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老头子的实力
    ,!

    我瞧瞧向我滚过来的馒头,一脸的无奈。

    这馒头简直比石头都硬,我感觉这馒头完全可以用来砸核桃了。

    我无奈的向后一仰身子,真是刚出龙潭又入虎穴啊。

    还没等我感慨完,一柄斧头直直的钉在我头顶处。

    “别想着偷懒,你个天杀的!”老头子怒骂。

    我这才知道,这老头子不光是脾气不好总是骂人,而且还有抬手就想打人的习惯,顺手拿到什么就扔什么,还好这里没有什么别的兵器了。

    我拿起那包工具,没有管地上的馒头。

    装模作样的修了几个棺材,最后好不不容易抽了一个空闲那老头没盯着我,我疯了一样的往山下跑。

    不为别的,因为我刚才修棺材的时候,看到棺材里面的煞还活着,睁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嘴里被我拔掉的牙齿已经长出了一点,我这才清楚这老头子似乎不是守村人,更像是悄悄驯养了这么一群煞,专门收集牙齿的。

    这样的老头居然有这么变态的习惯,我不跑还等什么,虽说这里好像很安全,追兵一直没到,但是我怎么知道这个老头子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特殊爱好,比如关于活人的。

    我休息了一晚上已经是精力充沛了,三印齐开,顿时眼前清明了不少,村子周围也逐渐出现了一条路,我赶紧顺着路离开。

    真是点背,本以为来到这里能够得到庇佑,最起码能让我等到事件平息之后再出去,可是看看那个老头子的状态,我似乎等不到那一天。

    走了一会,风平浪静的,其实我还抱有侥幸心理,就是一会儿那些人也没有追上我,我也能逃离这里,等我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就悄悄躲起来,一两个月之后应该能平息的差不多了。

    结果,果然是侥幸心理,周遭的树林中很快就钻出来两个人,站在我面前也不打招呼,就是拿出手机看了看屏幕,然后又看看我,接着再看看屏幕。

    其中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一点头。

    这样我就知道大事不好了急忙往后撤,结果没成想来的是两个练家子,三两步就追上了我,两只手搭在我肩膀上。

    我一看被人钳住走不了了,想起八极拳,回头反制,一招左右硬开门将他们推了出去。

    我看到他们也只是向后退了几步,知道我也就是花架子,要是孙老在此,可能一击之下他俩早就丧失了战斗力了。

    我也就用用蛮力罢了。

    他们一开始还很吃惊,毕竟之前的情报里说我隐藏颇深,不过几下试探之后,便发现了端疑,就是我只是花架子。

    我也看出了他们眼中的轻蔑之意,立刻施展怒目金刚决,将手脚之争化为斗法。

    一开始还不知道他们俩的来历,开始斗法之后看到他们手中的道符才知道居然是道门。

    道门距离此地颇远,但是却第一个找上来,以此便可看出道门的底蕴和其势力。

    道门道符我也算是入门了,看到他们翻手之后道符便以自燃,肯定是比我熟练不少。

    自古道佛两门争斗不断,我施展出怒目金刚决时居然在身后渐渐形成一道金刚虚影,道符击在上面虽然火光四溅,但是却奈何不了。

    那二人看到这一幕,相互对视一眼,立刻后撤一步,从身后抽出桃木剑,挽了一个剑花一手扬起符纸钉在剑上。

    我看着两个人几乎一模一样的动作,甚至脚下行动的距离都是一样的,要不是长相不一样,简直就是照镜子。

    “双华阵”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居然连阵都用上了。

    所谓的阵,只不过是二人相互弥补剑法漏洞,然后施展的道术也相互互补,比如简单的破煞符,他们其中一人施展阳符,这样一来破煞符的威力就会增加一倍。

    当然还有他们可以相互借势,这样一来甚至战斗的时候体力的消耗都会少不少。

    两个人用上了阵之后,我立刻就败下阵来,我只是听说过阵这种东西,但是从来没见过啊,但是他们感觉上就像是我开印之前用了保身符和九阳符一样,能感觉出来实力没有变,只不过是招式破坏力大了。

    眼看我就要败被他们擒住。

    “放开他!这小子还欠我一百零九口棺材呢!”老头子颤颤巍巍的走过来,山路崎岖,对于腿上有毛病的他更加的不好走。

    “师兄别管他,就是一个瘸子,赶快回去才是正理!”右手边的人说道。

    左边的人也是点点头,也没有回答老头子的问题,笔直的就要离开。

    嗖嗖!

    两道破空声响起,二人将避未避顿时胸口处便展开了一朵血莲、

    “真他妈没教养!也不回话!”老头子阴沉的声音响起来。

    我看到眼前树上盯着的两个煞的牙齿,抽抽嘴角,这老头子好厉害。

    这时候之前我和这两个人打架的动静已经暴露了,很快便有不少人来到这里。

    我看了一圈,没有孙付两家的标志,看样子这两家并不是很急切的追到我,这样也就证明两个老者是没有事的。

    我赶紧躲到这个老头子身后。

    刚才一下就杀了两个人,这可是一个大腿,很粗的那种。

    “滚蛋!各位好汉,这混蛋欠我一百零九口棺材,等他修完,我送他出来。”老头子一把把我推开,冲周围的人抱抱拳。

    说完老头子没等别人回应,就拉着我要往回走。

    一位身边跟着僵尸的中年人皱了皱眉头,看到没人阻拦,自己先忍不住了。

    “你算什么东西啊?我们要拿走的人,你这老东西能留下?”说完他还轻轻碰了碰手边的铃铛,一旁的僵尸快速的冲到我们面前。

    “你他娘的说我啥?”我看到老头子太阳穴的位置有一条筋脉跳动的突突的,就知道这江北尸族的人绝对是惹毛了老者。

    说话间那个僵尸居然冲到了我们面前。就要补到老头子面前。

    “滚!”老头子脸色一沉,对着这个僵尸怒喝。

    我大惊失色,本来以为这老头子是大腿,能够秒杀众人,结果却发现他似乎连僵尸和活人都分不清楚。

    但是我发现我其实是低估了老头子了,那僵尸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生生停住身子,站在原地不动弹了。

    不光我惊呆了,就连他的主人也是惊呆了。

    “您是我族的前辈?”那个出言不逊的中年人迅速的降低自己问道。

    “放屁!你要是我后代,我踢不死你!”老头子好像是听到了什么恶心的事情一样,立刻吹胡子瞪眼的看着那个人。

    随后老头子可能觉得气没撒出来有些不开心,一扬手,一道白光刺入那只僵尸的眉心。

    我等看到那根煞的牙齿足足没入眉心一寸,可见这老头子手上的功夫有多深。

    不过最让我感觉到诧异的还是他刚才那一声吼居然能够吓住僵尸。

    难道说他常年驯养煞导致这些东西天生对他有些恐惧?

    这一手落在周围人的眼中也是骇然无比。

    不少势力的人都在暗自打量,比较一下要是自己对抗这只僵尸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一个道士打扮的人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我这两个师弟是你杀的?”这道士手里的剑被自己发白的手指紧紧地攥着,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愤怒。

    老头子连回应都没有,转身一推我就要带着我走。

    “你这是在跟我道门作对!”那个道士还是不依不饶。

    老头子随意的甩了几下手,那个道士立刻倒在了地上,没别的,膝盖上钉着两个牙齿,估计以后想走都很难。

    这下没人敢阻拦了,敢于和道门明面上开战的,这种人根本就惹不起,看样子资料还是有错,这杨长命居然认识这样的狠人,一定是太一门的没错了,就连这个老头都应该是太一门的人。

    我和老头子自然是没有听到这些议论,因为我正在老头子的监工下一点一点的修棺材。

    这些棺材都已经被撕碎了,只能重新打造,我又不会用木匠的工具,所以修起来很吃力。

    但是老头子好像一点都不着急,也好像没有因为我私自逃跑而生气,就是守着我。

    当然,我感觉他肯定是有些不高兴的,我只要一做错了,就会有什么东西落到我身上,自从那锤子差点给我开了瓢,我就胆战心悸,每一下都小心翼翼的。

    周围好像平静下来了,每天早上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突然出现,然后给我扔下三个大馒头之后就会离开,告诉我今天该修几个棺材。

    然后到了晚上他才会出现,验收棺材,只要是有瑕疵的就会被要求重做。

    我过得也很平静,每天早起都会练一练八极拳,然后晚上休息的时候揣摩一下怒目金刚决。

    直到那天晚上,我发现这老头子居然有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