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怪异的婴儿
    ,!

    吃喝完毕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喝了一些酒,但是还不至于神志不清,晃晃悠悠的是天瞳,这货边上拖着一个腻歪的不行的付九儿不晃悠都不行。

    吴天没有喝酒,但是吃完饭之后就显得无聊了,红姐交给他的任务是安全的把我送到糖糖和女鬼手里,没见着人自然不能回去,不过不用干活的他心里也是偷着乐。

    实在受不了自己的偶像陷入温柔乡这个英雄冢,吴天窜蹬我去逛逛。

    我也是想先去北新桥那里看看有什么奇怪之处,也就答应了。

    跟着吴天没事,这是天瞳说的,说别看吴天年纪小,走南闯北的很多年了,会好几门外语呢。

    问过了下榻的酒店在什么位置,又拿了付九儿给的一些打车的钱,我们就离开了。

    一路上吴天一言不发,好像有心事。

    “杨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也谈个恋爱了。”吴天睁着大眼看向我。

    我没好气的别过头去,还以为他有啥事呢,没想到居然是眼馋了。

    “我是第一次来这里。”吴天将自己的铁棒抱在胸前,在出租车的车窗上画着笑脸。

    “我也是。”我耸耸肩。

    “要不是眼哥,我早就来了。”吴天叹了一口气。

    “恩?”我没想到天瞳还不准自己这个小粉丝来北京!

    “当时我还没加入十八组,长着自己家祖传的铁棒,做了一个徐混,也算是有名号的了,没想到碰见了眼哥….”吴天好像很有感触。

    原来天瞳是拉他入组的,而且当时他俩单挑,只打拳脚,吴天输的一塌糊涂,就跟着天瞳来到了十八组,后来发现自自己铁棒居然有降妖除魔的能力,就一直跟着天瞳身后。

    原来吴天就想着来北京打出一片天地,都说这里是帝都,所以自己满腔的热血。

    可是进了组之后,和北京交涉的代言人就只有天瞳自己,而且其他组员没有命令也不能来。

    现在是张红派他来的,看样子有意向培养他成为十八组和北京交涉的人。

    这样一来可能天瞳就要退居幕后了。

    也是难为吴天这个年纪的能有这样的感慨了。

    “据说眼哥和话痨姐在一起的话,有可能眼哥就要去付家了。”吴天这才把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我当是什么!原来天瞳要当上门女婿了,看样子只不过是吴天一直以来想要追赶的人突然要走了,心里有些不痛快,怪不得他一直没和付九儿说过什么话。

    “那你怕啥?我这不是陪着你呢吗?等我事情办完,我就去找你玩去,你辛月姐还在十八组等我呢。”我拍拍吴天的肩膀。

    很快出租车就到了,出租车司机还给了我他的电话,告诉我这里不好打车,尤其是要下雪了,想回去就给他打电话,他家就在附近。

    北新桥被雪染得花白,不过锁龙井上却湿漉漉的没有雪花,想来应该是地下的热气将雪融化了。

    这个时间的基本上也没有游客了,我们走过去之后看了半天也没感觉到有什么怪异的地方,它旁边就是一座楼,楼上面还亮着灯,宣告着主人还在家。

    “呜呜!”一阵婴儿的哭声从我身旁传过。

    一个妇女抱着襁褓里的婴儿撞了我一下,然后急匆匆的离开了。

    “连个对不起都没说,真是…”吴天刚要抱怨,我一把拦住他。

    我仔细看着地下的脚印。

    “你快看。”我喊了一声吴天。

    地上妇女急匆匆的脚印有些不太正常。

    只有前半脚掌。

    “这有啥?咦!”吴天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结果发出了怪叫。

    因为在雪地上的脚掌中间,居然还有一个小小的脚掌。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婴儿的脚掌。

    应该不是鞋底的花纹,不可能有这样的花纹,就算是有,刚才那个妇女打扮的并不是多时尚,肯定不是她能穿的。

    “有问题!”吴天一点头,这么多年做这种案件的分析,一下就感觉到不一样了,立刻就要打电话通知总部。

    我拦住他,要不是我们亲眼看见,还不能就这样肯定,而且刚才走过去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别的异像,我眼睛此刻的金光还没有消失,相当于随时随地的开眼。

    我翻开手腕,看看身上的祭文还在,就放心了,招呼吴天跟了上去。

    那个妇女走的非常急,在雪地里的速度很快,我和吴天甚至要小跑才能跟上。

    她站在一个公交站牌下面等着公交。

    我和小吴也装作等公交的样子。

    看看时间现在应该是最后一班公交了。

    很快公交车就来了,车上零零散散的几个人眼中都露出疲惫的神色。

    那个婴儿好像很安稳的样子,上了车之后一声不吭。

    “这么晚了还抱着孩子啊?”公交车司机也看出来这个妇女抱着婴儿有些奇怪,问道。

    “是啊,今儿陪孩子来他姨姥姥家里玩,结果走到晚了,他爸妈加班没法来接我们。”那个妇女说着还掏出身份证给公交司机看了一眼。

    “咋没打个车?”

    看到是本地人,公交车司机也就放心了,还把车里的空调开得大了一些,怕冻着孩子。

    “谢谢你了。出来想打车来,结果路上没有,怕冻着孩子,只好看见公交车就先上来了。”

    那妇女说着感谢的话就坐在司机的后面。

    公交车司机开得很慢。

    那个婴儿睡梦中的咛语让整个车都平稳了下来,甚至后面打电话的人都匆匆挂掉电话给这个孩子一个安静的环境。

    要是那个孩子的肤色是正常颜色那我和吴天就直接下车了。

    可是就在刚才颠簸的一下,我居然看到那个孩子的肤色居然是黑色的,是那种深黑色,黑乎乎的。

    “难道是个混血?”我说道,因为刚才在酒店的时候也看见过几个外国人,什么颜色的都有。

    “啥混血?我看着是中国人。”吴天刚才也看到了。

    “你看到的是什么颜色?”我低声问道。

    “你是说他的肤色?黄色的啊?”吴天一脸的怪异。

    又是障眼法!

    我开眼看到的是黑色,吴天却看到的是黄色。

    “你有没有感觉不一样。”我现在六识仅存双眼,所以感觉阴气这种事没有办法的。

    “啊?你等等哈。”吴天抱着铁棒闭上双眼。

    我听到他的铁棒传来嗡嗡的声响,好像是在低鸣。

    “不太对!”吴天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丝警觉。

    不用他说话,我早就看见了。

    那个婴儿居然趴在那个妇女肩膀上蹬着我。

    我起初看见这个婴儿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

    那个婴儿浑身漆黑,身上的皮肤干枯,就像是干尸一样的,动作也很缓慢,好像是因为皮肤的干皱使得他不能灵活的运动。

    最诡异的就是他脸上居然有半截金黄金黄的面具,那面具和肉长在一起,在灯光下闪着金色的光辉,甚至它手臂上也有破损的皮肤露出黄色的金属。

    “啊!真可爱!”在一边的一个姑娘走过去和那个婴儿咿呀咿呀的说着话。

    在她眼里面前可能是一个长相可爱的婴儿,但是在我眼里却是她正在和一个怪物对话,尤其是那个姑娘的手指在婴儿脸边晃来晃去的似乎是安心自己的手太凉不敢碰这个孩子,但是那个婴儿似乎随时都像将这截洁白如玉的指头咬下来。

    “不行,我得赶快去阻止。”我对吴天说道。

    “你别动了,再给人家孩子冻着了。”我一拉那个姑娘将她从那个婴儿身边拉开。

    那姑娘一看我是个陌生人本来就想发作,但是想了想自己刚才在外面冻得手冰凉,现在都没有暖和过来,也就点点头哦了一声做到了一旁,但是还是不死心的和那个孩子互动。

    我拍拍额头,是在不知道该怎么劝阻她别和这个孩子互动了,难道要告诉他这孩子恐怕是个怪物,你再互动下去,到时候它记上你之后你就会被他缠上。

    我看着刚才还对我龇牙咧嘴的孩子此时居然直勾勾的盯着这个姑娘,嘴里发出一串像是癞蛤蟆一样的短促的声音。

    还真让我说中了,怪物还真记住这个姑娘了。

    这可就坏事了,我现在总不能拉住这个妇女和这个小怪物让他们等总部来人吧。

    我回头看了一眼吴天,此时他正手里拿着铁棒,好像随时就会给这个小怪物致命的一击一样。

    我打算和他商量一下对策,结果到了一站之后,那个姑娘就下车了,然后那个妇女抱着孩子也跟了上去。

    这是要跟到家啊,我赶紧拉着吴天下车。

    刚一下车,我就看到这个姑娘往东走,那个妇女往西走。

    不过就是那个孩子不见了。

    这才一转眼的功夫,那孩子怎么不见了。

    我赶紧追上那个妇女。

    “你的孩子呢?”我拉着她的衣袖问道。

    “什么孩子?你们是干嘛的?”那个妇女好像是很防备我门俩,作势就要喊人的样子。

    我拉坠想再问的吴天,得赶紧追那个姑娘,因为我好像知道这和婴儿是个什么东西了。

    要是不能追上那个姑娘,恐怕明天就要给她收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