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太一
    ,!

    听到我问起了他妹妹,展十尃神色中有些不太自然,显然是一无所获。

    不过展十尃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掏出一样东西放在我面前。

    是一个钢圈。

    我看完之后赶紧也掏出一个,这是那个小女孩身上的钢圈,而且我记得那几只河童上面也有这些东西。

    这就象征了这些东西怕是出自一人之手。

    “这东西是哪里来的?”说话的却是孙志刚。

    “小叔?你知道这个?”付九儿没见过这两样东西,就问了一句。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追寻这个已经两年的时间了,才刚有点头绪,长命啊,你是说这东西是你从北新桥下面带上来的?”孙志刚眼中露出一丝精光,随后身上居然攀升起一股杀意。

    “真是没想到,他们居然连北新桥都渗透进去了。”孙志刚拿出手机在这两个钢圈前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发给了一个人,过了几分钟那人回了信息,孙志刚看完了之后就陷入沉思。

    “小叔!你能跟我说说这个吗?”我跟着付九儿喊他小叔。

    “额…告诉你也没事,据说你也挂名在十八组对吧。”孙志刚找了个尘土不多的地方,怕打了几下就坐下了。

    这手中的钢圈的的确确出自同一人之手,而且这个人也可以说是一个组织。

    而且这个组织在整个特案组已经不是秘密了,这次高层大规模进藏就是因为他们。

    太一门。

    太一这两个字在历史上占有很大的比重。

    《史记.封禅书》上面就说“天神贵者太一,太一佐曰五帝,古者天子以春秋祭太一东郊”。

    《步天歌》上面更是说:“左右四星是四辅,天一太一当门户。”

    而且还有很多的关于太一的记载。

    太一这两字,可是说是“道”也是一个古代的神,甚至是星星,甚至也被比作元气。

    所以说以这个为名可见这个组织所图之大。

    但是不要被这个名字所蒙蔽,他们出现的时候几乎没有做任何好事。

    根据孙志刚所说,甚至五十年前我们杨家出现的变故也跟太一门有关。

    他们是一群懂阴阳的人,风水、卦象、擒鬼、蛊术甚至就连盗墓他们都是精通的厉害。

    不过最近他们出手的越发频繁了,孙志刚他们追捕这么久居然得出了一个惊人的信息,这群人居然是在寻找一样东西。

    孙志刚告诉我,万万不能小视这些家伙,他们渗透力极强,甚至有可能在大街上随便一个扫大街甚至送快递的都有可能出身太一。

    他们虽然懂阴阳,但是却总是做一些各种各样的试验,很多隐士的家族都莫名的消失了,等到别人找到的时候,只能看到那些死尸身上留些一个又一个钢圈,就和这个是一模一样的,甚至丝毫没有销毁证据的意思,仿佛就是在堂堂正正的告诉这些人,他们在宣战。

    孙志刚听说展十尃的妹妹应该是被这些人抓了去,眼中露出一种节哀的神情。

    “不可能!我妹妹肯定没事,因为她和别人不一样。”展十尃一脸驽定的说道。

    “不是我…哎!留个念想也是好的。”孙志刚似乎有些不愿说下去,这些年他已将见过太多太多的这种情况了。

    “我妹妹身上有开封府令!”展十尃有些着急,因为整个家族就是自己兄妹二人了,怎么可能再让妹妹出现意外。

    “什么!”孙志刚从原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开封府令?”我一脸懵的看看和我一个表情的付九儿。

    “老程!开车过来,这里有发现!大发现!”孙志刚脸上突然闪现出一种激动地神情,好像是有些手足无措,放下手机几乎就要跳起来。

    “老展?我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问?”我悄悄凑到展十尃身边问道。

    “长命兄弟,你是想问开封府令是什么不是。”展十尃这时候倒是精明的厉害。

    “你这个小叔似乎知道,你让他说罢。”展十尃好像也想知道孙志刚知道了多少,就将话题转给了孙志刚。

    “你知道阴符吗?”孙志刚此时有些近乎癫狂。

    阴符我当然知道了,姜太公发明的,专门通过特殊的手法传递军情,这才保证武王伐纣过程中军事机密的准确性。

    而开封府令,就是阴符的一种,当年开封府追查凶手,不管是白天的人还是晚上的鬼,保证消息不泄露才是抓到人的关键,早的时候传递消息可没有现在方便,怎么样保证信息的准确性呢,就是用开封府令指挥所有的衙役捕快。

    开封府令看似是用来传递信息的,但是却又有个非常神奇的功能,就是能通过阴阳术确定位置。

    类似于现在的追踪装置。

    古人讲究落叶归根,那些出任务的人死在了外面,无论怎么样都要回来的,就是通过开封府令找回尸体。

    开封府令一阴一阳,阳令是发布消息,阴令则是子令,能够及时将消息反馈给阳令,至于怎么用,这就不是孙志刚所能知道的了。

    “你说的没错,可是我虽然手持阳令,可是这巡阴所用的探魂之术我却不会。”展十尃当然知道,可是要是自己会的话怎么还会来这里碰运气,不然早就去救人了。

    “哈哈哈哈!你不会,可是她会啊!”孙志刚拍拍付九儿的肩膀,因为激动控制不住力道,差点把付九儿拍倒。

    “啥?”付九儿此时也睁大了眼睛,刚才听着这些东西无聊的很,就没听下去,还不如没事给天瞳发个信息来的实在。

    “探魂之术?我不懂啊?”付九儿耸耸肩。

    “就是你那个巡魂定位的符,叫那个定魂符来的那个!”孙志刚手舞足蹈的说道。

    “你说那个啊,这需要亲近人的血,还得要一个同气连枝有联系的东西才行,光有血是不够的。”付九儿摊着手给我们解释。

    这下好了,展十尃一激动几乎将剩下的床板抓烂。

    我也明白了。

    亲人的血展十尃就有,同气连枝的东西不就是阴阳开封府令吗,这样一来就能直接定位到展十尃妹妹那里了,到时候岂不是能够将抓走她妹妹的人一锅端吗。

    还没等付九儿明白过来,来接我们的车就到了。

    开车的是个有些胖胖的大汉,嘴里还叼着一根粗大的雪茄,一说话嘴里就往外冒烟。

    “我说老孙,你不就休个假吗,也不让弟兄们乐呵乐呵,老子妞都找好了。”程泰此时很不爽,这个队长半年没有放假了,前几天突然休假一个星期,这可乐坏了程泰了,立刻就去找了个地方潇洒,这不刚进门,后面的脚还没进去就被一个电话招呼过来了。

    “哎吆!这不是小九儿吗?怎么了被人欺负了,跟你小叔说啊,也是!他整天人么狗样的穿西装,不太方便,没事交给你程小叔了。”我们还都没说话,程泰吧嘴里的半截雪茄一吐,就给这事定性为付九儿的报复事件。

    “老程!”孙志刚想着解释一下,还没开口,程泰就伸手阻止了,还俯下身子掏了半天。

    “你说说你!小九儿都被欺负了你装什么大半蒜啊!哎吆!找到了!”程泰掏出一个协册,吹了吹上面的雪茄灰烬,然后打开。

    好家伙,这分明就是一张兵器谱,什么狼牙棒和流星链子锤,都是一些模样吓人的兵器。

    “小九儿,上一回是用到哪了?好像是链子锤来是吧?”

    “赶紧打住!上车说!”孙志刚看到试探发展的有些不太乐观,赶紧打开车门让我们上车。

    一开车门里面一股雪茄的味道,其中还夹杂着一股子汗臭还有一些生锈的味道。

    “程小叔!是不是自从上一回我坐过你这辆车之后你就再也没洗过车?”付九儿捏着鼻子在门外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肯上车。

    “嘿嘿!”程泰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

    “那可是我高中的时候了!我的天!你是想熏死我吗?再不济你也刷刷车,要不然小婶婶还让你进家门不?”付九儿脸色嫌弃,但是还是上了车。

    她的话音刚落,空气中居然安静了下来。

    “九儿!”孙志刚脸上有些怒气。

    “没事她还不知道,你小婶婶知道你还记得她,在天上也会很开心的。”程泰虽然挤出了一个笑脸,但是却难看的厉害。

    付九儿眼睛瞪得大大的,但是却没有继续追问,知道自己的嘴又惹祸了。

    孙志刚告诉我们,程泰的媳妇就是被太一门杀害了,而且极其残忍,抛心挖眼,把人糟蹋得不成样子。

    程泰听了之后,脸上闪过一丝的落寞,不过却很快恢复了。

    “老程,去你们找乐子的地方吧,弟兄们应该都在吧?”孙志刚说道。

    “好!”程泰一踩油门,车就冲了出去。

    只不过付九儿脸上有些不自然,好像有些内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