不断的颤抖。

    周围好像有些风挂了起来,我冻得一哆嗦,看到了睡着地卫小小。

    难道这花还能催眠?

    但是为啥我没事?

    木签上的血迹越来越明显。

    但是这花似乎还缺一点什么似得,颤抖的厉害却开不了。

    到底是缺什么?

    难道是血?

    这一段时间里我看过不少的诡异怪术,发现人的血几乎遍布了所有的诡异之术,人作为万物之灵,血的用处似乎有很多。

    不管了!怎么也得试一试,这木签被他们说的这么神奇,总会有什么不同凡响之处。

    我伸出手在卫小小的铁剑上一划,食指的之间就开了一条小口子,我用力的挤了几滴血滴在了花骨朵上。

    血液滴到上面之后,居然渐渐地染红了花瓣,而且在月光的照耀下花瓣上居然闪耀出盈盈的光辉。

    开花是有声音的,至少这个花开的时候发出了声音,就像是古老的门被推开一样,发出一种近似于木门被推开的时候发出的尖锐的声音,好像是每一片花瓣都费尽力气才能展开。

    这样的声音足够引起门口守卫的重视,还记得我刚来的时候拖了拖凳子,结果门口就冲进来一个守卫。

    可是门口的守卫却丝毫没有进来的意思。

    一阵芳香飘起来。

    是木签上的花散发出来的,但是却不像是花香,因为我闻过之后,心中总是觉得这朵花非常的好吃,好像是我现在必须要吃掉这个花瓣一样。

    我努力的保持自己的清醒,一旁的卫小小似乎被影响了,嘴里的口水流的像是河流。我担心她离得这么近会出问题,尽力的将她推了出去。

    她摔倒在地上都没有任何的感觉。

    这个声音足够引起守卫的注意了吧!

    可是门外还是没有动静。

    怎么回事。

    突然一阵阵的怪叫传来,听声音好像是一些厉鬼凄厉的嘶吼。

    这里可是特殊案件调查组,鬼怪敢进来吗?

    不用我说,破碎的玻璃帮我回答了这个问题。

    一群鬼数都数不清,蜂拥的从窗户里挤出来。

    站在地上贪婪的呼吸着空气中的异香。

    叮咚!

    手机又响了。

    “你凑齐了三个木签?木签复苏,你要小心,那东西对鬼怪的吸引力太大了,我过不去,别让鬼得到那东西!”刘宣宣的微信。

    我此时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的话,但是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引起守卫的注意力,这让我感觉有些不妙。

    我尽力控制自己不去想那个花瓣是不是好吃,抱起卫小小就冲了出去。

    门外轮值的守卫已经倒在地上,脸上露出满足的样子。

    我往屋里看过去,满屋子全是白色的粉末,好像是花粉。

    难道刘宣宣说的是真的,这东西居然将人们都迷昏了,这里直接变成了鬼蜮,不知道花粉影响的范围有多广。

    我迅速下楼梯,卫小泄是个孩子,留在这里难免会有事。

    这时候一黑一红两团烟气从卫小小身体中冒出来。

    “这里有我们,你去抢花吧。”黑袍强压眼中贪婪的意味,对我说道。

    “我?”我一头雾水。

    “唯一没有受影响的就是你了,一旦花落结果,哪一个鬼得到立刻就相当于拥有了成为鬼王的资本,这里所有人都得在昏睡中被庞大的阴气杀死。”黑袍低声说。

    “你怎么这么了解?”我看着黑袍。

    “是个鬼都了解这木签。”黑袍说。

    “可是我能做什么?我身上没有阳气,什么也做不了。”我一摊手,我也想做点什么,我知道阴气暴动对周围的人会有什么影响。

    “你可以带着它跑!”张红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看到她穿着一身金丝编制的衣服,在她的双肩出插着两根指头粗的针。

    看样子她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了,看她的样子是让我逃走,她独自对付还在不断进来的鬼怪。

    我看到她冲进档案室里,身上的金丝犹如活了过来,在她身后编织成一张大网,借着月光照在金丝上所反射的光辉让她看起来犹如神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