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付老
    ,!

    “哈哈哈!你们相信了吧?我可没说慌。”老爷子大笑几声。

    我当然没认为老爷子在撒谎,因为根据天瞳所说,当时在上面的幻术就如此厉害,跟别提那锁龙井里面了。

    倒是吴天大包大揽的拍着我肩膀。

    “杨哥!放心,不行我请个假陪你下去走一遭呗。”吴天虽然性子有些跳脱,但是要是我开口,他是一定陪我去的,他性格如此,认为情谊比较重要,很讲义气。

    “什么?你要去北新桥下面。”老头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们。

    “你们去不了了,现在北新桥都封了,只能远看,不能进前。”

    “倒是还有一个地方,能够去到他下面。”老头子一脸故作高深的样子。

    我看着老头子扬起的头没有落下来,只能摇摇头。

    老孝老孝嘛!得哄着。

    “老爷子快说。”我装出一脸期待的说道。

    “咳咳!”老爷子咳嗽几声,周围立刻安静了下来。

    原来北京当初修建地铁的时候,是请了几个外国的设计师来建造的图纸。

    结果巧不巧,那地铁的路线正好是在北新桥的地下。

    当时都不相信这种封建迷信,一个下令立刻开始动工。

    然而前期很顺利,就在挖到了北新桥下面的时候,出现了意外。

    有几个工人的造字刚落下去,就听见一阵大海的潮声,而且还夹杂着海腥味充斥着整个地下。

    当时监工赶紧上报,但是那几个设计师却不相信在内陆有海水以为是工人们太累了,就让他们休息一天,可是怪事却发生了,当天施工的工人们全部惨死在家中,手臂全被什么东西生生砍断,挂在施工的地方。

    这个怪事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当时报道横空出世,说的人心惶惶。

    这下好了,修也不行不修也不行了。

    修下去谁都害怕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不修下去不就告诉大家北新桥有问题吗,这和告诉大家相信封建迷信是一个道理的。

    后来多方协商下,这条地铁被废弃了,从隔壁又开了一条,用弧形绕过北新桥,但是弧形很长,让人感觉不到,以为还是直行。

    可是事情到这里却远远没有结束。

    地铁运行之后,极大地减弱了道路的拥挤,也方便了人们的出行。

    但是很快地铁的工作人员发现,上车的人数和买票的人数有些偏差。

    有的时候是票多人少,有的时候干脆是买票的不多,但是人挤得慢慢的。

    开始还以为是检票的东西出现了问题,导致有人造假。

    后来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直到有售票员看到手里的纸钱之后才发现一些乘地铁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人。

    这可就炸了锅,但是上面下了命令不能随意的外泄消息,免得引起恐慌,但是这些工作人员就不乐意了。

    谁没事愿意天天买票给这些鬼啊,万一带回家了怎么办,后来甚至有很多女工作人员辞职,不想在这里干下去了。

    这消息最终还是没有瞒住,导致坐过那趟地铁的人都是人心惶惶。

    而且最可怕的就是,在上面下令停运地铁的第二天,地铁居然照常运行了,有些不知情的人员也上了这个地铁,结果在路过北新桥的岔路时,开到了那条未修完的地铁线上。

    一车人神秘的失踪。

    这不得不引起大家的注意,很快就有人找到了很多个大师。

    直到最后有一个老头子去了才平息了事件。

    他据说能和鬼交谈。

    最后居然达成了一个协议。

    就是整个地铁还继续运行,但是要在晚上十二点加开一趟末班车。

    那末班车开启的时候,也没有公务人员,就是空车自动开启,而且地铁站也将摄像头什么的都关上,谁也不知道晚上会发生什么。

    那地铁中间所有的站都停,然后终点站就是北新桥的岔路口。

    有些时候有人能看到一个地铁空空荡荡的开过去,而他旁边的人却告诉他今天看样子挺挤的。

    这种事情引发了很多好奇的人去乘坐最后一班地铁,就是想去感受一下。

    可是有些人活着回来了,有些人却没有回来。

    但是这种案子报给上面,通常都不给于理会,只是说已经通知了最后一班地铁不要上去,那些私自上去的他们不管。

    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人产生好奇,越来越多的人都想去试一试。

    这就是老爷子说的去北新桥下面的方法,据说当时应该是挖到北新桥的下面了,只不过没人进去。

    我听完之后,心里也是犯嘀咕,要是真如这老爷子所说,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而且多少年过去了,这么多的鬼都聚集在哪里,而且居然没有丝毫的变化,里面绝对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老爷子还接着透露给我一个消息,每三年这地铁站里就会有高僧来超度亡灵,现在的时间算算也快了,到时候全北京的佛教徒都会过去朝拜送佛也算是一个奇观。

    “老爷子,您对这个还真的了解呢。”我挠挠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老爷子给的信息也是管用的,至少我知道北新桥哪里并不是很太平,让我能够提起心来,虽然跟着女鬼和糖糖去应该没什么危险,还是要小心才是,万一碰见她们都解决不了的,我好像也只有等死了。

    到了北京之后,下车老头子还和我们打招呼,说自己开了茶室,有空去坐坐。

    我们也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陪着任务狂天瞳将此行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将近期的案件和分析上交总部之后,心情大好的天瞳带着我们要去尝一尝北京的美食。

    我刚给辛月打完电话,好不容易挂断,就发现我被他们带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大酒店里。

    公款吃喝?我一个大大的疑问问向天瞳。

    天瞳则是笑而不语,告诉我有人请客。

    等我进去了,才发现请客的人我也认识,正是付九儿。

    而在付九儿身边,坐着一个老者,大约有八十来岁了,正在哪里把玩着一串金刚菩提子。

    “付老!”天瞳拉着我们赶紧见礼。

    “你就是杨长命吧?九儿给你带了大麻烦了,这不让我这老头子来给她道歉了。”老头子睁开眼精光毕露,随后又和蔼的笑了笑,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

    人精!绝对是人精!就刚才他快速变化的两种状态也知道这个老头子恐怕不能惹,

    再说了我之前可能很生气付九儿的所作所为,但是实质上我也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相反还得到了糖糖给我的祭文,也算是因祸得福。

    “付老说笑了,小子现在倒也是没什么大碍了,相反实力也有些精进了,只不过不能施展道符了而已,福兮祸所依嘛!”我赶紧将姿态放低。

    有些人天生就是踩着台阶的人,就像是面前的付老,听完了之后点点头,对于我的识趣也很是欣赏。

    倒是付九儿此时有些嗔怪老祖宗,平日里乐呵呵的老祖宗今天怎么感觉乖乖的,好像是对杨长命有偏见一样的。

    “这是一张九阳符,据说你有一把用阳气催动的剑,九儿害你丧失阳气,按理说你怎么怨恨都是应该的,我知道这张符可能抵不上你这些年的苦工,但是也是聊表心意。”付老将一张符纸按在桌子上。

    付九儿有些着急,之前老祖宗答应的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到这里就变卦了。

    “长者赐,不敢辞。”我赶紧收起来。

    我也知道就九阳符和我们道术里面的阳符差不多,就是储存阳气用的,就算再厉害的九阳符也抵不过我的十年苦修啊。

    “哈哈哈!有点意思!在心里是不是骂我老不死的了。”付老突然发笑,引得我们几个都有些惊奇。

    刚才确实不太高兴,但是还没有到骂他的地步。

    “没有没有,长者赐,怎么能够不开心呢,况且还是这么珍贵的九阳符。”我看着付老笑了笑。

    “九儿,你多学学这小子,骂我们付家拿不出好东西来呢,还说九阳符很珍贵,这不就是看不起我们付家吗。”付老突然觉得我很对胃口。

    顿时付老和我相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今天也是奇妙,一下碰见俩老孝,还好我照顾卫小忻久了,知道怎么哄孝。

    当然前提是给有的尊重都要有,然后适量的开个玩笑是可以的。

    “小子,我知道这次九儿犯了大错了,不知道你想要啥?”付老这时候才开始真正的问我条件了。

    我想了想,其实现在根本对付九儿也不生气了,她也是无心之过,而且听红姐说她在我昏迷的时候还照顾着我,直到我醒了她又马不停蹄的赶回家去帮我找解决的办法,而且天瞳在树林里想用命给付九儿求情,可见这个女孩肯定不会坏道那里去。

    看着一脸紧张的付九儿,生怕我狮子大开口,但是又怕我什么都不要,那岂不是永远都不能原谅她了吗。

    我看着同样紧张的天瞳,这货茶水都倒出来了。

    “要人!”我说道。

    “哦?”付老眉毛一挑,一旁的付九儿一脸迷茫。

    “我要付九儿怎么样。”我大声的说出来。

    “我眼哥缺个在家洗衣做饭的,您看能不能满足?”我赶紧解释,我可是真切的听见天瞳将茶壶的把手都捏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