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该不该杀
    ,!

    “我也只能看出她非人类,但是也不像是鬼怪。”我如实的说出来。

    “呵呵!非人类!”女鬼冷冷的说道。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感觉看来你也有!”女鬼转过头去不再看我。

    “你听说过嗜血藤吗?”女鬼看着在一旁浑浑噩噩的小女孩问我。

    “没有。”我摇摇头。

    我是真的没听说过,我本来学的东西就杂,听上去像是一株植物,我更是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

    女鬼只是看着小女孩,沉默了好一会才给我解释。

    嗜血藤,本来是一种藤类的植物,但是它有一种特性,就是种子会随风传播,到达动物的体内,然后生根发芽吸取养分,等到那动物被活活吸干,就会破体而出开户结果寻找下一个可悲的动物。

    但是面前这个小女孩身上的嗜血藤却是有些不一样的,这嗜血藤在这里形成了变异,吸取养分的能力受到了限制。

    据女鬼所说,这小女孩应该是被人强行种下嗜血藤然后扔在了这里。

    说道这里,结合前面小女孩时而蹦出来的话语,我知道应该是小女孩空中的叔叔。

    女鬼接着说。

    嗜血藤开始扎根的时候会放出毒素,麻痹动物的知觉,让它们感受不到疼痛。

    等到养分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会破体而出。

    随着女鬼的解释,一幅画面展现在我的面前。

    这小女孩本来应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却碰见了一个邪恶的人,就是她口中的叔叔。

    然后这个人在小姑娘苦苦哀求之下依旧狠心的将她的眼睛挖出来,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将她送到这里。

    可以想象一个小姑娘才几岁的年纪,就被扔到这个昏暗空洞的地方,没有人陪她,没有吃的和食物,甚至就算周围有零星的油灯她都看不见,在她周围只有无尽的黑暗,还有恐惧。

    她可能呼唤过自己的父母,可能妥协的答应父母以后会好好听话希望能够唤来父母的声音,哪怕只有父母的训斥对她来说也是心里所安慰的。

    然而除了自己的回声之外就再也听不到什么别的声音了。

    她不远处就是大鲵所在的地方,可能她摸着墙壁跌跌撞撞的想要逃跑,却不知前面有一个怪物正张着血盆大口正等待着佳肴。

    可能死亡是对她的一种解脱,但是嗜血藤却不会轻易的让她死去,对于危险的警觉让嗜血藤控制着小女孩不能够离开这里。

    小女孩甚至看不到自己身上正发生可怕的变化,也许在她睡梦中与家人团聚的时候,嗜血藤正在吞噬她的内脏,也许她恐惧的摸索着想要知道自己在那的时候嗜血藤在吞噬她的血肉。

    然而这一切她却不知道,因为嗜血藤的毒素早已麻痹了她的神经。

    但是!

    这个小姑娘身上的养分根本不够嗜血藤汲取的,加上周围阴气的影响,嗜血藤发生了变化,它慢慢的蛰伏起来,逐渐的与小女孩形成一种共存的生活方式。

    于是嗜血藤变成了她的骨骼、肌肉甚至内脏。

    因为北新桥的传说,导致大量探险的人来到这里。

    本来有人来的话对于小女孩来说是解救自己的机会,但是她身体里的嗜血藤可不是这样认为的。

    有活物,便是有养料。

    很有可能她不知道自己正在攻击那些人。

    甚至有可能她抱着一具死尸正问着他可不可以把自己带出去,然而在她哀求的时候体内的嗜血藤早就已经破体而出汲取那尸体上的养分。

    她可能会觉得为什么没人愿意带自己出去呢?难道他们害怕自己被挖了眼睛,难道自己的父母早就忘了自己。

    甚至她的父母有可能觉得女儿在这里还来过,不过却只能看着女儿身体中长出一条红彤彤的东西将自己的脖颈缠紧,听着女儿歪着头哀求的话语却不能说话,直到周围的一切都变成黑暗。

    想到这里,我不禁也是泪流满面。

    “不过这个小女孩没死!她也死不了。”女鬼回过头来深深地看着我。

    女鬼手腕一扫,一股阴气进地上的雷击木剑击飞,正好落在我手上。

    “既然非你族类,那你就杀了她吧,就当给她一个痛快。”女鬼丢下这一句话就拉着在一旁小心翼翼观察我伤口的糖糖走到了一边。

    我握着雷击木剑久久没有动弹。

    根据女鬼所说,这个小女孩确实是暂时死不了,因为能到这里的游客并不多,所以嗜血藤接触的养分也就不够自己开花的,在漫长的等待中它还要将养分反哺给小女孩,来保证自己的生命。

    可能最后小女孩有两种结果,第一种是攒够养分被嗜血藤生生撕裂,第二种就是养分越来越少嗜血藤干枯,这样她的身体也就会随着干枯,在她不知道自己发生什么的情况下身体会变成枯藤,而且说不定这个时间也很漫长,因为藤类植物都是先将枝干摒弃,最后才会影响主藤。

    可是她却遇见了我。

    我没办法救她,她已经和嗜血藤融为一体了。

    但是我却下不了手杀她,因为她的遭遇已经够惨的了,现在却还要被一个陌生人杀死。

    这是我第一次对抓鬼除怪这条路产生疑惑。

    展十尃的做法是对的,留着她肯定还会害死更多的人,甚至刚才她已经展现出攻击性,大量的死人产生的死气和周围的阴气早已经影响了她。

    我不禁问道自己让这个小女孩死去究竟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我从小就有命劫,纵然破了命劫也一直在为活下去继续争斗,所以活着对于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哪怕有一口气我也会拼命地活着。

    可是正是这种思想,让我也陷入一个牛角尖中。

    我活着为什么要让别人死。

    我痛苦的按着头,里面好像要炸开一样。

    糖糖看到我如此痛苦,想要过来,但是却被女鬼一把拉住。

    那个小女孩站在我的面前没有攻击我。

    好像在等着判决一样。

    我更加的痛苦。

    许久之后。

    我挺了挺腰板,站的直了一些,抬起手中的剑,浑身的祭文居然在这一刻显现出来,甚至整个剑上也隐约有祭文的样子出现。

    一间刺入小女孩的眉心。

    她这里有一道伤口,据女鬼所说是种嗜血藤的伤口,嗜血藤的消除办法说简单也很简单,就是它的根很脆弱,一击必死。

    我刺出去的这一招就是用的最常见的刺符纸的一招。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在祭文的加持下我力道变强了还是怎么,刺出去到收回,只是带出了一点点血迹。

    小女孩向后仰面而倒。

    我在她倒之前扶住了她,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替她整理了一下衣服。

    你继续活下去是痛苦的,你这个年纪不该经历这些。

    杀你的孽我背,只愿你投胎下辈子能够快快乐乐的。

    你的仇我抗,我会找出那个凶手,就算他死了,我也一定会找到他的坟地,挫骨扬灰!

    我用雷击木剑小心翼翼的别下她的钢圈,将这个装在兜里。

    没有符纸,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背诵往生咒。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我之前不知道为什么张锦要让我背诵这生涩难背的往生咒,关键这个还是佛门的东西,我认为杀了鬼怪之后根本没办法送他们去往生了,都魂飞魄散了还谈什么往生,更别提什么别的冤魂厉鬼了,灭了他们就是替天行道。

    现在我懂了,我甚至懂了张锦为什么不愿意教我剑法了,他怕我陷入魔道,被仇恨蒙蔽双眼。

    可是我现在身上又多背了一份仇恨,却没有那种压抑的感觉,只是感觉肩头上重了许多,要做的事还有许多。

    三十三遍往生咒,是念给这个小姑娘听得,往后的往生咒是念给在这里死去的人听的,希望他们不要记恨这个小姑娘,早日往生。

    “不错!你还会往生咒呢。”女鬼过来拍拍我的肩膀。

    我突然惊醒,身上的祭文黯淡了下来。

    我这时候突然发现刚才似乎有些不一样,我好像能够控制体内的祭文了。

    我找了火过来燃烧了小女孩的尸首,不希望她被这里的阴气继续侵蚀。

    “你知道送她来这里的人?”我问道女鬼。

    “不知道,你可以慢慢查。”女鬼对我说。

    “那我得有时间才行。”我将地上的骨灰收拾了一下,留了一个小小的骨灰装在背包里,如果哪一天能够找到她家就把她送回去,我想她应该很希望回去。

    做完这一些之后心里突然有一些轻松感,是那种从头到尾的舒畅感。

    “别管怪模怪样的了,念头通达就是这个感觉。”女鬼推了我一下,让我差点摔倒,然后拉着我继续走。

    “糖糖!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救我?”我感觉恢复了一些之后,问道。

    “那里!”糖糖指了指前面,就继续行走了。

    我很是不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没走几步,就听到了前面叮叮当当的声音,好像有人在打架。

    听着冷喝声好想是展十尃。

    怎么回事?前边有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