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拜访付老
    ,!

    第二天大约九点多我才醒过来,因为要去拜访付老,就没有继续睡个回笼觉。

    吴天这小子不知道哪里弄来了温婉的联系方式,据说一宿没睡,聊了一宿,一听我要去找付老,也是压根没有兴趣的。

    我只好自己出门,还好付九儿留给我不少生活费,当初是因为愧疚才给我的,我要是不收估计她心里也不好受。

    出了门,别看已经九点多了,人还是不少,前一天刚刚下过雪,而且临近元月,来来往往采购的人也是不少的。

    肚子有些饿了,我能预见到了付老那里肯定是长篇阔论的得聊一天,还是先补充点能量才是。

    正看着路边一个灌汤包的店面还开着,刚想进去呢,就被一个人拉住了。

    “能请我吃饭吗?饭钱以后还给你。”面前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脸上有些污浊,但是依旧挡不住他俊朗的五官,一双剑眉给人感觉不像坏人。

    到听完之后就乐了,北京城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啊,居然上来就让我请他吃饭。

    我看着他衣服有些破旧,但是能看出并不是捡破烂的,因为穿在他身上很合身,而且他身后还背着一个竹筒,长长的竹筒得有三尺长。

    恐怕是个卖山货的吧。

    我看着那个竹筒像极了之前见过的里面藏着野生药材的。

    “我吃包子,你觉得怎么样?”我觉得出门在外能帮一把就是一把。

    没想到这哥们也没拘谨,立刻就坐下了。

    我要了两笼包子,然后让他随便点就行,别浪费。

    “老板,十笼包子!”这哥们对着老板点点头,就连老板都回头问了一句是不是听错了。

    “没错,是十笼。”这哥们又点点头,将手放在桌子上。

    我看到他的手有些发抖,恐怕应该是饿了好几天的样子了,不然怎么会要十笼包子。

    不过我招呼老板一笼一笼的给他上来就行。

    十笼包子,居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就溜进了他的肚子里,甚至他的肚子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这是个人才啊!

    别说,包子店的老板都起了爱才之心,就是他旁边摞在一起的十个空笼屉,就给老板招来了不少客人,有个大姐都说看着这哥们吃的开心,自己也多要了一笼。

    “兄弟,你这半笼还吃吗?”他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不不不,你吃吧。”我呆滞的放下手中的筷子。

    “多谢了。”

    我又看着他吃完了我剩下的半笼包子,然后还喝了一碗蛋花汤。

    “多谢兄弟了,我叫展十尃。”他擦擦嘴,眼中恢复了一些精神。

    “展师傅?”我诧异的问道。

    “我叫杨长命,老展你这名字可够占人便宜的。”我拍拍他肩膀。

    “不是的,是十尃。”老展认真地重复刚才的话。

    “等我回来,一定会还你饭钱的。”老展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甚至听到了他身体里的骨头在咔咔作响。

    和老展告别,我也没在意他会不会还我饭钱,但是有人陪我吃饭还是很开心的,就连老板都少收了零头。

    我走进一家烟酒专柜里面,挑了几瓶酒。

    用酒叔留下的秘方又勾兑一葫芦朱砂酒,特意调少了朱砂的含量,这就是我给老头子带的礼物,这酒反正我喝着很棒,花钱卖的东西他也应该看不上才对,倒不如自己勾兑的。

    尝了一口,顿时浑身的寒气尽散,不错9是那个味。

    我叫了一辆出租车,告诉他今天付九儿留给我的地址。

    “孙公馆?”我很纳闷的看着面前的这座小庄园。

    这里面虽然并不是很大,和那个昭武一脉的庭院是没法比,但是却胜在雅致,单从外面看里面还有些绿色的植物没有发黄,地上也还有一层白白的雪,甚至院子里有好多鸟儿在院子中间翻找着雪地里的吃食。

    “一边玩去,我们这里不能随便靠近。”一个五大三粗的保安一把拦住我。

    “我是付老的晚辈,前来拜见。”我赶紧对这几个保安说道。

    “你没看到这里写的是孙公馆吗?赶紧离开,孙公性情儒雅,我们不想在他门口赶人。”另一个保安也凑过来说道。

    我看出这些人并不像是那种贵门前的恶徒,和我说话都是有些商量的口吻。

    “等一下!”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从一旁过来了。

    “你是杨小哥?”那人好像认识我的样子。

    “你是?”我上下打量了一圈过来的人,仔细回想也好像没有见过。

    “我是陈林,就是昨天来接付老的人,我见过你,付老路上可没少念叨你呢。昨天付老在这里访友,夜深了就住在这里了,你是怎么来着的。”

    “陈叔叔!我本来想昨天是付老在酒店等我,本就是有些不太合适的,今天想专门拜访一下付老,没想到付老在访友,确实有些打扰了,那我就先走了。”我说完就要离开。

    主要是觉得打扰人家在别人家做客也不太好,没想到还没落下脚就被陈林拉了回去。

    “你等一下,我还是和付老说一下。”陈林一看就是做事情很谨慎的人,一只手拉着我一只手拨通了手机。

    “喂?我是陈琳,你问一下付老,杨小哥来拜访了,是不是请他进去。”

    “恩,好的。”陈林挂断电话。

    没一会门卫的电话响了起来。

    然后我就被放行了。

    而且连个接我的都没有,让我自己漫步在这座庄园中,还好不算很大。

    终于在后花园里看见了正在打太极拳的两个老头,其中一个就是付老,另一个则是一个胖乎乎的老头子,打拳的时候充满了喜感,就像是著名影星金宝一样,尤其是他脖子上还挂着一串珠子,已经被把玩的透亮。

    看付老才是有那种老祖宗的样子,一袭白衣在庭院中随风而动,就是不知道刚下完雪会不会太冷。

    “哈哈,杨小子来了,你可真会找地方啊,老孙头这庭院隐秘的厉害,你都能找来。”付老这是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付老,孙老。”我赶紧见礼。

    “还不是昨天看付老最后一杯酒没喝下去,想着肯定心里难受,这不就带了一壶自己勾兑酒,有助于活气舒心,关键是好喝!”我扬扬手里的酒葫芦。

    “你….”孙老刚要说话,付老一把按住了他的手。

    我还以为是自己说的什么引起了孙老不满,只好很尴尬的站在原地。

    “你小子真是投其所好,知道孙老好酒,哈哈哈哈….这后辈做的孝顺啊…..比现在好多后辈做的都好。”付老上前拉着我就往屋里走。

    付老看样子和孙老感情不错,这家里仿佛他才是主人。

    我看着铁青着脸从门外走来的孙老,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他随意的摆摆手让我坐下。

    看着我跟付老正在品鉴杯中之物,轻轻地咳了两声。

    付老冲着我挤咕了一下眼,我赶紧给孙老也倒上一杯。

    孙老一杯下肚,脸色立刻有些潮红,随后等潮红过去,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好酒!就是一个字,好!”孙老脸色变了,盯着我手里的葫芦。

    我担心他打我葫芦的注意,赶紧喊人拿了两个装酒的瓷器,将葫芦里的酒倒了进去。

    “你小子今天来就是送酒的?”孙老明显面色还是有些不善。

    “是!”我看了看付老,他意识我随便回答就行。

    “你小子知不知道老付戒酒十几年了,你还刺激他喝酒,昨天晚上他居然找我要酒喝,我还以为….”老孙是个火爆脾气,指着我鼻子就骂了起来。

    “啊?”我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哈哈,老孙头,你忘记了我戒酒可是有条件的。”付老笑道,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壶酒喝起来。

    “就是因为你那个狗屁誓言,说若再饮酒一定是送自己会黄泉的送行酒。你知道你昨晚上来了之后我给陈林那小子揍了一顿吗。我他娘的守了你一宿,就怕你突然断气,今早上这不还没来得及问。”孙老头提起这事就火大,从昨天到现在,他舟车疲惫,可就是不敢轻易睡着,就怕自己睡过去之后,家里的人没有发现付老咽气就救不过来了。

    我听完以后也知道好像玩笑开得有点大,今天来送酒岂不是要给付老送命吗,难怪刚才陈叔叔一把拉住我,敢情是怕我跑了。

    “付老!我….”我一脸难为情的对付老说。

    “没事没事。今天就到这里吧,赶明我找个时间去找你吧。”付老拍拍我的手,然后还帮我整理了整理衣服,让我先行离开。

    我只好回到了酒店。

    “看见了吗?”付老故作高深的对孙老说道。

    “你…..你居然…找到了!”孙老此时手里的把件都要捏出水来了。

    随着把件终于承受不住孙老的力道,碎了一地。周围看护的人都吓傻了,这老头子平日里最爱自己这个把件了,今天居然坏了,赶紧联系医院,万一气出病来怎么办。

    “你还喝不喝?不喝我自己带走了,这可是人家孝敬我的。”

    “你别动!给我留一点!你们还愣着干啥?给我把酒从这老不死的嘴里抠出来。”

    我自然是听不到这么有意思的对话了,因为女鬼刚刚给我发了信息,今天晚上就要行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