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河童
    ,!

    另一个要炸的人就是我了。

    我好不容易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石壁上,半边身子还在水中,还好东西都没丢,我立刻尽力的爬上去。

    可是小腿有些瘸了,一轧长的大口子被水泡的发白,还是有血迹往外流,但已经是不多了。

    我椅了几下脑袋,发现有些眩晕,应该是撞到头了,而且还有些干渴,流的血应该也不少。

    最关键的是现在我浑身湿透了,浑身刚才还感觉有些冷,现在居然还有一些回温。

    我自信还没有这么强的恢复能力,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我已经是到极限了,还好醒了过来,不然就真死在这里了。

    我赶紧爬上岸,简单的包扎伤口,然后将衣服拧了拧水,还好包里还有一个外套,现在外面寒冬腊月的,自己还感觉不冷,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我将干的外套裹在身上。

    撑着伤腿走了几步,这才感觉到一些冷,这样就没多大问题了。

    咕嘟!

    水中翻了一个泡。

    水底下有空气?

    这应该是一条地下河才对。

    我刚要仔细看清楚,这时候水面上水花突然飞溅起来。

    我连忙往后躲,可惜拖着一条伤腿行动变得慢了很多。

    但是足以让我看清楚水里的是什么东西了。

    水猴子!

    也就是河童。

    这东西头上缠着水草,其实是他的毛发,只不过像是一些水草而已,浑身遍布着鳞片,长得像是人形,大约有孩童这么大,但是手脚上却长着噗,用来在水中游动。

    关于这东西为何能叫河童,还是因为它的叫声,叫声如同孩童在夜里哭泣一样,有时候也躲在芦苇边上,模仿孩子的声音,在水中扑腾,吸引人过去救他,一旦过来人立刻就将他拉入水底。

    我现在就被一只河童拉到了水底。

    在水里的河童比陆地上的猴子都灵活,一边拽着我往下游动,一边还能在我身上趴来爬去。

    蹭!

    那水猴子突然撇开我往一旁游过去,两个没有眼皮的眼睛和灯泡一样盯着我看。

    因为我此时祭文被它激活了,它抓在我身上就像是抓上了一块烙铁。

    我趁着它躲着我的空挡,疯了一样的往上游动。

    刚才抢了几口水,现在冷静下来但是憋得难受,自然先上去换换气。

    我又一次爬上了石壁。

    不过这次身上的祭文发出的热量居然让我感觉好受不少,甚至眩晕感都感觉轻了不少。

    怪不得女鬼说这祭文的好处多多,看样子还有疗伤的功效啊。

    我上岸之后立刻爬起来,那水猴子居然露出个脑袋在水里紧盯着我。

    我难道怕你不成,我还能不知道你怕什么!

    我一瘸一拐的扑到探照灯哪里,拿起灯就往回照。

    这东西怕光,尤其是怕强光。

    它刚到岸边,被我照上之后就趴在那里不敢动弹。

    它没有眼皮,灯泡大小的眼睛珠子被强光照射的难受,就将头趴在地上用手盖住眼睛。

    借着强光的照射,我看清楚了它本来的模样。

    头顶上绿色的毛发紧紧地贴着头皮,身上鱼鳞一样的鳞片随着肌肉的抖动立了起来。

    尤其是哪一个一直裂到耳朵根的大嘴,里面尖锐的牙齿根被不是那张发白的嘴能盖住的。

    怪不得这东西常年藏在水底,长得这样丑换谁也都不敢露面。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样的想法,自嘲的笑了笑,但是手上的探照灯根本不敢动,就怕它一下逃脱了之后再给我来一下,虽然有祭文它可能伤不到我,但是我现在受伤了,要是旧伤未愈再添新伤,指不定都等不到和糖糖汇合了。

    就这样一直对峙着,我不动它也不敢动,但是我体力本就消耗的差不多了,再加上有伤的情况下还下水走了一遭,早就有些之支持不住了。

    不过我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个河童脚踝上居然有一个钢圈。

    钢圈上面有些古朴的花纹,花纹中间有一道黝黑的线。

    这是个什么玩意,难道是说这东西有主?

    不然谁会费这么大劲将这东西脚上套上一个钢圈啊。

    不经意的抖动了几下灯光,那河童立刻就想退回水中,不过还好我赶紧稳定了探照灯,这才阻止了它逃走。

    我四处打量了一下周围,我爬上来的石壁是一块斜着的,石壁的上头有些奇怪的文字,但是我没有细看,不过在最上面还有一个一人大小的洞口,应该是能够出去的。

    我在心里想着是不是应该直接跑过去,但是想到我腿上的伤口,似乎有可能跑不到就会被这河童偷袭。

    就在我仔细思绪是不是有第二种逃跑办法的时候,水面上突然就像是烧开了一样,咕嘟咕嘟的冒着泡。

    还有东西!

    我是迅速的后退,但是手上的探照灯还是照在那河童身上。

    我看到那个河童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身上的鳞片紧紧地贴在身上,而且浑身抖动着,要不是灯光限制住它,它早就逃跑了。

    一股腥臭味突然传过来,在我双眼的注视下,一个巨大的头从水里伸出来,一口就将那个河童吞了下去,河童的惨叫声刚刚发出来就被生生止住。

    这是个什么玩意?

    娃娃鱼?

    它上来的瞬间我就已经在探照灯的作用下看清楚了它的全貌。

    确实是娃娃鱼,不过浑身却长着石头一样的凸起,是大鲵!

    这东西长小了就叫娃娃鱼,是人口中的一道美食,长成刚才那样目测三四米的大小也只能叫做大鲵了。

    以河童为食的大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赶紧抄着包就往哪个出口的地方跑去。

    刚才那一下子直接将河童吞下,我不认为自己有实力和它交手。甚至我就算是有祭文护体也难逃一口两半的下场。

    逃跑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很快就吸引了那只大鲵的注意力,它轰隆隆的带着水声从水里爬出来,向着我就爬过来。

    那股腥味更加的重了,而且还夹杂着意思尸臭,这东西恐怕吃过人的尸体,不然怎么可能长得这么大。

    其实动物都是吃尸体的,尤其是肉食动物,人也吃的事动物的尸体,但是吃人的尸体就不一样了。

    凡是动物敢吃人的死尸,所形成的样子多多少少都有些变异,就如同面前这个异常高大的大鲵一样,它肯定吃过人的尸体,不然怎么可能长成这个样子,肯定是收了阴气的滋养才变成这样的。

    还好它吞噬河童还有在陆地上并不灵活为我争取了一些时间。

    我一下将包和雷击木剑顺着洞口扔出去,然后拼尽全力一跃,好不容易把住洞口,想把自己拉上去。

    可是我试了几下都不行,腿上有伤根本用不上力,尤其是刚才奋力的一跳,更是让整个腿失去了知觉。

    那轰隆声离得我越来越近,我心里也越来越焦急。

    我用尽力气想把自己拉上去,却总是感觉使不上劲。

    出师未捷身先死!看样子我是要被交代在这里了。

    就在我眼中居然布满死意的时候,一个声音生生将我拉了回来。

    “恩人?你咋走到我前面去了。”

    展十尃蹲在洞口看着我,好像很奇怪。

    “快!快拉我上去!”我虚弱的说道。

    展十尃不愧是能一气吃十笼小笼包的人,力气也大的出奇,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就将我提了上去。

    刚刚上去,那只大鲵就张着大嘴也想窜上来。

    “好大一条鱼!”展十尃吃惊的说道,然后拉着我速速往后退。

    “恩人稍等!”展十尃拉着我来到他升起的火堆旁边,用脚一勾,地上的长剑就出鞘到了他手上。

    展十尃三步一垫脚,一下跃起,冲着那只大鲵就劈了下去。

    那剑也不是凡品,居然在那个大鲵的嘴角开了一道口子。

    吃痛的大鲵扭曲着身子想要退回去,结果却卡在了这个不大洞口处。

    看到这只大鲵不能动弹,展十尃双眼一蹬,一手扶住大鲵露出来的半截脑袋翻身去了它的正面,回首一刺,那长剑几乎是没有丝毫的阻碍就刺了进去。

    然后他在哪大鲵脑子里一阵搅动,那个大鲵抽搐了几下就不动弹了。

    我吃惊的看着他就这样两下解决了追杀我的大鲵,果然是展昭后人,勇猛彪悍啊。

    “恩人!你怎么被这样一条大鱼攻击,还有你怎么去的我前面?”展十尃甩了个剑花,剑上残留的淡褐色液体就被他甩干净了。

    滴血不占,确实是好剑。

    “你别叫我恩人了,你现在救我一命,早就还清了,该是我请你人情了。”我烤着火,吸取这火中的热量。

    “恩人这话在理。你受伤了?”他看到我腿上被血迹染透的布条赶紧过来帮我查看伤口。

    “我叫杨长命,我以后就叫你老展了,你想叫我啥都行。”我看到布条血迹渗出来,确实该换一个了。

    “那行!以后就叫你长命兄弟了。”老展点点头拆开了我腿上绑的布条。

    血液发黑,伤口发白。

    “长命兄弟,你这腿中好像还有东西,不然不会这样的。”老展看着我的伤口惊讶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