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三原罪
    ,!

    我一边往学校赶去一边打电话让付九儿赶紧到学校。

    然后我也联系了孙志刚,告诉他盘仙的事情,还有太一门的字条,他听完之后也决定将赤芒的人带来帮我。

    我快速的赶到学校,来到了宿舍底下,看到我一脸惊慌的样子,宿管大妈吓坏了,还以为出了啥事。

    我知道这事情不好说,只好说谎告诉大妈说要了解一下她们的情况,问了问211最后一个人在那个宿舍。

    宿管大妈查了查,告诉我那个姑娘叫郑颖,现在应该在上课。

    问了那个教室在哪里,我就冲到了教学区。

    闯进教室。

    “郑颖!郑颖在哪?”我一脚踢开教室门也不管现在是不是在上课。

    一个模样清秀的女生怯生生的站起站起来。

    本来有人打断上课让教授很不开心,打算斥责两句,一看是穿着安保服装,想来应该是有急事,所以就让郑颖出去说,别打扰大家上课。

    “你是郑颖?”我问道。

    “是…啊。”郑颖一脸的惊愕。

    “之前是住在211对吧!”我又问。

    这时候郑颖听到了211之后,脸色立刻大变,就要逃走。

    “不是不是!我不知道。”郑颖甩甩手连教室都不回了,直接就要离开。

    我一把拉住她。

    “王青和黄子若现在有危险。我要问你点事情。”我赶紧问道。

    “什么王青?我不认识,我不认识。”郑颖甩开我的手就要离开。

    “你想好!她们要是出事了,下一个就是你!”我看着她这种逃避的心态,只能继续说道。

    这一句话直接让郑颖站在原地不动了,浑身止不住的打摆子。

    她朝着我回过头来,双眼露出恐惧的神情,眼珠往外凸出来,很是吓人,不像是刚才清秀的样子。

    “我是王青找来救你们的!”我只能这样说。

    “真的能救?真的能救我?”她在我面前撩起衣服。

    我看到她衣服里面贴着一贴止血带。

    而且还有纱布什么的缠在身上。

    等她撕开纱布,饶是我见过不少诡异的场景,看到这一幕也有些胃里不舒服。

    在她腹部居然有一个孝子的脸,这孩子闭着眼睛,随着郑颖的呼吸声一起一伏,好像是活的。

    这是什么?

    我大惊。

    “我只是想让这孩子活下去,我只是不想分手,但是我没想让这个孩子这样活在我身上。”郑颖哭了,哭的和痛苦,她隐瞒了太久。

    看样子她也拜托了盘仙帮她做事情,应该是意外怀孕了,然后那个男生不想要这个孩子,而且还想分手,结果郑颖就想通过让这孩子生下来来挽留男方,结果盘仙却让这个孩子在她身上长了起来。

    人都是这样,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是感觉有希望,就会放弃理智的思考,去相信一些鬼怪的保证,却不知道那些鬼怪本就是以祸害人为乐,错误的要求更是它们变本加厉的资本。

    看样子郑颖付出的更加的多。

    “我想办法!你先得告诉我最近一次你们动用盘仙是在什么地方!”现如今我只有先稳住郑颖,解决了盘仙的问题,然后再想办法帮助她们。

    当然,还有一件事,就是离开的王青和黄子若中间必定有一个人已经是被盘仙附身了,她们一个接近崩溃一个昏迷不醒,必然是不可能结伴离开的,但是我交给她们破煞符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意外的情况,这让我更加的疑惑。

    当然最早接触盘仙的王青有最大的嫌疑。

    “在…荒废的一座教学楼里,只有那里能让盘仙出来回答我们的问题。”郑颖想了想说道。

    我点点头,荒废的地方最容易滋生鬼魅了,阳气将散,阴气未成,先占先得。

    然后在郑颖的带领下我来到了这座教学楼中。

    中间一个巨大的礼堂,然后两侧有很多教室。

    我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查找。

    最先找到的就是王青,此时她正站在黑板前,用指甲在黑板上写着什么,好像是一些练习题,不过十指都已经被磨出了血迹,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我上去拉了她几次都没有成功,因为她此时像是定在地上一样,一动不动。

    不得已,我只能用镇煞符打在她天灵盖上,才制止了她的动作,然后又用朱砂在她脸上画了一个保身咒。

    紧接着我找到了昏迷的黄子若。

    此时不知道谁将她放在了另一个教室的讲台上,浑身的衣服都被脱光了,还被电线绑了一个诡异的样子,身上已经有了冻伤的痕迹。

    我赶紧解开绳子将自己的羽绒服脱下来给她穿上。

    结果我救下来这两个人之后,郑颖却变得有些异常了。

    郑颖居然撩开衣服,抚摸着那个孩子,好像是一个母亲一样,嘴里发出咛语。

    这是怎么回事?

    我刚要用破煞符解开郑颖此刻的异样,一道声音传过来。

    “有两个是无辜的,你怎么选择?”是喇叭里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电流的声音。

    “第一个,从开始就接住盘仙的力量,不断地满足自己的贪欲,每次的成绩都是假的,却总是不满足,想要得到更高的成就,更好地成绩,不断地用盘仙的力量,甚至不惜用自己的鲜血作为代价。”

    “第二个,嫉妒别人,嫉妒那些好的人,她问姻缘,问的确实别人的姻缘,然后从中挑唆,使得别人感情破裂,从中获取快感。”

    “第三个,为了留住那个男生,她不惜让自己怀孕,然后用孩子作为筹码,威胁他人,甚至将自己的孩子祸害成这个样子企图通过那个男孩子的怜悯留住这段感情。”

    喇叭里的声音不带感情,但是随着话音,有大量的阴气聚集而成,形成了一团黑色的烟雾,好像我选择完之后便会将其中一个剩余的人杀死。

    “杨长命!你选一个吧!我给你选择的权利,是生是死,皆有你来定夺!”

    我听完之后,心里顿时有很大的反感。

    按照他所说就是将这三条人命活生生的变成了筹码,变成游戏我的筹码,让我决定他人的死亡。

    “你到底是谁!”我一翻手,手中多了几道符纸,没有拿雷击木剑,我现在浑身最大的依仗就是符纸了。

    但是由于我之前阳气并没有完全的恢复,加上之前用了很多的符,现在体内的阳气也是所剩无几。

    “天道循环,自有秩序,太一一道就是为了这个秩序存在。”那声音接着说。

    果然是太一门搞的鬼。

    “你口中的秩序就是那三条人命当做草芥吗?”我问道。

    “为了秩序,不要说三个人,就算是三十三百三千,都是基石,铸就新秩序的基石。”

    “你!”我听不下去这种毫无意义的言论了,三道符纸立刻激发,在我手中燃起符火,一甩手便朝着黑烟飞过去。

    没想到对于这种煞气无往不利的符纸居然没入其中毫无动静。

    好厉害!

    “哈哈!杨小子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告诉我怎么办,我就救你!”

    五不先生此时出现在窗台,虽然不是那副乞丐的打扮了,但是脸上却又一些玩味的笑容。

    “贪嗔痴!三毒,乃是世人的三害,谁都割舍不断,所以既是原罪,也是必然,你怎么选都不对,最好的选择应该是都杀了。这样的话我估么着太一门会对你另眼相看的。”五不先生拿出一张符纸,上面居然是银色的符文,在太阳光下闪着光。

    我听完这些话,在脑袋里转了几圈,想明白了。

    王青是贪念,黄子若是嗔念,郑颖是痴念。

    “你们也想得到勘破禁忌的办法?”我问道。

    确实我再也想不到他们还能有什么在我身上能得到的东西了。

    “非也!非也!”一个身披袈裟的僧人走了过来,手持如来印,另一只手则是背在身后。

    “杨施主既没破掉禁忌,又谈何勘破一说。”那僧人说话的时候咬文嚼字的让人感觉像是什么得道高僧。

    五不先生脸色一变,因为他居然没有反应过来有人接近。

    “你说我没有破掉禁忌?”我反问道。

    “虽然施主机缘巧合,有逆鳞之血压制禁忌之力,但是龙本是我佛门持教之物,早有八部天龙只说,所以对于施主身上的事情,我感知明显。”

    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因为我之后和付老交流的时候付老也认为就我的东西就是传说中的龙之逆鳞。

    “不如施主跟随贫僧回去,你的事,我们或许知道,或许我们还知道一些你祖母的事情。”那僧人居然又抛出了一个重磅消息。

    奶奶的仇一直是我的心结,本来我想问秋白的,但是自从他离开之后便没有见过他。

    “你指望我跟着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人回去?”我问道。

    要是平时他这样一说,我肯定就是刀山火海也去试试深浅,但是今天这三个女孩的事情,让我对太一门很反感,还有付老说过我们杨家也和他们有关,我确实是不愿意跟着去的。

    “你看这样如何?”那僧人手上的如来印立刻变化,变成金刚印,然后一个拂袖的动作,一道金光没入头顶的那团黑烟,我开着眼都没有看清那金光是什么东西。

    黑烟顿时消散,三个女孩头上的黑气也消散了,一个盘仙就这样消失了,拂袖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五不先生脸色阴沉。

    我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哪是帮三个女孩,这么分明就是立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