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盘仙作祟
    ,!

    宿管大妈看见我过来了,就感觉是看见了亲人一样,直接朝我扑过来。

    “警官!就是他!他能给我作证,我们昨天确实是把她送到了311,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自己跑到211的。”宿管大妈说的是苦口婆心,对面的警官则是在记录,根本不管她有多着急。

    立刻有两个警官带着我去一旁做笔录。

    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我听说那个女孩脱离了危险,也就放心了,据说是因为里面发出动静惊扰了学生,才有人找宿管大妈的。

    出来之后和宿管大妈交流我才知道这211可不简单,之前就有学生自杀的案例,然后把里面的学生都全部安插到别的宿舍了。

    今天出事的姑娘就是之前211宿舍的人,里面有四个人,出事的姑娘叫黄子若是一名大三的学生。

    本来想着录完笔录回去休息一会,结果接了头一个电话又得赶回去。

    “这件事我知道不怪你,但是以后这个宿舍得严加看管了。”保安头头王哥对我说道。

    一顿交代,我是点头如捣蒜。

    “怎么样,来事了吧!”五不先生躲在我一旁低声说道。

    “你知道什么?”等头头离开了,我便问道他。

    “摆明了冲你来的被,你被盯上了!”五不先生也不解释,就留给我这一句话,然后就悠闲的离开了。

    “你不告诉我怎么勘破禁忌,我就不告诉你事情的端疑。”五不先生是铁了心不说。

    我只能再去这个宿舍,趁着学生们上课和宿管大妈说了一声就去211看看有什么线索。

    刚一进门,屋子里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为了不影响学生们上课,这一层已经封了。那些学生都被学校安排进了职工楼,等到事情尘埃落定才会回来。

    里面乱糟糟的有不少脚印,因为地上全是灰尘,肯定是好多时候没人打扫了。

    地上有一大滩血迹,血迹上有一个凳子。

    黄子若当时是割了腕然后还上吊的。

    不过这显然不合乎常理。

    一个醉酒的女生,不说割腕了,就单单是这条从灯上扯下来的电线就不是她能做的。

    还有把凳子移动到电线的下面。

    而且,我走之后电灯就被打开了,显然不是那个时候拆下来的。这个女生是学播音的,并不是学的电路,怎么可能会这么完好的将电灯拆下来,而且还扯出了电线不影响别的宿舍的供电。

    我四周找了一通,没有利器,应该是警察带走了。

    趁着没人我开了眼,但是周围什么都没有,连一点阴气的痕迹都不存在。

    这是干什么,按照五不所说,这个事情是冲着我来的,可是这个女孩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难道还真的有隐情?

    我低着头沉思了一会,总是感觉很奇怪,但是却找不出头绪。

    这时候传来脚步声,脚步被刻意的放缓了。

    我赶紧躲到了阳台后面。

    “子若也出事了,下一个会不会是我!我求你了,别来找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千万别来找我。”一个女生的声音出现,带着颤音,好像在压制内心极大的恐惧。

    “这东西真的不该给我,你给别人吧!别来了!”说完一个东西被放到了地上。

    我偷偷看过去。

    这一看可不打紧,前面一个穿着羽绒服的少女看似虔诚的跪在门口,不停地朝着房间里跪拜。

    可是在她的身后却悬浮着团乌黑的东西,从里面还伸出来一只手,血红的指甲告诉我这东西并不是什么善茬。

    就在那东西即将把手伸到女孩的头顶时。

    我立刻站起来猛地朝着它喝了一声。

    “住手!”

    那女孩立刻就吓傻了!不过看到我保安样子的打扮,立刻爬起来就像逃走。

    我赶紧冲过去追她。

    还顺带看了一样被她放在一旁的东西,是一个洁白如玉的盘子。

    她一个小姑娘自然是跑不过我。

    没一会就被我逮住了。

    还没等我问什么。

    她噗通一下就跪下了。

    “我求你了大哥!放过我吧,我就是一个学生,我也不想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我是真的不知道。”她苦苦哀求着我。

    我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就单单看那个被她放在地上的盘子我就知道这姑娘恐怕真的什么都不懂。

    我将一张破煞符递给她,这东西暂时能够压制煞气。

    跟着她的东西不用说我也知道了,是盘仙。

    不过就是寄宿在器物中的恶鬼,杀戮太多难如轮回,只能流落在人间,不断地杀人,好用煞气来让让自己生存下去。

    这东西正常人谁都看不出来,而且它也可能隐藏在任何东西下面,有些手段,但是却很残忍。

    确实是它们能够帮到你们做一些鬼都做不来的事情,但是代价也是很大的,起处应该是需要血液滋养,后来每次帮忙就得用人命填了。

    一旦用了人命填起来,你想要拜托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当你最后一个问题问完,而且你还没有祭品了,那么你就是祭品。

    “盘仙不是这么好玩的吧!用过人命祭了吗?”我说话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如果用了人命祭我立刻就会把那道符纸拿回来,让这个女孩自生自灭。

    “没!没!杀人犯法,我就是用了几个小动物的尸体,别的啥也没用!”这个女孩立刻如同倒豆子一样的说了出来。

    “你还知道杀人犯法!你舍友的死恐怕也出问题在这里吧!”我瞪了她一眼。

    “你怎么知道,还有这符纸,你是大师!大师快救我,你要是能救我,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你要我也行,求你救救我。”那个女孩看了一眼手中的符纸,立刻就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边说着抓着我的手就往自己胸前按。

    我连忙抽出手来。

    “自爱一些!你这样父母看见会有多伤心啊!”我真是有些不行帮助她了。

    “我要是死了…父母才更伤心吧!”那个女孩听到我的话,立刻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地上。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去餐厅吧!”我看了看周围人群异样的眼光,就拎着她去了餐厅。

    “说说吧!最好全部说了!”我抱着手看着她。

    她叫王青,是一个小门效出来的学子,为什么她能考到这里,关键还是在那个盘仙上。

    高中的时候她就是一个学习中等的小女孩,本来以为自己升学无望了,也就有些放纵自己。

    一次在和社会上的朋友去唱歌的时候,听说了盘仙的事情,她的年纪正好是那种好奇心特别强烈的时候,就回去试了试。

    开始还是用一滴血就可以催动的,那次期末考试她鬼使神差的考了第一,把她的父母乐坏了。

    有了第一次的甜头,她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她逃学旷课,甚至出去厮混,但是每到考试总会的第一。

    高考的时候也是不负众望的考进了这个最高学府。

    但是在高考的时候,她足足放了一大杯的血才行。

    当天她就晕倒了,结果等她醒来的时候就考完了。

    她知道是盘仙帮她考的。

    她来到这里,本来自己就是考试的时候求助盘仙的,所以也基本上也是靠盘仙。

    就是这时候她发现了用一些金鱼或者老鼠的尸体就能替代她的血。

    这么秘密很快就瞒不住了。

    大家知道之后,不知道杀害了多少动物的尸体,甚至动物也越来越大,直到最近的一次她们几个人悄悄去到了一个农场,凑钱买了一头牛才完成献祭。

    然后就是第一个舍友的去世。

    那天她舍友好不容易凭借那头牛得到的一个富二代的青睐。可是那个富二代却是个多情的。

    她俩好了不过一周,她发现那个富二代居然换了好几个女朋友了,而且还告诉她这就是原本的自己。

    然后她舍友就炸毛了。当天晚上就说要和他同归于尽。

    结果第二天她舍友在宿舍上吊了,而且是在她们几个人的睡梦中进行的,等到王青她们醒来,发现那个舍友的舌头都耷拉到下巴了。

    恐惧瞬间席卷了整个宿舍。

    不过却也带来好处,这几个学生被保送研究生。

    王青也不用再考试了。

    本以为这件事会就此结束,没想打黄子若却出事了。

    我听完了之后,也明白了,这种东西也是禁忌,不能随便招惹,现在恐怕王青也脱不开了,因为她舍友的祭品就是自己。

    盘仙开始吞噬人命之后,除非所有有关的人都死掉,它才会寻找新的宿主,不然会一直跟着的。

    王青说的时候哭的厉害,想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结果却拿出了刚才扔到地上的白盘子。

    我看着她双眼都要失去神采了,赶紧问她符纸怎么样了。

    她从兜里掏出之前给她的符纸。

    整个符纸已经变得乌漆嘛黑,上面还有一层粘稠的东西。

    这恐怕不是我能应付的来的,因为其中人命早已不止一条了。

    这时候,头头给我打电话过来,说黄子若醒了,让我去看看,别想不开,因为校领导明天会去看望她。

    我答应了,因为我感觉这黄子若一定用过人命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