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糖糖落井
    ,!

    再说我此时也好不到哪里去,似乎那水蛇没有攻击我的打算,反而一个劲的闹腾。

    直到我快憋死的时候,水位降了下来。

    我吃惊的看着还在不断下降的水位,不过此时我感觉很不好,因为我悬挂在空中,离得井口还有十几米却再也上不去了。

    “快上来!”糖糖大喊。

    我发想糖糖此时双眼有神,看样子又变成了正常人的样子,我本想和她说话,但是却张不开嘴,因为嘴里叼着从蛇头的肉瘤处取来的那个东西。

    这时候我才看清楚,这是一块扇形的像是铁片一样的东西,我咬的是反面,甚至能看到好像有一些血管一样的东西在其中。

    “吼!”身下突然传来一声嘶吼。

    你听过蛇会吼叫吗。我自问没有听说过,但是身下的那条近百米的巨蛇却在吼叫。

    声音中居然夹杂着滚滚的雷音,震得我差点松开手。

    不过那条巨蛇一时半会也攻击不到我,因为此时它似乎被四条锁链从**中生生穿过,然后还有大量的铁链缠在身上。

    我拼尽全力又向上稍微的移动了几米。

    手上没有一丝力气,差点掉下去。

    因为随着那条蛇的扭动,铁链叮当直响,我挂在上面就像是荡秋千一样的。

    糖糖显然是看到了这一幕,也不敢什么了直接跳下来顺着铁链滑下。

    女鬼暗叫不好,但是却也来不及阻止。

    糖糖落到我下方的时候突然伸出手抓出铁链生生停在那里然后快速的爬了上来。

    “我背你!”糖糖说道。

    我点点头,我知道糖糖力大无穷所以就赶紧上了她的背。

    没想到的事嘴里的东西居然不明缘由的变烫。

    “别…别松…口。”糖糖居然有些吃力的说道。

    难道是我太重了?我不知道为何糖糖能够一击将尸奴的手臂拧断,却背着我有些吃力。

    很快糖糖就接近了井口。

    “快!快…上去!”糖糖说道。

    我感觉好像糖糖有些坚持不住了,我赶紧拉着井口往上爬。

    嘴里的东西烫的我整个嘴都没有知觉的,不过我还是用牙齿拼命的咬住。

    就在我爬上井口的一瞬间,嘴里的东西突然自己震动了起来,震得我头昏脑涨的。

    而糖糖却虚弱的说了一声:“交给你了”。

    然后糖糖好像被卸去了所有的力气,笔直的落下去。

    “糖糖!”我一口吐开嘴里的东西大喊道。

    “快过来!”女鬼这时候也是脸色慌张,但是还是咬着牙把我探出的半个身子拉出去。

    我也不管落在地上的东西,站起来就趴在井口看过去。

    糖糖犹如一块小石子,落在了正在扑腾的巨蛇旁边的水中。

    “别让…主…她的努力白费!”女鬼将我按在地上,阻止了我想要继续下去的冲动。

    我此时剧烈的挣扎导致腿上的伤口被撕裂,血流如注,但是我丝毫没有在意。

    脑子里全是糖糖掉下去的场景。

    女鬼看到我的样子显然有些生气了,恨恨的将我拉到她刚才写的文字中间,就是糖糖之前坐在那里的位置。

    然后女鬼拿过那个扇形的铁片,没想到她刚刚接触就有那种烧红的铁块入水的感觉,刺啦刺啦的声音传来,大量的阴气被灼烧掉。

    女鬼丝毫没有在意被烧黑的手,就将那个东西放在我胸口处。

    “起!”女鬼说了一声。

    地上的文字居然发出一种绿色的光。

    我感觉胸口处就像是放了一个马达一样,震得我心脏都要碎掉了。

    一口血从嘴里喷出来,四肢无力的落下,就连腿上的伤口流血都慢了不少。

    “不要忘了她做的这一切!”女鬼像是交代后事一样的说完,深深地看了一眼就像是死猪一样瘫软在地上的我,纵身跳下了井中。

    我很想冲过去看看糖糖有没有浮上来,但是四肢似乎都失去了控制。

    甚至胸口处震动的疼痛都已经被我无视掉了。

    因为我糖糖陷入险境,到底值不值!

    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无力感,我救不了糖糖,甚至现在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头上的狻猊像叼着的香突然燃起来,周围的响动好像也平静了。

    不过我胸口处的震动却越来越厉害。

    周围想起来一种虚无的声音,好像在念着一些什么,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幻象,但是想仔细听清楚念得什么却发现怎么也听不清楚,就连声音也记不下来。

    不过胸口处的疼痛好像更加的剧烈了。

    甚至我整个胸前的骨头好像都被震碎了一样,我现在也动不了,也无法将那个东西拿起来。

    直到我整个身体的骨骼好像都被这种震动所引动,关节处的骨头在相互的摩擦,那种声音一直充斥在我的耳边。

    就在我感觉我所有的骨头即将都碎掉的时候。

    我身上的祭文突然亮了起来。

    这时糖糖留下的。

    好像整个身体的疼痛就减弱了不少。

    难道说糖糖本来就知道这祭文能够减少疼痛?

    还是说这些情况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下一刻我胡乱的猜想就被打破了。

    因为那个铁片一样的东西居然碎掉了。

    碎成了好几瓣,断口处流出了一种红色的粘稠的东西,虽然很少,但是空气中却传来一股异香。

    就连头顶上的香都燃烧的更为剧烈。

    那红的东西落到我身上。

    烫!

    这就是唯一的感觉。

    就像是一滴烧红的铁水,滴在人的身上一样。

    “啊!”我惨叫到。

    因为那一滴红色的东西居然穿透了我的胸腔,笔直的落到了心脏中。

    心脏好像要炸掉。

    我居然发不出任何的惨叫。

    我甚至能够感觉那一滴红色的东西,溶解到我的血液中,随着血液遍布全身。

    热!

    这是我此刻唯一的感受,热到我几乎要**。

    就像是投身在火炉中一样。

    但是在这种煎熬中,我居然感受到了一丝舒畅的感觉。

    双肩处好像很痒,痒的我很挠。

    我挠到了,我惊喜的发现我好像能动了。

    我赶紧就想爬起来。

    可是还没等我爬起来,头顶山的巨大金像就落了下来,笔直的落在了井口,将井口直接盖住。

    我怎么也推不开这一切。

    我忍着体内的异样,冲出殿门。

    一路上我原路返回,没有碰见展十尃,他应该是去找他妹妹去了。

    来的时候女鬼就说过这里只有她们能找到。

    我也没有心思去管他了,凭借他的身手只要碰不见那条巨蛇就没事。

    想到巨蛇我心思又一次的想到了糖糖。

    我赶紧继续跑。

    因为好像明白了,这井似乎是与上面的锁龙井通的。

    其实我没有发现,我腿上的伤口紧紧的闭合起来,随着我的奔跑居然没有血液流出来。

    很快我就走了出来,来到了地铁口。

    惨!

    只有这一个形象能够形容。

    遍地的怪物,还有死尸,甚至还有几个人在与怪物缠斗。

    “又来一个!上!”话音刚落我周围就围上了几个人。

    “滚!”我此时怒目相视,怒吼一声。

    没想到我这一嗓子居然让这几个人顿时趴在了地上,耳朵里渗出了鲜血。

    我嗓子也不好受,喉咙发甜,应该是撕裂了。

    我快速的朝着锁龙井的位置跑去。

    这里其实离得锁龙井并不远,只不过当时修建的时候绕了一个大湾,导致最后一站是锁龙井。

    我感到的时候,付老和孙老都守在井口,从井中不断地爬出来河童,足足有好几十只。

    不过有几个穿着西服的人正在与那些河童缠斗。

    我赶紧跑过去,顾不上和付老他们打招呼,趴在锁龙井的地方就往里面看。

    “杨长命!”付九儿一声娇喊,顿时吸引了付老他们的注意。

    “有没有两个姑娘出来过,一个是被厉鬼附身的。”我转过头问道。

    “你….”付九儿距离我不过十来米的距离,却捂着嘴不敢言语。

    我这时候才发现了异像。

    周围那些河童此时居然都伏在地上,不敢接近我,甚至刚刚爬上来的几只河童迅速的缩回了井中。

    “我!”我刚要说可能是因为那一滴红色东西,结果就一歪头昏了过去。

    这时候突然间地动山摇,周围的土地都发生的龟裂。

    “地龙翻身!”孙老反应最快,上前夹住我就往外跑。

    “吼!”一道声音从裂缝中传来,要是我醒着一定会听出来这就是那条大蛇的声音。

    孙老带着我在周围行走居然如履平地,甚至地震都没有影响到他。

    付老也跟在身后。

    难以想象两个这样的老头子居然脚步健硕,不像是老者。

    出了这个地区,孙老的车就停在哪里,众人赶紧上车将我带回了孙老的住址。

    “他发烧了!”付九儿试了试我的额头,对周围的几个医生说道。

    那几个医生纷纷脸上冒汗,发烧谁没见过,可是你见过烧到四十五度的吗?这样的人内脏应该直接全部被烧坏了才对啊,还能说着梦话简直是怪物。

    付老此时过来,让那些医生全部离开了。

    “老祖宗,这可怎么办啊,怎么会这样!”付九儿自从和天瞳郎情妾意之后温柔了许多,也有些女人味了,看到这种手足无措的场面也没有之前出任务的果断和冷静。

    “这样才是个女孩家,他的样子我们谁都帮不了,过去了是他的造化,过不去谁都救不了。”付老脸上全是担忧,但是却故作镇静的说道。

    “他这是点阳火!”孙老气喘吁吁地说道,怀里还抱着一些东西。

    要是外人看到,估计直接就会吓软了腿。

    人参、鹿茸等名贵的药材居然被捆成了一小捆,像是大白菜一样的被孙老拎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