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千夫所指
    ,!

    我有些不快,因为现在我体内正挤压着许多的火,虽然我有可能打不过他,但是修炼了怒目金刚决之后我总是感觉压制不住怒气,要是他想要打,我肯定试试威力。

    “杨施主说笑了,怎么会拦你呢?”无妄对我施了一个一个佛礼,看到我没有回礼好像心中有些不快,但是很快就释然了。

    “怒目金刚,只拜佛祖,果然有气魄。”无妄一脸的羡慕之色。

    “哼!佛祖我也不会拜的。”我甩下一句话,便带着秋白出去了。

    无妄脸色有些铁青,但是还是开口对我说道。

    “杨施主,据说付、孙两门在找你,莫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无妄脸上又换上了那一副笑脸的模样。

    我回首朝他瞪了过去,看样子太一门肯定有什么动作了。

    “要是他们出了什么事,我会回来找你的,无妄!”

    看着我离开,无妄居然眼中露出一丝释然。

    “棋子一落,任天定夺。”他说完身上居然迅速的苍老,好像是被什么吸干了一样。

    “太一大道….”他眼中露出一丝执着,好像是不甘心,但是很快他的双眼被一层白茫茫的东西覆盖。

    这个僧人居然立刻就死了。

    这一切我都不知道,我只是在山脚下找了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然后便挖了个坑将秋白埋下去。

    又用木头和身上的朱砂给他立了一块碑。

    随后我便将身上所有的符纸还有画符用的东西全部都扔掉了。

    从现在开始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做完这一切,我继续的往前走,我手机再被无妄擒来之后便不见了,想来应该是掉在了什么地方,等我回到北京城再补一块就是了。

    走了得有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拦下一辆出租车。

    “爬山下来的?”出租车司机热情的招呼我。

    “恩!”我说了地点之后就不在和司机搭话了。

    我身上还是有些现金的,这都是辛月和我说的,平时在身上带点现金可以应急。

    也不知道付、孙两家出了什么事,两个老者怎么样了,还有辛月有没有事。

    想到这里,我有些归心似箭的感觉。

    刚下车打算回到孙老的庄园。

    结果平时畅通无阻的地方现在居然把我拦下来了。

    那个保安一脸如临大敌的看着我,还招呼了别人来,很快一队保安都赶过来了。

    赶过来的还有孙志刚。

    “小叔!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很不解,我只是被擒去了一会,怎么这里守卫变得如此森严,难道说孙老他们真的出事了?

    “小叔!孙老他们怎么了?”我着急的问道。

    “呵呵!用不着你来关心,他们自认识没有问题的。”孙志刚冷笑道。

    “那你这是为何?”我很纳闷,难道说他们这是在防备我?

    “别多说,先将他擒下来!”那个姓顾的也在这,立刻朝着我冲过来。

    “顾峰!要活的!”孙志刚嘱咐一声。

    我听到他这一句嘱咐,知道了孙志刚是铁心要拿下我。

    我向后闪去,奈何那个顾峰招招阴损,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的阴气。

    我猛地施展出一个除魔印,立刻将他震开。

    紧接着他脸色变得诡异,好像有些发怒的样子。

    “孙队!是佛法!”他脸上居然换成了一种被人欺骗的感觉,而且好像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

    “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你就是太一门徒,我很奇怪,你究竟是怎么在两个老者面前隐藏这么久的,恐怕你那个小女朋友也不知道吧。”孙志刚撩起袖子走了过来。

    “什么?我不是太一门的。”我立刻反驳。

    “呵呵!你告诉我你失踪的这两天就学会了佛门的佛法?还有你居然打败了那个妖僧跑出来?”孙志刚一脸你当我是傻子的表情。

    我心里暗叫不好,这次居然被太一门耍了。

    我刚才还以为那个无妄因为我学会了怒目金刚决才不愿意与我交手,现在想来我从踏入那个山洞开始便已经入了敌人的圈套。

    “小叔!你别相信别人说的,我真的不是太一门的人。”看样子一定是有什么人蛊惑了孙志刚,现在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解释的好。

    “我真的不是什么太一门的人,那个僧人擒走我之后便给我看了一个故人,我知道一些事情,这佛法确实是那僧人给我的,我走的时候他也…..”说到这里我声音戛然而止。

    每一条都是不可思议,每一条都是我得到了好处,那僧人居然擒走我之后也没有严刑拷打,就是带我见了一个故人,现在秋白死了我连人证都没有,而且试问这种佛门的秘术怎么会私自传给别人呢,这不就敲证明了我和那个僧人冠以匪浅,况且我现在的能力确实不像是几天就学会的,我怎么解释那三种祭文带给我的那种熟悉的感觉,我现在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

    “等等!小叔,我知道哪里有个山洞,你们派人到哪里看看!”我立刻冷静下来,必须得拿出证据来,得证明我是无辜的。

    其实孙志刚看到我登门也是有些疑惑的,因为自己这段时间大张旗鼓的调查杨长命的身世,不可能太一门不知道,所以也就不会送他来送死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派人去看看。

    我就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必须得证明我的清白才行,我可不想被冤枉。

    尤其是我不想伤了二位老者的心。

    “辛月怎么样了?”我立刻问道。

    “走了!”孙志刚回答。

    我点点头,辛月虽然是一个女孩子,但是身为发丘天官的她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时候应该回十八组等我了,因为我们有约定,她是发丘天官不能在京城逗留太久,所以我们就约定她回去之后在十八组哪里等我。

    大约得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那个出去的人回来了。

    “队长,哪里只有一具枯骨,经过验证就是一个僧人,不过像是被人吸走了全身的修为一样,而且没有反抗的意思,应该是熟人所为,另外里面只有两个人的脚印,在山脚下也找到了他口中的人的尸体,确实刚死。”那个人一本正经的汇报情况。

    听得我瞪大了眼睛。无妄居然死了。

    那么我怎么解释。

    被人吸死的?那我这一身的修为?

    我去!这下麻烦大了。因为我看到孙志刚此时脸色也变了,杀意泵现。

    他肯定和我想的一样了,所以他也确定了我一定就是太一门人,我后脊梁有冷汗冒出,此时的孙志刚犹如一只荒野猛兽一样择人而食。

    我向后退了两步,现在的清醒一边倒,无论我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孙志刚不知为何和太一门积怨颇深,所以我打算先走为庙。

    一张神行符,手上起了金刚印。

    我猛地向后窜去。

    孙志刚可是根正苗红的八极拳后人,小腿肌肉猛地绷紧。就像是一个炮弹一样朝着我追来。

    孙志刚几乎一瞬就追上我,一手搭在我肩膀上,八极缠,立刻见我拉停。

    我赶紧顺着他的力道走,这才阻止了手臂被扭断的厄运。

    然后他一拳轰杀过来,带起的拳风扯得我脸上生疼。

    这才是沉浸八极拳许久才有的拳风。

    就在他拉住我的时候,周围不少人立刻朝着我扑上来,我躲闪不及,被抓住了。

    我看到没有想要放过我的意思,我只能朝着孙志刚说一声得罪了。

    保身符立刻激发,我左手除魔印右手渡邪印,双肩一抖,双脚猛地踏向地面,立地通天炮。

    这时八极拳叠势的一招。

    我借助保身符还有两个印的威势,施展出来丝毫不弱,周围的人立刻被震得有些麻痹。

    我见事不好,立刻逃走,冲上一辆出租车就让他一个劲的往前开。

    我愤恨的锤了座椅一下,没想到居然被这太一门摆了这么一道。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不光付、孙两家对我追捕。

    江北尸族,昭武一脉,甚至保家仙都开始追捕我了。

    道门也发出通缉令,要缉拿我和张锦。

    不为别的,这些人都痛恨太一门,而我又和他们或多或少有些接触,他们为了撇清关系,必须要首先捉拿住我,让我无所遁形才行。

    不管此前这些势力斗的有多深,现在看来居然都有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

    不过我行不明白的是,太一门为什么不逐个击破,而是通过我让他们抱成一团,难道他们对自己的实力这么自信,已经能够自信到可以面对这些势力联手?

    此时我逃到了北京城边的一个村子,这里还没有建设好,都是些农户,我躲进大山中应该就是不会被发现了吧。

    借着月色我进入了大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