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祭文
    ,!

    一股火热的感觉从我小腹的丹田处升起。

    早就已经感受不到阳气的我,现在居然有一种感受到阳气的感觉。

    不过腹部的这股气流并不像是阳气,反而比阳气更加的暴戾,甚至有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我尽力的控制着身体内暴戾的气息。

    一旁观看的张红和辛月则是捂着嘴一脸的惊讶。

    因为此时糖糖骑在我身上,一边用那条小白蛇的血在我脸上和身上画着奇怪的文字,一边张嘴说着什么,张红也自信学富五车,懂很多种语言,但是糖糖说的那些却一点都没有听说过。

    张红想学着发音,但是怎么也发不出糖糖那种奇怪的声音。

    甚至模仿的时候感觉自己气血上行,甚至隐隐有阳气暴动的危险。

    “别想了,这个天底下除了她应该没人能施展了。”女鬼将最后一滴血从白蛇身体中挤出来,然后若无其事将白蛇的尸体扔在一旁。

    也是奇怪,那白蛇尸体落到地上之后居然化成了一滩水渍,然后迅速的挥发了。

    “兜兜转转,终归还是这东西用的熟练。”女鬼看着画完最后一笔的糖糖说道。

    “多嘴!”糖糖回头看了一眼女鬼。

    此时的糖糖根本没有之前她们见过那样的呆萌,和正常的十**岁的女孩子差不多,尤其是辛月,本以为糖糖真如我说的那样精神有些问题,但是现在看来,根本不像啊。

    糖糖画的那些祭文很是奇怪,尤其是过了一会我身上那些白蛇的血迹根本没有干枯的感觉,颜色还是那样的鲜红,似乎即将从我身上流下来,但是等了很久却也不见血液动弹。

    “交给你了。”糖糖双眼慢慢失去了神采,又变回了呆滞的感觉,然后可能感觉趴在我身上很舒服,就在那里睡着了。

    女鬼摇摇头,仿佛接受了一个烂摊子。

    辛月看着睡在我身上香甜的糖糖,就像过去将她拉下来,可是却被张红阻止了。

    因为此时天瞳膨胀的身躯居然渐渐缩小,逐渐变成了原来的样子。

    果然是天瞳,刚刚有所好转就猛地睁开眼,他还停留在刚才那一战之中。

    “别动!”女鬼看着天瞳想要起身,连忙制止。

    天瞳看到了一旁的张红也就放心了,红姐在就没问题。

    “一半的妖族血脉给你了天赋和力量,但是妖血对于你来说还是太过暴戾,这次的三签花果真是便宜你了,你感受一下里面所带的阴气,借助它来绵绵平复妖血。”女鬼说道。

    虽然是换血,但是实际上换的血并不多,而且还是慢慢换的。

    三签花果在天瞳妖血的冲刷下化开,混合在其中,使得妖血渐渐平稳,尤其是对于天瞳来说,他从小就没有真正的控制过妖血,不是不想,而是没办法。

    现在血气平复下来,他就不会担心试图控制的时候会再变成怪物了。

    女鬼好像对妖血的控制颇有心得,在天瞳耳边告诉他怎样控制,没多久天瞳就找到了门路。

    反而现在最惨的是我了。

    刚才的一切我全部都没有感觉到,因为我正在煎熬当中。

    天瞳的妖血并不是那样好留在体内的,因为它们自打进来之后,就开始努力的往我骨头里渗,偏偏我还能感受到这种感觉,就像是无数把小锄头在你的骨头上敲打一样,但是奇怪的是这些血好像被什么牢牢地抓住一样,就是进不了分毫,一直在我体内停留。

    我甚至感觉自己身体就要被撑开了。

    “借助你控制的血去同化其他的血。”女鬼还在天瞳耳边说道。

    慢慢的天瞳越来越熟练,毕竟这也是他天生的一种本能,就算他从来没用过,一旦找到感觉就会很迅速的熟练起来。

    女鬼这时候提示张红将血崩逆转。

    一股强大的吸力从我体内传来。

    那些妖血在流转我全身之后又被吸了回去。

    那种难忍的感觉消失之后我本以为我会好受一些,但是更为强烈的寒冷感传来。

    好像我全身都被冰封起来一样。

    身上刚才流出来的汗水居然瞬间就变成了冰珠。

    女鬼拔掉在我身上的管子,天瞳的作用已经没有了。

    刚才她非要让我给天瞳换血其实另有所谋。

    我阳气散尽,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好事,本来我天生阳气就弱,阳气散尽导致我对于外邪的抵抗能力也会变得弱,所以她想到用这种冒险的法子来冲刷我体内这段时间侵入的阴气,尤其是昨天晚上阴气太过浓郁,虽然我现在没什么感觉,但是她是鬼,一下就能感受出我身上气息的变化,所以看见天瞳的样子之后就想起这个法子了。

    当然不用我的血也能成功这件事她是不会和任何人说的,再者说了,妖血这种东西打磨身体是最好不过了。

    而糖糖在我身上刻画的祭文,就是阻止妖邪侵蚀我身体的办法,而且用的那条白蛇更是她去白夜城趁乱偷来的宝物之一。

    寒霜退去的我张开双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刚才那种感觉真的要折磨死人。

    我的声音打乱了女鬼心里的思量。

    辛月看到我醒了,就趴在我床边问我怎么样。

    我感觉了一下,那股火热的感觉消失了,看样子我本以为会恢复阳气的感觉只不过是错觉。

    “起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不一样。”女鬼将趴在我身上熟睡的糖糖抱起来等我站起来之后又将糖糖放到了床上。

    我站起来之后,没有任何的不适感,甚至感觉身体充满力量,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

    尤其是照镜子的时候,我身上的祭文还在,不过却是淡了很多,在灯光的照射下居然闪着金光。

    “这是什么?”我本来以为是可以擦掉的,但是我试了试却发现好像变成了纹身一样的东西。

    “这东西可比你之前身上的阳气要厉害的多了。”女鬼看着我。

    “恩?”我不明所以。

    很快我就后悔之前为什么恩了一下了。

    我在一座地下的练功房里来回乱窜,不为别的,身后又两个厉鬼正追着我。

    就因为我质疑了一下,结果女鬼真的找来两个实力接近鬼兵的孤魂野鬼让我练手。

    要是有符纸和雷击木剑,加上舌尖血我自然不怕什么,可是自从我阳气散尽,就再也没有和鬼战斗的资本了。

    我尽全力躲开其中一只鬼的突袭。

    “打他们啊!”女鬼在门外冲着喇叭说道。

    我决定信她一次,随即转身一拳打出去。

    没想到我居然打中了。

    要知道本来我应该打不中才对的,因为普通人要想用身体伤害鬼魂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

    还好这两只鬼只不过会撕咬罢了,我这种三脚猫的功夫一般也拿不到台面上来。

    能打到鬼,那岂不是就像是付九儿之前用过的保身符一样的东西。

    我看了看身上的祭文,没想到还糖糖还真有两下子。

    打了一会,我发现我此时似乎体力和力量也见长了不少。

    有这个能力只要我还能找回来阳气,那么对我帮奶奶报仇也会有更好的帮助。

    看到我还能有实力打鬼之后,看到面前的这两个鬼怎么看怎么可爱,也不管是不是吊死鬼和淹死得到鬼了,反正看着都比平时的鬼和蔼。

    我推开门走出去,看到正一脸戏笑看着我的女鬼。

    “不知道还能不能用雷击木剑。”我问道。

    “这又不是阳气,再说了,说不定哪天祭文的能力消失了,你就变回去了。”女鬼看着我一脸的兴奋之后猛泼凉水。

    “啊!”我还以为是永久的,没想到只是暂时的。

    “你就偷着乐吧,其中的好处你自己慢慢体会吧。”

    “倒是现在你不应该考虑考虑自己的命吗?”女鬼接着说道。

    对!

    我一时高兴忘记了看见糖糖之后还有重要的事。

    三个木签被糖糖收起来了,我得赶紧过去问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活下去。

    我急匆匆的离开这里,去找糖糖。

    女鬼看着我离开的样子,摇摇头。

    不过门里面悄悄有两股黑烟流出来。

    是刚才那两个鬼。

    女鬼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伸出手变为爪状。

    那两股黑烟就聚集在手上,最后变成两个鬼,而女鬼则是抓着他们的脖子。

    “没用了。”女鬼手上微微用力,两个鬼顿时化为青烟。

    我回到房间里,发现卫小小正和糖糖在分赃。

    赃物就是一大包糖果,卫小小每次耍小聪明想要多给自己一颗都会被糖糖发现。

    辛月则是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生闷气,要知道之前卫小小可是最缠自己,现在好了杨长命也跑了,卫小小也沦陷了。

    我看着糖糖的样子,现在又是那种精神不太好的时候,也不知道能不能听懂我的话。

    辛月听到我回来了,迅速从沙发上站起来想要吸引我注意力,但是看到我笔直的向着糖糖走过去,脸上黯淡了。

    “糖糖!你知道救我的方法吗。”我坐在床边,糖糖将她的糖分给了我一半,我摇摇头给推了回去。

    糖糖没有回答。

    直到我看到她正在摆弄的糖果,居然被她摆弄成了三个字。

    “北新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