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怒目金刚
    ,!

    秋白似乎听到了我话里的恨意,沉默了一会。

    “长命!我也是看着你长起来的,不愿意看到你被仇恨吞噬,你师父也不愿意看到。”秋白话语中显得很是低沉,似乎不愿意看到我这样。

    “你的意思,我奶奶的死张锦也知道?”我眼睛猛地一缩。

    我本来还尚存一丝希望,希望张锦只是知道我的存在而不是知道奶奶被害,因为那天回村,张锦四处帮我查看的事情让我一直记在心里。

    可是我等了许久,都不见秋白的回话,似乎不想说下去,也像是不愿意提。

    “你说话啊!”我一声暴喝。

    本来就在山洞中,我的声音更是久久回荡,一直在我耳边。

    “知…道。”秋白张了张口,咧开嘴惨笑到。

    “我和你师父,本来就是想让你平安的度过一生,可是没成想你却自己选了这样一条路,你到我那里的时候我其实是想等你业务熟练一些之后,便将那个古董店留给你,当年我也是猪油蒙了心才去哪里想要看看你身上所谓的禁忌,没想到却捅了蚂蜂窝,这也是我欠你的。”秋白浑身颤抖,好像很内疚,双眼的伤口不断地往外流着血水。

    “主谋者是谁!”我冷声问道,之前对于秋白惨状的心疼早就已经不见了,只觉得内心起了一片火海,久久不能熄灭。

    “别问了,你没有能力去对抗,你能对抗整个道门吗?”秋白依旧苦口婆心的劝我放弃。

    “别问了?全世界就我一个大傻子!我居然还傻乎乎的拜在仇人门下,不断地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道士,现在才知道这一切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可笑我居然被最亲近的人瞒了整整十年。”我从心中升起一种无力感,现在还有什么是值得我相信的吗?

    “你是傻子?我们都是傻子!你认为自己命运不公?要不是张锦舍命救你,你能有现在?你早就被命劫吞噬的渣都不剩了!”秋白突然朝着我吼道。

    “张锦早就被逐出道门了,他不是你的仇人,你别恨他!”秋白还在无谓的劝阻我。

    可是我现在哪里还能听得进去,他的话字字如箭句句如刀,不断地割在我的心头。

    张锦居然知道所有的一切,居然他知道这一切也没有阻止,而是选择了放任。

    就算我是有禁忌,可是我奶奶是无辜的,为什么张锦就不能知道这一切去救救我奶奶,真是可悲!

    可悲!

    有可能我奶奶临死之前还以为我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却是谁也想不到救我的张锦也是这事情的知情者。

    我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一个巨大的旋涡吞噬了。

    我瘫坐在地上。

    道门?

    张锦?

    秋白?

    酒叔?

    这些人的面貌一直不断地浮现在我眼前,一直回到当初度过命劫的时候,还记得酒叔勉强站立对我笑道:“小子9不快拿酒去!”

    我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一开始便再也止不住。

    这么多年我隐忍,这么多年我忍,这么多年我为了变得强大苦苦坚持。

    没想到却终究做了人家一场戏的戏子,演完了就该谢幕了。

    我从来没有因为这些事哭过,小的时候哭过,长大了就没有了,我知道泪水砸不死人,留着哭泣的力量还不如再多锻炼一会。

    我看着自己的双手,因为画符早就磨出了茧子。

    可是这刻苦的代表现在就像是一个笑话,就感觉我好像在学杀害奶奶的办法一样。

    厌恶!

    憎恨!

    不断地侵扰着我。

    胸口不断地起伏,仿佛吸气的时候都要将胸口炸裂开。

    “小子!我这里有一卷书!最适合充满怒气的人看,你且一观!”无妄的声音从洞口传来。

    扔过来的事一卷铁书,像极了电视剧中演的丹书铁券一样。

    我随意的瞟了一眼,眼睛就离不开了,上面的文字我都没有见过,但是我感觉却明白其中的意思。

    一个瞬间我便沉浸在其中。

    “长命!杨长命!你在干什么!”秋白突然感觉到我似乎气息沉稳了,立刻有些慌乱。

    “妖僧!你到底给的他是什么?”秋白剧烈的挣扎起来,长在血肉里的铁链被拉出来好一块,血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淌。

    “既然你们不愿意让他报仇,我就给他报仇的资本,你说这小子修行怒目金刚是不是一块好料?”无妄的声音传过来,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戏虐。

    “佛门禁术?你从哪里得来的!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秋白想要冲出来,无奈头顶上的千手菩萨像突然发力,一股巨大的威压压得秋白跪倒在地。

    “八部血,滔天怒,还有被药力侵蚀的身体,果然是怒目金刚最好坯子,这就能引发菩萨的感应吗?我也来帮你。”

    无妄话音刚落,便传来他诵经的声音。

    秋白很想卯足了劲喊一声将我惊醒,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力气,因为自己勉强承受这股威压已经是极限了。

    怒目金刚,秋白知道这个,这就是一种拔苗助长的办法。

    早先佛门是以传教为重,所以虽然有些僧人会些拳脚,但是都是些强身健体的法子,但是后来佛门壮大,免不了有人侵扰,单靠罗汉的力量是不够的,所说罗汉是拳佛,但是佛门的慈悲教义使得他们并不想算出众。

    但是不知什么时候起,佛门居然出现了一支精锐,手段残忍,身手高超,丝毫没有佛门气度。

    这就是怒目金刚,乃是金刚罗汉的一种,不修佛,只护教。

    据说修行了怒目金刚,以后就无法证佛道,因为杀戮太重。

    但是这样残暴的法子居然是速成的,就是在于一个怒字。

    无悲无喜,无怨无悔,只有怒目一双,便可瞪退邪魔、

    此时的我没有感受到周围发生的一切。

    因为我感觉这里面的文字似乎和我身体产生了共鸣。

    甚至之前糖糖留在我身上的两种祭文都逐渐的显现出来。

    三种文字相互交替,似乎相互之间牵制。

    这时我已经明白了里面的意思。

    这怒目金刚决,摆明了就是借助佛门的威势,是一个能够接受佛光普照的杀戮机器。

    而且这中法子不过是教会我一个借助威势的方法,就是三个印。

    除魔印,渡邪印,金刚印。

    全称有些繁琐。

    大日如来金刚除魔卫道印,普度众生菩萨渡邪证道印,还有就是金刚罗汉印。

    其中的奥妙居然和付家的符纸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就是加持自身的一种办法,要是配合上孙老教我的八极拳,我觉得威力远超我的符纸。

    因为金刚罗汉印就像是保身符一样,外邪不侵。

    而且在这三种祭文的加持下,我感觉这怒目金刚决学起来居然丝毫没有生涩感,就好像是我之前就会的,现在回忆起来一样。

    等我从其中清醒过来,不知外面过去了多久,不过心底中的那一团火却得到了控制。

    我抬腿向秋白哪里走去。

    那尊千手菩萨像猛地闪烁金光,似乎要压制我。

    我手上法诀快速施展,金刚印一成,立刻压力又小了不少。

    然后接着是渡邪印。

    单单两个手印,我就来到了秋白身边。

    秋白似乎感受到了我,

    想要四处看,但是双眼已经瞎了,只能朝着我的位置伸了伸头。

    “秋叔!这是我最后一次喊你秋叔了,从今以后,我们之间再无关系。”我低着头看着跪在一旁的秋白,很奇怪,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让我居然有些享受。

    “长命!别干傻事!千万别!”秋白似乎想要抓我,但是手上缠着链子,只能是挣的链子哗啦啦作响。

    “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使用道术,一次都不会,这是张锦教我的,所以我还给他,那么现在,我也不再是他张锦的徒弟了。”我冷言说道。

    听到我这样子的话,秋白也停止了挣扎。

    “我或许不该告诉你实情,让你一辈子平凡也很好。”秋白喃喃自语。

    “既然是道门所为,那我会去亲自问候道门的,到那时候一个都跑不了。”我说完就要离开。

    不过我走了没有几步,便停下了,秋白被锁在这里,我还是要放他离开的。

    我走到铁链旁边,帮他一点点解开,不过铁链基本上全部都长在了他的身体中,以后恐怕他只能拖着这条铁链行走了。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我解下贴脸之后,秋白一把拉住我。

    “你记住你发过的誓,不会加入太一门。”秋白声音中居然带着一些悔恨的意思。

    “我记得,我说过的话,就不会反悔。”我想把他扶起来,毕竟他现在的样子实在是真的惨烈。

    “那就好!那就好!”秋白惨笑一声,顿时没了气息。

    秋白就这样死在了我的怀里,没想到他会死,但是我看到他身上溃烂的伤口,才知道他忍受着折磨已经坚持了很久了。

    死也是一种解脱。

    我抱着秋白的尸体,入土为安,我打算找个地方葬了他。

    看着在门口的无妄,我脸上闪过一丝怒意,是他一直在折磨秋白,这样的人绝对不是正牌的僧人。

    “你要拦我?”我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