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半妖天瞳
    ,!

    我实在是受不了张红期盼的眼神,谁让她和我师父有旧,谁让她又救我一命,我只能赔笑着给女鬼捶腿。

    “姐姐,舒服吗?”我都要被自己狗腿子的样子恶心到了。

    “还行!”女鬼一伸懒腰,好像是很开心的样子。

    “姐姐,鬼能感觉到捶腿吗?”我又开口了。

    “那是当然了,我附在她身….找打!”女鬼好像是听出了我话里鄙视的意味,照着我的头就给了一巴掌。

    我挨打了之后倒是惹得糖糖不乐意了,就直勾勾的盯着女鬼,盯得她不得已的给我道歉。

    “行了行了,我治还不行吗!”

    原来,天瞳的眼睛是天生的,是因为他妈是一个妖。

    很多时候我们都认为妖要比鬼离得我们生活远,其实真实情况恰恰相反,真正融入到我们生活里面的却恰恰是妖。

    天瞳出生的时候就被发现是重瞳,历史上重瞳的人有很多,比如西楚霸王项羽,霸王举鼎的传说也不是无稽之谈,正常人恐怕做不到这一切,但是有妖血的人却不一定。

    尤其是像天瞳这样的半妖,因为人是万物之灵,所以几乎任何鬼怪妖类都能与人类繁衍后代,也就造就出了很多半妖。

    真正的妖类都住在鸡鸣山白帝城,只剩下半妖流窜在世间,我之前在卫小小上学的地方见到的就是一只半妖。

    再接着说天瞳,他出生之后除了眼睛不一样之外,其余的地方和常人无异,于是很快就能融入到人类的生活中。

    可是!半妖有一个致命的缺陷,每到单数天的时候总是有几率化身为妖,这就导致很半妖被抓了起来,天瞳第一次变身就是在他五岁的时候。

    因为父母将他抛弃了,所以他正在路上捡吃的,就在有人看他可怜要给他饭食的时候,他就变成了一个怪物,将那个给他饭的人打成重伤。

    等到张红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十岁了,张红用针将他变形的经脉全部封住,使得他每次要变形的时候,就会有感觉,这样也就能减少伤亡。

    可是时间的间隔也越来越少,不过后来他们发现只要是能够提前激发出来,那么就能缓解,当然激发的时候很容易失控。

    女鬼听完了之后笑的就像是虾米一样弯着腰,此时已经回到了张红的办公室。

    “你们就没有想过给他固本培元?让他变成妖?”女鬼说。

    半妖之所以称之为半妖,就是因为血脉不纯,想办法抓上一直他同宗的妖类,然后给个月给他换血,等到三年之后,他应该就能变成妖,到时候进白帝城给你们当内线是没有问题的。

    张红听完了之后,看了看周围没人只好压低声音对女鬼说:“这法子我能想出来,但是却不能这样做,要是我真的成功了,那么天瞳就一定会被派到白帝城做卧底,到时候他一辈子都回不来了。”张红了解哪些组织里的老头子的心思,白帝城终年不出妖类进入人间,就算是有偷偷逃出来的,也会被妖类的执法者抓回去,这些年已经严重控制了半妖的产生。

    但是那里终究是一处不可控的因素,里面的情报来源少的可怜。

    张红想到这里,就决定提天瞳做这个主,自己从小把她看大,还替不了他做主?更何况付九儿那个邪痨也确实是个好姑娘,虽然性子有些张扬,但是本心里却善良的很。

    “请问您还有别的法子吗?比如….”张红说。

    “比如把他便成人?你想什么呢?妖类的血脉是能够轻易翻转的吗,想要成为半妖很容易,但是想要变回人就很难了,不过…我有法子能让他自由控制血脉,让他能够在变身之后保持神志。”女鬼眼珠子一转,坐在沙发上说道。

    我听了之后也感觉很惊奇,要知道天瞳本身实力就很厉害,尤其是那一双看透世间的眼睛,现在他化成妖之后恐怕身体素质和实力都能提升一大截,这样一来说他是实力翻倍也不是不可以。

    “怎么变?”我问道。

    “当然是用至阴至柔的东西来平复他的血脉中的戾气。”女鬼说道。

    “至阴至柔的东西也有,就在她兜里,就是三签花,但是还有一味药引子有些难弄。”女鬼说道,脸上甚至露出一丝惋惜的神色。

    “那就是杨长命那诸邪回避的心头血。”女鬼一指头指向我,顿时张红的目光就死死的盯着我。

    我顿时大惊失色,怎么最后扯到我身上来了,我可是啥也不会,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至于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吗。

    但是接下来我知道她并不是说的玩笑话,因为两个人似乎在医术上都有见解,不一会就开始讨论了。

    心头血是那么好取的吗?我偷偷带着糖糖要离开,一碰见这个女鬼准没好事。

    尤其是听到张红说可以从我手臂的血管中插入一根管子直直的通向心脏里,我听完了就面如土色。

    我正搂着糖糖悄悄地退到电梯口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

    辛月听苏醒过来的卫小小说我们这里遇到危险了,而且我没有回去,当时就急了,急冲冲的赶过来,找了一个遍,听说了张红带着我回来之后就上来了。

    结果一开电梯门就看见我搂着一个妙龄女子正鬼鬼祟祟的想要进电梯。

    “她是谁!”辛月指着糖糖。

    “额….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糖糖。”我赶紧解释。

    这时候糖糖躲在我身后又拉紧了我的衣服。

    “吆!这是谁啊?你的相好?孩子都有了?你让我怎么办?”女鬼唯恐天下不乱,妖娆的走过来抱着我手臂。神态中全是楚楚可怜的样子。

    辛月看着我左边有糖糖,右边还有一个别的美女正搂着我胳膊,而且我还没有躲开。

    又瞅瞅自己怀里已经开始脆生生喊姐姐的卫小小,一生气就把卫小小扔到了地上。

    辛月从来没有这么委屈过,自己一个劲的按着电梯的按钮,刚才才下来的电梯此时居然迟迟开不开们。

    自己辛辛苦苦找了一晚上的人,可是那个人居然左拥右抱的快活了一晚上,也不知道给自己回个信息,不是已经加了微信了吗。

    电梯还不过来,辛月蹲坐在地上有开始哭了起来。

    “辛月姐姐,你不要哭了。”卫小小揉着屁股爬起来,过去安慰辛月。

    辛月听到之后一把拉住卫小小抱着卫小小哭的更厉害了。

    卫小小被勒的喘不过气来,一个劲的向我招手。

    我看到卫小小此时脸色都要发紫了,辛月还没有松手的意思,只好上前阻止。

    “别哭了,你要勒死她吗!”我一把将在地上哭泣的辛月拉起来,卫小小解脱之后离得辛月远远地。

    “你喜不喜欢我?”辛月头发糊了一脸。

    “啊?这个。。。”我一时之间有些疑惑。

    “那你讨厌我是不是。”辛月头微微低了低。

    “也不是。”我赶紧摇头。

    “那你就是喜欢我了。”辛月猛地抬起头。

    我被她这样的对话绕的有些晕头转向。

    我的确有些喜欢辛月,但是因为我事情太多,而且我还要给奶奶报仇,导致我没有多余的闲情去思考这些事。

    我此时突然发现自己有些难以决定了,要是在今天晚上之前我要是被辛月这样说,我绝对会大大方方的承认,可是自从糖糖来了之后,我发现我自己好像有些动摇了。

    我赶紧转头。

    “红姐!我同意做药引子,咱们赶紧开始吧。”

    张红当然很欣喜,用他的徒弟来救自己的徒弟,当然是在张红自己知道取血的时候没有危险的前提下。

    但是到了女鬼哪里,抽血变成了换血。

    她说我的血带着特殊的功效,不会对天瞳造成什么影响,而且这花也是在我的血液的催动下结果的,按理说用我的血液融化是最合适的了。

    很快我就和天瞳被齐刷刷绑到了一张床上。

    张红另一边装了一个小泵,将我们的血换过来。

    我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变成半妖,但是女鬼却让我放心。

    还没等我借着问一些关于我自身安全的问题的时候,就被女鬼一掌打昏了。

    辛月看的心疼,虽然她到最后知道了我和她们之间的关系,但是她却变得粘人了,只要是糖糖在我身边,她就在我身边。

    血泵开启,强烈的冲击感直接将我冲醒。

    天瞳的血液烫的厉害,尤其是女鬼给他喂完了那个果子之后。

    我感觉就像是岩浆流进了我的身体。

    我双眼感觉周围突然变亮,亮的几乎要将我的眼睛闪瞎。

    女鬼这时候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盒,从里面拿出了一条雪白雪白的蛇,那蛇也就指头粗,她将蛇头一把扭下,让蛇的血液滴落在我的身上。

    那血液很凉,让我此时感觉说服了一些。

    然而糖糖在辛月的尖叫声中,像是之前那样的骑在了我的身上,用那个白蛇的血给我在脸上和身上画着奇怪的纹路。

    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