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展十尃的执念
    ,!

    我招呼女鬼和糖糖紧走几步,因为听上去好像展十尃陷入了苦战之中。

    果然是苦战。

    展十尃此时正与四只僵尸苦战,若果不算上他身旁还躺着的几只僵尸的话。

    这些还是跳僵,四肢僵硬,只能来回蹦跳,不过却是穿着清朝的服饰。

    地地道道的清跳僵。

    为什么要说是清跳僵呢,因为清朝的殡葬有些披露,导致清朝的死尸多半都会化作成僵尸出来害人。

    也就是为什么在人们的印象中总是僵尸应该清朝的服饰。

    但是真正穿着清朝服饰的僵尸,实力通常比普通僵尸要厉害一些,十八组就有记载曾经剿灭了一处僵尸洞,里面足足有上百只僵尸,最后被逼无奈只好用火烧了。

    这里像是一处单独的密室一样,不过空间很大,足足得有四五十米宽广,就是周围的墙上全是一些洞,里面放着一些或是腐烂不堪或是沾满尘土的棺材。

    不过我看到地上有些符纸被撕碎了,应该是有人将这些僵尸镇压在这里,然后被人撕了下来导致起尸的。

    难道说还有别人来了?

    展十尃被四只僵尸团团围住,不过还好他剑术不错,总能借力将僵尸引走,然后给上一击,而且手中的金牌也是利器,居然发出的金光能够暂时压制僵尸,让他有机会能够重伤僵尸。

    但是双拳难敌四手,看上去展十尃已经骁战了又一会了,地上的僵尸就是证据,此时有一只僵尸似乎将要伤到他,伸直的手臂还有那黝黑的指甲几乎就要刺向展十尃的后心处。

    这一爪子并不可怕,但是可怕的是僵毒,尤其是这种百年以上的老僵,我看事不好,倒握雷击木剑一间掷向那个偷袭的僵尸。

    僵尸身上都是阴气,而雷击木剑又是雷击桃木,本身桃木就有镇煞散阴的能力,也就是为何家里总会挂上一些桃木饰品的原因,加上是雷击过的桃木,不光坚韧无比,镇煞散阴的能力更是出众。

    我才掷出去的时候还引动了祭文,刚刚找到祭文的引动方法,不经意间就施展了出来。

    雷击木剑打到僵尸身上的时候立刻对僵尸造成了伤害,那只僵尸猛然间飞了出去,雷击木剑也朝着相反的方向翻了几圈落到了地方。

    这样对于展十尃来说就足够了。

    只见他大喝一声,猛地一个转身借着势将剑刺向一只僵尸,那僵尸直接被刺穿,随后他立即收剑一个后仰刺出第二件,身后的僵尸也倒地。

    第三只僵尸的攻势刚到,他拿出金牌一照,那个僵尸猛然间僵住了一下,展十尃借机用手一撑地起身一跃,第三剑刺出。

    三只僵尸一瞬便被展十尃解决,剩下的一只僵尸对他来说也只是一剑的事。

    他解决完最后一只僵尸,回过头看着我。

    “长命兄弟,这次我又欠你一条命了。”他说的轻松。

    但是我看到他面前的红衣山居然有一道血口,像是被僵尸抓的。

    “你先别动,你可能中尸毒了。”我瘸着腿赶紧走过去帮他看伤口,伤口处肉往外翻涌,但是却没有流出血液,只是有一条黑线状的血管尤为的明显,这正是中了僵毒的征兆。

    我赶紧问他借过那把小匕首,在伤口处划开十字的开口,然后尽力的帮他推伤口,希望尸毒不深能够出来一些。

    出来的血液乌黑发臭,看样子他中的僵毒已经开始发作了,然而居然在僵毒发作的时候他还能用三剑解决三只僵尸,实在是不可思议。

    “你中僵毒了!”我认真的对他说道。

    “你杀了那个怪物了没有?”展十尃的话则是突然冒出来的,没有丝毫的缘由,只是憋了这样一句话。

    “恩?我..杀了。”我轻轻地说了一声,被他提到之后心情还是有些低落。

    “哈哈!那就好。”没想到的是展十尃哈哈笑了几声,显得有些痛快,而且好像是心事解决了一样。

    “鬼怪终究是鬼怪,不能与他们为伍!”展十尃认真的对我说道,然后掏出了一个小瓷瓶。

    “僵毒而已,劳烦你了。”展十尃放下剑喘着气好像在恢复体力。

    我打开瓶子,居然是陈年糯米碾磨成的粉,中间还夹杂了别的东西,想来是治疗僵毒的。

    “这种杀才你救他干啥?”女鬼鄙夷的看了我一眼。

    “女鬼!等以后单独遇见,定斩不饶!”这时候展十尃的手又摸到了剑上,我赶紧给踢远了,此时不能动武,得等尸毒被吸出来。

    果然这秘制的药粉很管用,按在伤口上就立刻发黑,知道第三次才没有变色,我敢紧撕下一块包里的衣服给他简单的包扎一下。

    这人的体质没得说,包扎完缓了几口气就站起来,依旧是生龙活虎的。

    不过接下来的举动却让我有些诧异。

    他让我靠边等一会,自己居然在数棺材。

    “三四五…恩还有七个。”说着他在我阻止的语音中将一个棺材拉了出来。

    棺材早就腐烂的厉害了,落地之后就碎了,然后那僵尸头上的符纸被摘下来,几乎是同一时刻就猛地起身,四处扫视。

    看到展十尃一身红衣显得有些愤怒,僵尸对于红色情有独钟,因为它就是靠吸血而食。

    看到这么大一个活人还穿着红色的衣服在它面前来回晃动,必然是怒不可遏。

    虽然展十尃受伤,但是剑还在他的手中,有一只僵尸在他剑下阴气散尽。

    “老展!你干什么!”我赶紧呵止住又要打开另一个棺材的展十尃。

    “长命兄弟你别管,凡是这种畜生,我都会赶尽杀绝。”展十尃摆摆手意识自己没有事。

    我惊呆了,不是问你有没有事好吗,这些僵尸虽然不是善类,但是他们都没有脱困,在这里也对别人造不成伤害,为什么展十尃要一个一个激活然后杀掉?

    “我早就说这就是个杀才,你还非要救他,一路上那些鬼魂都是他灭的。”女鬼冷冷的说道,这俩人就如同天敌一样,要不是我在中间此时肯定是你死我亡的局面。

    听了女鬼的话,我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我来之前看到那么多鬼魂还有别的东西都进来了,但是我一路走来除了洞里的东西之外一个都没有看见,原来都做了老展剑下之物。

    “来来来!老展你先歇歇!”我一瘸一拐的过去将展十尃拉了回来。

    “老展!既然这些僵尸都没有被激活,咱们不如少一事,你不是还要找你妹妹吗?你在这里浪费时间干啥?”我赶紧从包里掏出几瓶水分给大家。

    “我展十尃的妹妹自然不会轻易死去,但是碰见这种事除掉他们还天地一个朗朗乾坤就是我要做的事。”展十尃极其严肃的说道,甚至水都没有喝。

    “可是他们都没有被激活,还伤害不了人。”我跟他说。

    “既然看见,就应该杀了。”展十尃说的很自然,很心安理得。

    “尤其是鬼类!”然后展十尃又说,不过这次眼中却带了一丝杀机,还瞪了女鬼一眼。

    “为什么?”我拦住即将暴走的女鬼问道。

    “因为我全家都是被鬼所害!只有我和妹妹活了下来!”展十尃没有在意一脸怒意的女鬼,仿佛回忆起了很不美好的事情。

    “向她这样附身的女鬼,不杀留着害人么!”展十尃又要摸剑。

    我还是赶紧阻止她。

    “虽然你要报仇我理解,但是你应该找杀你全家的鬼去报仇啊?”我问道。

    “现在还杀不了,只能多杀几只让他知道我还活着,等哪一天我我找到妹妹之后,我肯定会去杀他,不死不休。”展十尃脸上有些内疚,仿佛痛恨自己实力不够。

    其实我也有这种感觉自己实力不够的体会,所以我很能理解他。

    但是他这样见到鬼就杀,看到怪就斩的还不得杀到猴年马月。

    休息了一会,展十尃又要继续战斗了。

    女鬼则是拉着我要我赶紧走,说是再待下去就不管我直接杀了他。

    为了不让这两尊杀神起冲突,我只能和展十尃告罪先行离开,还问了他妹妹的样子,帮他留意。

    即将走出这里的时候,展十尃已经继续战斗了。

    “你不是要杀吗?我就让你杀个痛快。”女鬼一挥手,阴气仿佛一阵旋风,直接将剩下的僵尸头上的黄符吹了下来。

    顿时因为阴气的缘故,立刻就起尸化僵。

    我气的赶紧就要回头,却被女鬼拉住衣服往前面拽。

    腿上有伤,根本阻止不了,只能被迫的走了。

    “老展小心啊!”我大喊。

    “哈哈哈!放心,今日之事与长命兄弟无关,我是知道的,改日上门讨教这厉鬼的厉害。”展十尃豪气的大笑也传来。

    这老展绝对是心里有些问题,执拗的太厉害了,想要杀光所有的鬼,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地藏王菩萨说过地府无鬼方可成佛,可是有人就有鬼,这是一定的了。

    我摇摇头,真是看不懂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