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展十尃
    ,!

    我看着女鬼给我发的东西,让我今晚上做末班地铁到北新桥下面等她。

    我问了付九儿知道了末班地铁也就是十一点多,现在时间还早,还能准备一下。

    我去天瞳哪里取了我的雷击木剑,这东西有驱邪避煞的能力,再说还有付老给我的九阳符,按照付九儿所说我试了试果然能够催动木剑,这样我保底的手段就又加了一些。

    身上的祭文没有消失,看这样子应该能撑到走一遭。

    想到糖糖所说的地方能够帮我解决性命的问题,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激动的。

    我还给辛月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要去她所说的龙墓了,让她不要担心,卫小小也接了电话告诉我现在她都能练剑了,非要等我回去和她比试一下,还嘱咐我别忘了让天瞳给她带烤鸭。

    因为红姐的突然离开,天瞳要回去坐镇,所以送我到地铁站门口的时候告诉我他得和吴天回去了,不过付九儿会留在这里陪付老,让我出去的时候联系她就行。

    付九儿急匆匆的给了我一个背包,里面有水还有一些吃的,还有几个探照灯,说是探险必备,我也就收下了。

    因为我有一种担心,就是万一我此行失败了,可能就再也见不到大家了,所以气氛显得很凝重。

    我只能开玩笑似得说,要是失败了我就跑回来,跑回来去十八组安享天年。

    结果没人笑得出来。

    我在地铁口下了车。

    最后一班地铁还有几分钟才会开到,但是整个地铁早就没有一个人,里面的灯还开着,但是却没有丝毫的人气。

    一股冰冷的气息从地铁的隧道里往外喷涌,我不由得紧了紧身上新买的棉服。

    很快轰隆声传过来,地铁到站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地铁中一个人都没有,我甚至从手机上看了看自己的眼睛,确保还开着眼。

    下一站到了,果然门外零零散散的有几个人上了车。

    车底涌现出白色的烟气,尤其是还有几个人是飘进来的,看样子是鬼类无疑了。

    我尽量压低吴天给我挑选的帽子,不想让这些鬼看到我眼中的金色,鬼类对这个很敏感,而且我现在的目标又不是他们,不想横生变化。

    不过我眼中留下的阳气还在不断的散去,虽然很微弱,但是足以让有些敏感的鬼类感觉到我。

    有好几个鬼已经凑到我身边,好像在嗅着什么。

    我此时只能装作看不见的样子,但是手上已经握住了雷击木剑。

    “哼!”一声冷哼传来,这些鬼居然瞬间离得我远远地。

    冷哼声必然不是我发出来的,我好奇的往后看去,居然还有人能够一声冷哼就能驱赶鬼。

    往后一看我就就乐了。

    这不是十笼包子….额不,是展十尃吗,他怎么在这里?

    “恩人?你怎么在这?”展十尃也有些奇怪。

    不过最奇怪的就是展十尃这身衣服了,赤红色的长衫,像是古代的衣服一样,腰里还有一个镶嵌着六块白玉的腰带,怎么看都像是演电视的,而且还有他手上的长剑,这把剑一看就花里胡哨的,剑鞘上宝石和金银相互罗列,怎么看都不是便宜货。

    我更加纳闷了,他有这样一把剑,怎么会沦落到吃不起饭。而且他衣服也很新,难道说他精神有问题。

    应该是了,精神有问题的人通常能和鬼怪对话,可能因为他的话被那些鬼听到了所以才离开的,正常的鬼都是不愿意和人打交道的。

    “什么恩人?”我笑了,得想个办法让他下车才是,这里保不齐出现什么问题。

    “我今天要不是你一顿饭,可能就饿死了。”他说的真情实意,我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难道是走失人口?

    “我这里还有一些钱,你赶紧下去吃点饭吧。”我立刻掏出一些钱给他,能忽悠走最好了,不然会很麻烦的。

    “要不您也先去吃点?”展十尃试探性的问道。

    我当时就没了办法,这货的脑回路和别人不一样,怎么感觉他想让我下车一样。

    我着急的四处观望。

    结果巧不巧正好与一个鬼来了个对视。

    那个鬼浑身冒着阴气就冲着我飘过来。

    我刚要想办法一剑解决这个并不厉害的鬼魂,结果一道银光闪过。

    “恩人,你看我这把剑是不是很厉害。”展十尃对我说道。

    我此时目瞪口呆,他刚才在我眼皮子底下,用剑鞘居然将一个鬼打的魂飞魄散。

    “你到底是谁?”我将那剑鞘推到一旁问道。

    “恩人今天我就看你眼中有异彩,应该是能看到鬼怪之类的,但是这车上都是些枉死的冤魂,你还是快些下车吧。”展十尃一把提起我就要趁着车门未关将我扔出去。

    我哪里肯被扔出去,能不能活就看这一遭了,我拼命的抓住他的胳膊。

    “你到底是谁,干嘛要害我我?”我问道。

    还好停站时间短,车门马上就要关了。

    “恩人,我不会害你,你最好赶紧下车,你看到的别人都不是活人!”展十尃猜也猜到我刚才能看到他消灭那个鬼魂了。

    “我的事你别管,你赶紧下车吧,你也能看见鬼的话就知道早下车为好。”我也劝他。

    我俩你劝我我劝你的一来二去的声音越发的高。

    没成想却刺激到了周围的鬼魂。

    好几个刚刚上车的鬼迅速的围了上来,等我发现的时候,起码有十几个鬼已经对我们虎视眈眈了。

    我轻抚额头,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怎么惹了这么一个人物,于是只好掏出雷击木剑护在身前,将九阳符贴在了上面。

    今天付九儿也给了我一些各种用途的符纸,但是现在不能全部施展出来,还不清楚里面有什么只好藏一手。

    倒是展十尃看见我手中的雷击木剑顿时双眼金光毕露。

    “好剑!”展十尃也拔剑出来。

    “恩人!原来你也是降妖伏魔一道的人,那咱们先解决面前这些鬼魂再聊。”展十尃话音未落就抢先出手。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看样子展十尃是会剑术的,挽了一个剑花居然在灯光下面显得犹如一朵银色的莲花,刚要靠近的鬼顿时被绞了个粉碎。

    “厉害!”我喃喃自语,看样子展十尃也是个能人。

    我看到他上窜下跳的收割这些鬼魂,犹如割韭菜一样,顿时我有些不好意思出手了。

    还好付老给的九阳符通过鲜血催动之后很霸道,我居然一剑就将一个鬼魂打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我是信心倍增,万千拿着雷击木剑当成吴天的大铁棒用。

    马有失蹄,人有失手,我这三脚猫的功夫终究是抵不过好多鬼的围殴,俗话说乱拳还打死老师傅,更别说我只会用剑催动符纸。

    我有些后悔来之前没有画几张符纸应急了。

    一只鬼指甲黝黑大约有一尺长,身上阴气都有些发黑了,看样子都是到了鬼兵的实力,冲着我扑过来。

    我向后一窜,结果这里空间太小,躲不开,还好我有祭文,应该被这鬼攻击就能激发出来。

    一道金光闪过,那鬼兵就消失了。

    我看到鬼兵身后展十尃持剑而立,手中拿着一块黄澄澄的牌子,好像是金子做的。

    上面写了一个大大的御字。

    这恐怕是和皇帝有关的东西,沾了气运,克制一个鬼兵自然不在话下,不过我很奇怪他居然能有这样的东西,应该不像是能落魄到没有饭吃的地步。

    最后几个鬼被他轻易地收割完成。

    “恩人,你没事吧?你身手不行,还是快些下去吧。”展十尃对我说道。

    “你到底是谁?”我紧紧地盯着他,希望能从他眼中看到什么。

    毕竟我经历过昭武一脉和江北尸族的事情,对于这种有底蕴的家族或者隐秘的族氏都有些抵触的感觉。

    尤其是他居然拿出了一块金牌,上面大大的御字证实了他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就算是他偶然得到的也肯定说明了他身后的家族底蕴不浅。

    展十尃也是感受到了敌意,眼中有些不解,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恩人别冲动,我是展十尃,祖上是展昭。”展十尃说道祖上的时候朝着天上做了一个揖很有古人的风范。

    我去!大人物啊,南侠展昭,御猫展昭。

    说道展昭肯定都知道,但是却不知道他也是懂阴阳的。

    都知道包大人白天审讯阳间案,夜里亲断阴间怨。

    可是他选择展昭当护卫自然也是因为展昭通阴阳。

    其实单单从他被皇上御赐御猫一名就知道了,猫是什么?猫可以通阴阳,猫眼能辨鬼神,甚至猫还能食阴气,皇上难道会因为展昭的身手敏捷就赐了御猫一名吗?早就赐名什么飞将军什么神行校尉之类的官家名字了,猫这一个字,就完全说明了实情。

    展十尃看到我呆呆的站在原地还以为我觉得他在说谎。

    “恩人,我没有骗你,你看这金牌后面是不是刻着一个猫,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展十尃非要给我看背面。

    可这时候我没有心思看了,因为列车已经到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