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三枚铜钱
    ,!

    孙志刚呆了一下,也笑了起来。

    付九儿这时候早就出来了,脸色阴沉的厉害,将端着的粥递给我甩头就离开了。

    “额?什么情况?”我一头雾水。

    我看见付老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过孙老却笑得很厉害。

    “好小子,我就喜欢你这性格,就是得占老付家的便宜才是。”孙老大手一挥就往回走,一步一挺肚子的像是得胜的大将军一样。

    孙志刚拍拍我的肩膀赶紧起扶着老爷子离开。

    屋里气氛有些不对,本来我向先行告辞去找糖糖他们,却被付老拽住先进屋里。

    刚进门,付老和孙老就早在沙发上,一旁孙志刚和付九儿则是站在一旁。

    他俩没坐下我也就不敢坐下。

    “我问你!你姓杨不是!”孙老此时威严的厉害。

    “啊?是啊!我是姓杨。”我连忙点头。

    孙老招招手,孙志刚和付九儿则是从胸前摘下一个东西。

    我仔细看了看,习惯性的默默脖子上。

    因为他们俩摘下来的铜钱和我脖子上的一模一样。

    我摸了一下,结果铜钱不见了。

    “这铜钱你是从小带着的嘛?”孙老伸手拿出来一枚铜钱,正是我那一枚。

    我立刻纳闷了,这铜钱是奶奶给我的,我一直带在身上。

    “对!这是我奶奶给我的。”

    “那就没跑了!”孙老一桌子。

    说完了付老就问我家里还有没有人。

    我没有骗付老,就如实交代了,甚至连奶奶说的禁忌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我知道付老肯定不会害我。

    “真是!苍天无眼!杨氏一脉居然就剩下这么一根独苗苗了!”听完我说的话,付老和孙老是老泪纵横。

    哭的我一头雾水。

    “跪下!”付老大吼一声,带着哭腔。

    我很纳闷,怎么一动不动就想让人跪下,不过我却没有反驳,跪在地上。

    “给老祖磕头敬茶!”孙志刚闷雷一样的声音从我耳边响起。

    “什么?”这就认我当后辈了?没有一丝征兆?

    不过付老对我有恩,这几天更是很关心我,我通过那天他们守在北新桥山就能看出来,孙老今天传我八极拳,而且还在我点阳火的时候照顾我认他们当做老祖自然我不会拒绝。

    可是我现在即将去给奶奶报仇,说不定会惹上一身骚,要是那一方势力太大,晚不了会牵连这两位仁慈的老人,这就不是我想看到的。

    “你没事把你?”付九儿端着茶要递给我,但是看到我迟迟没有接过去以为我被着巨大的幸福感所蒙蔽,就想喊醒我。

    “我知道你心里所想,你要去报仇,担心牵连我这几个老不死的是不是?”付老一副我已经看穿了你的心思的表情。

    我赶紧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三枚一模一样的铜钱是怎么回事?”付老说道。

    对啊!

    我立刻警醒过来,这又三枚一样的铜钱,难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付老便给我解释。

    这样的铜钱一共有五枚,分别在五个人家,而且这铜钱正是我老祖留下的,杨、孙、付、郭、王五个家族。

    付家的符纸通天、孙家的外家拳、郭家的卦术、王家的兵刃,再加上我们家的铜钱法。

    这五家早就是通家之好,在早的时候几乎是如同一家一样。

    可是五十年前的一桩变故让我们杨家几乎灭门,然后便从此消失,甚至其余四家之力竭尽全力的寻找都没有任何消息。

    而且我的老祖,也就是我的祖爷爷正是和他们一起从小长大的,正是感情深厚的时候,结果却因为变故从此没了音讯。

    付老甚至在退掉家主之位的时候,就发誓从此全身心的开始寻找杨家,戒酒为誓,除非找到杨家,要么的话就在临死之前喝上一杯,算是杨家兄弟给自己的送别酒。

    所以说就算我如何闹腾,他们四家都不会坐视不管的。

    听到这里,我哪里还不明白,只能接过付九儿递的茶水恭恭敬敬的给二老孝敬上去。

    而且我也明白了刚才为何他们会笑。

    因为付老有孩子比较早,所以到了付九儿这一辈就能当做祖爷爷了,而孙老有孩子的时候都已经是过了壮年,所以孙志刚是付九儿的叔叔。

    而我的祖宗比付老大上几岁,所以我喊付九儿姐姐,可是我要是喊了孙志刚哥的话,那岂不是付老就得喊孙老叔叔了。

    听到这里,我恍然大悟的拍拍脑袋,怪不得付九儿刚才没有给我好脸色,连付老的神色都有些不自然。

    有了付老和孙老,我突然有一种幸福感,想回去给奶奶上上坟,让她知道还有两个长辈能够关心我,能让她安心。

    可是我突然想到糖糖可能还在北新桥中,顿时告罪一声就要出去。

    “你是要去找眼哥说的那两个女孩子嘛?”付九儿知道我要去哪里,她又付家独子的名头,所以到哪里都会被网开一面,更别说还收孙志刚陪着我。

    “两个女孩子?你这桃花运不错啊!”孙志刚开着车,朝着我笑了笑。

    “小叔,我们十八组还有一个呢。”付九儿撇撇嘴,好像有些鄙视我。

    自从确定了我们之前的联系,付九儿最后一丝内疚也不见了,尤其是看到我今天生龙活虎的打了一套拳。

    我赶紧找手机,她不说我都忘了,我还没有给辛月回复。

    “你那红颜知己马上就到北京了,放心吧,你手机没在你身上。”付九儿白了我一眼说道。

    辛月要来?

    不是发丘天官无诏不能来北京吗?

    到了北新桥,这里已经被贴上了巨大的告示,我也知道了我足足在孙老哪里呆了三天了。

    三天!

    要是糖糖还埋在哪里,那岂不是很危险。

    下车之后,刚要进去就被人拦住了。

    还是熟人,温婉和赵青山。

    赵青山一脸色相的看着付九儿,付九儿绝对称得上是美女,穿着打扮透着古灵精怪的样子,一看就给人一种活泼的感觉。

    “你们….孙?孙队?”赵青山自从给我学了一招搜身,从此生活的是惬意无比,让温婉好几次都不想和他继续组队了。

    “老色鬼9记得我啊!怎么?连我都敢拦下?想练练吗?”孙志刚玩味的看着赵青山,话音中带着一些威严,只不过身子骨单薄了一些。

    “你看你说的,孙队自然是畅行无阻。”赵青山立刻陪笑道。

    “不行!无证不得入内。”温婉这时候突然跳出来。

    温婉还没有万千张开,面色中带着一些稚嫩,我又想起了她在那里拿着笔记着一些东西的样子,看到她身边挂着的小本子,我上前打招呼。

    “温婉妹子,还记得我不?”我对温婉笑道。

    “杨?杨大哥?”温婉这几天和吴天基本上每天有空都在聊天,自然没有把我忘记。

    得知了我想要进去的时候,温婉低头沉思了一会。

    “不…不行!无证不得入内。”温婉是个传统的女孩子,传统的思想让她不想让别人从她哪里走后门,所以严守规矩。

    付九儿这小暴脾气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气,平日里不说去哪里都是人家看到自己都恭恭敬敬的,这不几天之内居然在同一个地方被拒绝了两次。

    我赶紧拉住即将化身暴龙的付九儿,也不知道天瞳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有这样的女朋友以后估计得买很多的搓衣板。

    不过还是孙志刚厉害一些,不想再开这个小姑娘的玩笑了,打了个电话,没有几分钟就来了一个人给我们几个通行证。

    我们进去之后,发现周围的房子上都写着大大的拆字。

    没想到因为我导致整个社区拆迁,还好没人知道是我将那个大蛇放出来的,不然我可赔不起这个损失。

    也不能怨我不慌不忙,因为我总有一种感觉,糖糖不会轻易折损在这里的,再说她身旁还有那个女鬼,那可是连鬼帅都能赶走的主,怎么会逃不走。

    一直顺着破旧的通道走了进去,却找不到那个宫殿了,似乎已经消失一样。

    我垂头丧气的上去。

    结果听见了一阵呼噜声。

    “还有人?”我在上面的住宅出四处寻找,这里即将拆迁了,要是不小心被埋了那不是出了人命吗。

    “怎么还有人!”孙志刚也是有些不开心,脸上有些寒霜,看的陪在一旁欣赏付九儿美色的赵青山一哆嗦。

    我们几个顺着声音走过去。

    在一处房门都烂了的地方,我们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一个几乎被土盖起来的人。

    而且还是个熟人。

    展十尃。

    他逃出来了。

    “老展!醒醒!”我上去叫醒了他。

    就看到展十尃睡眼朦胧的看了我一眼,立刻清醒。

    “长命兄弟!你没事啊?枉我还在这里守了好几天,就等着他们把你挖出来。”展十尃的一番话立刻让我心头一热。

    这个人虽然执念很深,但是对人却没的说。

    我看了看他四周空荡荡的几个矿泉水瓶子,知道他又饿了好几天。

    不过我现在最关心的是糖糖。

    “你看见和我一起的那两个姑娘了吗?”我问道。

    “你是说那个女鬼还有那个有些呆呆的姑娘?”展十尃反问。

    “对!”

    “她们借着那条大蛇狂躁的时候逃走了,我还以为那个女鬼把你害了,结果没拦住,想着等你被挖出来好埋了你。”展十尃好像很惋惜的样子。

    “对了,你妹妹找到了吗?”我听到糖糖他们没事也就放心了,于是又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