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回去搜身
    ,!

    我们疾跑几步,发现那个姑娘走的比我们跑的还快,前面人越来越多了,我们只好放慢了步子,不想被别人认为是跟踪的,倒是后那个怪物还没抓到,先被人围了。

    “杨大哥,那是个什么怪物,我怎么感觉很奇怪啊。”吴天扶了扶自己的帽子,问道。

    “金镶婴尸!”我对吴天说道。

    这东西绝对是这玩意儿,我在十八组的资料库中看到过相关的记载,这东西邪乎的厉害。

    金镶婴尸,说白了就是将一个死了之后起尸的婴儿生生和金子镶嵌在一起,金子限制了婴尸的移动,只能使它原地打转,古代有人专门做这个当做宠物养,这东西吃阴气也吃血食,异常凶残,所以那时候总是会将金面镶嵌在它的脸上,中间只留一个供它吸食阴气的小口,久而久之它的皮肤会渐渐地将金子包裹起来,那时候就是一个半金半婴的怪物。

    但是面前的这只似乎有些不同,它的脸并没有完全被金子覆盖,甚至连嘴都张开了,这就证明它能够攻击人,而且它似乎并没有被完全限制活动,它还能趴在那个妇女的肩膀上,而且居然还敢光明正大的出来害人。

    那个妇女应该就是受害者,它趴在妇女怀里,让妇女带着它走动,这样应该能够隐藏自己。

    看样子这东西已经慢慢生出灵智了,这就难办了,野性难驯的东西最好抓,要是万一它有了灵性,倒时候躲避危险,几乎很难抓到,况且北京城这么大,它又能随意的控制人带着它移动。

    想到这里,我下定决心,要是被认为是跟踪狂我也认了,但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害人。

    “姑娘!”我紧走几步来到那个姑娘身后说道。

    那个姑娘回头看见我显然是有些奇怪的。

    “刚才对不起了,我不该那样说你。”我装作道歉的样子。

    “啊?没…没事啊!”那姑娘显然有些手足无措,谁也不敢相信有人会因为这个专门跑过来道歉啊。

    “你…要回家?”我试探的问道。

    刚才在她身上扫视了一圈,发现没有那个孩子,所以我想那个孩子应该是先一步躲到她家里等她了。

    现在我只要拖住她等到吴天能够找到人来就好了,我们没有搜查令,不能贸然闯进她家里。

    “对….对!”那个姑娘显然也蒙了。看不清我的好坏,然而又习惯性的回答。

    “要不你等一会,我们有点事。”我挠着头不知道怎么挽留她。

    结果没想到那姑娘一抱胸前,妈呀一声就跑开了。

    完了9是被误会了。

    还好吴天动作够快,很快的就问清楚了现在所在的位置。

    我们悄悄跟着那个姑娘,走进了一个小区。

    小区保安形同虚设,我们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一直走到那栋楼门口,还是晚了一步,她先一步进去了,我们被关在外面。

    “没事,我知道她住哪!”吴天抬着头对我说道。

    我很不解。

    知道其中一层的楼灯突然亮了,我才明白,看样子吴天确实没少干跟踪人的事情。

    总部的动作很快,几乎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赶过来两个人,一男一女。

    看样子像是搭档,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男的叫赵青山三十来岁,女的叫温婉和吴天一般大。

    我们将情况说清楚之后,他们也点点头,我怕了一巴掌正盯着温婉看的吴天,这小子估计是受了天瞳和付九儿的刺激了。

    很快搜查令下来了,居然是通过手机发过来了,配合着他们的证件,合适有效果的,物业很勤快的过来给开了门,我们一路上到七楼。

    那个姑娘打开门之后看到我们显然是更加奇怪了,刚要关门就被温婉拦住了。

    “我们是警察,这是搜查令。”温婉话语间英气逼人,抬脚就进了门。

    那姑娘穿着毛茸茸的睡衣好像是刚刚洗完澡的样子,屋子里还有一股水气,而且这姑娘居然还点了熏香,搞得屋子里非常的香。

    “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我向前一步问道。

    那姑娘向后一退,撞在墙上,看着我眼里有些害怕。

    “你…们…你们就很奇怪。”我听着她话音中带着哭腔。

    确实,大晚上的一帮警察突然进来搜查自己的房间,换谁谁都害怕。

    奇怪的是那个婴儿居然没来,难不成它的灵智已经开启到察觉到我们不一样,然后躲在一旁等到我们离开的地步了。

    我还是不死心,将每个窗户都打开,看了看窗户边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不可能啊,那东西不光我见到了,就连吴天也见到了,根本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才对啊。

    难道说它还没有来到。

    我们什么也没有搜查到,只好退了出去。

    等到我们走出了房间,关上门。

    那个姑娘眼角之间惧怕的意味浑然消失,立刻换上了充满母性的光辉。

    “宝宝乖!你是不是饿了啊。”她解开身上的睡衣,里面什么也没穿,但是在胸前却有一个乌黑的婴儿正抬着头看着她。

    她带着怀抱着婴儿躺在床上,丝毫没有在意胸前被那个婴儿咬得鲜血淋漓。

    吴天这小子这点空挡几乎把祖宗十八代都交代给温婉了,惹得温婉笑的花枝乱颤。

    我们在楼下蹲守了一会,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吴天这小子撩妹的事绝对没少干,这一会已经聊得根本停不下来。

    没办法,我们只好准备收队。

    我看着赵青山正在发呆。

    “赵大哥,你想啥呢?”我问道。

    “刚才那个妹子身材真不错,嘿嘿嘿!”赵青山笑的很猥琐。

    “啥?”我问道。

    “老鬼,你就不能正常点?”温婉一脸不想认识他的样子。

    “不不不!你说什么!”我又问道。

    “啊?我说那个女的身材不错啊?”赵青山重复一边。

    “我不认识他!”吴天看到温婉看着我的表情有些嫌弃,立刻和我撇清关系。

    “身材?”我好像抓到了什么东西,但是又想不起来。

    “我真不认识他。”吴天捂着脸,因为我嘴里念叨着那个姑娘的身材,然后手在嘴唇上摩擦,看起来很猥琐。

    “温婉!你搜过她的身了吗?”我问道。

    “啊?没有啊!”温婉摊摊手回答。

    “走x去!”我带头往回走。

    “杨大哥,你干什么去?”吴天赶紧拉着我。

    “回去搜身!”我反手拽住吴天,因为经过天瞳的妖血洗礼之后,我本身的力量变得大了不少,吴天瘦猴子一样的身材根本经不住我拉拽,只好被迫跟着我踉跄的往回走。

    “人才啊!”赵青山重重的点头,仿佛看到了知己一样立刻抬脚跟上。

    我赶紧跟脸色铁青的温婉解释,看样子赵青山很听温婉的话。

    “刚才我们看见那个金镶婴尸的时候,它就在一个中年妇女怀里,而且当时那个中年妇女无论跑的多块,都不撒手,等到下了车之后才松开,那时候金镶婴尸已经不见了,可见那个金镶婴尸保留着婴儿的本性,就是喜欢躲在人身上,而且刚才我们搜查她家的时候,她一直捂着胸前,好像我要对她怎么样一样,可是我们给她看了证件,面对警察她还要害怕我图谋不轨吗?”我快速的告诉温婉,因为要是我还不解释吴天都要哭给我看了。

    “杨大哥你是说我们注意力都在她家里,却忘记了她身上?”温婉快速的掏出了一个小本本,在上面飞速的记着什么。

    “她是刚上岗,不太懂。”赵青山给解释了一下。

    “对,我觉的是这样的,现在再去搜一下,要是没有最好,要是有的话可就是救了她一命。”我说着抢先上了电梯。

    “对!杨兄弟说的对,这么危险的活计我来做就可以。”赵青山脸色正直无比,声音也洪亮,要是没有那一双在可劲搓来搓去的双手,我都觉得这个人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君子。

    再次来到了她的门前,温婉敲了敲门,没人答应。

    吴天也喊了几嗓子,还是没有动静,直到我们听见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传来。

    “起开!看我的。”赵青山一撸袖子,向着门撞过去。

    没想到这个三十刚出头的人有这么大的力气,防盗门居然被他撞开了,北京城的一二三三个组里果然都是能人。

    在他撞开门的瞬间,温婉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

    “你们别进来!那东西跳楼了,快下去追。”温婉的声音传来。

    我问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还有那个姑娘无力的呻吟声,知道里面的场景肯定不太好。

    我当即就要拉着吴天下去。

    没想到吴天拒绝了,站在门口要保护温婉,变身成了温婉的守护神。

    我忍着抽他的冲动,心里想着抓那个怪物要紧。

    我们坐电梯刚到一楼,赵青山抬脚就冲了出去,我好不容易才赶上。

    在楼外终于看见了那个刚刚趴到二楼的金镶婴尸。

    还没等我阻止,赵青山一个纵步瞪着一楼的窗台,顺手拉了二楼的窗台将自己提上去,一手抓住那个金镶婴尸向我扔过来。

    “杨兄弟,抓住它。”赵青山一手抓着窗台冲着我喊道。

    我此刻面如死灰,赵大哥,你能打过你就来呗,我打不过它啊。

    我看着冲着我飞过来的金镶婴尸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