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金镶婴尸
    ,!

    指尖传来剧痛。

    我是朝着那金镶婴尸一拳轰过去,但是这玩意儿好像是一块铁板一样。

    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金镶婴尸居然双手把住我的棉服顺着我手臂就爬了过来。

    三两下就到了我的脸上,长着大嘴冲我咬过来,我甚至闻到了它嘴里散发出的腐烂的尸臭味。

    我立刻用力想把它从我身上摘下来,可是它却死死抱着我的脖子。

    我感觉脖子上一痛,这玩意儿真下口咬我了。

    就在它嘴触碰到我脖子的瞬间,我感觉脖子一热,好像是祭文被激发了一样。

    “啾…”那金镶婴尸发出怪叫,撒开我脖子就跳了下去。

    我感觉身上所有的祭文都活了过来,散发着热量。

    原来这祭文受到危险才能被激发出来。

    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我身上出现,好像全身都充满力量,想要释放的感觉。

    那个金镶婴尸趴在我不远处冲着我威胁的吼叫,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我攥了攥拳头,那东西好像在害怕我。

    我顿时心里一阵舒爽,终于碰见一个害怕我的东西了,这还不上,等啥呢!

    我几步就窜了过去,那金镶婴尸也朝着我扑过来。

    我一脚就将它踹翻了,它打了个滚爬起来,冲着我呲牙列嘴的。

    还敢威胁我?

    我又一个箭步冲过去,一脚踢过去没想到它往边上一躲让我踢了个空,因为下雪直接摔在地上了。

    那金镶婴尸几下就扑到我身上了,咬我一口就会被我身上的祭文伤到,不咬我似乎又难消心头之恨。

    没几下我身上的棉服就被撕扯成一条一条的。

    “杨兄弟高才啊!这金镶婴尸居然被你当成小狗崽子一样戏耍。”赵青山抱着胳膊看的津津有味。

    “赵大哥!快来帮我。”我挣扎的站起来,好不容易挣脱了金镶婴尸的纠缠,看着它还想再冲上来,我赶紧一个侧身躲到了赵青山身后。

    那金镶婴尸好像是也知道赵青山难对付一样,缓缓向后退着。

    “哪里走!”赵青山抬腿便追过去。

    怎料那金镶婴尸居然是诱敌之计,等到赵青山离得近了,我看到它那干瘪的肚子突然鼓起来。

    “赵大哥!小心!”我话音未落,从金镶婴尸嘴里居然喷出一团黑色的液体。

    不过还好赵青山怎么说都是身手矫健之辈,甚至能带着新人出来执行任务,实力本就不俗。

    赵青山猛地俯下身子,躲过了那一团黑色的液体,但是却有几滴滴落在他的身上。

    那团液体落到旁边一棵树上,那树立刻就萎靡干枯下去。

    好霸道的尸毒。

    我转眼看过去,赵青山此刻状态很不好,那尸毒落在他身上之后制服根本挡不住,立刻就被腐蚀出一个大大的口子。

    赵青山猛地一挣身体,制服应声撕裂,光着膀子的他站在雪地中,浑身冒着白色的蒸汽。

    但是他还是中了尸毒,背上有一个黑色的伤口,里面往外冒着黑色的血液。

    可是此时我们俩却都不敢动了,因为我们在和这个金镶婴尸交手的时候却不知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大约六七十个金镶婴尸,而且他们居然聚集在一起行动,这就让我很意外了。

    要知道这里有这么多金镶婴尸我其实并不感觉奇怪,这里原来就是王公贵族齐聚的地方,有这个宠物一点都不意外,这东西除非用烈火烧毁,要是只是埋了的话根本杀不死它。

    但是,这些东西居然能够聚集在一起,看样子还是有指挥的行动,这就让我很心惊了。

    这东西能够魅惑普通人,那个中年妇女和那个姑娘就是被魅惑了,这么庞大的一群,恐怕一个城区在黑夜中突然消失我感觉都不会很意外。

    “赵大哥你怎么样了?联系总部支援吧!”我低声说道。

    “你去找温家小姑娘,你的身手不行,在这里有死无生。”赵青山冲着我点点头说道,说完还伸出手护住我,想给我找一条逃生用的通道。

    “可怜老哥我单身三十年,居然让这几个畜生看了我光膀子的造型,真是可悲!”赵青山看了看自己上半身,哭丧着脸说道。

    我差点摔倒在地上。

    “走!”这时候赵青山猛地往前一窜。

    “尝尝老子单身三十年的八卦掌!”赵青山站在我身后,几乎同时那些金镶婴尸全部都扑了上来。

    我听完之后也是心有放心下来,八卦掌传人。

    真是厉害啊,我居然能碰见一个专门练八卦掌的。

    因为酒叔就练得八卦掌,当时他说我胳膊和腿的比例不适合连八卦掌就没有教我。

    尤其是酒叔喝醉了之后练的八卦掌,结合对于八门的理解,潇洒至极。

    不过此时我没工夫多想,赶紧上了楼,发现金镶婴尸并不止这么多,楼道里也还有不少,吴天此时拿着他的铁棒守在屋里,面前也有三只金镶婴尸。

    “杨大哥!这玩意儿怎么打不烂!”吴天一棒打趴下刚才趁机想要偷袭的一只金镶婴尸,冲着我抱怨着。

    我看这小子居然脸色微微发红,不用看就知道这货刚才绝对在温婉面前又耍了什么帅,导致体力消耗太快。

    “温婉!赵大哥在外面被牵制住了,你快联系总部。”我没管吴天,直接对温婉说道。

    “哦c!”温婉正抱着有些昏迷的那个姑娘,赶紧点头掏出手机。

    我轻抚额头,这温婉真是个新手,这么久了居然连总部都没有汇报。

    不过看到有吴天这小子守在这里应该是没什么事的,刚才赵青山支开我不过也就是想让我回去看着点温婉,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有办法脱身的。

    很快总部就受到了情报。

    没有几分钟,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就开到了楼下,打开车门之后几个人如同闪电一般蹿下来,很快就加入战场。

    我不太放心赵青山,下楼之后才看到他正漫步在雪地中。

    他身后的伤口已将不在流黑色的血了,血液鲜红无比,看样子他应该是有什么方法解毒,而且雪花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居然被他的身体融化升起阵阵白雾,整个人像是刚从火里走出来似得。

    过来的几个人还扔给他一件衣服,看样子都是熟人。

    “怎么样?温家小姑娘没啥事不?”赵青山快速的穿好衣服冲着我笑道。

    我点点头,看样子他让我离开肯定有他的目的的,但是他没说的话我也不好问。

    上去的时候赵青山一脸火热的承担起了抱伤员的任务,必将那个姑娘受了伤,现在都不太清醒。

    看着不断低头看那个姑娘的赵青山,温婉一脸的无奈。

    因为温婉包扎的有些不太整齐,导致春光展现,在遏制了赵青山想要打开重新包裹一次的想法之后,我们才跟着他们来到了分区处理的地方。

    这里是个不太大的民宿楼,上面还有一些工地上干活的人在居住。

    “十八组的吴天是吧?我是这个区的主任!我姓钱。”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接待的我们。

    我赶紧将今晚上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交代清楚,毕竟这一次肯定会有不少人受伤。

    “恩!肯定又是从那里出来的!”钱主任点点头,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钱主任告诉我们,最近地铁五号线很不安定,总是会有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从里面爬出来。

    今天中午早些时候他们刚刚解决了几只古代僵尸,现在还有三四个人中了僵毒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所以才把做文案工作的温婉她们几个姑娘也派出去,而钱主任也应该是刚刚出任务回来,看到他脚上的泥巴还有满头汗就知道了。

    跨组任务想要帮忙必须要打报告,吴天遗憾的离开了,他很像帮助温婉,但是迫于组织的规定没办法。

    我们回到酒店就已经差不多两点了。

    天瞳还在酒店大堂等我们,看样子付九儿肯定是睡了,等到我们将所见所闻告诉天瞳的时候,天瞳好像早就知道的感觉。

    “眼哥?你不意外吗?这里可是三个组共同管理的地方,居然还有这样大规模的袭击。”吴天说道,好像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天瞳开好房间,拉着我们就进去了。

    “你们看看这个。”天瞳将手机拿给我。

    “十八位组长召集令?这是什么?”我看了一眼实在是不太明白。

    “十八个组的高手全被组长带走了。红姐也去了。”天瞳摘下墨镜,重瞳显得人有些妖异。

    “来北京吗?”我问道。

    “不是,是藏区。”天瞳说。

    “什么意思?去藏区干什么?”这么大的动静,难道有什么大事发生?

    “我也不知道。”天瞳没有说自己来到北京之后通讯就被切断了,就连红姐告诉自己的要出去的事情都是通过金丝蛊虫传递的。

    看样子是那些大人物有什么动作吧。我想着。

    不够我很快就被手机上的内容吸引了,因为地铁五号线最后一站就是北新桥的下面。

    也就是说那些东西就是从北新桥哪里出来的

    看样子北新桥也不安生啊。

    然后我将明天打算去看望付老的事情告诉了天瞳,征得他同意之后就赶紧睡下了,争取明天在午饭前能赶到付老所在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