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你敢动吗
    ,!

    “你是谁?”那个阴沉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

    “你敢动吗?”那女鬼的声音传来。

    没想到就连张红都有些色变的鬼帅居然在女鬼的质问下丝毫不敢动。

    当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敢动,还是在思考什么事。

    “三签花果就在这里,您快出来杀光他们!”那个举着签子的老头把腰弯得更低了。

    好像是这木签的果子对于这个鬼帅的诱惑太大了,门里的轿子又往外飘了几寸。

    “挨打了吗?”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

    我抬头看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糖糖已经来到了我面前。

    “没!没有!”我想挣脱开尸奴的控制,但是他的力量远超过我。

    “受伤了?”糖糖用指尖点了点我嘴角的血迹。

    我无奈的笑了笑。

    这时候师翡涧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看到糖糖靠近了尸奴,眼里突然闪过一丝狠辣,手指在拴着铃铛的线上轻轻一点。

    铃铛没有发出声响,但是尸奴却已经接到了他的讯息。

    我感受到尸奴手上的力气猛然加大,几乎瞬间就能将我脖子捏碎。

    但是让我奇怪的是,尸奴不过是紧了紧手肘,但是丝毫没有继续捏断我脖子。

    原来在尸奴用力的瞬间,糖糖的小手也搭在了尸奴的胳膊上。

    “好吵哦!”糖糖一噘嘴,好像比平时更加有灵气了一些。

    然后在糖糖很随意的表情下,生生将尸奴架在我脖子上的手肘掰开。

    我能够感受到尸奴在拼命地抵抗,因为它胳膊上的肌肉都被撕裂开了。

    咔!

    一声轻响,尸奴的胳膊就垂了下去,我甚至看到它手臂的骨头茬子都漏了出来,顺着伤口流出淡黄色的液体。

    尸奴好像是在糖糖身上感受到了危险,就像跑回师翡涧的身旁。

    而且糖糖并没有松手,也被尸奴带了过去。

    即将靠近师翡涧的时候,糖糖猛地向前一窜,来到了师翡涧的面前。

    “你吵到我了!”糖糖很认真的对师翡涧说道。

    师翡涧刚才目睹了糖糖轻易的将尸奴的手臂折断,心里也很惧怕,但是多年的交手经验产生的无意识的动作却比他思考的速度都要快,他猛地一提气,一拳轰向糖糖。

    我还没担心的喊出声来,就被生生遏制在喉咙里。

    糖糖随意的一抬手便接下了这一拳,而且瞬间用力一转,师翡涧整个手臂顿时被扭成了麻花状。

    “啊!”师翡涧凄厉的尖叫让我听了都心头猛地一紧。

    师翡涧的状态像极了他的尸奴,两个都是手臂的骨头破体而出,露在外面花白花白的。

    不过师翡涧也不是善茬,趁着清醒用那只好的手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一刀就插进那个受伤的手臂所在的肩膀,然后向外一摆。

    再做这件事的时候,师翡涧还不忘迅速后退。

    不过这时候的师翡涧虽然脸色惨白,但是却比刚才好多了。看样子他刚刚的一刀直接斩断了手臂上的神经,恐怕这只手臂应该死废了。

    “走!”师翡涧低声怒喝。

    尸奴连忙过来背起师翡涧就离开了。

    做完这一切的糖糖视若无人的从哪些老者身边穿过,直直的向我走来。

    “这!这还是人吗?”张红脸上都有汗珠冒出来了,虽然她的金衣也号称力大无穷,但是刚才在树林外可是和尸奴缠斗了好久才将他击倒。

    就这样尸奴身上都没有伤痕,但是面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居然一下就将尸奴的整条手臂废掉,就算是一些组织里不出任务的老怪物也做不到吧。

    “鬼帅!快出来斩杀他们!”几个老者纷纷朝着那扇黑色的门跪拜。

    大量的阴气顺着那个门口不要钱似得往外涌,周围在天空飘荡的孤魂野鬼也顿时散开。

    “木签!”糖糖站在我身边,拉着我衣角指了指那个跪拜的老者手里的木签。

    我也是爱莫能助,我连这些老者中的一个都打不过,更别说还有一个张红都不敢出手的鬼帅在。

    一旁的女鬼还是附身在刘宣宣身上,几步就走了过去,接近了那扇门。大量的白烟从她身后冒出来,没一会就将整个门覆盖起来。

    里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人影都没有,没过多久,哪里的雾气便散开了,女鬼手里拎着木签,若无其事的走了过来。

    走到我面前,将果子摘下来,递给了我。

    “当零食吃了吧!”

    那果子一离开木签,整个枝叶全部消失了,三片木签也都是变回了原来的形状。

    女鬼很随意的将木签丢给糖糖,就像是曾经在长白山黑老太太很随意的给了糖糖一样。

    糖糖接过木签装进随身的口袋里。

    “你还不吃?我能毒你怎么着?”女鬼看着我拿着果子并没有动弹,将胳膊抱在胸前,戏虐的看着我。

    她这一说,我还真不敢吃了,早先她就在白夜城利用了我,让我差点回不来,要不是遇见张锦他们,我那时候就被鬼将杀了。

    而且这东西黑袍说对鬼也有很大的益处,凡是对鬼好的东西人吃了都没有好处,况且她都没吃,我敢吃吗!

    “不识好人心!”那女鬼转过身就离开了。

    只剩下我呆呆的看着她走远的身影。

    糖糖看着我不吃,就拿过来装进了兜里。

    我这时候鼻子突然一酸。

    这个动作像极了之前在道馆的时候,我和糖糖出去买酒,找回来的零钱就会被糖糖收起来,然后去买糖果。

    那几个试图攻击十八组的老者连同那鬼帅一同不见了,张红试探的走到那个地方找了半天也没有任何的踪迹,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等到张红带着我和糖糖出去的时候,看到刚才离开的女鬼正蹲在地上看着生死未卜的天瞳。

    “放开她!”张红脸色一变,身上金衣里的金线全部仰头直直的冲着女鬼。

    “那些人呢?就是刚才还和鬼帅待在一起的那些人。”我冲着她问道。

    不知道为啥,好像是惹毛了女鬼。

    “老娘好心好意的来救你,连句谢谢都不说也就罢了,你说话还这么冲,一点都不君子,早知道让你死了就算了,还用得着费劲跑过来?”女鬼一掐腰,指着我就开始训斥。

    看到女鬼并没有对天瞳做什么,张红也就放心了,几根金线过去将天瞳缠了个严严实实。

    “杨哥?我眼哥呢?”小吴拎着一根铁棒窜过来。

    我看到小吴此时脸上都是尘土,帽子歪斜的扣在头上,身上的衣服也被挂了好几个口子。

    “哎?组长你也来了?”小吴看到张红赶紧站直了身子敬了个礼,不过样子看上去狼狈的厉害。

    “将他背回去,锁在三号房。”张红点点头,又指了指被金线捆的结实的天瞳。

    “我去!眼哥又变身了,得赶紧背回去,杨哥帮我拿好铁棒。”小吴一把将铁棒扔给我。

    “你们就打算让他自己变好?”女鬼像是看笑话一样的看着费力扛起天瞳的小吴。

    “什么意思?”张红立刻问道。

    天瞳从小就跟着张红,对于她的情况自己再清楚不过了,这种情况下只有让他缓慢的恢复,自己也只能施针让他不能轻易地变成这副样子。

    “我的意思是我有办法让他变得正常啊!”女鬼说道。

    “什么办法!”张红脸上有些焦急。

    “不过我有条件。”女鬼说道。

    “你提!只要不是我做不到的,我一定会给你的。”张红此时哪里像是一个十八组的领导者,更像是给孩子治病的母亲,不过年龄上称之为姐姐更合适。

    “让这货求我,什么时候我觉得可以了,什么时候就告诉你。”女鬼一指我。

    “我求你了,你说吧!”我一抱拳,心里有火但是还是得压住了,毕竟接触线来天瞳是个好人,而且刚才也是为了救我才变成这幅样子。

    “不够诚恳。”女鬼将头一甩。

    这时候小吴已经将天瞳塞进了车子里,然后正在车里联系着其他人。

    没一会的功夫就来了好几辆车。

    我们也跟着一起回到了十八组的总部。

    在车上,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尽量露出笑脸的问道那个女鬼。

    “你说的是真的?你能救天瞳?”我试探的问道。

    我刚才已经得知,天瞳这样子已经不是一两次了,而且恢复的时间越来越长,从开始的三五天,直到上一次足足恢复了半年才变回正常人的样子。

    “你还有心思管别人?”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抢手?白夜城通缉你,好几方势力也在逐渐的接触你,还有你的命都不知道啥时候就会死翘翘,你还有闲工夫管别人。”女鬼像是看一个好几万年才出来一个的大傻子。

    “那也不能不救吧,他也救过我。”我耸耸肩。

    “服了你了,你准备一下吧!”女鬼好像是松口了。

    “准备什么?”我赶紧接着问。

    “准备捶腿!”女鬼说完,就将腿担在我膝盖上。

    “捶舒服了再说。”女鬼一脸惬意地躺在车窗的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