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拔牙
    ,!

    一道人影猛地从棺材里站起来,身上穿着寿衣,皮肤干裂,但是嘴里的獠牙却足足有三寸长。

    “就是你了!你不放我出来,我现在出来了,你说我是不是人!”老太太眼珠子挣得大大的紧紧地盯着我看。

    这就是煞。

    在十八组里的档案中见过关于煞的事情。

    也有详细的案例。

    在几年之前,一个老头子就从山上看见过一次,那是老头子半夜上山看果园,因为老是有果子被偷。

    夜里老头子在果园搭了一个茅草屋,就像看看是谁总是糟蹋果子。

    到了后半夜,就听见有脚步声在果园里响起来。

    老头子拿着镰刀就冲了出去。

    结果是一个女的带着一个帽子,正站在树底下。

    老头子很纳闷,一个姑娘怎么会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

    还没等老头子问话呢,那个姑娘就转过脸来问老头子。

    “你说我是不是人!”那姑娘脸上皮肤干裂,不断地有黄水从裂口处流下来,牙齿也突出嘴唇,有两颗料獠牙,显得格外的狰狞。

    老爷子知道一些人们传来的话。

    说是这东西不干净,问问题就是老天爷给她的劫难。

    你要是说她是人,她嘴里的獠牙立刻就会掉到地上,然后会变化成人的样子,然后隐藏进人类中间,不过本性是改不了的,还是会害人,但是不容易被人发现。

    你要是说她不是人,她便会凶性毕露,冲上来将你撕成碎片,然后躲回深山里继续积攒怨气,要积攒六十年才能问这样的一句话。你破坏了人家的修为,自然会被她报复,等到她好问道一个说她是人的时候,她就会找上你,来报仇。

    老头子家里之后老妻,自己两口子没有孩子,怎么也活不过六十年了,就狠狠心不愿意让她现在就下山害人。

    “你他娘的就是个怪物,装什么人。”老头子提了一口气暴呵到,然后挥舞着镰刀就要冲上去砍杀她。

    没想到这怪物居然被吓到了,慌乱的跑到了深山里,松了一口气的老头子简直半条命都没有了。

    现在我碰见的这个老太太和那个女的如出一辙,问的是同样的问题。

    我自然也不能放任她化作人形下山害人,哪怕她曾经对我有恩,也不能让她就这样下山。

    “您…不是人!”我这一句话说完。

    那老太太突然震了一下,好像受到了什么打击,嘴里的獠牙又长长了不少,冲着我呲牙列嘴的跑过来。

    我手印快速结起,一掌拍向老太太。

    怒目金刚专门克制这种邪祟,我居然一掌就将她打飞,等到她从地上爬起来。

    我看到她身上被我手掌击打的部位居然变成了一个黑色的手印。

    老太太冲着我呲牙列嘴的,好像在咆哮。

    三掌过后,老太太又一次倒地,我猛然发现自己不经意间的推掌中居然暗含八极拳的气势。

    八极拳本就是堂堂正正的招式,里面大开大合的气势对邪祟也是有克制的作用,更别说我还是掐着印。

    老太太可能是见势不好想要逃走,我感觉她应该是进山里修炼去了,所以也没加以阻拦。

    直到我在隔壁听到了一声棺材的碎裂声,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好。

    等我匆匆赶到,这里居然有一地的碎屑,还站着一个庄稼汉,和那个老太太长得差不多,居然也是一个煞。

    还没等我上前,老太太又一次翻墙离开了。

    这是要干什么,我赶紧跟上,结果却被那个庄稼汉一把拉住。

    “你看我是人不?”庄稼汉一脸期望的看着我。

    “哎..不是!”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次麻烦大了。

    果然我回答完毕之后,这个庄稼汉猛地朝着我扑过来,好像要把我撕成碎片。

    我双脚一跺,立地通天炮一出,直接用金刚印将他击飞。

    这时候又一次传来棺材碎裂的声音。

    我顿时有些慌乱。

    难道说这整整一村子的人都已经变成了煞?

    这可怎么办,要是我妥协让他们下山,那我估计整个北京都对遭殃,但是我要是每一个都这样回答,我估计我也很快就会被撕成碎片的。

    我心头萌生退意但是又不能退走。

    很快门外居然聚集了大量的人,老的少的都有,甚至还有几个孝子。

    “你看我是人不?”所有人都再问我。

    我咽了一口口水。

    这可难办了,单挑我还可以,要是一大群的煞,我估计我最后连渣都不剩了。

    就在我难办的时候,一个声音很是沙哑,但是却带着一丝丝的人气儿,在我耳边响起。

    “围在这里干啥?找打?”一个老头子提着灯一瘸一瘸的走过来。

    居然是个人。

    接下来让我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居然发生了,那些煞看了看面前的老者。

    “晦气晦气,真是晦气!”老太太说道。

    “麻烦麻烦,是在麻烦!”那个庄稼汉也说。

    这些煞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这个庄稼汉更是回到了客厅,在我眼皮子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了活动的样子。

    来的这个瘸腿的老者,提着灯照在那个庄稼汉脸上。

    “你还愣着干啥?帮忙!”老者提着灯没好气的说道。

    我赶紧应了一声过去帮他提着。

    就看到老者从兜里拿出一个老虎钳,很大的老虎钳,一下夹在那个庄稼汉的獠牙上,一用力,就听见嘎嘣一声,那一颗獠牙就掉了下来。

    如此这般,两颗獠牙不一会就出现在了老者的手中。

    老者好像是看着工艺品的样子,在灯下照了照,然后把獠牙塞到了兜里。

    “愣着干啥?还等我给你带路呢!”老头子看着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没有动,而自己抖都快走出去了,气呼呼的说道。

    我赶紧一弯腰跟了上去。

    来到了老太太的家里,这个老者一样的办法给老太太也罢獠牙拔了。

    然后还把落在地上的遗像也捡起来,用手扫了几下,放在桌子上。

    “看明白了?”老者看着我,问道。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他拔牙的办法确实是明白了,但是为啥要拔牙我却不知道。

    老头子一把将老虎钳递到我的手里。

    “一共一百口人,还有九十八口,还有一百九十六颗牙,两个小时交给我,不然咬死你活该。”老者擦了擦一边的椅子,就坐了上去,他左腿有毛病,好像是没法弯曲。

    我抽抽嘴角。

    “那个我还有事,恐怕…”我确实着急逃跑,留在这里实在不是好主意。

    “放屁!老子一年好不容易偷次懒,你他娘的就闯进来了,你想走?没那么容易,你还有一百口棺材没收拾呢!”老头子没好气的说道。

    我听完之后更是诧异,听他的意思,好像是他就是守在这里的人,我听说过守山的,但是没听说过守村子的。

    “你去不去!”老者脾气很差,一个不顺意好像就要暴走,我看到他一句话居然让这些煞乖乖的回去了,我要是不听话估计一句话我也会被生生撕成碎片。

    我只好提着老虎钳挨家挨户的拔牙,我也想过用怒目金刚决总会逃出去的,但是听他的意思好像不想让别人进来别人就进不来,这样一来我就有足够的时间好好琢磨一下现在的情况了,当苦力可比疲于奔命强太多了。

    不知道干了多久,一开始拔牙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的牙也疼的厉害,但是后来就习惯了,尤其是熟练之后,速度很快。

    没多久我就回去了,手里拿着用布口袋装着的一口袋獠牙。

    老者掂量了一下獠牙,点点头就往前走。

    在村头的一户小破宅子里,我看到里面零星的一点火光,居然还是用蜡烛。

    进去之后地上只有一个铺盖。

    还没等我说话。

    这老者一推我。

    “滚去睡觉!明天起来就挨家挨户的修棺材。”老者说完就坐在桌子上将那些獠牙摊开,在蜡烛的火焰上烧了一下,那些獠牙立刻变得洁白如玉。

    “这东西是干啥用的?”我好奇的问道,因为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东西有什么用,难不成是这老者的什么恶趣味?

    啪!一个干硬干硬的馒头就像是一块砖头拍在我的脸上。

    “费什么话!睡觉!”老者动作很快,没一会就烧好了所有的獠牙,还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成果,好像很有成就感。

    “怎么称呼您?这里又是哪里?”我试探的问道。

    “滚!”老者又拿出一个馒头,拍在我脑袋上。

    我敢肯定我现在脑袋上一定有一个大包。

    我缩缩脑袋不敢说话了,想着趁这里安全,先休息一段时间,等到外面风头过了,我再出去看看到底是谁陷害我。

    本来我还想问问这老者不对!这老头怎么睡,因为只有一床铺盖,但是刚要张嘴看到他手立刻伸到桌子上唯一的一个馒头上的时候,便不再问了。

    第二天一早,我被一大包东西砸醒了,里面锤子钉子什么都有。

    “吃饱了干活!”老头子踢了踢脚下昨天砸我用的馒头,没好气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