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囚狱
    ,!

    什么意思?难道说这是那些人的埋伏。

    也是!在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血水流的遍地都是。

    “是阴气累计形成的幻像,恐怕周围的鬼应该不是小数目。”天瞳说着,拆下几个弹夹递给我。

    “省着点用,我子弹也不多了。”天瞳给每一把枪都换上弹夹。

    我点点头跟在他身后。

    走了一会,脚下踩着的血液发出声音,总是提示我脚底下并不是水,虽然我也知道是幻象,但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我猛地停在原地,脚上似乎被什么绊了一下。

    我低头看下去,居然是一只发白的手正紧紧地抓着我的鞋子,吓得我赶紧缩脚,怎么会有一只手。

    我用力的挣脱了几下才挣脱开,那手感觉我挣脱之后无意识的又抓了几下。

    等我再抬眼看向前面的时候,整个前面密密麻麻的出现了无数只手,无数只手一起挥舞的场景,饶是天瞳看了都呼吸有些急促。

    天瞳一枪打向前面,一只手中弹之后迅速的缩回地下。

    旁边的一棵树上却传来了一声鬼叫。

    我看了一眼,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树上居然长着人脸,而且还不是一张,而是密密麻麻的长了一树,周围的所有的树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人脸。

    那些人脸有着不同的表情,有些甚至嘴一张一合的像是在说什么。

    我甚至有种冲动想过去听一听他们在说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念头一升起来就再也压不下去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距离其中一张人脸非常的近了。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听得清楚,那鬼确实是说的这个。

    天瞳一把将我拉开,一枪就将那个几乎要从树立钻出来的鬼打的魂飞魄散。

    我将我听到的话告诉了天瞳。

    他沉思了一会,还是拉着我往前走去。

    我心底里有些不解,那个鬼话音中的这个八个字我听得清楚。

    因为我从档案室隔壁的房间中看过不少这种书,里面有关于这八个字的描述。

    这八个字出现在阳关道的最尾端。

    阳关道是去阴间的必经之路,这八个字也是为了告诫鬼魂要为生前自己所犯下的过错赎罪。

    难道说着幻想和阴间有关,不是说阴间和阳间的一些人达成了协议,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在阳间抓鬼的道士或者是能人,难道阴间的人要撕毁约定。

    我将自己的担心告诉天瞳。

    天瞳回头看了我一眼。

    “你真以为就凭你能让阴间有这么大的动静?”

    我听完他的话,心里更是不明白了。

    “你真以为是因为这木签吸引鬼到来的?”天瞳像是看着一个大傻瓜一样的看着我。

    我听了之后细细回想。

    确实有些说不通,就单凭这花,似乎说它将方圆百里的鬼全部吸引过来实在是太过牵强了,再说这么多的鬼大规模的移动,肯定早就会被发现,怎么还会不知不觉中偷袭了十八组。

    肯定是有人在帮他们,甚至这个木签的花只是一个噱头,用来聚集鬼的噱头。

    也是,我想在想到刚才黑袍居然能够控制这花对自己的诱惑,我当时还以为是它身为保身鬼能够控制自己,现在想想,应该是他们对这个花的**并不是我想象之中的那么大。

    那么他们真实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难道是想要对张红下手,那我一个劲追我们的鬼又是为啥。

    难道追我们的鬼才是为了我手里的花,反而张红此时危险了?

    我想到这里,赶紧和天瞳说,并且想让他和我一起赶紧离开,回头帮张红。

    “别傻了!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到。可是红姐偏偏安排我带着你来这里,这其中肯定有她的道理,红姐运筹帷幄,肯定不是这种调虎离山的小把戏就能玩弄的。”天瞳又清理了一些从外面飘进来的小鬼。

    我仔细一想,也是,张红居然能够独自代领十八组,自然是有道理的。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从这里离开。

    我身上的雷击木剑并没有带,因为我不能用道术,就把它放在的张红给我安排的住处,平时上班也没有带过来。

    要是有雷击木剑,不知道借助天瞳的舌尖血能不能激发,要是能的话这些地上的手都不足为惧了。

    可是我啥都没带,只有天瞳给我的一把枪。

    我没有办法施展道术,只能在一旁胡思乱想急的团团转。

    倒是天瞳果然是精英,很快就冷静下来,清理了一快地方,就一边坐在那里恢复体力,一边想着脱身的法子,因为距离和红姐约好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我们还被困在这里。

    “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囚狱。”天瞳沉吟了好一会才跟我说道。

    囚狱?

    我没有听说过。

    天瞳给我解释。

    这就是一种鬼用的手段,将人囚禁在这里,像是鬼打墙的一种更高级的方式。

    我一听这就是鬼打墙的一种,顿时好受不少,我跟张锦学的克制鬼打墙的办法就有好多种。

    我刚要将方法交给天瞳,就被他摆摆手阻止了。

    “你说的鬼打墙就是幻术,还没有任何幻术能够逃脱我的眼睛,但是周围的这些肢体,都是真的,都是鬼,所以你那些对付鬼打墙的方式不好用。”天瞳好像是休息好了,说完就起身在准备着什么。

    我听完之后明白了,周围这些居然都是鬼,不下好几百只了,什么样的东西能够驱使着上百只的鬼?

    不过很快我就被天瞳的动作所吸引了。

    因为天瞳从要带上拿出几个缠着红线的东西,将红线一一撤下来,然后在枪口塞上一个子弹,上面绑着红线。

    我看到天瞳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不一会就弄出好几个一样的东西。

    他抬手将一个带着红线的子弹打出去,射在地上,一根红线迅速的被拉直。

    随后他又朝不同的方向打出去好几颗子弹。

    然后又重新打了一次,不过这次子弹出膛之后,他手上快速的抖动,手里的红线被他缠在已经拉直的红线上,

    直到他第三次将带着红线的子弹插在地上。

    我看到地上居然有一个红线编织的大网,然后有几根线头正扯在他的手中,这样子像极了张红。

    还没有结束。

    天瞳快速的拉扯着每一根红线,地上的大网猛地变换成另一种图案。

    天瞳将手上的最后几根红线绑在一起,然后拿出一个子弹钉在了脚下的地上。

    就在子弹一落地的时候,红线似乎发出了红光。

    周围的胳膊和手似乎有些惧怕这东西,快速的挥手,结果导致被红线缠了个严严实实。

    天瞳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好像刚才发生的这些事就抽干了他全部的力气。

    他颤抖的手拿出口袋里的一颗银色的子弹,上面没有花纹,。

    我看到他的手上全是鲜血,好想是刚才他施展的红线在他的手上划出了一道道口子。

    我看着他试了几次都没有将子弹放进枪膛中,我赶紧过去帮他。

    装好了子弹,他冲着脚下那个最后一个落地的子弹上开了一枪。

    这一枪很神奇,子弹出膛之后打在原来的那个木头子弹上,瞬间将木头子弹击碎,并且代替了它的位置,然后便燃起了一阵绿幽幽的鬼火。

    鬼火顺着红线缓慢的延伸。

    每接触到一个鬼的肢体便燃烧起来,有红线的牵制,那鬼也是动不了分毫,只能发出阵阵凄厉的鬼叫然后被大火吞噬。

    就连树木的枝干上长出的脸也突然冒火,然后被烧得丝毫不剩。

    这鬼火对我来说并不热,甚至没有丝毫的不适感。

    直到最后一只鬼被烧尽,天瞳在我的搀扶下缓缓站起来。

    “快!快往前走。时间不多了。”天瞳虚弱的说道。

    啪啪啪!

    一个拍巴掌的声音传来。

    “果然是张红的高徒,一个男的玩线都玩的这么熟练?以后开个织布的地方也不知道能不能挣到钱活下去。”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

    我冲着那个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就看到在黑暗中有两个身影走了出来。

    一个长得伟岸,身形和卫忠有的一拼,另一个则是一个年轻人样子的。

    说话的正是那个年轻人。

    而他身旁的那个长得壮硕的人,身穿一声道袍,不过却一言未发。

    那个年轻人身上挂着一个银质的铃铛。

    我见过这个铃铛,正是江北尸族特有的控尸铃铛。

    这两个人就是那日我们走后在楼上交谈的人。

    “江北?”天瞳此时虽然虚弱,但是还是将我护在身后。

    “都说天瞳一双重瞳眼看尽世间,也不知道这眼按在我尸奴身上怎么样。”那个年轻人说。

    他话音刚落,一旁的大汉猛地向前走了几步,一双大拳头捶在自己的胸前咚咚作响。

    我看着那个大汉双眼发白,居然是一个尸人,也不知道是什么,看样子应该比跳僵要厉害一些。

    天瞳看了看我,咬了咬牙,对我说。

    “我尽力拖住,你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