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五不先生
    ,!

    我腾的一下就从凳子上站起来,顾不上辛月阻拦我的声音,走了出去。

    “你到底是谁?”

    我如此失态的原意有两个。

    一是他小拇指的指甲显然是修剪过的,是为了方便画符点朱砂用的,这种修剪手法和正常的剪指甲差不多,但是只有会画符的人才能一眼看出端疑。

    二就是他在玻璃上画的正是道门的符,还是一道道门分支茅山的符,我从张锦哪里看到过这些符纸,里面有一个古文“茅”字。

    “这天寒地冻的,你不请我进去坐坐。”那乞丐居然盘着腿坐在地上,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我只能去问过老板,征得了他的同意才让这个乞丐进去。

    看到乞丐一脸赖皮样子的坐在我之前的位置,辛月惊呆了。

    “怎么回事?”辛月悄悄离得他远了一些。

    我将那个符的事情告诉了辛月,她点点头。

    “说罢!”我看着他也不客气,直接下手抓盘子里的菜,好几个旁边桌子的客人都纷纷结账离开了。

    老板则是一脸的苦笑,没办法啊,这是个贵人,惹不起。

    “你小子不错,还求我进来吃饭,真是不错!”他嘴里几乎都塞满了,说话囫囵字都吐不出来。

    “你!”我一指他。

    “哎!你敢说不是求我!”他伸出小拇指在桌子上点了点。

    辛月则是美目轻转。

    就在乞丐即将把桌子上的饭食全部下肚的时候。

    “不是我们求你的!”辛月突然出声。

    我疑惑的看着辛月,结果那个乞丐突然怨恨的看着辛月,然后我就看到他的喉头快速的颤抖。

    我暗道不好赶紧拉着辛月闪开。

    这个乞丐居然立刻吐了出来,刚才吃下去的东西就全部吐了出来,吐得七荤八素。

    “你这小姑娘!心肠忒歹毒了!”乞丐虚弱的指指辛月。

    我也是好奇,怎么这乞丐突然就吐了,而且还怨辛月。

    “不见死人不洗澡,不来求我不吃饭,不是赠送你不收,不见血光不出手,不是富贵你不救。”辛月轻轻捂着鼻子,说了这样一串没头没脑的话。

    “五不先生!谁能想到五不先生居然是个乞丐。”辛月暗笑几声,周围气味实在难闻,又退远了几步。

    “小丫头片子!你别编派我,你这心肠太黑了。”那个被辛月称为五不先生的人抹了一把嘴,扶着墙站起来。

    “我心肠有你黑吗?当初你可是因为人家就缺了几百块钱没有及时凑够给你的钱,你居然见死不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山精杀害,我还以为你这样缺德的人早就被道门清理门户了呢。”辛月指着他就说道。

    “老子就算是再伤天害理能有你这的地底下谋生的丫头做的绝,你可是抛人家的祖坟。”无不先生一语道破真相,让辛月有些始料未及。

    “小子,你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嫌弃土腥味熏着你,我在这都闻到了。”五不先生扇扇鼻子,好像真的在嫌弃辛月的味道。

    这乞丐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也拿出一张黑卡,吩咐店家赶紧把这里清理了。

    这老板感觉自己要成仙了,一天居然能看见俩拿着黑卡的人,而且还有一个乞丐,不知道今天买彩票会不会中奖。

    效率很快,店家几分钟就清理干净了,还通风了一阵,把我们请到了一间单独的房间,有上了几个小菜,都是店里的招牌。

    我和辛月坐在一起,前面就是这个所谓的五不先生。

    桌子上的菜没人动,我和辛月看见他吐得场景直接没有了吃饭的意思,而他问什么不吃饭就不用我说了。

    我也听辛月给我解释了一下这个人的江湖传说。

    据说他亦正亦邪,本来是茅山弟子,却因为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就下山了,到了山下之后又被茅山追杀,那个女孩被不小心波及到就死了,一个月之后他直接打上了茅山,用茅山术硬是打败了当时茅山所有的高手,最后几个老不死的出来才将他赶跑。

    后来就多了一个五不先生,据说此人实力极高,但是性格怪癖,能够碰上也不能断定是好是坏,而且就像是刚才辛月说的那样,这个人心肠很冷。

    “我就不打岔子了,我直说!”五不先生将乌漆嘛黑的脚担在桌子上,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

    “听说你是应运禁忌而生,而且看你的样子好像是有些要突破禁忌的趋势,将方法告诉我,我欠你一个大人情怎么样?”五不先生对我说道。

    “什么意思?”我问道。

    “你觉得我的实力是怎么来的?还不时禁忌之术,我当初没怎么想就定下了这五不的规矩,结果将我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现在我受够了,想要解除。”无不先生恶狠狠地说道。

    我不知道他是用的什么禁忌,居然还有这样的附加条件,不过其中的秘密他应该是不会告诉我的。

    “我也不知道!”我摇摇头,我是真的没说慌,整个我点阳火保命的事件从都到尾都是糖糖她们在操控,所以我说的是实话。

    “放屁!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天底下那还有知道的嘛!所有人都知道你有办法勘破禁忌,你却不肯提及3璧有罪你不知道吗!”无不先生暴跳如雷。

    “什么!”我虽然处在这个情报系统最为发达的北京城,却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这些事情,听他的意思是有人传出消息我知道怎么勘破禁忌,这还了得,不光我和辛月,甚至付老和孙老乃至付家和孙家都有可能遭受无妄之灾。

    “是谁说的!”我一拍桌子就站起来,我动了杀机,就算知道我有可能打不过他,但是也要试一试,如果不能问出所以然,我估计我又会变成之前那样被各种势力疯抢。

    上一波的各种试探我本以为消失在时间中,我这一段时间确实再也没有被什么隐世家族所擒,现在又来这么一出,我还怎么去报仇!

    “这个我不知道,反正很多人都得到消息了,我算是快的吧!”五不先生好像很满意自己是最快找过来的人,对我说道。

    我拉着辛月拉开门就要离开,当务之急是告诉付老和孙老他们要加强警惕。

    “我会一直缠着你的!直到你告诉我!”身后传来五不先生的喊声。

    我不能为了自保就随意的说出来一个编的方法,到时候要是不管用他肯定会拿那些人泄愤,借此逼迫我说出来。可是问题是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方法,难道我要告诉他们是去北新桥下面的宫殿中吗?保不齐他们就吧北新桥翻个底朝天,因为我也不知道哪个宫殿还在不在,万一他们再将我带过去,谁知道北新桥下面还有什么啊。

    再者说了我也不可能出卖糖糖,就算是他们用什么特殊的方法将我套出话来,我说是一个和我一般大的姑娘知道,他们会相信吗?

    不行!

    思来想去我还是赶紧回去早做准备。

    可是一路上居然甩不掉这个乞丐,好像他不管我怎么跑是不是坐车,回头的时候总能看见他就在我不远处,盯着我笑。

    直到我跑到了孙老家里,告诉他事情的经过,孙老打了个电话,立刻就有不少身手不凡的人将家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小子你瞅瞅你吓成什么样子了,练习我们八极拳的人就是心中不能有恐惧,不能有顾虑,只要是有一颗勇往直前的心,才能练成顶天立地的气势!”孙老看着我担忧的面孔安慰我说道。

    “不是我….我只是….”我不能就这样说出来我担心给孙老他们带来危险,这样显得孙老弱了,按照孙老这个脾气,说不定立刻就冲出去叫板了。谁知道这五不先生会不会耍什么阴谋诡计。

    “呵呵!老头子都快盖上棺材板了,怕啥?就算家里遭了灾,也只能怨家里实力不够,被人欺负那是自己的原因,你不要有思想负担,带着辛月去休息吧。”付老还是一眼就能看穿我的顾虑。

    听到让我带着辛月去休息,辛月顿时羞红了脸。

    我拉着辛月来到一间客房,安顿好她就打算出去,我总是不放心付老和孙老他们。

    “那个!你先等等,我想洗个澡,你帮我守着,别让那个五不先生偷闯进啦。”辛月低着头羞红了脸。

    “行!”我点点头。

    随后水龙头被打开了。

    我坐在床上警惕着周围。

    “我猜她洗完澡也会让你去洗洗的,到时候你俩发生点什么我是不是该避开啊,怪难为情的。”五不先生不合时宜的声音显得有些突兀。

    浴室里的水立刻就停了。

    无不先生坐在窗户边上,随时都能逃跑。

    “你给我去死!”浴室门突然打开,一把青铜尺嗖的一声飞了出来。

    五不先生伴随着青铜尺消失在窗口。

    我赶紧过去看辛月怎么回事,因为五不先生那个位置应该看不到辛月才对。

    浴室里水气缭绕,辛月长长的头发披着肩,身上还挂着水珠,全身只有是围着一条浴巾。

    “你…能不能先出去!”辛月声音如同蚊子哼哼。

    我不知道自己呆呆的看了有多久,被辛月一说立刻就反应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