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猜疑
    ,!

    “不知施主现在有没有空,贫僧热好粗茶一杯,想与施主一起长谈。”那僧人说话的时候身上的肌肉绷紧,肌肉上的筋像是一条条的蚯蚓在不断地扭曲。

    这时**裸的威逼啊。

    果然是“高僧”!

    就连威胁我都丝毫的不加掩饰。

    现在恐怕唯一能救我的就是这个五不先生了。

    “老五!你看看能把他弄走不?禁忌的事情都好说。”我低声问道,其实心中一点底都没有。

    “小子!现在想起我来了!”五不先生眼珠子转了一圈,好像在权衡利弊。

    也是!为了我得罪太一门确实是不太划算,但是如果我被太一门带走,那岂不是挣脱禁忌的办法也就没了。

    “敢问大师出自哪家寺庙?”五不先生咬着后牙槽问道。

    看样子他还是想试探一下这个家伙的身手了。

    “呵呵!贫僧就是一个苦行僧,哪里有寺就在哪里落脚罢了。”那僧人看了看五不先生,脸上流露出一种慈悲的表情。

    五不先生也没想到这个僧人居然如此狡猾,本来想问问他本家是谁,结果对方却跟自己打太极。

    五不先生看了我一眼,眼中露出一丝的疯狂。

    五不先生手掌微微地抖动,几张符纸立刻落在了地上。

    我看到这一幕立刻将三个昏倒的女孩往后拉。

    他们之间的交手应该动作不小!

    那几张符纸落到地上便立刻烧了起来,五不先生双手探出,手中又多了几张符纸,猛地冲向那个僧人。

    倒是那个僧人似乎没有看到五不先生,双手合十呼了一声佛号。

    下一刻,僧人双眼一蹬,手臂伸出,弓步向前,做了一个罗汉印。

    五不先生手中的几张符纸立刻燃尽,五不先生也生生停住了前进的态势。

    “金刚罗汉?你这可不是苦行僧能有的!”五不先生脸上泛起一丝正色。

    一张金光闪闪的符纸出现在五不先生的手中。

    “请神符?早就听说茅山手段高明!”僧人微微一笑对着五不先生说道。

    我看到那张符纸金光闪烁,在五不先生的身后便出现了一个身影,身披铠甲,手中拿着一尊玲珑宝塔,居然是请来了托塔天王。

    四周的尘土顿时被激扬起来,我赶紧将三个姑娘抱出去。

    里面早就已经打了起来。

    这才是真正有实力的人交手的样子,相比之前我看到的那些只能算是小打小闹,里面桌椅板凳齐飞,两人近身缠斗。

    这种级别的战斗已经不是我能参与的了,我在不远处焦急的等待。

    半晌之后,里面的声音逐渐小了很多,而且那种压迫的气势也不见了。

    “你败了半手,只因为你请来天王,天王本就道佛双修,碰到罗汉自认手下留情。”那僧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五不先生居然败了!

    他能在孙老的住宅里来去自如,没想到碰见这样一个僧人居然仅仅一会儿就输了。

    “你这妖僧!”五不先生声音没有了之前的那样有气势,好像是受了重伤一样。

    我看事不好立刻就要离开。

    “杨施主何去?”僧人的声音如同鬼魅在我耳边响起。

    一只手便擒在了我的脖子上,似乎我只要再敢有动作就会被捏断脖子。

    我此时心急如焚,孙志刚和付九儿迟迟未到。

    “杨施主!走吧!”僧人手中暗暗用力,我不得已被他拉到了外面。

    “放开他!”付九儿声音传来,在阳光下浑身闪着光辉,居然是激发了保身符。

    “你别过来!你不是他的对手!”我赶紧阻止,就连能和付老斗法的五不先生都没有法子,更别说年纪轻轻的付九儿了。

    “杨施主受邀前去,请各位行个方便。”僧人另一只手行了一个佛礼对着周围的人说道。

    果然他刚说完,周围的树丛中便出现几个身影,正是赤芒的人。

    “你知道该干什么!”那僧人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你!”我顿时就想挣脱开,结果脖子上的手突然用力,掐的我喘不过气了。

    “我…要去太一门做客,你们让开吧!”我被逼只能这样说道。

    那僧人脸上又浮现出那种仁慈的脸色,好像对于我的回答很满意。

    孙志刚此时脸色尤为的难看,因为在刚才接到我电话的同时,他们所有的队员基本上全部遭到了伏击,还好大家都是血海里杀出来的汉子,只有几个人受了伤,不过却被延缓了一会。

    但是一来到就看到我束手就擒的模样,而且我和那僧人眼神的交流全部影落在他的眼中。

    假!

    这是孙志刚心头唯一闪过的念头,自己个太一门的人没少打交道,但是刚才的突袭和现在我突然被擒下来显得太假了。

    这时候跌跌撞撞走出来的五不先生,让孙志刚对我的怀疑更加的厉害。

    之前他就知道五不先生一直缠着我,甚至不惜潜入自己爷爷的住宅,这分明对我有了威胁。

    现在太一门的人刚刚出现就将五不先生打成重伤,而且偏偏只是和五不先生交手。

    更主要的是最近他一直没有停下调查我身份的行为,现在刚刚有一些零散的情报,我就被这僧人擒了去,而且我身上也没有交手的痕迹。

    之前太一门就蠢蠢欲动,可是不知道什么问题导致他们居然暂时压制,非要等到现在才擒我。

    现在看上去我是被这个僧人所擒,但是难道不是一种洗脱嫌疑的方式吗?

    我此时不知道孙志刚对我的怀疑越发的厉害,只是认为他不愿意让开。

    “小叔!你快离开,你不是这僧人的对手,回去好好照顾孙老和付老,不要管我。”我宁愿被这个僧人掐死也不愿意看到孙志刚冲上来救我导致全军覆没的情景。

    一提到两位老者,孙志刚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怒意。

    孙志刚心里想到我这时在威胁他,用两个老老者的性命威胁他。

    他缓缓向后退去。

    我看到这一幕心里却放下心来,因为之前孙志刚就说过这太一门办事不太合乎常理,万一此时擒了两位老者前去,逼着我将糖糖的事情说出来怎么把,不能给糖糖带去灾祸。

    况且两位老者都对我很好,万一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冲出来寻我,肯定会与太一门交手,那时候刀剑无眼,不能让这两个老者受到伤害。

    那僧人拉着我快速的前去,越过人群,一掌就把我打昏了。

    看到我昏迷的样子,僧人脸色一变,吐出一口鲜血。

    “请神符果然名不虚传!”我没想到这僧人受伤了,不然刚才我就拼尽全力试探一下能否逃跑了。

    但是这一幕却全部落在了一旁草堆中的一个人眼中,那人正是之前在金碧辉煌看见的姓顾的人。

    等到我们退走,姓顾的人点点头便回去了。

    “回来了?”孙志刚脸上阴晴转化的明显,好像不愿意相信自己所想的那样。

    “恩!”回来的那人点点头。

    “他们出去之后,那僧人似乎受了伤,然后杨长命扶着僧人离开了,我感觉….”姓顾的说道一半便停了下来。

    “继续说下去!”孙志刚挥挥手,让他继续说。

    “感觉他们好像认识,而且你放走了他们我不好阻拦。”姓顾的继续说道。

    “果然!”孙志刚一掌拍向旁边的一棵大树,那树居然被他一掌拍的树上的雪都落了下来。

    现在孙志刚确定了,我和那个僧人就是一伙的,我就是太一门的人,因为我刚刚出现的时候孙志刚就感觉奇怪,怎么突然之间消失了这么多年的杨家就这么巧是被小九儿所打伤,而且还巧的让付老看到。

    还有自己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消息的太一门,他去一趟北新桥下面就得到了太一门的踪迹。

    而且他带来的那个姓展的人此时也要仔细调查,孙志刚一直有一种感觉,就是自己这次和太一门的交锋,总是像被人牵着鼻子走,关键的事情总是会被我发现。

    所以他不得不怀疑我了。

    付九儿听到这一切,心里也是心惊不已。

    因为我的来历她还不知道,知道的只有红姐一个人,可是自从红姐进了藏区之后,就在也没有消息了,虽然天瞳一再保证我的身世是经过红姐认可的。

    但是事实上付九儿没有事的时候也总是想到我之前和她相遇的场景。现在先想来其中疑点重重。

    因为抓我去的昭武一脉的人,第二天居然送了一只手指前去给红姐认错,昭武一脉从来不向诡案组低头,而且付九儿回到家之后,许多年不出世的老祖宗居然去了北京,这本来就是很奇怪的事,偏偏我来了之后老祖宗似乎就失去了睿智的一面,除了对我好之外就没别的了,甚至不惜动用自己的关系强行进入北新桥,这种关系说不好会给付家带来灾难的。

    不行!必须要回去问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