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下井
    ,!

    水温很暖和,甚至比宫殿里的气温还要暖和一些。

    我在水中勉强睁开眼睛,水底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能够透光,但是在水中睁开眼睛能看见的东西都很模糊,我仔细的摸索着,终于摸到了一根像是铁链一样的东西。

    然后我继续试探周围的环境。

    井底下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狭窄,好像是一个很宽广的水域。

    确实有四根铁链,直直的插入水底,似乎很深。

    我潜了一会发现氧气有些不太够用的了,我只好浮上去换气。

    “怎么样?有什么东西?”女鬼立刻过来询问。

    我摇摇头,告诉她我只是试探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我呼吸了几口气之后又一次潜了下去。

    这次因为知道了铁链的位置,所以就尽力的往下潜了。

    也不知道下落了多少米,大约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我眼前的光亮就变得更加的明亮了。

    不受控制的吐了一口气,因为眼前的场景让我惊呆了。

    下方居然像是悬浮着一个灯泡一样的,那灯泡的光亮非常的明显。

    我看的有些呆滞,后来缺氧的感觉传来才将我拉回现实,那东西离得我并不远,但是我还是打算先上去换换气。

    “怎么样!”女鬼和糖糖正趴在井口等我。

    “有个灯泡一样的东西!”我对女鬼说道。

    “什么灯泡!土鳖!赶紧先去取过来!”女鬼恨铁不成钢的跺跺脚。

    我点点头,等到恢复了一些体力之后又下去了。

    这一次我学乖了,身上绑了一个空瓶子,这样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困难,但是等到我拿到东西之后,不光浮力可以让我更轻松的上来,而且空瓶子中还有空气,可以让我呼吸。

    我下水之后,女鬼站在井边迟疑不定,到最后还是咬咬牙一掌拍向糖糖的天灵盖。

    大量的阴气不要钱似得进入糖糖身体。

    然后糖糖双眼突然恢复清明,顿时女鬼身上的阴气就被震散了。

    “他呢!”糖糖问道。

    “下去了!”女鬼指指下面。

    “我跟你说过什么!一定要唤醒我,底下的东西他可对付不来!”糖糖脸上有些怒意。

    没想到一想嚣张跋扈的女鬼此时居然双手放在小腹前微微低头,好像是挨训的下属一样。

    “您….不能…”女鬼刚要说话,就被糖糖粗暴的打断了。

    “好了!开始准备吧,现在我下不去了,我越接近那东西感受到我的气息就会苏醒的越快,你最好祈祷他没有事,不然,你就投胎去吧。”糖糖此时居然展现出了上位者的威严。

    女鬼头低的更低了,似乎有些惧怕。

    不过糖糖摆摆手,女鬼就赶紧从怀中掏出一些黝黑的墨汁,然后居然还有一支笔,在地上胡乱的画着一些莫名其妙的文字。

    不过画的多了之后居然从其中看出一种若有若无的气势,好像是一幅恢弘的画作,又好像是一些胡乱的涂鸦。

    有些文字是白话文,也有一些古文,甚至还有一些扭曲的像是符号一样的东西,每个字有大有小,看似毫无规律的排列,但是又有着一丝韵味。

    糖糖则是盘坐在中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女鬼好不容易写完了最后一笔,心里默默地念叨:杨长命差不多得手了吧。

    事实上这个时候我还没有得手,因为我看清了地下的样子有些不太敢动手。

    那个悬浮的光亮身后居然还有一尊像。

    是一条巨大的水蛇,水蛇的头顶上还有一个大大的肉瘤。

    而那个光亮正是肉瘤上的。

    我试探的摸了摸石像,还好不是活的,近百米长的蛇要是活得那还不得吓死现在那些人。

    尤其是蛇头上居然长了肉瘤,等到肉瘤破碎之后,就能够变成蛟龙了。

    尤其是四根铁链紧紧地缠住这条蛇,而且往底下看不到尽头,也不知道这井究竟有多深。

    难到说封印的那条龙就是面前这个蛇?

    不过此时不能多想了,赶紧取下那个东西为主。

    我在蛇身上停留了一会,取出一个空瓶吸了几口,暂时遏制住了缺氧的感觉。

    然后我赶紧游了过去。

    但是我没有发现我离开之后吐出来的空气居然在水中静止下来,没有丝毫上浮的样子。

    我游到蛇头上,看到了那光亮的位置。

    在肉瘤上有一个洞,洞口就是发出光亮的位置。

    我赶紧身手进去掏。

    里面好像有一个刀片一样的东西,我感觉手上一痛,居然有被划了一道口子,不过也将那个东西拿了出来。

    在我那出来的一刻,关亮就消失了。

    四周陷入无边无尽的黑暗中。

    我约摸着来时的方向,朝着哪里游去。

    好不容易摸到了锁链,我赶紧顺着往上爬。

    结果一股吸力从下方传过来。

    我甚至感觉自己似乎是方向错了。

    但是我应该没有记错才是啊!

    我微微松开手,确实我在向后飘动。

    不对啊,我怎么可能错,我记得这个方向。

    此时我有些焦躁起来。

    因为如果我方向错了,那么就说明我在往哪个更深的地方游动,但是我却没有感觉到水压的增加。

    可是下方我总感觉是错误的地方。

    这可怎么办。

    尤其是此刻铁链居然传来一丝丝的震动。

    宫殿里也感受到这个震动。

    “得手了!”女鬼也长长松了一口气。

    “他还没有上来!”糖糖起身用手扶住井沿,看到井水在快速的下降。

    此时我感觉腿上的伤口似乎又疼的厉害了,可能是被水泡的。

    因为能救我命的东西出现,让我激动地暂时忘记了腿上的伤口,现在伤口疼痛难忍才将我拉回了现实中。

    不行,我得赶紧找到一个正确的方向,本来空气就不太够,现在腿伤更是不断地消耗我残存的体力。

    不想了,我怎么来的怎么回去,这种感觉一定不会错的。

    我下定决心不管哪个类似浮力的东西,直接拉着铁链往前。

    但是铁链突然的甩动了一下,甚至在铁链周围形成了很多个水中旋涡。

    水逐渐变成冰凉的。

    铁链突然泛起涟漪,差点将我甩出去,我死死的抱住铁链才得以幸免。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巨大的石像居然动了。

    我去!这不是雕像,是真的!

    我赶紧不要命的往前拉铁索。

    身后有一个百米长的大蛇!我连给人家当点心的资格都不够。

    北新桥上面的状况也不好,为了一大圈子人,正守着锁龙井的井口。

    因为大量的水从井口出流了出来。

    流速越来越快,甚至形成了一个类似泉眼的东西。

    要知道常年锁龙井的水都是在井中近百米的地方。

    就算是之前这一天也不过是水与井沿齐平而已。

    “付老、孙老二位还是离得远一些,您受了伤我们也不好交代啊。”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人弓着身子陪在二位老者面前。

    “咦!气势上变了。”付老抬头看了看四周,好像有些奇怪。

    “什么?付老鬼,你不赶紧想办法救人在那神神叨叨的干啥!”孙老没好气的说。

    二人完全无视了面前那个中年人的话。

    “你还是组织人手去几个地铁口守着吧,今晚上有大动静,哪吒走了!”付老意味深长的说。

    “北新桥这里有我们这两个老不死的,你还不放心吗?”孙老听出了付老话语中送客的意味,赶紧匆促那人离开。

    这时候那个中年人的通讯器响了,里面传来的总部的命令,居然和付老的话如出一辙。

    “北新桥沿路所有地铁口全部加派人口,启动全城预警!”那个中年人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全城预警四个字太重了。

    这时为了不让民众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然后开启的区域封锁。

    由警察封锁所有的街道,不让人进来,然后又三组的别动队出发将该区域的居民全部用迷药迷晕,保证接下来发生的什么事都不会有人看见。

    付老此时可没有管这一些,只是浑身气势居然在不断地攀升。

    双眼金光毕露,好像是有神通一样。

    付九儿感受到老祖宗身上的变化,扶着老祖宗的她似乎都有些待不下去了。

    “原来!这就是八臂哪吒啊!”付老双眼居然热泪盈眶。

    付老刚才就是用的观势这一种方法,能够在周围风水势中看到本质,这个法子每个几十年的浸染是不可能看出来的。

    然而就在刚才,付老看到了人生中最难以捉摸最令人震撼的场景。

    他看到一个身穿红衣的孝子,身上还有荷叶的披肩,但是却长着八只手臂。

    一手乾坤圈,一手吴钩剑,一手火尖枪,一手持金砖,双手拿着阴阳双剑,双手结着法印,身上缠着混天绫,腰间系着缚妖索,脚下蹬着风火轮。

    八臂哪吒的法相。

    整座八臂哪吒城所形成的八臂哪吒法相。

    法相高耸入云,付老几乎看不到哪吒的面孔长什么样子。

    过了一会,哪吒的法相便消失了。

    付老久久不能平静,这观法相对他来说也是好处多多。

    不过他强行将自己的心神稳定下来,因为还是没有杨小子的消息,派进去的几波人悄悄过来说地下没有人。

    付老脸上阴沉的要滴下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