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一个乞丐
    ,!

    “不错啊小杨!这么好的女朋友,挺好!”在护工大妈的称赞声里我走进了屋子。

    付老和孙老正坐在沙发上,付老眼睛都笑的眯缝起来了,孙老则是合不拢嘴。

    他们二人旁边正是陪着说话的辛月,此时的辛月正是轻掩嘴角正陪着两位老者笑道。

    四个人中间最不合群的就数吴天了,他将那根铁棒杵在地上,一只手扶着铁棍,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手指快速的点击着屏幕,不用说就知道正在和温婉聊着天,刚才去拿雷击木剑的时候听到温婉叮当不停的手机提示音就知道这货应该是手机不离身了。

    “杨哥!”吴天虽然注意力基本上都在手机屏幕,但是他超越常人的感觉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有人进来,看到是我之后仿佛立刻解脱了。

    “来了?”我冲着吴天点点头,然后看着辛月笑了笑。

    给两个老人见过礼之后,也坐在沙发一旁。

    辛月则是挑了一个给二位老人倒水的功夫坐在了我身边。

    “你出去去哪了?这几天打你电话也不接!”肋骨下传来一阵剧痛,辛月的手指正掐在我肋下,虽然脸上笑容不减,但是话音里却有一些寒意。

    这一幕看来两个老人眼中顿时二人相视一笑,心里暗道一声年轻真好。

    吴天找了个蹩脚的借口就先行离开了,不用说都知道去干啥。

    “哎?你身上有些不一样!”辛月仔细观察了我之后,一脸的惊愕。

    “怎么了?”我问道。

    “你身上那中让人有些不舒服的感觉消失了,而且还有一种淡淡的药香喂味。”辛月趴在我身边闻了闻。

    “哦!我三团阳火都点了,现在与常人无异。”我点点头,现在浑身充满力气,不像之前那样感觉身上总是有些疲倦了。

    护工大妈将手机交给我,还贴心的帮我充满了电,告诉我总有一个陌生的号码给我打电话,她接了之后那人却什么都不说。

    我接过手机,谢过她,然后看了看手机,确实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算了!说不定是个骚扰电话吧。

    “杨小子,带辛月姑娘到处转转,不用守着我这个老头子。”付老给了我一张黑色的信用卡,告诉我先用着。

    对于付老的心意,我没有拒绝,这种人情已经不是钱财所能衡量了,就算我此时要去报仇,也需要掂量一下会不会对他们造成危害。

    对于两位老人,我只能从心底里尊敬,这种恩情不能偿还,只能一辈子当成长辈,从心底里尊敬他们。

    “对对对!别总守着我们这些黄土都埋到脖子根的人,多出去转转!转转!”孙老头一次没有拆孙老的台。

    我屁股底下还没坐热呢,就被两位老人推了出去。

    “恩不错!屁股大好生养!”孙老点点头。

    “你懂个屁!得两情相悦才行!”付老鄙夷的看看孙老,这么多年的富贵生活怎么还是土包子行径。

    “我倒是看出来他俩之间….”付老意味深长的说道。

    “啥?”这一吊胃口,孙老便来了兴致。

    “想知道啥?你那孙子运过来的花雕酒似乎适合在这个天喝上几杯。”付老不怀好意的看着孙老。

    “你居然跟我敲竹杠!罢了罢了,难得有一件让我感兴趣的事。”

    辛月还没出门口,身为发丘天官的她听觉尤其的敏锐,关于生养的话题她自然是一字不落,脸上立刻就羞红了。

    “你没事吧?不会是冻得发烧了吧?”我看着脸色发红的辛月,用手背试了试她的额头,不算热啊,就是双脸有些发烫。

    “没事!”辛月脸上浮现出笑容,缠着我手臂就拉着我往前走。

    一路上辛月喋喋不休的说着,我都怀疑是不是付九儿假扮的,什么天瞳回去还是忘记了给卫小小带烤鸭,结果卫小小生气了差点把十八组的办公室给点了,什么卫忠看上一个女人,动用了卫小小追求姑娘。

    “你怎么不说话?”辛月看到我只是回应以微笑,就问道。

    “没有,我就是感觉这样也挺好的。”我回答。

    辛月突然一把抱住我,将头埋在我胸前,听着我心跳声。

    “你不知道,你走之后我好担心,真的好担心!”辛月说着说着,话音里居然有了哭腔。

    我拍拍她的背,安慰她。

    “没事!我这不是没事吗?”我头一次看见这个姑娘真正软弱的时候,平日里总是生活中带着一股子韧劲,好像什么都打不倒她一样,没想到还是会有如此软弱的时候。

    “素质!注意素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孤男寡女!搂搂抱抱!成何体统!”一道声音突然在我们耳边响起,顿时有两根冰冷的木棍伸到了我个辛月中间,将我们生生分开。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吗!真是不知廉耻。”说话时一个蓬头垢面的像是乞丐一样的人,不过他并不瘸,也不是走不了路,偏偏带着两根齐腰短棍。

    “你谁啊!”辛月有些生气了,好不容易自己鼓起勇气,竟然被这样一个乞丐给打断了。

    “嗨!嗨!嗨!说谁呢你!小姑娘怎么这么凶残,我就是一个乞丐,也不知道可怜可怜我!”这乞丐说的可怜,但是语气中居然有一股子傲气,似乎当乞丐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

    “好走不送!”辛月从兜里直接掏出一张红色的票子,塞到那个乞丐手里。

    “我去!打发叫花子呢!不对我就是叫花子,你打发我呢!”没成想这乞丐居然看都不看,一把将手里的钱扔到了地上。

    “算了!我们走吧!”我担心这叫花子会讹辛月就拉着她离开了。

    那个叫花子低着头看了看低山的钱,眼里居然有一丝泪光。

    “你这手贱!也不看看就扔!这下完了吧!哎吆!心疼死我了。”乞丐围着地上的大钞转了好几圈,愤恨的拍了拍自己扔钱的手。

    “不行!老子就不信整不了你们!”乞丐居然没有将钱捡起来,而是跟在我和辛月身后。

    这点不愉快很快就消失了,我和辛月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还去了一家看上去不错的餐厅吃了个午饭。

    老板看到我手里的黑卡,顿时脸都绿了,鞍前马后的殷勤的厉害,这时我才明白付老给我钱财乃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确定我的身份,让我再这北京城里能够有一席之地。

    吃饭的时候辛月用筷子指指我身后。

    我猛然回头,看到在玻璃门后一个躲躲藏藏的身影,正是那个乞丐。

    今天是化雪天,冷的更为厉害,我看到他嘴角不断地往外呼白气,知道他那是冷了。

    虽然一开始他有些像是讹人的样子,但是看到他现在都没有意见棉衣我心里头也有一些不忍,就让服务生给他送了一杯热水还有一份饭食。

    我看到服务生出去之后依旧保持着职业风范对乞丐也是温文尔雅,也就放心了。

    那乞丐还看了看我这个位置,我冲他打了个招呼,就回过头和辛月继续聊天。

    正喝水呢,服务生走过来。

    “先生!哪位拾荒者托我给您说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他说是您的朋友,您会听。”服务生脸色有些古怪,不知道该不该说。

    没办法!老板亲自交代要看好这位贵人,知道之后服务生心里也很苦,那个乞丐非说是他的朋友,自己也不知道,听说是有那种富翁有异装癖的,万一真是可就麻烦了,要是他就是一个乞丐,那有可能自己的职业生涯就毁在这该死的乞丐手里了。

    “哦?什么话?”我顿时来了兴致,应该是谢谢我的话,不知道从他嘴里说出来是什么样的,这个乞丐嘴那么毒。

    “您是听我复述呢?还是听大意?”服务生脸色有些古怪,因为他感觉上我和乞丐并不认识。

    “你学学他怎么说的吧,多谢了!”我实在是想听,就拜托这个服务生。

    “那好y!臭小子,你别以为一顿饭就能收买我,玩去!记住这顿饭是你求我吃的!”果然这个服务生很有才华,路过的经理听了这句话差点就要冲出来一脚踢翻这个服务生。

    “扑哧!”辛月顾不上嘴里的东西,喷了出来,顿时哈哈大笑。

    服务员哭丧着脸,他已经看到经理眼中的怒火了。

    我无奈的回头看了看那个乞丐,那乞丐示威似的狠狠吃了一口饭,好像在告诉我这时你求我的没吃是给你面子。

    “没事!你很专业,很厉害,你先忙吧!”我压着被人耍的怒火让服务生先去忙。

    服务生松了一口气逃也似的离开了,知道今天这顿骂免不了了。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干嘛和他一般见识。”辛月安慰我。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回头想要瞪他。

    没想到这个乞丐居然在人家玻璃上哈了一口气,然后拿着手指在上面画着什么。

    我看到他小拇指的指甲很长,而且他画的东西也让我心里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