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北新桥里有什么
    ,!

    我看完之后,立刻明白了糖糖的意思。

    糖糖精神不好,不代表她听不懂我说的话。

    原来糖糖早就在找能够解救我的办法了,现在想起来在长白山也是糖糖让黑老太太暂时救我。

    倒是我一直以来领会错了糖糖的意思。

    “北!新!桥!”卫小小看着三个字奶声奶气的念起来。

    “不行!”辛月一下就走过来了,一把将床上的糖果打乱。

    “你不能去!”辛月告诉我。

    本来辛月过来的时候糖糖打算给她一颗糖,但是看到她将自己的糖都打乱了,就将手收了回去,而且还将糖堆往外推了推,想要离得辛月远一些。

    “怎么了?”我问道。

    我看到辛月眼里的那种焦急还有慌乱,甚至夹杂着一些落寞,心里不由得有些心疼。

    “北新桥是座大墓!”声音很小。

    “不是困龙地吗?”我问道。

    “就是龙墓。哪里凶险万分,甚至我们发丘天官联合剩下的三支一起进去过,后来只跑出来一个,那个人也神志不清了。哪里再也不让人进去了,而且你实力….”辛月没有往下说,她知道我阳气散尽这件事虽然不在提起,但是一直是我心里的一道坎。

    我将刚才在练功房我独战二鬼的事告诉她,想让他放心。

    “不行,那里太危险了,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你不要去好不好。”辛月脸上露出哀求的意思。

    我差点答应她不去,但是我必须想办法活下去,哪怕只有一成的希望,我也想试试,我身上还肩负着奶奶死去的仇恨,我不能再等了。

    看着我脸上坚毅的神色越发的明显,辛月知道了是不可能阻止我的。

    “北新桥好玩吗?我也要去!”卫小小举着都要比她高的铁剑,对我说道。

    “小小乖,你得留在这里好好学习,让辛月姐姐陪你在这里玩好不好?等以后厉害了,我就带你到处玩。”我脸上换上笑意,安慰着卫小小躁动的心,同时我也知道,发丘天官,无诏不进京。

    “好吧!不能骗我,拉钩!”卫小小虽然噘着嘴还是不开心,但是却妥协了。

    “你要是回不来呢!”辛月低着头眼里的泪啪嗒啪嗒的往下落。

    “你要盼着我能回来才对吧。”我伸出手将她低着的头扶起来,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自己找死,看见不对劲的就肯定要逃跑的,你说对不对小小?。”我揉揉她的脑袋说道。

    “对!逃跑!”卫小小点点头,自己班上的小鬼总是逃跑,自己想欺负他都抓不到。

    “你就是个傻子!”辛月说道,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我挠挠头不知道什么意思,打不过就跑这不很正常嘛?她还希望我死磕啊?

    三天之后,我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出发,天瞳和小吴护送我去北京,糖糖和女鬼则是有事要办提前一天就走了。

    辛月不能去北京,而且还跟我耍着小性子,这三天也没怎么理我。

    不过我从窗户上看到她的身影之后也就放心了。

    卫小小自从听天瞳说过北京烤鸭非常有名之后,磨了天瞳一整天让他给自己带来。

    天瞳自从能够简单的控制妖血之后,心情好了许多,甚至也不想之前那样冷酷了,这让一直视天瞳为偶像的小吴很受伤。

    提到小吴,不得不说他那根棒子,我这两天看到他之后还研究过,棒子上刻了三十三个不同的人,而且他还在铁棒的底端刻下了“吴法”两个字。

    我以为他就叫吴法的,没想到他叫吴天。

    这货还很骚包的说自己有了铁棒就能无法无天了。

    坐上高铁的商务座,还是第一次做高铁,整个商务座也没几个人。

    叮咚!

    “活着回来。”辛月的微信发过来。

    “到了给我电话。”辛月又发了一条。

    我回复过去,然后有些纳闷,虽然北新桥的传说很多,但是也不至于让辛月这么重视吧。

    “眼哥!你知道北新桥有什么古怪吗?”天瞳比我大一些,我就学着小吴这样叫他。

    “啥玩意儿?你要去北新桥?开玩笑呢吧!”一旁正在玩手机的吴天立马凑过来。

    “你真的要去北新桥?”天瞳也会脑袋往后一靠好像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他戴着墨镜,我看不见他瞪大的双眼。

    然后他告诉我他之前陪红姐在北京出任务的时候碰见的怪事。

    那是几年之前的夏天,北京热的人都不愿意出门,甚至到了晚上燥热的意思也没有丝毫的减弱。

    当时是他们追赶一波盗尸贼。

    所谓的盗尸贼不同于江北尸族的练尸之术,而是控制一些濒死的人,然后将他们的器官割下来卖掉。

    他们多方监控发现盗尸贼要在北京交易,天瞳和红姐一路跟着他们北上。

    不得不说他们的秘术很厉害,控制的尸体居然和常人无异。

    但是对于这些丧尽天良的人来说,组里的规矩就是宁可抓错,也不放过。

    等下了车站,他们居然感到了北新桥的位置。

    趁着天色发黑,周围没有人,在红姐的指示下,他们开始了抓捕行动。

    联合北京的三组,他们展开合围收网的办法。

    那些盗尸贼也是嗅觉敏锐,很快就发现了不对,丢下尸体就要逃走。

    天瞳凭着自己瞳术在夜里也能看清楚人,只身一人就追了进去。

    走投无路的盗尸贼居然狠辣的逃到了北新桥上,顺着锁龙井的锁链就滑下去。

    这时候异变突起,燥热的天居然迅速冷了下来,天上飘起了雪花。

    从北新桥的地下居然渗出了水,就好像真的变成了一座桥一样。

    天瞳仔细观察,自己的眼睛从来就不会中幻术,但是眼前的一幕让他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北新桥下确实变成了水,而且只有一条街的距离,别的地方连湿润的地方都没有。

    可是犯人就在锁龙井里,他不得已要去看一下。

    结果还没等他靠前,一阵海腥味就传了过来。

    井里的锁链居然缓缓地在向外舒展,好像是什么的东西要出来。

    北新桥上的水也渐渐升高,好像要瞒过桥面一样。

    那两个盗尸贼居然被铁链顶了出来。

    而且身上全部都湿透了,趴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

    天瞳看了看四周如同潮水般退去的异像,不过当时他也没想到这么多,压着这两个人就出去了。

    直到出去之后才发现这两个人似乎是傻了。

    就算是怎么样的审讯都没能让他们俩交代清楚,而且检查出来的结果也是让天瞳很是奇怪,居然是被吓得。

    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只是在天瞳说他们进入锁龙井之后,那些人居然释然了,将他们放到精神病院就不管了,而且没几天,他们就死了,据说死相凄惨。

    我听了天瞳的事情之后,心里也算是有个数了,天瞳的双眼还是基本上没有任何幻术对他起作用,就算是藏匿的鬼怪也会被他一眼看穿。

    然而就在北新桥哪里,他居然也能中术,这就证明我也一定会中术的,不得不让我提起一些防备。

    “你们这都不算什么!”这时候前座的一个老头子回头对我们说道。

    “恩?老爷子你什么意思?”我试探的问道。

    “咳咳!你们相信北新桥有龙吗?”老头子瞅了瞅周围的几个人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这里,就撩着自己长长的胡子对我们说道。

    “龙?”我抽了抽嘴角,辛月也说哪里是龙墓。但是这世界上真的有龙?

    我在道馆上也听过酒叔给我讲过一些事情,中间也有一些龙的故事,但是却都是什么龙脉化形而已。

    “老爷子,你见过?”吴天乐呵呵的说道。

    “你不信?”老头子平生最不高兴有人质疑他,气得他吹胡子瞪眼的。

    “老头子我从来不说假话,我小的时候见过。”老头子急的脸上的青筋都跳起来了。

    在老头子小的时候,得有七八十年前了吧,那时候还没有什么空调之类的东西,夏天热的受不了就只能找阴凉的地方乘凉。

    孝子可受不了热,知道北新桥哪里凉爽,就成群结队的在周围嬉戏。

    到了晚上都回家睡觉了,可是老头子当时趴在锁龙井边上睡着了,起来之后没看见人,有些着急。

    这时候他就听见了锁龙井铁链有响声。

    七岁八岁狗也嫌的年纪,也不知道啥叫害怕,就趴在井边上往里看,这一看可不要紧。

    直接吓尿了。

    一个硕大的眼珠子发着绿幽幽的光,和他来了个对视。

    吓得他跑回家烧了好几天,后来邻里坊间的都知道这件事之后,再也不让孝子晚上去哪里了。

    老头子说完了还一脸得意的样子,丝毫不在意故事中那个被吓尿的孩子就是他。

    老头子的话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不一会好多讨论的声音便传了起来。

    “对啊!当时八国联军侵华的时候还想拉起铁链来看看有什么。结果里面传出海水的声音,据说是海眼。”

    “不对,当时不是传出来海兽的咆哮声吗?”

    一来二去的,不少人都开始发表自己的看法。

    这让我更加迷惑了。

    北新桥哪里到底有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