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符箓之说
    ,!

    “哈哈哈!有意思!”付老笑的畅快。

    我们也只好陪着笑,只有天瞳一脸尴尬的拿着破碎的茶壶。

    付九儿听完了脸都红了,看样子早就芳心暗许了。

    “九儿的事,让她自己办去,就怪她爹那小子不中用,才有一个闺女。”付老打趣道,能成付九儿她爹叫小子的也就只有他了,我们也不好继续跟着笑。

    还好北京的服务员很及时的来到了,打破了这尴尬。

    我初来乍到的,自然也不知道点什么,只好客随主便。

    其实付老他们也不算主家,他也是来这里访友的。

    付九儿很自然的和天瞳坐到了一起,连自己祖爷爷都不管了,还是我好人做到家,看见付老茶杯空了就给他倒茶,也仔细聆听老爷子的教诲。

    不得不说,付家对于符箓一术的造诣颇深,只是随意的点拨我几句,我对于符箓的画法和手法都有些感悟,只可惜现在我施展不了道术,也没有办法验证。

    “屁话!谁说施符要有阳气做引,你看我老头子像是修道的人吗!”我将自身情况告诉了付老,没想到付老一拍桌子气的吹胡子瞪眼的。

    “你师父是谁?要是让老头子看见非得啐他一脸的唾沫。”老头子还像是被点燃的火药桶。

    付老突然地发怒引得正在和天瞳聊天的付九儿很不满。

    “老祖宗?你怎么生气了?”一看就知道他们都没有认真听我和付老的交谈。

    “是啊!老爷子,气大伤身,多吃点东西才是。”吴天虽然有些不合时宜的说出来,但是他这个年纪也分不出话里的轻重,只是跟着本性所说。

    不过也算是歪打正着,付老这个年纪早就是随心所欲了,听了之后气性也消了三四分。

    “小子,我看你师傅并不打算将符箓的真谛传授给你,虽然我们付家和道门的符箓有些诧异,但是殊途同归,本质上是没什么差距的,也不知道你师父的本意是什么。”付老摸着光秃秃的下巴,好像在想什么。

    说的有意,我听得也是有心,我从在道棺的第二年开始,每天雷打不动的绘制镇邪、破煞还有阳符等基础的符纸,到现在不能说是大师,也可以算作是熟练工了。

    “付老,小子从小就开始学着画符施符,到现在也有近十个年头了,平时师傅也是认真的教我,怎么能说不打算教我真正的符箓呢?”我其实有些不太开心,张锦救了我的命,还教我本事,都说师父师父,听到付老这样编排张锦我自然是不太舒服。

    “画符?画?你小子太年轻了。”付老说着,从茶杯里点了一些茶水在桌子上画了起来。

    虽然付老年纪很大,但是指头却非常的灵活,一滴水从头到尾一笔带过,没有丝毫的停顿,一个怪异的符号就出现在桌子上。

    我看着桌子上的一滴水画成的符号也觉得很怪异。

    因为这符号并没有散开,反而就像是用笔写在纸上的一样,要知道水落在桌子上会很自然的聚成一堆。

    然而这却没有结束,付老将杯子里的茶水向前一泼,没想到泼出去的水流淌过去的时候居然避开了这个符号。

    “这!”不光是我,就连吃的火热的吴天此时嘴里叼着半张饼也忘了咀嚼。

    “符箓一术,最早是为了配合风水才出现的,就像你们道门的符纸,里面的名字总有辟、镇、破等字眼,所谓画符,不单单是画符,还要结合周围的地势、人势甚至气势,这样的符纸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付老拿手一抹,那个符号就消失了,周围的水也就聚集在一起了。

    “祖爷爷,您刚才那是什么手段啊?”吴天此时已经将老爷子变成了祖爷爷,一看就是被刚才的手段折服了。

    “呵呵!这就是借势。”老头子手指在桌子上点了几下冲着我说道。

    我顿时就明白了,我小的时候张锦要教我风水的东西,我觉得那东西太难记了,就学的马马虎虎,结果他就让我临摹他的符纸。

    不怨张锦不教我,而是当时我觉得没用,所以没怎么学啊。

    看到我恍然大悟的样子,付老还以为我明白了借势的办法,眼里尽是赞赏的意思。

    “祖爷爷,得学多久才能到您这个样子?”吴天这个年纪,就是那种什么厉害就学什么的心性,自己想来天天带着铁棒,哪里有那种风度翩翩用几张纸片就能解决别人来的拉风。

    “小子,老头子钻研了几十年,现在也才说初窥门径,你想学?到老头子这个年纪也就差不多了。”付老一脸的教育不成器的子孙的态势。

    “那不学了,还不如我的铁棒来的实在。”吴天缩了缩脑袋。

    其实付老说的都是实话,符箓一术本来就是大道,在道门也有专门的分支,而且就老头子所言,要是结合了风水之术,那岂不是更加难了。

    风水十年不入门,期间还要融合到符纸里面,没有几十年还真不好说。

    看着吴天有些失望,这就勾起了付老的孝心性。

    “你小子,这东西不一样。太极十年不出门,形意一年打死人,这道理你们不是不知道,但是到了五六十年之后,练形意的也难说能在太极宗师底下走几个来回,这就是底蕴的积累。”老头子解释的有些急,脸上出现一些不自然的红光。

    看到付老有些着急,吴天缩缩脑袋不再言语。

    付老是觉得吴天这货烂泥终究是扶不上墙的,看着我在沉思,就没在理他,还是觉得我这小子比较对胃口。

    “小子,要不你就来我门下,你没有阳气,可以借势施符,你刚才也看到了,不比他们弱。”付老可能觉得我年纪和吴天差不多,就拿实力说话。

    “只是小子现在学的道术,背叛师门还是不行的。”我赶紧说道。

    “老头子厚着脸,他们也得给我这个面子,这个你不用担心。”付老直接了当的说道。

    “可是…我可能没有时间。”我讪讪的说道。

    “你…”付老刚要说话,付九儿就趴在他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

    我知道付九儿肯定是把我的事情告诉自己老祖了。

    “哎!多好的孩子,咋就….小子!你记住了,老头子就看你顺眼,以后有啥杂七杂八的人招惹,就报我的名号,这个东西给你,本就是九儿拿来赔礼道歉的,我是真看你不错。”付老一脸惋惜的说道,还将一个木盒交给我。

    也不知道付九儿怎么跟付老交代的,付老久久无言。

    听说我会喝酒,付老也来了兴致,非要跟我把酒言欢,我也不能拒绝。

    结果上来酒之后,付老连喝了三倍,付九儿怎么都劝不住,就差把酒杯砸了。

    “杨小子,我要是孤身一人,看你如此顺眼早就不管这些了,可是老头子有一大家子人啊,所有人都在等我死,可是我还是得拼命地活着!”付老说完了就要再喝一杯,我赶紧在付九儿即将用眼神活剐我之前拦下来。

    “人老了,喝酒都不成,老头子走了!你们好好玩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让他喝酒惹得他不高兴了,抬起屁股就要离开。

    我们赶紧送他,到门口有专车接送,倒也不用我们继续操心。

    “有空就多来看看老头子,说说话也好。”付老上了车之后还拉着我,跟我说道。

    我看着车子慢慢开远,冲着付老一鞠躬。

    付老是个好人!一见面没几句话就那我当做子侄辈的对待,这样的老好人应该长命百岁。

    “老爷子?咱回家吗?”司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眉宇间有些煞气,一看就知道身手不凡,能够亲自开车接送付老,自然不是简单的人物。

    “去孙老头哪里,那个老不死的回来了,这时候应该还在吃饭,去蹭酒喝去。”付老颤着声音说道,只不过手上的颤抖出卖了他此刻内心的激动。

    和付九儿那些不痛快,早就因为天瞳消失了七七八八,又见了付老这样可爱的老人,就再也没有间隙了。

    “也不知道老祖宗怎么了,都戒酒十几年了,怎么今天又喝了?”付九儿此时古怪的说道,还看了看我。

    “那个!对不起了,是我不好,我当时也是一时贪玩,谁知道你….”

    我立刻阻止她继续说下去,长辈走了她话痨的性格就又暴露了,都一二十了还说贪玩,让她说下去回去菜都凉了。

    刚才送付老的时候接到了女鬼给我的信息,说她哪里有些问题,要拖延几天,也不知道糖糖会不会有危险,反正几天时间就当做玩闹了,都来到这里了,正好明天准备准备去拜访一下付老,今天怎么说都是付老在等我,我要是不去回礼显得不好。

    付九儿听说我要多待几天,就立刻同意了,说所有的费用她都包了,我知道这是她内疚的心里在作怪,她也是昨天刚到,付老早就来了,自己回家扑了个空,只好来这里磨这个最疼自己的祖爷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