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师翡涧
    ,!

    我大惊失色,此时的天瞳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居然还想着帮我脱时间。

    难道说他们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我?

    就像是昭武一脉一样,只是想问我身上发生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会让他们有这么大的兴趣。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手中的木签突然发出一阵果子的清香味。

    我看到花瓣已经脱落了,只有一个小小的果子还泛着青色挂在上面,周围的鬼叫声又传了进来。

    “尸奴,我要和他们聊一聊,外面有些吵。”那个年轻人无视了周围的鬼叫和天瞳此时神经紧张的样子,反而像是和朋友聊天一样的对尸奴说道。

    尸奴立刻越过我们冲了出去,带过来的一阵劲风差点将我们掀翻。

    “现在安静了,我们可以慢慢聊天了。”那个青年人说道。

    “我是江北尸族,师翡涧。”师翡涧冲着我们做着自我介绍。

    我和天瞳一样,到现在也没有丝毫的松懈,不管是江北尸族一直以来被众人皆知的残暴,还有他出现在这里,定然是和那些打算借机毁掉十八组的人是一伙的。

    “别这么紧张,我可不是那些鼠目寸光的家伙。”师翡涧微微一笑,对我们说道。

    “他们只不过是想借助你的借口断掉十八组这只臂膀,我的目标却是你们俩。”师翡涧看到我们没有搭话的意图就继续说道。

    “一个是百无禁忌的杨长命,一个是看透世间的天瞳,今天真是我的好日子。”师翡涧向前一步。

    我和天瞳齐刷刷的向后退了几步,此时天瞳力竭虚弱,而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怎么看都没有反抗的资本,只能不断地向后退去。

    “这样吧,天瞳可以走,留下你的眼睛就行,至于杨长命,我还是打算将你带回去做客的,毕竟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了,不去我们那里坐坐岂不是有些不太好呢?”师翡涧抬起手,左手摩擦着右手尾指上的戒指。

    “有个傻瓜因为你居然断指,让我对你越来越好奇了。”师翡涧笑道。

    “杨兄弟,你就往前跑,前面有我们的埋伏,到了哪里你就安全了。”天瞳一脸正色的和我说到。

    “那你呢?”我看向他,他此时站都站不稳,别说逃跑了。

    “还有!付九儿确实是孝子心性,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谅她,她就是这样,不过现在应该能收敛一些了。”天瞳趴在我耳边迅速的说到。

    我不明白为啥天瞳要说这些话。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天瞳推开我往前走了两步。

    “你想要我的眼睛?”天瞳虽然脸上有些虚弱,但是面容中却流露出一些嘲笑的意思。

    “哦?上岸的鱼还是要挣扎几下吗?”师翡涧也不在乎天瞳的脸色,还是调笑着说道。

    天瞳此刻腿有些打弯,站在地上浑身颤抖,居然是在抽泣。

    “哭了?”师翡涧笑的更开心了。

    天瞳猛然抬起头,顿时把师翡涧吓了一跳。

    我在一边看到他的脸上两道鲜红的血迹尤其的明显。

    天色有些发白,但是天瞳眼中所有的一切都变得血红。

    他扯开衬衣,我看到他身上居然有几根银针,还是之前张红给我施展散阳之术用的那种半米长的针。

    不过针似乎被沿着他的身体切平了,所以他穿着衣服的时候别人看不出什么不同。

    天瞳用手摸到一根针上,手指一用力就顺着针的边缘伸了进去,直到那根骇人的针带着血迹从他的身体中被拉出来。

    “我是天瞳,但是你们却忘了我原来是天妖瞳。”天瞳声音变得沙哑。

    随着第一根针被他抽出来,然后是第二根,随后几根针都被他抽了出来,此时的他就像是从雪中捞出来的一样。

    他的头发居然慢慢变得血红,身上的肌肉也开始膨胀。

    此时他居然一下窜到了一米九几,他对着我吼道。

    “还不快走。”

    “走得了吗你?”师翡涧立刻冲向我。

    同时天瞳也冲向我。

    在十八组的楼前坐镇指挥清理那些孤魂野鬼的张红,此时突然感觉有些不舒服,看了一眼身上的金衣,居然有一根金线断开了。

    这不是个好兆头,她临时让一个组织领导能力还不错的人代替她指挥,开车向着我们的方向赶过来。

    清理差不多之后,就该是收网工作了,按照小四眼的工作效率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他们现在应该在埋伏点才对。

    可是一到树林边上,她看见那个穿着道服的大汉之后,心里咯噔一下。

    这时树林中传来一声吼叫,声音听上去像是一个怪物。

    天瞳赶在师翡涧之前就将我撞开,然后扑向了师翡涧。

    “快走p!”天瞳嘴里发出吼声,从声音还能听出一些话。

    “哦!怪不得你藏得这么深,看样子你马上就会被蒙蔽神志,可惜了。”师翡涧在和天瞳战斗的时候却显得游刃有余。

    我听着天瞳的吼叫,一咬牙就向着埋伏点的方向跑去。

    师翡涧看到我要逃跑,就要去抓我,但是却被变成怪物的天瞳缠的死死的。

    “老鬼门!看够了没有?还不动手?”三个短句像是旱地惊雷,我隔得老远就能听见。

    还有别的人!我立刻提速,拼命地往哪里跑去。

    胸口处莫名的一痛,我被生生的拦截。

    嘴角一甜就流出了一口血。

    看样子刚才哪一下让我收了内伤。

    那三个木签也被扔了出去。

    我立刻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回到了天瞳哪里。

    这时候天瞳样子很不乐观,身上全是血污,眼角的血泪也在胸前流了一大滩。

    师翡涧一记鞭腿将天瞳重重的劈倒在地。

    “真的弱!”师翡涧看到我回来了,心里的紧张也就放心了。

    和师翡涧一同战斗的还有几个人,都是些老头子了,甚至有些身上阴气翻涌,一看就非人类。

    有一个老者从我身后冒出来,手里还拿着那个果子还没有完全成熟的木签。

    “这东西果然奇妙,不知道服下会怎样。”那个老者作势想要摘下果子。

    “不可!这是要用来请哪位的。”其中一个老者赶紧阻止。

    这时,一个普通的声音传了进来。

    师翡涧的尸奴被重重的丢了进来。

    那尸奴从地上爬起来,怒吼一声就要回去继续战斗,却被师翡涧摇了摇铃铛阻止了。

    “金衣金线画红妆,果然厉害。”师翡涧一脸欣赏的意思看向对面的树丛中。

    张红从树木之中走了出来。

    她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天瞳。

    “红姐!快救他!快啊!”我想要过去,但是却被尸奴过来钳住我让我不能动弹了。

    “哎!被人逼出这一招。”张红没管天瞳。

    “就是你们要将我们十八组连根拔起吗?”张红扫视了一眼面前的众人和鬼,一股气势让几个老者有些颤抖。

    他们没有说话,张红也在等他们的回答。

    就在这时,空气中的果香突然消失了,一个牛眼大小的红彤彤的果子正在木签上挂着,好像随时就会掉下来一样。

    “快,请大帅!”其中一个老者脸上露出一种敬仰的意味。

    立刻就有两个老头坐在地上。

    “就凭你们?也敢在我眼皮子下面耍心机?”张红本来看到天瞳的惨状心里有已经起了杀心,现在直接出手,无数条金线猛地扑向其中一个老者。

    那老者虽然长得老,但是身手却很是敏捷,居然向后猛撤躲开了。

    那金线扑了个空,然后收了回去。

    然后金线转向扑向另一个老者,那老者手里又一柄短刀,猛地下劈居然砍断了几根金线。

    我开始还以为张红是用什么东西控制金线,然后当我看到落在地上的金线在扭动的时候才发现这金线是活的。

    原来是控蛊之术。

    怪不得张锦能够得到蛊墓的方位,看样子和张红有很大的联系。

    就在他们交手的时候,突然凭空落下了一道古朴的大门。

    那大门是漆黑无比,厚重的木头是黑色的,就连门上铜兽似乎也被刷成黑色。

    伴随着木门打开的生意,那厚重的大门居然缓缓自己打开了。

    张红和其他人顿时待在原地。

    因为木门打开的时候,一股几乎是接近实质化的阴气冒了出来。

    那阴气乌黑,出来的时候地上的草全部枯萎了。

    我离得最远都感觉心脏都要被冻住一样。

    一个轿子缓缓从门里露了出来,鲜红无比的轿子映照出主人身份的高贵。

    “鬼帅!”张红沉吟一声,俯身下去直接将天瞳扔出了树林。

    “东西呢?”一道阴沉的声音传来。

    一个老者赶紧将木签递到轿子面前。

    轿子还没出来,从里面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掌,就要去拿过来。

    可是众人等了半天,那个鬼帅的手却再也没有丝毫的动作。

    “你动一个试试!”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是那个女鬼的声音。

    我朝那里看去,不光是那个女鬼,连糖糖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